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2章 过不了河-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92章 过不了河

柳河县,鬼子远东军司令部。

  一个通信参谋走进了作战室,顿首报告:“司令官阁下,两江镇失守!”

  “八嘎!”山下奉文闻言,脸上的肌肉便剧烈的抽搐起来,因为两江镇失守,就意味着新一团主力已经突破了封锁线!

  小林浅三郎挥挥手,通信参谋便退了出去。

  然后小林浅三郎对山下奉文说道:“司令官阁下不用担心,两江镇虽然失守,但是驻守两江镇的部队还是拖住了新一团将近两个小时,这就已经替航空兵团争取了时间,只要航空兵团的轰炸机群一赶到,新一团就别想再过河!”

  “对啊,航空兵团!”山下奉文闻言便立刻大声咆哮起来,“八嘎牙鲁,从命令下达到现在都已经两个多小时了,第三飞行团的攻击机群为什么还没有赶到两江镇?”

  顿了顿,山下奉文又扭头冲身后的第三飞行团团长值贺忠治大声咆哮:“值贺君,你的第三飞行团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了还是没能赶到两江镇?他们开的是飞机,不是牛车,这么长时间,他们就是爬也应该爬到两江镇战场了吧?”

  值贺忠治气得脸色铁青,却一句也不敢反驳。

  ……

  第三飞行团的两个攻击机中队其实已经飞临两江镇上空,只是因为通信有些延后,所以鬼子远东方面军司令部暂时还没有得到消息而已。

  这个攻击机中队由王牌飞行员志摩胜三率领。

  志摩胜三这个小鬼子原本是零式战斗机的飞行员,但是他所率领的零式战斗机中队在奉天遭到重创,这一败绩直接影响了他的飞行生涯,他被调到了第三飞行团担任中队长,眼下他就正率领自己的飞行中队前来两江镇战术指导。

  当志摩胜三的飞行中队赶到两江镇战场上空时,两江镇的鬼子守军已经被全歼,新一团第一营的部队甚至已经开始在打扫战场,团部正在组织物资以及伤员过河,志摩胜三透过攻击机的舷窗,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码头上的忙碌景象。

  “八嘎!”看到这一幕,志摩胜三的嘴角立刻绽露出一抹狞笑。

  下一刻,志摩胜三便通过舷窗向僚机下达指令,再一推操纵杆,座下的九六式俯冲攻击机便立刻一个猛子俯冲下来。

  攻击机在重力以及引擎的双重作用下,下降速度变得越来越快,机身以及机翼与空气发生剧烈摩擦,不断的发出极其刺耳的当啸,透过舷窗,志摩胜三可以清楚的看到,原本犹如飘带般的松花江正急速放大。

  还有江面上的船只以及人影,也正在迅速的放大。

  志摩胜三分明看到码头上的人群已经陷入了骚乱。

  霎那间,志摩胜三嘴角的笑意便变得越发的狰狞,骚乱吧,让骚乱来得更猛烈些吧!

  下一刻,志摩胜三稍稍一推操纵杆,将俯冲方向对准了码头上人群最密集处,然后将油门开到最大,这时候,九六式攻击机的机身甚至都开始剧烈的颤动起来,真让人担心这薄薄的机体随时可能散架,然后志摩胜三却是丝毫不在意。镜面骑士录

  眨眼间,攻击机距离地面已经只剩不到一百米了!

  这已经属于一个十分危险的高度了,志摩胜三这才猛的一推操纵杆,将座下的九六式俯冲攻击机向上拉起来,然后几乎是在向上拉升的同时,两枚二十五公斤级的航弹,便已经从攻击机的机腹下脱落,在惯性的作用下向下继续俯冲。

  “呜啦~~”航弹继续保持着之前的高速向下俯冲,眨眼间就攒落在了码头上,旋即轰然爆炸,志摩胜三在拉升的过程中回头看,视线越过攻击机的机身及机尾,正好可以看到两朵巨大的蘑菇云从松花江西岸的码头腾起。

  “哈哈!”看到这两团巨大的蘑菇云,志摩胜三便立刻放声狂笑起来。

  “西内!”志摩胜三近乎癫狂的大笑,“支那人,西内!死啦死啦的!”

  志摩胜三的轰炸,仅仅只是一个开始,紧接着,一架接一架的攻击机便俯冲下来,对着两江镇东西两岸码头、甚至江面上的渡船展开了一轮又一轮的狂轰滥炸,投完弹之后接着又是一次次的俯冲扫射,转眼之间,整个两江镇都陷入到了滔天烈焰之中。

  ……

  码头上,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小心,鬼子轰炸机又俯冲下来了,赶快卧倒!”

