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1章 算漏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81章 算漏了

    大津魁说道:“师团长阁下,支那军好像钻进老林子了,还要不要追?” 



    “还追个屁!难道也跟着钻老林子?”古川真之介恶狠狠的瞪了大津魁一眼,旋即又吩咐道,“立刻将这一情况上报给司令部!” 



    “哈依!”大津魁重重顿首,转身去追赶通讯处的卡车。 



    古川真之介却再次将目光投向刚刚中国兵消失的山谷,一对浓眉已经蹙紧了,把他们引到惠山附近的只是一支小部队,那么新一团主力又在哪里? 



    …… 



    第三十八师团的电报很快就到了鬼子远东方面军司令部。 



    这时候,山下奉文这老鬼子才刚刚起床,正在刷牙洗脸。 



    脸洗到一半,小林浅三郎便匆匆走进来,一顿首报告说:“司令官阁下,刚刚接到第三十八师团的急电,新一团主力突然间消失了!” 



    “纳尼?”山下奉文擦脸的动作突然一顿,难以置信的道,“小林君你刚才说什么?新一团主力突然间消失了?新一团主力消失了?!” 



    “哈依!”小林浅三郎重重顿首,又说道,“突然间消失了!” 



    “八嘎!”山下奉文突然之间就爆发了,一把将手中的毛巾扔地上,又一脚将面前的搪瓷脸盆踹翻在地,大声咆哮道,“一个整团,至少超过五千人,还有大量的辎重以及伤员,说消失就消失了?这么多人马能够凭空消失?是他古川真之介太过愚蠢,还是他以为我山下奉文就是个蠢货?这种鬼话,也会有人相信?” 



    “呃,抱歉,司令官阁下,事情并不是你想的这样。”小林浅三郎这才意识到自己没把话说清楚,害得山下奉文误解,以为是第三十八师团把新一团给追丢了,所以才胡乱编了这样一个荒唐的理由来欺骗于他,也就难怪他会大发雷霆。 



    当下小林浅三郎便把第三十八师团的电报递了过来。 



    看完电报后,山下奉文的怒气才告消散,不过一对浓眉却是蹙紧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山下奉文皱眉说道,“也就是说,徐锐派了一支小部队,用利多打火把加夜间行军,成功的骗过了我们的航空侦察兵,还有第三十八师团,现在这支小部队更是直接钻进了深山老林,而徐锐的主力部队却不知所终了。” 



    “哈依!”小林浅三郎一顿首,说道,“就是这么回事。” 



    山下奉文背负双手,开始在办公室里一遍遍的来回踱步。 



    小林浅三郎的目光便也跟着山下奉文的身体,来回转动。 



    足足过了好几分钟,山下奉文突然停下脚步,沉声说道:“小林君,至少在追到白山县城之前,第三十八师团咬住的绝对是新一团主力,这没错吧?” 



    “哈依!”小林浅三郎顿首道,“当时肯定是新一团的主力!” 



    “哟西!”山下奉文欣然点头,然后快步走到张贴在墙上的大地图前,在白山县城跟惠山之间画了一条直线,然后说道,“这显然是一次精心策划的战术欺骗,那么按照战术欺骗的基本原则,担负诱敌任务的这一支小部队跟新一团的主力分开的位置,应该就在白山县城跟惠山之间的中间点,既便有所偏差,也不会差太远!” 温爱总裁:爱上养成游戏



    “哈依!”小林浅一郎一顿首说道,“四道沟附近!” 



    “然后再算时间!”山下奉文说道,“从第三十八师团在白山县受阻,到现在一共过去三昼夜的时间,新一团主力为隐匿形迹,势必也只能在夜间行军,而无法在白天行军,再加上他们还有大量的辎重以及伤员,所以走不快,一晚上最多也就五六十里!” 



    小林浅三郎顿时眼前一亮,说道:“新一团主力最多也就走百多里路!” 



    “我们往高估计!假设他们三个晚上能走两百里!”山下奉文说完了,便以手中铅笔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圆圈,按照图上比例,这个圆圈的半径差不多就是两百里,正好将抚松县以及濛江县等好几座县城都给划了进去。 



    划好了圆圈之后,山下奉文便将手中的铅笔一扔,沉声道:“小林君,命令第三飞行团的侦察机全部都出动,对图上所画的这片区域实施地毯式搜索,尤其是抚松县及濛江县更需要重点搜索,我怀疑,新一团主力此时不在抚松,就是在濛江!” 



    顿了顿,山下奉文紧接着又说道:“同时致电,第三十八师团及随后的三个追击师团立刻原路返回,前往白山县城等待司令部下一道命令!” 



