第2080章 上当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80章 上当了!

与此同时,在白山县。

  花斑虎匆匆来到镇三江的面前,喘息着说道:“大哥,鬼子攻势太猛了,弟兄们伤亡太大了,眼看就快顶不住了!”

  镇三江的脸肌猛的抽搐了一下,说道:“风紧,扯呼!”

  “不能撤!”雪里红便立刻上前阻拦道,“大哥,我们答应过新一团至少会守住白山县城两天,现在才只过去一天!”

  停顿了下,雪里红又道:“我们不能失信于人!”

  花斑虎道:“小妹,再守下去弟兄们就全完了!”

  镇三江一摆手说道:“老二,立刻带弟兄们撤!”

  说完,镇三江又对雪里红说:“小妹,不是我们不愿意守,实在是守不住了,再守下去无非就是多守几个小时,却会把弟兄们全都搭进去,如果何兄弟在,想必也不希望看到我们这么多兄弟全部交待在白山县城,尤其是你!”

  雪里红便也不再多说什么了,他们尽力了。

  土匪撤出白山县城之后,第三十八师团便立刻占领了全城,紧接着留下一个步兵大队守在白山县城,师团主力却沿着公路连夜向着临江方向攻击前进,因为方面军司令部刚给他们下了死命令,让他们尽快的追上徐锐的新一团!

  第三十八师团昼夜兼程,追了整整两昼夜,终于在第三天的黎明时分追上了徐锐率领的新一团主力!当然,可怜的小鬼子根本不知道,他们追上的并不是新一团的主力,而只是新一团的五营,只是个假目标!

  追上时,第三十八师团的师团长古川真之介乘坐的装甲车正好爬上一个山岗,同车的参谋长大津魁无意中看向窗外,看到隔着一个河谷的前方山梁上有星星点点的火光,当即便命令驾驶员停车,然后跟古川真之介下了装甲车。

  “师团长!”大津魁伸手一指前方火光,说,“我们已经追上徐锐的新一团了!”

  “还没有!”古川真之介摇了摇头,又说道,“在中国有一句很有名的古老谚语,叫做望山跑死马,别看我们现在跟新一团之间只隔了一个河谷,仿佛触手可及,但实际上却至少隔着四小时行程,要想追上他们至少也要中午后了!”

  “哈依!”大津魁一顿首,又不无遗憾的说道,“可惜我们阵仗太大,无法隐匿行迹,不然新一团在不知情的前提下,就有可能按之前做法夜间行军、白天休息,这样的话皇军很快就能够追上了他们了,而不必等到中午之后了!”

  “这也没有什么。”古川真之介摆摆手说道,“新一团除非扔掉辎重以及所有的伤员,否则他们根本就走不快,最后注定会被皇军追上。”停顿了下,接着说道,“命令各步兵联队加快行军速度,给我全速追击!”

  “哈依!”大津魁顿首。

  ……

  几乎是同一时间,石长庆也看到了后方山梁上那星星点点的火光。

  十三连连长丁文豹说:“老石,看这阵势,肯定是小鬼子追上来了。”

  “狗曰的鬼子还挺快。”十四连连长秦刚说道,“这么快就追上来了。”浮生后传

  十五连连长刘一鸣说:“看来白山县城的土匪没能完成任务,顶多也就拖了一天。”

  “一伙土匪,能拖住鬼子一个师团一天就不错了。”石长庆摇了摇头,又说道,“咱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接下来就该钻进老林子摆脱鬼子了。”

  “那还等啥。”丁文豹说道,“趁鬼子还没追上来,赶紧钻吧。”

  “现在不行。”石长庆摇摇头说道,“还得等天亮,让小鬼子看清楚我们的阵容,让小鬼子知道新一团主力并不在这里,这可是小何营长亲口吩咐下来的。”

  “这是为啥?”丁文豹不解的问道,“咱们给小鬼子来一个突然消失,不是更能让小鬼子摸不着头脑么?小鬼子若摸不着头脑,就只会在惠山这边掘地三尺的找,已经向抚松方向转进的团主力也就更加的安全,不是么?”