  “小田,宣传处的驮马跑了,上面有重要文件,还有一台油印机,你快去追回来!”

  “小梁,你们宣传处的人还是先别急着过河了,疏散,赶紧疏散,不要再拥挤在码头上了,这样容易招致小鬼子的扫射!”

  “伤员,所有的船只优先保证伤员过河!”

  “该死,小鬼子这是疯了吗?全都回来,把船只隐蔽起来,先不急着过河了!”

  “快啊,快把船只隐蔽起来,鬼子的轰炸强度太大了,这样子根本过不了河!”

  王沪生站在两江镇西岸码头,急得跳脚,一边大声的指挥,冷不防又一颗航弹从空中呼啸着落下来,落在离王沪生不到二十米处轰然爆炸,一块高速溅射的破片瞬间便在王沪生脸颊上撕开了一道血口子,爆炸产生的气浪也一下将他掀翻在地。

  刚刚牵回宣传处驮马的田言,便赶紧冲上前来,将王沪生从泥土中刨了出来。

  “政委,你没事吧?政委?!”田言急得声调都变了,政委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真是没脸见人了,团长也不会饶了他。

  好在王沪生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被冲击波震晕了。

  田言吼了两嗓子,王沪生便幽幽醒了过来,不过人有萎靡,自从离开奉天之后,王沪生整个人就一直处在高强度的工作状态之中,人其实已经很累了,只是靠着一股气在强行支撑着,现在这股气一泄,人便立刻萎靡下来。

  虽然是萎靡至极,但是王沪生心下仍旧挂念着渡河的部队。

  当下王沪生说道:“小田,快让人去找杜参谋,让他赶紧疏散部队,先别渡河了。”仙药供应商

  “小杨,你快去找杜参谋,让他回来指挥疏散!”田言抬头大吼道,“小刘,你跟我把政委抬到那边树林里去,再把纯子院长找来。”

  一个警卫员顷刻如飞而去,另外一个警卫员便赶紧跑过来,跟田言一起把王沪生抬到了离码头不远的树林里,然后又飞奔而去找野战医院的纯子院长,王沪生再三说不用了,但田言根本不听,心忖这事由不得政委说了算。

  ……

  在柳河,鬼子远东军司令部。

  值贺忠治挎着军刀快步走进了作战室。

  相比刚才,值贺忠治的脸色已经好看多了,因为他的第三飞行团并没有让他失望,虽然比预定的时间晚到了两江镇片刻,但是一出手就阻断了新一团的渡河行动,就在刚才,新一团的渡河行动已经彻底的停止了。

  值贺忠治快步走到山下奉文的面前,顿首报告道:“司令官阁下,前线部队报告,新一团的渡河行动已经彻底的停止了!”停顿了下,接着又不无得意的道“在我第三飞行团的全力轰炸之下,新一团已经不可能度过松花江了!”

  “哟西!”小林浅三郎欣然道,“这两江镇,就是新一团的葬身地!”

  “还是不能大意!”山下奉文摆摆手,又道,“第三飞行团务必不惜代价,对两江镇以及上下游一百里内的河道实施不间断侦察,以防止新一团趁我航空兵不备偷渡!总之,天黑之前务必不能让新一团主力从两江镇过河!”

  “哈依!”值贺忠治重重顿首,又道,“司令官阁下放心,至少天黑之前,新一团绝对过不了松花江!”

  “哟西!”山下奉文欣然点头,又道,“值贺君,拜托了!”

  “哈依!”值贺忠治重重顿首,又道,“能够为帝国效劳,为天皇陛下尽忠,是大日本帝国每一名武士的荣幸!”

  山下奉文点点头,又问小林浅三郎:“小林君,第五十七师团到什么位置了?”

  小林浅三郎便指着沙盘说道:“刚刚收到第五十七师团急报,他们已经过了安图县,天黑之前赶到延吉县城应该是没有问题了!”

  “哟西!”山下奉文欣然点头,又道,“那么第三十八师团呢?”

  小林浅三郎又道:“第三十八师团已经过了抚松县城,距离两江镇仅有半天的路程!不出意外的话,天黑之前肯定可以追上新一团主力!”

  “哟西!”山下奉文欣然点头,又道,“只要航空兵团能够封锁住两江镇附近的河道,不让新一团的主力在天黑之前渡河,新一团立刻就会陷入全线被动!届时既便勉强过了河,也是后有追兵,前有堵截,覆灭只在朝夕!”

  “哈依!”小林浅三郎顿首道,“从目前来看,新一团主力的覆灭已经是不可避免了,徐锐异想天开,妄想袭取五家山要塞作为他的据点,却是痴心妄想!就算他拿下了五家山,他的新一团主力也到不了五家山要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