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0章 气急败坏-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90章 气急败坏

在柳河县城,鬼子远东方面军司令部。

  虽然已经是凌晨四点多,可是山下奉文跟小林浅三郎却还是睡意全无,两个老鬼子全都瞪着满血布丝的双眸,正在作战室里紧张的等待着前方的消息。

  说起来正是讽刺,当初在西伯利亚战场指挥近百万大军完成对苏联远东方面军的合围之时,山下奉文都没有紧张过,但是,此刻,山下奉文却居然感觉到了紧张,是的紧张,他急切的想要知道徐锐的新一团主力是否真的会突袭吉林!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但是吉林方向却始终没有任何消息。

  山下奉文便渐渐的感到有些不耐烦了,扭头对小林浅三郎说:“小林君,你去通信处看看,第四十九师团有没有最新的消息过来?”

  “哈依!”小林浅三郎猛一顿首,转身离开了。

  片刻后,小林浅三郎便去而复返,山下奉文便立刻满脸期待的看过来,期待着小林浅三郎能够给他带来好消息,然后,小林浅三郎却对着山下奉文缓缓摇了摇头,山下奉文的脸色便立刻垮了下来,心头的那一抹不祥的预感就更加的强烈了。

  从零点开始,山下奉文的心头就开始浮现出不祥的预感,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心头的这种不祥的预感就变得越来越强烈,到现在,这种不祥的预感更是压都压不住了,都已经写在了山下奉文脸上了!不好,看样子要出事!

  又等了将近半小时,东方天际已经微微露出一丝鱼肚白,但是吉林方向却还是没有任何消息传过来,这个时候,山下奉文就基本上可以肯定,这多半只是新一团的烟幕弹!

  “八嘎,不用等了!”山下奉文一拳重重砸在沙盘边沿上,恶狠狠的说道,“徐锐的新一团不可能再突袭吉林了,这只是徐锐放出来的烟幕弹!”

  顿了顿,山下奉文又说道:“因为新一团如果要突袭吉林,必定会在夜间,因为在夜间作战可以最大限度避开航空兵,但现在天都已经亮了,吉林却还是没任何动静,这就说明新一团不会再突袭吉林了,八嘎!”

  “可是……”小林浅三郎却仍旧心存侥幸,说道,“如果这是徐锐释放的烟幕弹,那么他的真正意图又是什么?难道仅仅只是为了将他的新一团主力转移到牡丹江那边么?转移到了牡丹江那边又有什么用呢?”

  山下奉文哑口无言,这也是他百思不得其解之处。

  不过既便是想不通,也并不妨碍山下奉文做出本能的反应。

  当下山下奉文说道:“命令第五十七师团,加紧向敦化开进!”

  “哈依!”小林浅三郎重重顿首,刚要转身离开时,一个通信参谋匆匆走了进来。

  “司令官阁下!”通信参谋快步走到山下奉文面前,顿首说,“刚刚接到驻守珲春县城宪兵队的报告,五家山要塞遭到了不明武装攻击!”

  “纳尼?珲春县城?”山下奉文闻言顿时间一愣,什么鬼?
神奇小村医
  旁边的小林浅三郎和几个作战参谋也是满脸懵逼,什么鬼?

  很显然,无论是山下奉文、小林浅三郎还是几个作战参谋,都没有把五家山要塞遭攻击的这个情况,跟新一团联系到一起,主要是因为两地相距太远,至少隔着五六百里呢,考虑到山路难走,实际距离就要更加远!

  小林浅三郎甚至于联想到了半年多前突然销声匿迹的抗联,说道:“司令官阁下,该不会是抗联又杀回来了吧?”

  “抗联?”山下奉文皱眉说道,“关东军不是说抗联已经被他们剿灭了么?”

  “或许有漏网之鱼逃到了珲春,经过一段时间的蛰伏之后,又拉起了部队。”小林浅三郎嘿然说道,“司令官阁下你也知道,共党拉部队的能力可是一顶一的!这抗联,关东军可是剿了将近十年都没有能够完全剿灭。”

  在讨论这件事情时,两个老鬼子都没怎么在意。

  片刻后,山下奉文才想起来又道:“哦,对了,袭击五家山要塞的不明武装,总共有多少人?战斗打得怎么样?总共打死了多少武装分子?”

  通信参谋闻言一愣,错愕的说道:“珲春宪兵队没有报告。”

  “八嘎!”山下奉文闻言顿时大怒,“珲春宪兵队的队长难道是吃屎长大的么?”

