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3章 舍弃辎重-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93章 舍弃辎重

“不对!”山下奉文却摇了摇头,说,“还是不保险。”

  “纳尼?”小林浅三郎愣了一下,说,“哪里不保险?”

  山下奉文道:“新一团主力之所以过不了河,并不是真的就过不了河,而是因为有辎重以及伤员的拖累,一旦发现情形不对,他们就极可能扔掉所有辎重及伤员,如果新一团主力扔掉辎重及伤员,皇军的围追堵截也就没有用了。”

  “哈依。”小林浅三郎顿首说道,“如果新一团主力真的放弃所有辎重以及伤员,确实能够以分散渡河的方式从狭窄处渡河,航空兵团既便是拼尽全力也是不可能完全阻止,真要是这样,皇军的围追堵截确实没有用,不过……”

  说到这,小林浅三郎语气一转,又接着说道:“以卑职对新一团的了解,放弃辎重确实可能,但是他们绝不会遗弃伤员的!因为在徐锐的部队有一句很有名的口号,叫做,绝不抛弃绝不放弃,意思是说,绝不抛弃任何一个战友,绝不放弃任何一丁点机会!所以,新一团主力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抛下伤员的!”

  “新一团主力不会抛下伤员,但如果伤员自己选择牺牲呢?不能不防啊!”山下奉文摇了摇头,又说道,“小林君你又不是不知道,中国人其实很奇怪,有些中国人,简直就是软骨头,非常的贪生怕死,但是有些中国人,却又顽强得不像话!”

  小林浅三郎皱眉道:“司令官阁下,那么你的意思是?”

  山下奉文道:“井上大队现在哪里?”

  小林浅三郎顿首道:“正在前来柳河的路上。”

  山下奉文闷哼一声,沉声道:“不用回来了,命令他们立刻赶赴两江镇,一旦新一团主力抛弃了全部辎重以及伤员过河,过河后,他们大概率会离开大路,从深山老林转移,到时候就该井上大队展示他们的能量,井上大队不是很擅于丛林作战么?”

  小林浅三郎犹豫道:“可是,井上大队不在,司令部的安全又由谁来保证?”

  “八嘎!”山下奉文怒道,“狼牙大队去了五家山要塞,司令部还会有什么危险?命令井上大队立刻前往两江镇!不得有任何推诿!”

  “哈依!”小林浅三郎重重顿首。

  ……

  两江镇,西岸树林。

  何书崖搭乘一只小渔船冒险回到了西岸,过河的时候,小渔船也遭到了两架鬼子攻击机的俯冲扫射,不过由于目标实在太小,所以没能构成威胁。

  何书崖来到王沪生的面前时,发现王沪生已经睡着了。

  杜俊杰说道:“纯子院长说了,政委没啥大碍,就是累坏了。”

  何书崖便挥手示意杜俊杰走到一边说话,到了十几米开外,何书崖才问道:“阿杰,损失的情况怎么样?”

  杜俊杰说道:“人员损失不大,有十几个同志不幸牺牲,另外有一百多个同志负伤,其中有十几个重伤!不过物资损失就比较大了,光是驮马就跑了差不多一千多头,现在骑二营正派兵四处寻找,但能找回多少只有天知道。”

  停顿了一下,杜俊杰又反问道:“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那边挺好。”何书崖点点头说,“东岸的鬼子已经被我们一营彻底击溃了,现在二连跟三连正顺着河岸,继续向南北两个方向攻击前进,争取在团主力全部过河之前,尽可能的撕裂鬼子的封锁线,这样团主力就可以获得更充裕的转移空间。”

  杜俊杰叹道:“关键现在根本就过不了河啊,刚才过河的时候你也看到了,鬼子的航空兵就跟疯了似的,不管大船小船,看到船就炸啊!”停顿了下,又道,“我估计,在天黑之前是不可能过河了,现在只能等天黑了。”

  “绝对不行,绝对不能等到天黑!”何书崖脸色微变,又道,“我们原本就没有甩开鬼子追兵太远的距离,之前五营的佯动虽然骗过了鬼子追兵,但也只是让鬼子追兵多跑了几百里的冤枉路,实际距离并没有拉开多少。”

  停顿了一下,何书崖又接着说道:“现在五家山要塞以及两江镇的战斗一打响,山下奉文这老鬼子肯定就反应过来了,一定会让追兵集团疯了似的往两江镇方向快速追击,真要是在这里等到天黑,鬼子追兵就该到了!到时候前有松花江挡路,后有鬼子重兵集团,那时候真就无路可走了。”

  杜俊杰啊了一声,急声说:“那怎么办?”

