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2章 朝比奈舞-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82章 朝比奈舞

    “你说什么?”王沪生吃惊的道,“什么关键因素?”



    何书崖说道:“小鬼子没有透视眼,但是有井大队!”



    “井大队?”王沪生不以为然道,“井大队次在通化县城吃了大亏,还敢来招惹咱们?井千代子难道不怕全军覆灭?”



    何书崖说道:“正常情况下,山下奉肯定不敢再让井大队来跟踪咱们,但如果把这个老鬼子逼急了,却还是可能这么做的!”



    停顿了一下,何书崖又说道:“眼下,我们无疑是已经把老鬼子给逼急了,不然他也不会发了疯般出动这么多的侦察机进行侦察!”



    王沪生闻言也一下蹙紧眉头,沉声道:“眼下狼牙大队不在,如果山下奉这个老鬼子真的派出井大队前来跟踪我们,那我们还真的是捉瞎了,我们是玩出花来,只怕也不可能骗过井大队,尤其是井千代子这个小娘皮。!”



    “谁说不是。”何书崖不无懊恼的说道,“怎么把这个给忘了。”



    看到何书崖急成这样,王沪生便反过来劝道:“不过反过来看,你能在这个时候想到这么个致命的漏洞,也是不幸之的万幸,要不然,等到井大队咬住了我们新一团主力的行踪,再引导鬼子追击军团提前布下陷阱,那我们真万劫不复了。”



    “但是现在的情形也是不容乐观哪。”何书崖摇摇头,又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井大队此刻肯定已经向着抚松县过来了。”



    “那不行!”田言急道,“我们必须得想个法子对付井大队!”



    “没法子!”王沪生叹息一声,说道,“只有狼牙大队才能对付得了井大队!咱们团主力虽然人数多,也勉强做好警戒工作。”



    正说话间,姚磊忽然骂骂咧咧过来了。



    隔着老远,姚磊便气急败坏的叫嚣道:“政委,你赶紧给团长发个电报,让他转告地瓜一声,朝奈舞这小娘皮实在是太危险了,都把她整个捆成粽子了,居然还能挣脱,好几次都差点让她给跑了,还刺伤了我们连的好几个弟兄。”



    王沪生皱眉道:“我听你说了这半天,怎么没听懂你几个意思?”



    姚磊呃了一声,说道:“我的意思是,朝奈舞这小娘皮实在太危险了,反正我们一连是不想代为看管了,所以让地瓜另想办法,如果没人愿意接手的话,那对不起了,我们只能把这小娘皮给处决了。”



    王沪生皱眉道:“当初你可是答应过地瓜,代为看管的。”



    “当初是当初,谁知道这小娘皮这么危险。”姚磊说道,“反正我不管了,要么政委你让别人来接手,要么让我把这小娘皮给处决了。”



    “屁话。”王沪生怒道,“把她交给别人难道没危险了?”



    “那赶紧的毙了拉倒。”姚磊一拍手说道,“不然这小娘皮早晚得溜了,而且多半还得搭几个弟兄的命!”



    姚磊言者无心,何书崖听了却是心头微动。守护甜心之心霏灵舞



    当下何书崖说:“磊子,你把她带团部来吧。”



    “书崖你可别乱揽担子,我跟你说……”王沪生急了,刚要出面制止时,姚磊却早已经转身飞一般的走了,很显然,他这几天是真让朝奈舞这小娘皮给弄得烦了,所以一听说有机会甩掉这个负担,便根本不给王沪生反对机会。



    叫回姚磊已经不可能了,王沪生便又埋怨起何书崖来,而且生气之下名字也不喊,直接喊何书崖的绰号了:“书呆了你乱揽什么活呀,朝奈舞这个小娘皮这么难看守,你却把她弄到团部来,我们还要不要睡觉了?”



    身边多了朝奈舞这么个厉害战俘,晚睡觉只怕也得睁着半只眼睛了,真是的。



    何书崖却微微一笑,压低声音说道:“政委,刚才你不还说拿井大队没办法吗?其实也不尽然,要对付井大队,其实还是有办法的!”



