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5章 分头截杀-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95章 分头截杀

在柳河县城,鬼子远东方面军司令部。

  虽然已经将近三十个小时没有睡觉了,但是山下奉文却仍旧精神得很,甚至显得有些病态的亢奋,因为对徐锐新一团的围剿已经进入到最关键的阶段,胜负成败,可以说是全都在此一举了。

  要是可以将新一团主力延阻在松花江西岸直到天黑,那么新一团主力的覆灭就是板上钉钉的结果,反之,一旦让新一团主力成功的渡过松花江,并且转进到五家山要塞,那就新一团必将成为远东方面军的心腹之患!

  山下奉文正盯着沙盘考虑局势,身后忽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急回头看时,便看到第三飞行团团长值贺忠治匆匆走进来。

  而且,值贺忠治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山下奉文心下便立刻咯顿一声。

  果然,值贺忠治匆匆走到山下奉文面前,垂头丧气的道:“司令官阁下,刚刚得到前线最新战报,新一团主力已经全部渡过松花江。”

  山下奉文闻言,一张马脸便立刻垮了下来。

  小林浅三郎更是气急败坏的道:“八嘎!你们第三飞行团是干什么吃的?”

  “我们第三飞行团已经尽力了!”值贺忠治不满的瞪了小林浅三郎一眼,又道,“从今天黎明开始,我们第三飞行团的二十六个攻击机中队以及十八个战斗机中队,就没有一刻的停歇,始终在片刻不停的对两江镇上下游几十里范围的松花江河道实施封锁,这此,甚至还有十六架攻击机因为机械故障而坠毁!”

  光是机械故障就坠毁了十六架攻击机,由此可见这个飞行强度有多大!

  小林浅三郎却是一点都不领情,怒道:“说来说去你们还是没能封锁住!”

  “这也能怪我们第三飞行团吗?”值贺忠治忍无可忍,反驳道,“新一团抛弃了几乎所有军需辎重、乃至绝大多数的马匹,而只携带少量的军需以及马匹,搭乘小船从几十里的河段分散渡河,我们第三飞行团有什么办法?”

  小林浅三郎还要继续埋怨之时,却让山下奉文打断了。

  “够了!”山下奉文厉声喝斥道,“第三飞行团已经拼尽了全力,现在这样的结果怪不到他们的头上!何况,就算新一团渡过了河,也别想跳出我们远东军的包围圈!”说到这里稍稍停顿了下,又道,“小林君,第三十八师团到达哪里了?”

  “哈依!”小林浅三郎顿首答道,“第三十八师团刚刚已经过了露水河镇,跟离两江镇已经不足三十公里了!”

  “哟西!”山下奉文欣然点头道,“命令第三十八师团,继续加快行军速度,今天天黑前一定要追上新一团!然后给我死死的咬住他们,绝对不能再像上次在临江县时,让他们凭借阴谋诡计轻易摆脱!”

  小林浅三郎哈依一声,转身要走,却又让山下奉文招手喊住了。

  “回来!”山下奉文招手喊住小林浅三郎,又道,“还有井上小姐的特战队,让务必要加快行军速度,这次能否追上并且全歼新一团的主力,井上大队的表现至关重要!”

  “哈依!”小林浅三郎重重一顿,转身匆匆去了。

  山下奉文又扭头对值贺忠治说道:“值贺君,请务必多派攻击机以及侦察机,在密切监视新一团动向的同时,再尽可能的对其进行轰炸,迟滞其行军速度!”

  “哈依!”值贺忠治重重顿首,也匆匆离开了。

  ……

  只不过,山下奉文的期望却注定要化为泡影了。

  这时候,在露水河镇往东不到十里的无名山谷,镇三江已经带着手底下的一千多号土匪摆开了阵仗,准备打小鬼子的阻击。

  清晨时,镇三江带着花斑虎还有雪里红前往两江镇,名义上是去帮忙,其实是想趁机打小鬼子秋风,但是他们的动作慢了,等他们赶到两江镇,战斗都已经打完,就在镇三江和花斑虎失望时,何书崖却送给了他们一分难以想象的重礼!

  镇三江、花斑虎还有雪里红的三个绺子,何书崖每家送了两千匹驮马、十万斤粮食外加一千枝步枪,此外还有各式日造火炮十二门!弹药无数!这样重一份厚礼,在这些素来不知王法为何物、但却义字当先的绿林好汉眼里,那就天大的恩情。

  天大的恩情怎么回报?当然是拿命回报,所以镇三江他们决定拼命了。

  “弟兄们,多余的话老子就不说了。”镇三江冷浚的目光从面前的十几个小头目的脸上扫过,沉声道,“何兄弟这么瞧得起咱,非但不拿咱当土匪看,还送了咱这么重的厚礼,没说的,这个兄弟咱们认了,既然是兄弟,那就得为兄弟效死力!”

