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3章 关键情报-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83章 关键情报

朝比奈舞低笑一声,又道:“那你跟女人相好过没有?”

  “没,没有。”山炮连续摇头,一张脸更是红得跟猴屁股似的。

  朝比奈舞却笑得越发的欢了,又道:“山炮,你看着我说话呀,你怕什么,我又不是母老虎,又不会把你吃了,格格格。”

  山炮的脑袋却垂得更加低了,根本不敢正视朝比奈舞的美目。

  同时屁股也是微微的往后拱,不拱不行啊,不然一柱擎天的景象就露馅了。

  看到山炮这副样子,朝比奈舞心下暗道一声有门,不过就在朝比奈舞准备一鼓作气,攻陷山炮这座城池的时候,另一个警卫拿着张饼回来了。

  “喏,快吃东西吧。”那警卫随手就将饼扔在朝比奈舞的面前。

  跟山炮相比,这个警卫就要粗暴多了,对朝比奈舞也毫无怜惜,朝比奈舞心里便立刻有了一个基本判断,这家伙多半是一个老兵,手上更不知道沾了多少大日本帝国官兵的血,可比山炮这新兵蛋子难以魅惑多了。

  朝比奈舞很隐蔽的给山炮抛了记媚眼,然后对那个老兵警卫说:“你眼瞎了,没见我双手都被绑着呢么?这样我怎么吃?”

  那警卫喝道:“少给我来这套,翻过来,趴着啃!”

  朝比奈舞翻了一记白眼,怒道:“你当我是狗啊?”

  “你可不就是狗么,小日本狗!”老兵警卫笑道,“还是只母狗!”

  “你?!”朝比奈舞真的生气了,怒道,“你会为今天所说的话而后悔的,我保证!”

  老兵警卫自然不怕,最后还是山炮看不下去了,从地上捡起了那张面饼,送到了朝比奈舞的嘴边,一边又回头埋怨那老兵:“牛哥,政委说过不准虐待俘虏。”

  牛哥立刻冷哼一声,没好气道:“你个新兵蛋子懂个啥。”

  山炮不再理会牛哥,回过头专心孜孜的给朝比奈舞喂食。

  朝比奈舞这个时候居然还有心情给山炮抛媚眼,山炮的脸又红了,这一幕正好被路过的杜俊杰看在眼里。

  ……

  一回到团部,杜俊杰便立刻找到王沪生,说道:“团长,朝比奈舞这个小娘们实在是太骚了,山炮又是个新兵蛋子,我担心会出事!要不换个人去?”

  “换什么换?”王沪生跟何书崖对了一个眼神,哼声说,“要相信自己的同志,山炮同志虽然参加革命没多长时间,但他也是个穷苦出身,政治立场还是很坚定的,倒是俊杰你,无端怀疑自己的战友加同志,很不应该啊。”

  杜俊杰被说得哑口无言,灰溜溜的走了。

  目送杜俊杰的身影离开,王沪生自己却有些心中不托底了。

  当下王沪生对何书崖说:“书崖,山炮这孩子心思太单纯,一旦受了朝比奈舞的魅惑,会不会从此就再走不出来了?真要是这样的话,会把他毁掉的。”

  停顿了下,王沪生又道:“要不,就换个人,假装被朝比奈舞魅惑怎么样?”

  “不行的,政委,这日本娘们精明着呢,假装骗不了她的。”何书崖摇摇头,又道,“至于山炮,这件事情肯定会对他有影响,但只要从此不再让他跟朝比奈舞有接触,应该不会出什么事,退一万步讲,就算山炮真的叛变了,也没啥大不了的。”

  “倒也是。”王沪生点点头,又接着说道,“到时候调他去战斗部队就行了。”

  停顿了下,王沪生又道:“书崖,要不然,咱们现在就开始?宜早不宜迟呀。”

  何书崖看了眼关押朝比奈舞的方位,不过中间隔着一簇树木,什么都看不见,当下便点了下头,说道:“行,那咱们就开始吧。”

  ……

  回头再说朝比奈舞。

  吃了一张大饼之后,终于恢复了大半体力,原本已经变得十分迟钝的感觉也再次变得敏锐起来,虽然还是很饿,但是朝比奈舞也知道,现在不能再有更多的奢望了,好在她已经从山炮的身上看到了希望,相信很快就能脱困了。

  当下朝比奈舞闭上眼睛,准备好好睡一觉。

  然而,才刚刚闭上眼睛,朝比奈舞耳畔却隐隐听到一阵对话声,听声音,好像是之前她见到的新一团的政委还有那个十分年轻的营长,似乎在商量一件重要的事情!当下朝比奈舞竖起耳朵,将听力运到极致。

  这人可是新一团的政委,肯定有重要情报!