    “哦?”王沪生闻言顿时神情微动,低声道,“书崖,你是说……”



    何书崖却竖指嘘了一声,示意王沪生不要把他心的猜想说出来,王沪生点点头,当即将吐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



    看到姚磊骂骂咧咧回来,朝奈舞的心便立刻抽紧了。



    朝奈舞能听懂国话,自然知道姚磊嘴里骂些什么,她更能从姚磊的眼神以及肢体语言感觉得到,这个国连级军官是真的对她动了杀心了。



    朝奈舞其实也能理解,因为从黑瞎子寨开始,她已经先后逃跑了三次,遗憾的是最后全都功亏一篑,不过也并非全无收获,至少有六个国兵在她手下遭受重创,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眼前这个连长才会动了杀机。



    看到姚磊杀气腾腾过来,朝奈舞不觉得恐惧,仅仅只是感到有些遗憾,因为跟随新一团主力行军的这么几天以来,她已经通过冷眼旁观,获得了大量的绝密情报,如果能把这些绝密情报带回去,带给方面军司令部,新一团绝对完了!



    可遗憾的是,她已经没有机会了,她的生命已经走到终点了!



    不过让朝奈舞感到很意外的是,姚磊并没有对她痛下杀手,而是直接将她从地提溜起来,然后像拎货物似的拎起来走,这样的姿势真的是很羞耻,不过对于受过特殊训练的朝奈舞来说,却又不算什么事情了。



    片刻之后,朝奈舞被拎到了团部。



    从姚磊和何书崖跟王沪生之间的对话,朝奈舞立刻意识到,新一团似乎没有处死她的意思,而只是把她从之前的一营转到团部,改成由团部的警卫人员直接看守了!这对于朝奈舞来说却是个好消息,因为这不仅意味着她将会有机会获得更高机密的情报,更意味着她会有机会刺杀新一团更高级别的高级军官!



    如眼前这个政委,按照共的惯例,应该是新一团的二号!仅次于徐锐!如果把此人杀了,对于新一团来说无疑是极大的打击!说不定还会导致新一团的军心动荡,毕竟徐锐不在这,并没有跟他手下的士兵们呆在一起。



    想到这里,朝奈舞不由得心跳加速。天价逃妻:腹黑BOSS逮捕令



    然后,朝奈舞听到那个年轻的营长吩咐两个警卫,一定要好生看紧她!那两个警卫答应一声,然后又把她提溜进了一顶帐篷,并且还警告她,让她老实呆着别动,否则给她好看云云,朝奈舞听了后报以一记白眼。



    不过,老实了不到半分钟,朝奈舞开始不老实了。



    “喂,我饿了。”朝奈舞扭动着游出帐篷,对外面的两个警卫说道。



    因为双手双脚都被捆绑住,所以朝奈舞只能像蛇一样游动,两个警卫扭头往后看,正好看到这诱人一幕,当下两个警卫便立刻骨嘟一声咽下一口唾沫,没别的,这日本小娘们的身姿实在是太诱人,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



    “你们听见没?”朝奈舞娇嗲的道,“我饿了,想吃东西。”



    朝奈舞是真饿了,因为姚磊在吃过一次亏之后,下令每天只允许她喝半碗稀粥,保证不会饿死她可以了,以免她吃饱喝足了体力充沛,杀人逃跑!说真的,也只有姚磊这样从寺庙出来的水火僧才能够狠下这样的心。



    团部的这两个警卫明显狠不下这心。



    何况我党还有优待俘虏的政策,是吧?



    “你等着。”当下一个警卫便起身离开,给朝奈舞找吃的。



    朝奈舞的注意力便立刻集到了剩下的那个团部警卫身,开始集火力使用她的魅惑术,她先是吃力的拱了一下自己的小腰,想翻个身,结果自然是失败了,于是便把美目转向了那个警卫,娇媚无限的说道:“你能帮我个忙不?”



    “帮啥忙?”警卫怦然心动,不过还是保持着警惕。



    “帮我翻个身呗。”朝奈舞撅起小嘴,可怜兮兮的道,“这样趴着太累了。”



    警卫见四下无人,当下便伸手帮朝奈舞翻了个身,朝奈舞从俯卧改为仰躺,浑身一下轻松了许多,惬意的呻吟了声,一边却不忘继续对警卫施展魅惑术,她的目标是让这警卫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然后偷偷的把她放了。



    “呀,你的脸好红呢。”朝奈舞吃吃的低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警卫的脸便越发的红,几乎红到脖子根,支吾道:“我叫山,山炮。”



    “山炮?可真有意思。”朝奈舞继续吃吃的低笑,“山炮好像是骂人的话呢,你爹怎么给你起了这么个名字?嘻。”



    警卫挠挠头说道:“因为我爹觉得,我像个山炮。”



    “那好吧,山炮。”朝奈舞又道,“娶媳妇了没有?”



    “没没有,俺家太穷,娶不起媳妇。”警卫说话都带颤音了。



    被一个自幼修习忍术的女忍者连续施放高级魁或术,而且还是个千娇百媚的忍者,山炮已经吃不消了,夭寿了,这小娘皮太勾人了。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