  看到山下奉文发怒,小林浅三郎便赶紧训斥那个通信参谋,厉声道:“赶紧去给珲春宪兵队打电话问清楚情况!”停顿了一下,小林浅三郎又接着说道,“算了,还是直接发电报给五家山要塞的警备部队,问问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

  “哈依!”通信参谋重重一顿首,转身灰溜溜走了。

  “这些蠢货,真是不能让人省心。”小林浅三郎咒骂了一句,又对山下奉文说道,“司令官阁下,回头应该好好的整顿一下各地的驻军宪兵队了。”

  山下奉文轻嗯了一声,然后,一张脸突然间变得难堪。

  小林浅三郎还没有发现山下奉文脸色的变化,兀自在那里诉说不休。

  山下奉文却突然一拳重重砸在摸拟沙盘沿上,发出了嘭的一声巨响,却把毫无防备的小林浅三郎还有几个参谋吓了一跳。

  小林浅三郎和几个参谋急回头看时,山下奉文却野兽般咆哮了起来。

  到了这个时候,山下奉文终于是反应过来了,他终于想明白了一切!

  “八嘎,八嘎,八嘎牙鲁!”山下奉文握紧拳头,声嘶力竭的咆哮道,“原来这才是徐锐的真正意图,原来这才是徐锐的意图啊!”

  “司令官阁下?”小林浅三郎一脸懵逼的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其实在内心里,小林浅三郎很想对山下奉文说:你这是脑抽疯了吗?

  “八嘎,蠢货!”山下奉文再压抑不住胸中怒火,歇斯底里的咆哮道,“难道你到现在还没有看出来,五家山要塞才是徐锐的真正的意图吗?所谓的突袭吉林城,根本就是徐锐释放出的烟幕弹,所谓的向敦化方向转进的假目标,也根本不是什么假目标,而是真真正正的新一团主力啊!只是,他们转进的方向并非敦化,而是珲春,而是五家山要塞!”[综漫]玛丽苏她哥

  “纳纳纳纳尼?”小林浅三郎瞠目结舌道,“新一团的转进方向是珲春县?徐锐的真正目标是五家山要塞?怎么可能?这又怎么可能?”

  “什么不可能,这是事实!”山下奉文道,“可笑我们却调集了八个师团的重兵,在吉林以及白山之间枯守了三天三夜!还有,还有,更可笑的是我们为了这个愚蠢的决定,竟然在作战室里期待了整整三个昼夜!八嘎!”

  最后一句八嘎,几乎是从牙缝里崩出来的。

  小林浅三郎再也不敢吭声,心里却还是有些不太相信。

  不过,残酷的事实很快就给了小林浅三郎冰冷的教训。

  山下奉文话音才刚落,刚才那个通信参谋便又回来了,顿首道:“司令官阁下,五家山要塞驻军联系不上,不过珲春县城宪兵队的电话却打通了,根据珲春宪兵队的报告,他们也只是听到五家山要塞方向有枪声响起,并不知道那里具体发生什么事,再然后给五家山要塞打电话也是打不通,电台也没有回应,所以才报告司令部,请求指示。”

  小林浅三郎道:“八嘎,联系不上,那就一定是出事了,珲春宪兵队难道就没有派出侦察部队前往五家山要塞方向实施侦察?”

  “哈依。”通信参谋道,“珲春宪兵队派出了侦察部队,只是暂时还没什么消息。”

  然而话音刚落,又一个通信参谋便急匆匆铁走了进来,顿首说道:“司令官阁下,珲春宪兵队急报,五家山要塞遭到不明武装突袭,已经失守了!”

  “纳尼?”小林浅三郎瞠目结舌的说道,“五家山要塞居然失守了?”

  “哈依!”后来的那个通信参谋重重顿首,肯定的说道,“要塞确定已经失守了!”

  “这怎么可能?”小林浅三郎喃喃低语道,“五家山要塞可是一座大型军事要塞,就算遭到数万甚至十万苏军猛攻,也至少能够坚守半年甚至一年!这样的一座坚固的要塞,又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人夺取?这完全不可能啊!”

  “蠢货。”山下奉文却是已经想明白了一切,沉声说道,“你难道忘了狼牙部队吗?徐锐手下有一支精锐的狼牙部队!如果不从正面进攻,却以这支精锐的狼牙部队渗透进去,从内部实施攻击,五家山要塞根本就发挥不了多大的防御作用!”

  “狼牙?”小林浅三郎瞠目结舌道,“这么说,还真是新一团干的?”

  “废话,除了徐锐的新一团还能有谁?”山下奉文道,“你还真以为,已经销声匿迹的抗联又会重新打回满洲国来?”停顿了下,山下奉文又道,“不过,就算徐锐的狼牙拿下了五家山要塞,他的新一团主力也休想转移到五家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