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6章 野蛮侵袭-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96章 野蛮侵袭

山下奉文下令的时候,新一团都已经进了老林子。

  只不过,老林子真不是那么好走的,狼牙大队的特种兵因为受过专门的训练,所以出入深山老林犹如自家的后院,但是对于没有接受过高强度的专门训练的正规军而言,深山老林却是个严酷的考验,而夏季的深山老林则尤其的危险!

  这可是有血的教训的,其中最惨烈的教训要数远征军过野人山,将近三万名远征军将士走进了野人山的原始丛林,但是最后能活着走出来的,只有两千人!

  长白山的原始森林或许没有野人山那样恐怖,但也绝不是善地!

  就刚才,梁一笑因为踩到一个烂空了的树桩,结果崴到了脚踝,何书崖没辙,就只能背着梁一笑走,正往前走时,前方忽然传来一个无比凄厉的女人尖叫。

  梁一笑顿时一个激灵,惶然说道:“好像是雯雯,是雯雯的声音!”

  “郑雯?”何书崖心头猛然一凛,这可是从大梅山时期的老人了,虽然郑雯一直没有参加战斗部队,但在宣传口,却是一员不可多得的干将!

  当下何书崖便加快脚步,背着梁一笑吃力的往前走。

  看到何书崖走得很吃力,梁一笑便道:“你别管了,快去前面看看。”

  何书崖一想也对,便先把梁一笑放下,交给她的战友照看,然后带着警卫员匆匆往出事地点赶过来,赶到后才知道,出事的并不是郑雯本人,而是宣传处的一个小战士,小战士是在奉天参加的新一团,因为年纪小被分配到了宣传处。

  这会儿,小战士已经躺在一个陷阱里一动不动了。

  这是一个山中猎户挖掘进的大型陷阱,足有两米正方,深度更是超过了四米,底下布满了白森森的尖锐木桩,小战士的双腿都被木桩刺穿了,不过真正致命的,却是穿胸而过的那一根尖木桩,直接把小战士的心脏刺穿了。

  问过周围的战士,才知道刚才有一头东北虎突然间从密林中窜出来。

  小战士受了惊吓,慌不择路之下一头跌进了这个其实已经被翻找出来的陷阱。

  何书崖叹息一声,只能命令战士们从陷阱的周围取土,将小战士掩埋了起来,而且因为时间紧,只是掩埋了浅浅的一层土,确保不被野兽啃食小战士的遗体,战争岁月,再加上部队又处在转移的途中,根本就没条件下葬。

  又走了没有多远,一名小战士匆匆追上来报告说:“营长不好了。”

  何书崖心下便立刻咯顿了一声,说道:“不要着急,出什么事了?”

  “呼呼,呼,李,李,李专家。”小战士喘息着道,“李专家被毒蛇给咬伤了。”

  “李专家?你是说李肖夏博士?!”何书崖闻言顿时间心头一跳,这人可是从美国留学归来的高才生,更是团长特意叮嘱过的重点保护对象,用团长的话讲,哪怕拿一名狼牙队员换李博士的命,他也不会皱下眉头!

  这样的专家要出了事,团长岂能饶他?最强狼少

  当下何书崖再次将梁一笑放下,跟着小战士顺着原路匆匆折回来。

  往回走了不到五十米,何书崖便看到坐在地上休息的李肖夏博士,李肖夏毕竟是留过洋的博士,多少懂点急救术,而且毒蛇咬伤的又是小腿,所以用细麻绳捆住了伤口以上的腿弯的部位,以防止蛇毒顺着血液漫延到全身。

  何书崖关切的问道:“李博士,你感觉怎么样?”

  李肖夏只是摇摇头,没有说话,他已经很虚弱了。

  看到李肖夏的情况不太妙,何书崖便对警卫员说:“快去找花了医生。”

  野战医院中医术最高明的小鹿原纯子并没有跟随何书崖一队,但是医术第二高明的千叶花子却在这一队,现在也只有千叶花子能救李肖夏了。

  警卫员急匆匆去了,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千叶花子便气喘吁吁到了。

  仔细检查过了李肖夏右小腿上的伤口之后,千叶花子神情凝重的说道:“何营长,李博士是被成年蝮蛇咬伤的,注入的蛇毒剂量较大!普通的医疗手段恐怕是完全不管用了,除非找到抗蛇毒血清,否则……”

  “抗蛇毒血清?”何书崖闻言顿时心头一沉。

  李肖夏的脸色也立刻垮了下来,开什么玩笑,这荒山野岭的上哪找抗蛇毒血清?