    “哈依!”小林浅三郎重重一顿首,然后一转身匆匆离开了。 



    目送小林浅三郎的身影远去,山下奉文忽然间又收回目光,对着身后空无一人的办公室幽幽的说道:“井上小姐?” 



    井上千代子的身影便立刻从阴影浮现出来。 



    向着山下奉文微微一顿首,井上千代子道:“司令官阁下,有何吩咐?” 



    山下奉文问道:“井上小姐,你不是已经派了朝比奈小姐前去整顿长白山区的各路土匪了吗?不知道可有什么消息没有?” 



    井上千代子摇头道:“还没有。” 



    山下奉文说道:“这么说的话,朝比奈小姐可能已经出事了。” 



    “哈依。”井上千代子一顿首,又接着说道,“我也正想跟司令官阁下说这个,小舞这么多天没有任何消息,很可能已经出事,所以我想带着特战大队进入山区去接应她,顺便也能找到新一团的行踪,替追兵引导方位。” 



    “哟西!”山下奉文欣然点头道,“那就有劳井上小姐您了。” 



    “这是应该的。”井上千代子微微的一鞠躬,又道,“不过,在我们井上大队离开之后,司令官阁下你务必要加强司令部的安全警戒工作,以免给予狼牙部队可趁可机!徐锐的狼牙部队可是无孔不入,让人防不胜防。” 



    山下奉文说道:“多谢井上小姐关心,我会小心的。” 



    井上千代子微微颔首,后退一步融入阴影中消失了。 无极



    …… 



    在抚松县附近。 



    何书崖跟王沪生聊了一会天,才刚睡着没多长时间,就被一阵巨大的飞机引擎轰鸣声所惊醒,不过他并没有在意,拿手捂住耳朵翻了一个身又接着睡,但是刚过一会,又有一阵巨大的飞机引擎轰鸣声从天上掠过。 



    何书崖内心是崩溃的,不过还是忍住了。 



    但是过了不到一分钟,便又有一阵巨大的引擎轰鸣声掠过,这下何书崖便再忍不住,一下就翻身坐了起来,几乎是同时,躺在何书崖旁边的王沪生也是翻身坐了起来,两人不约而同的抬头往天上看,只见两架鬼子侦察机正从中空中呼啸而过。 



    “鬼子疯魔了?”王沪生的警卫员田手搭凉篷看着天上掠过的鬼子侦察机,言瞠目结舌的说道,“这才几分钟,就至少有六架飞机飞过去了!” 



    何书崖的脸色便一下阴沉下来,这情形确实很不寻常。 



    王沪生却不以为意,淡然说道:“肯定是五营那边已经完成了任务,山下奉文这个老鬼子发现跟丢了目标,所以急眼了呗。” 



    从逻辑上解释,王沪生的这个说法也说得通。 



    但不知为什么,何书崖总觉得没有这么简单,因为从抚松上空飞过的鬼子侦察机的飞行密度实在是太大了,这几乎就是要对抚松全县展开地毯式搜索的节奏啊!难不成老鬼子已经知道他们新一团进入到抚松境内了?有这可能吗? 



    看到何书崖站在那里疑神疑鬼,王沪生笑道:“书崖你瞎担心个啥,鬼子的侦察机出动得再勤、飞得再低,难道还能发现躲在密林中睡觉的我们?晚上到时有可能被发现,不过我们尽量少打火把就是了,或者干脆就着月色行军。” 



    田言顺嘴接着说道:“就是,除非鬼子飞行员有透视眼,否则不可能发现我们。” 



    “说的也是,看来是我多虑了。”何书崖自嘲的笑了笑,但是下一刻,那一抹笑容便立刻僵在了他脸上,然后回头盯着田言问道,“老田,你刚才说什么?” 



    “刚才?”田言茫然道,“刚才我说什么了吗?我好像没有说什么啊。” 



    何书崖说道:“说了,你刚才明明说了,除非鬼子飞行员有什么来着?” 



    “哦,小何营长你说这一句啊。”田言笑着说,“我是说,除非鬼子飞行员有透视眼,否则绝不可能发现躲在密林中的我们。” 



    “就是这句。”何书崖脸上瞬间变得毫无血色,跺脚道,“坏了!” 



    看到何书崖急成这样,王沪生不由得心下也是咯顿一声,凛然道:“书崖,你的脸色怎么突然变这么差,是身体不舒服么?” 



    “不是,我身体没事。”何书崖摆摆手,又道,“可是政委,我在设计转移计划时好像算漏了一个最为关键的因素!”稍稍停顿了下,又道,“所以最后的结果,我们很可能无法达成调动鬼子的意图,反而可能把自己置于绝境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