  停顿了下,镇三江又扯开嗓子大吼道:“一个字,跟鬼子拼了!”

  “大当家,这是五个字。”一个刚入伙不久的小头目小声提醒,“不是一个字。”

  “滚你的,老子说一个字就是一个字!”镇三江一脚将小头目踹翻在地,又道,“全都给老子抄起家伙,把守住公路边所有的山头,不管小鬼子来多少人,反正天黑之前,休想从这里过去,或者非要过去也行,那就是从咱们弟兄的尸体上踏过去!”

  话音刚落,一个小喽罗便飞奔了过来,高声大吼道:“大当家,鬼子过来了!”

  镇三江便立刻将插在腰间的两枝盒子炮给拔了出来,大吼道:“弟兄们,走!”

  ……

  第三十八师团在露水镇以东十里外的无名山谷遭到土匪顽强阻击的消息,很快就传回到了柳河县城的远东军司令部。

  听完小林浅三郎的报告,山下奉文简直肺都气炸了。

  之前打白山县城的时候,相当于要抢占土匪的地盘,所以遭到土匪攻击,情有可愿,但现在土匪占着露水镇以东十里处的荒山野岭不让他们过,这个就真不能忍了!这些土匪,这是存心要跟大日本皇军作对!

  “八嘎!”山下奉文怒道,“这些土匪全都疯了不成?”

  “哈依!”小林浅三郎重重顿首,又道,“根据第三十八师团提供的战报,这些土匪打得十分的顽强,甚至在阵地上发起了反突击,突入皇军的出击阵地,与皇军展开了白刃战,而且在与皇军的白刃战中还不落下风!”

  “八嘎!”山下奉文怒道,“这哪是什么土匪,支那政府军都没他们能打!”

  顿了顿,山下奉文又说道:“命令四十六师团及第四十八师团,不要再走露水镇了,从两侧的小路迂回过去,重装备如果过不了,就舍弃重装备轻装急进,总之不惜一切代价,无论如何也要在天黑之前追上并咬住新一团!”

  “哈依!”小林浅三郎重重顿首,又道,“在第三十八师团遭到土匪阻击的第一时间,第四十六师团及第四十八师团就已经从两侧小路迂回过去,遗憾的是,前进了不到五公里,便又遭到了另外两股土匪的阻击,这两股土匪同样很顽强,现在第四十六师团及第四十八师团也被土匪堵在山谷中动弹不得!”

  “纳尼?”这个结果显然有些出乎山下奉文的预料。

  “哈依!”小林浅三郎重重点头,又道,“现在第三十九师团已经从更远处迂回过去,不过由于距离比较远,很难保证在天黑之前追上并咬住新一团主力!”

  话音还没有落,另外一个声音忽然间从门外传过来:“只怕是,就算第三十九师团在天黑之前追上新一团,也不可能咬住他们了!”

  山下奉文和小林浅三郎急回头,木村兵太郎走进来。

  “司令官阁下!”木村兵太郎顿首说道,“特务机关刚刚接到了潜伏在松江镇的内线的紧急消息,说是发现了一个重要情况!”

  山下奉文闻言心头顿时咯顿一声。

  小林浅三郎更是语含急切的问道:“小村君,特务机关的内线发现什么了?”

  “徐锐的新一团已经化整为零,分头转进了!”小村兵太郎道,“他们进老林子了!”

  “纳尼?”小林浅三郎气急败坏的道,“新一团化整为零,分头转进了?并且还钻进了老林子?八嘎,他们不是有那么多伤员么,也敢钻进老林子?”

  这下却把远东军的部署全打乱了,因为远东军所有的部署都针对大路。

  包括追击兵团的行进,包括第五十七师团的拦截,全都是从大路来的。

  “钻进老林子虽然危险,但总好过留在大路上被皇军包围歼灭!”木村兵太郎道,“这么简单的选择题,相信徐锐还是能选清楚的!”

  山下奉文突然一拳重重的砸在沙盘上,狞声说道:“但如果徐锐以为钻进老林子,他的新一团就可以跳出皇军的包围圈了,却是大错特错了!”

  停顿了下,山下奉文又道:“木村君,新一团以什么为最小单位?”

  木村兵太郎道:“根据特务机关所提供的情报,应该是以连为单位。”

  “哟西。”山下奉文狞声道,“命令,第五十七师团所属三个步兵联队,立刻以步兵中队为单位分头进入深山老林,全力截杀新一团的小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