  不过,很可惜的是由于距离隔得有些远了,所以听得不太清楚。

  但是,凭借过人的听力,朝比奈舞还是可以将对话听一个大概。

  只听那个政委正在埋怨:“老徐和狼牙大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出去这么久了,居然还是没有找着小鬼子的司令部,还是没能把山下奉文这个老鬼子干掉,真是的。”

  朝比奈舞顿时身体一紧,难怪没看到徐锐,原来这家伙已经带着狼牙大队外出,找山下司令官的司令部去了!不好!以这家伙的能力,找到设在柳河的司令部是早晚的事,山下司令官将有危险,看来她必须得尽快设法脱困了!

  过了一会,那个年轻的营长的声音又响起:“以团长的本事,找到山下奉文的司令部那是早晚的事情,所以对斩首的事我丝毫不担心,我倒是有些担心,奇袭吉林的计划,以咱新一团的战斗力,事先渗透,然后突袭拿下吉林,这绝对没有问题,但是拿下吉林后,抢到鬼子囤在吉林城内的军粮后,怎么运入长白山却是一个天大的难题!”

  朝比奈舞听了之后又是心头一紧,好家伙,新一团要突袭吉林?

  这个时候,那个政委的声音又紧接着响起:“运粮的人力并不缺,因为可以联络上北满的地下党组织,短时间内就可以组织起上万人甚至十几万人的民夫队,唯一可虑的,是怎么摆脱鬼子截击?因为民夫队根本没有自保能力,很容易遭受鬼子攻击。”

  那个营长又接着说道:“是啊,从吉林县到磐石县,再到濛江县至少有四百里,假设民夫队每天能够走八十里吧,也至少需要将近五天时间!但是鬼子在长白山区外围的各个方向都屯驻了重兵,根本就不可能给我们运粮进山的机会。”

  这个时候,另一个声音忽然响起:“政委,何营长,团长来电报了!”

  朝比奈舞顿时间越发的竖起耳朵,要不是因为双手双脚都被捆住了,她真想爬起来悄悄的靠过去偷听。

  片刻之后,那个营长的声音响起:“政委,团长在电报中怎么说的?”

  政委说道:“老徐说,他们已经找着山下奉文的司令部了,眼下正在等待时机,只等时机一成熟,就要对老鬼子实施斩首了!”停顿了一下,又说道,“还有就是粮食的事,老徐也已经考虑到了,他让我们设法把鬼子追兵调动起来。”

  “把鬼子追兵调动起来?”营长问道,“怎么调动?”

  政委说道:“老徐让我们就地抓捕土匪,让土匪冒充新一团的主力,在骑兵营的监视之下向敦化方向攻击前进,为了骗过鬼子的航空侦察兵,所有的军需辎重也都得带上,还有所有的伤员也要一起东进,不然骗不了鬼子。”

  营长问道:“这样做,会不会太冒险了?”

  政委说道:“既然老徐这么说了,我们还是执行吧。”

  “那好吧,我这就召集各营主官开会。”营长说完,那边的声音便沉寂了下来,然后一个脚步声便响着这边过来,朝比奈舞便赶紧闭上了眼睛,装出一副已经睡熟了样子,很快一个脚步声便从她的帐篷边走了过去。

  朝比奈舞发现,整个营地很快就安静下来。

  为了躲避日军侦察机,新一团采取是昼伏夜出的行军方式,夜晚行军,白天却躲在山沟沟里或者密林之中睡大觉,现在正是白天时候,所以新一团团部的参谋们、炊事兵还有警卫员很快便纷纷进入了梦乡,鼾声很快响成一片。

  朝比奈舞睡意涌上来,却强撑着不肯睡着,她不能够睡着,她必须将刚刚获得的关键情报送回去,要不然,不仅山下司令官会有危险,吉林也有危险!一旦真的让新一团将皇军囤在吉林的军粮运回长白山,那么这次围剿就将毫无悬念的失败!

  不过,想要依靠自己的力量脱困太困难了,之前数次失败,已经证明了这点。

  所以,朝比奈舞毫不犹豫的将目光投向躺在帐篷外的山炮,挣扎着伸出双腿,在山炮的小腿轻轻踹了一脚。

  山炮被惊醒了,睁开眼睛迷糊的四下张望。

  看到是朝比奈舞踹他,本能的就张开了嘴,朝比奈舞便赶紧轻轻的嘘了一声,示意山炮不要说话,山炮便真的将吐到嘴边的话咽回去。

  朝比奈舞示意山炮靠近些,山炮犹豫了下,最后还是从了。

  看着近在咫尺的山炮,朝比奈舞小声问道:“山炮,你觉得我漂亮吗?”

  山炮不敢正视朝比奈舞能勾魂摄魄的双眸,只是红着脸用力的点了点头。

  朝比奈舞便将身体更加的凑近山炮的身边,几乎是咬着山炮的耳朵问道:“那你想不想跟我相好?想不想要我的身子?”

  PS:推荐一本新书,黑天魔神的《都市伪仙》,相当不错的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