  “你问我?”石长庆看着丁文豹指了指自己鼻子,得到肯定回答之后,又骂道,“我他妈又该问谁去?我他妈要能想到小何营长是怎么想的,团长不在,这个代理团长还能够轮得到他小子来当?真是的。”

  ……

  天亮之后,新一团主力便进入一个山沟隐蔽下来。

  抚松县已经属于长白山的深山区,人口已经不多,不过何书崖还是非常的谨慎,还是派了不少战士假扮成猎户或采药的药农,在山沟入口处以及两侧山岗上游荡,一旦发现有真正的猎户或者药农靠近,立刻予以驱离。

  王沪生和何书崖安顿好所有伤员,才得以坐下来休息。

  王沪生抹了下额头的汗水,问何书崖道:“书崖,有个事我一直想不通,你让五营直接在惠山附近突然消失,不是更能够迷惑鬼子?到时候鬼子只会在惠山附近找,而不会想到我们新一团的主力已经悄然来到了抚松县境内。”

  何书崖摇了摇头,反问道:“政委,换位思考下,如果你是山下奉文这老鬼子,得知新一团突然之间不见了,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王沪生道:“当然是在消失地点加强搜索!”

  何书崖道:“如果搜不到呢?接下来怎么办?”

  “这个么。”王沪生皱了下眉头,接着说道,“那就只能加强对长白山区的封锁,做到一只老鼠都不能逃出去!”

  何书崖道:“这样对于我们新一团来说其实是非常不利的,因为这样一来,我们新一团其实在昼夜颠倒行军,非常的辛苦,但是鬼子却反而停了下来,原本在身后追击我们的重兵集团就会分散驻扎在长白山区外围,以逸待劳,那么等最后我们试图突破鬼子封锁前往珲春跟团长汇合时,就会遇到强力阻击!甚至有可能遭到重兵合围!”

  “所以呢?”王沪生恍然点头,接着说道,“要把鬼子调动起来?”

  “对,要设法把鬼子调动起来!”何书崖道,“至少不能让身后的鬼子重兵集团停下来休息,一定要把鬼子追兵拖累、拖疲!再不可能对我们构成威胁,然后等到追兵完全被我们甩开的时候,集中全力突破鬼子封锁,前往珲春跟团长他们汇合!”捉鬼道士阴阳路

  “原来是这样。”王沪生恍然道,“我明白了!”

  ……

  在惠山市附近。

  刚才下车之后,古川真之介和大津魁便没有再次上车,一来车里太闷热了,二来装甲车在坑坑洼洼的公路上面根本就开不快,而且颠得人很难受,所以两个老鬼子便索性也下车跟着大部队一起步行。

  天色逐渐亮了,大津魁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眼前方河谷,然后若无其事的回过头,想要跟古川真之介说句话,但是下一个霎那,大津魁立刻又再次转过头,看向前方的河谷,然后又接着手忙脚乱的举起了胸前的望远镜。

  古川真之介看到大津魁这个样子,讶然问道:“大津君,怎么了?”

  大津魁没吭声,但是握着望远镜的双手上却一下就凸起了根根青筋。

  足足过了数秒,大津魁才颤声道:“师团长,我们上当了,我们上当了!”

  “纳尼,我们上当了?”古川真之介闻言一愣,满头雾水的道,“上什么当了?”

  大津魁深吸了一口气,竭力使自己平静了下来,然后伸手一指前方河谷,说道:“师团长你还是自己看吧。”

  古川真之介便有些茫然的举起望远镜看向河谷。

  一看之下,古川真之介的眼睛便也立刻瞪圆了。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非常的亮了,所以古川真之介看得很清楚,前方河谷中的中国兵充其量也就七八百人,绝对不到一千人!这怎么可能?不到半小时前,新一团的主力都还在前方的河谷之中,怎么这一眨眼的功夫就少了这么多?

  下一霎那,古川真之介便立刻想到另一种可能,会不会被山体遮挡住了?

  然而让古川真之介无比失望的是,前方河谷中的地势还算平缓,至少方圆一公里内并没有遮挡视线的山体,也就是说,前方河谷中确实只有七八百人左右!

  大津魁又说道:“师团长,你注意他们双手,不少人都拿了两个火把!”

  古川真之介急忙举起望远镜看时,发现果然不少中国兵都手持两个火把,一边走一边还将火把弄熄灭,然后随手丢在了路边!

  看到这个,古川真之介瞬间就什么都明白了。

  毫无疑问,这是新一团的疑兵之计!让一支小部队每人打起两支火把,然后故意拉大队伍的行军间隔,给人以一支至少五千人以上的大部队在行军的逼真的假象,为骗过日军航空兵的空中侦察,他们特意只在夜间行军!

  就在这时,前方河谷中又有了异样。

  只见原本正沿着公路向前行进的那群中国兵,突然之间就离开了公路,拐进了通向一个山谷中的小路,而且中国兵的行军速度非常之快,前后不到半小时,六七百人的队伍就已经消失在了郁郁葱葱的山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