  何书崖咬了咬牙,沉声道:“利用小船,分散渡河!”

  “啊,利用小船分散渡河?”杜俊杰道,“这样效率太低了,就算到渡到天黑,只怕也是过不去,这不还是一个样么?”

  何书崖摇了摇头,沉声道:“如果只是过人,还是来得及的!”

  “只是过人?”杜俊杰道,“书崖,你是说,从奉天带出来的全部辎重,甚至八千多匹驮马全都不要了?”

  新一团原本有两万多驮马,半年多转战下来,现在只剩下八千多匹了。

  这八千多匹驮马,可是从包头一路带过来的,是新一团最宝贵的财富!在当初,正是因为有这两万多匹驮马,才保证了新一团的机动性,但现在,在松花江的这个小渡口,这八千多匹驮马却成了累赘,极大的增加了过河的难度。

  “不要了!”何书崖一咬牙,沉声道,“反正到了五家山那边,也养活不了它们。”

  “养活不了也能杀了吃肉,这可是好几百万斤的肉啊!扔了多可惜呀?”杜俊杰有些舍不得,嘀咕道,“够咱们新一团吃一年了!”

  “那也得有命吃!”何书崖生气的道,“扔了!”

  停顿了下,何书崖又说道:“不仅是所有驮马,还有各处的机器设备,比如宣传处的油印机,通信处的电台,还有野战医院的医疗器械,还有所有的大炮迫击炮,统统扔了,每人只许携带随身的轻武器以及七天分的干粮!”

  “是。”杜俊杰的脑袋便立刻耷拉下来。

  这下,新一团的损失可真的是老鼻子了。

  杜俊杰蔫头耷脑的离开了,去安排过河的事宜。

  何书崖又让警卫员把一连长姚磊叫过来,一连因为之前担负掩负任务,绕远路袭击了一处土匪寨,所以才落在了后面,并没有跟二连以及三连一起过河,这一下却正好又被何书崖抓了壮丁,准备让一连留在河西岸负责断后。

  断后,这是个艰巨的任务,何书崖身为一营长,只能把这任务给一连!

  不过,姚磊还没有到,三个不速之客却先到了,这三个不速之客就是镇三江、花斑虎还有雪里红这三个土匪头子。

  有过白山县城的合作,双方之间已经称兄道弟。

  “何兄弟,咱们又见面了。”镇三江抱拳作揖道,“听说你们在两江镇跟小鬼子打得十分热闹,我们就又过来凑热闹了,有啥要我们帮忙的,尽管开口。”

  花斑虎也道:“兄弟,不瞒你说,我们大哥在去白山县之前,其实一直在两江镇这一带活动,对这一带不仅熟,而且这里的大小绺子都会卖他的面子,只要大哥一句话,召集几千人绝对不在话下!所以,你真不用跟我们大哥客气。”

  雪里红虽然没说话,但是一对美目却始终在何书崖的身上。

  “镇大家当,你们如果愿意帮助我们阻击鬼子,那真是感激不尽。”何书崖这种时候自然也是不会客气,当下又说道,“还有这一带的绺子,真要是愿意帮忙,我们新一团还有一分额外重礼奉上,每家一百匹马匹,五千斤粮食外加枪支五百枝!”

  反正这些物资原本也要毁掉的,如果这里的土匪真愿意抗日,那还不如把这些物资给了土匪,这样也能使这些物资继续发挥抗日的作用,总好过被白白的毁弃,再扔进松花江发霉发烂,这么简单的道理,何书崖当然还是明白的。

  停顿了一下,何书崖接着说道:“此外,我们新一团更准备了三份厚礼,分别赠送给三位当家的,每家两千匹马匹,十万斤粮食,三八式步枪一千支,子弹五万发,再加上日本造七五山炮、野炮以及迫击炮各十门!呵呵。”

  这些物资就算是埋起来,急切之间也很难做到完全的隐秘,所以最后难免又会落到小鬼子的手里,就算有漏网之鱼,只怕也会被附近的土匪挖个干净,所以要么全部毁掉,要么就索性送给镇三江他们这三个土匪绺子。

  至少,镇三江他们是真正抗日的。

  “这……”镇三江、花斑虎的脸便刷的红了。

  其实他们嘴上说的好听,说是赶过来帮忙的,其实就是赶来两江镇上打秋风的,看看能不能趁新一团跟鬼子交火的机会搞点急需的军火,当然,他们也的确有帮助的心思,但最多也就是在边上敲敲边鼓,不可能真正出死力气的。

  镇三江他们没想到,何书崖不但看破了他们的心思,而且主动给了这么多好处,这让他们感到脸上火辣辣的臊得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