  当下李肖夏虚弱的对何书崖说:“何营长,你们不用管我了,赶紧走吧,走吧。”

  何书崖自然不肯轻易放弃,又问千叶花子道:“花子医生,真没有别的办法了?”

  “我刚才话还没有说完呢。”千叶花子摇摇头,接着说道,“除非有抗蛇毒血清,否则的话就只有一个办法。”

  何书崖急问道:“什么办法?”

  千叶花子美目一凝,沉声道:“截肢!”

  “什么?”何书崖瞠目结舌道,“截肢?”

  “哈依,就是截肢。”千叶花子一顿首,又道,“而且,我们的麻药也用完了。”

  何书崖便立刻感到喉头发干,回头看向李肖夏时,眸子里流露出难以言喻的神色,截肢就已经够痛苦的了,在不打麻药的前提之下直接生截,那就更无法想象,饶是何书崖自恃神经足够大条,此刻也不免感到背脊阵阵发寒。

  深吸了一口气,何书崖又道:“花子医生,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真的没有了。”千叶花子道,“而且就算要截腰,也必须得尽快了,不然李博士的右小腿因为长时间得不到血液的供应,会肢体坏死,而肢体的大面积坏死又会进一步导致李博士大部分脏器的衰竭,进而导致器官衰竭性休克,也就是通俗意义的死亡。”

  何书崖点点头,回头问李肖夏道:“李博士,你自己的意思呢?截不截?”

  李肖夏一咬牙,说道:“那就截吧!”

  何书崖点点头,扭头吩咐警卫员道:“去把大奎找来。”嫡女无才

  警卫员领命去了,过了不到两分钟,便领着一名牛高马大的战士回来了,这名战士足有两米多高,膀大腰圆,一看就知道有把子力气,这名战士,就是一营警卫排四十多名战士中有名的大力士赵大奎,也是奉天参加的新一团。

  赵大奎赶过来时,这边全都已经准备好了。

  听何书崖说明清楚情况之后,赵大奎便立刻抽出砍刀,让千叶花子消毒。

  消完毒,赵大奎跟李肖夏说了一声李博士你可忍住喽,当即便一刀斩下,直接就将李肖夏的右小腿从膝盖处直接砍下来,李肖夏便立刻惨叫一声,疼的昏死了过去,一边的千叶花子又赶紧使用捆扎带以及止血棉给李肖夏止血。

  何书崖又让赵大奎砍下两颗小树,削去枝丫做成担架。

  忙碌一阵之后,队伍又继续上路,却增加了李肖夏这个完全行走的伤员,而且这还只是开始,从两江镇一直到珲春境内,足足要走四百多里山路!何书崖无法想象,等走完了这四百多里的山路之后,他们将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何书崖的担心绝不是多余的,在入夜之后,他才知道,跟老林子里真正意义的致命杀手相比,猎人的陷阱、毒蛇的咬伤,甚至东北虎以及黑瞎子这样的猛兽的侵袭,根本就不算什么事,大山中真正的杀手是蚊子!

  入夜宿营之后,何书崖他们才真正开始感受到蚊子的威力。

  之前在大路行军的时候,新一团其实也要面临蚊子的叮咬,但是当时的叮咬情况还在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而现在,在密不透风的老林子里,密密麻麻的山蚊子简直比小鬼子的轰炸机群还要更恐怖,因为它们简直就是,无孔不入的。

  何书崖虽然让官兵找来驱蚊草点燃,但根本没用。

  深山老林里的山蚊子,根本就不怕驱蚊草驱蚊烟。

  一个晚上下来,大多数官兵都被蚊子叮得满身包,身体健康的官兵还没什么,只是感到被叮咬处奇痒难忍,挠破了也就流点血,但是对于那些免疫力低下的伤员们来说,这些蚊子的叮咬却是致命的,从第二天早上开始,便陆续有伤员开始发起高烧。

  发起高烧之后,这些伤员便立刻丧失了行动能力,只能被战友们抬着往前走。

  随军的三千多伤员大多都是轻伤员,拥有自主行走的能力,只有在撤离奉天之后受了伤的重伤员,比如之前截肢的李肖夏博士,才需要用担架抬着走,所以刚进丛林时,队伍的行动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随着高烧的伤员越来越多,行军就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因为随着时间推移,需要用担架的伤员越来越多,抬担架的却越来越少。

  将近傍晚时分,就没法再往前走了,因为实在是走不动了。

  天色黑了下来,何书崖的心也跟西坠的太阳一点点沉下去,因为一个艰难的选择已经摆在他面前,要不要坚持带上高烧不退甚至已经陷入昏迷的伤员?这还只是第一天,明天的情况只会更加的恶劣,坚持带上全部伤员,最终很可能全军覆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