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7章 新一团的骨头-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97章 新一团的骨头

    不只是何书崖一个人,事实,新一团所有的营长、连长都面临着同样的艰难抉择,是坚持带已经丧失行动能力的伤员,还是选择抛弃伤员?虽然,自打成军的那一天开始,绝不抛弃绝不放弃是新一团的训诫,但训诫毕竟是训诫。!

    如说黄埔军校,在大门口写着一句经典的训诫:升官发财请往他处,贪生畏死莫入斯门!黄埔军校这句训诫十分有名,但是并不是所有从黄埔军校走出来的军官都做到了,事实,从黄埔军校毕业的学员同样也有贪生怕死之徒!

    所以,当真正面临严酷考验时,遵守训诫并不是容易的事!

    尤其是遵守训练还有可能导致全军覆灭的严重后果,遵守起来更困难,所以不只是何书崖,新一团几乎所有单独带队的营长、连长都犹豫了,都在痛苦煎熬着,如说十连连长金圣杰,他加入新一团毕竟时日尚短,遵守训诫更加艰难。

    金圣杰的十连是由原伪满洲国军的七团缩编而来的,连里的基层军官基本都是原来的七团军官,但并不是所有的伪军军官都跟金圣杰一样深明大义,其有个别军官是抱着升官发财的目的参加的新一团,那对于现在的处境十分的不满。

    为什么不满?因为加入新一团后非但没升官,反而降级了。

    自缩编之后,不断有军官在背地里说怪话,化整为零后,这几个军官变得更加肆无忌惮,居然直接跑金圣杰面前煽风点火,让金圣杰带领十连脱离新一团序列,投靠小日本重新加入伪满洲国军战斗序列。

    金圣杰听了之后并没有马表态。

    消息传到十连指导员李国强耳朵里,立刻有些急了。

    李国强是新一团的老人,从大梅山的时候参加了新一团,而且有化,善于做思想工作,正因为这,才会被王沪生派到十连来当指导员。

    遗憾的是,李国强在通化县的防御战负了伤,一开始伤势并不重,所以转移开始之后可以自己行走,但是化整为零进入丛林后,却因为蚊子叮咬发起了高烧,人虽然还保持着清醒,却已经丧失了行动能力,只能由战士们抬着走。

    但是现在随着发高烧的伤员越来越多,抬担架的人手已经明显不足,整个队伍的行军成了一个难题,李国强原本已经很焦虑,听说又有几个班排长跑到连长金圣杰面前煽风点火,立刻急了,当即让人把金圣杰找过来。

    “老金哪,我是不行了,不用管我了。”李国强虚弱的道,“还有那些发高烧的弟兄,也让他们留下吧,作为指导员,我心里其实也很难过,但是我们必须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如果再带着这么多的伤员行军,只会把大伙都拖累死。”

    “指导员,你说什么呢?”金圣杰皱着眉头道,“自打我正式加入新一团的那天起被告知一条训诫,无论局势有多险恶,都绝不抛弃哪怕一个弟兄,无论局面有多么的困难,都绝不放弃希望!”

    停顿了下,金圣杰又道:“别以为我加入新一团的时间短,长不出新一团的骨头!”怪我是女神咯GL

    “老金哪,训诫是训诫,但是现实终究是现实!与其大伙一起死在这里,那还不如你带着身体健康的弟兄突围出去,这样我们十连还能留下一缕火种!”停顿了下,李国强又接着说道,“我这只有一个要求,不要背叛党!更不要脱离新一团!”

    金圣杰眸子里掠过一丝深沉的坚毅之色,说道:“指导员你先等我一会。”

    说完,金圣杰转身离开了,过了一会儿,金圣杰又回来了,身后还牵着两个被五花大绑的干部,然后金圣杰又下令,把十连的官兵全部召集到了一起,甚至于连躺在担架无法动弹的伤员也全都抬了过来。

    金圣杰道:“弟兄们,还记得参加新一团的第一天,团长说过的训诫吗?”

    “记得!”围拢过来的十连官兵还有担架的伤员齐声回应,“绝不抛弃,绝不放弃!”

    “没错,绝不抛弃,绝不放弃!无论局势有多险恶,都绝不抛弃一个战友,无论局面有多么的困难,都绝不放弃一丝希望!”金圣杰点了点头,又说道,“但是刚才,却有俩货劝我抛弃战友,背叛国家、背叛党重新投靠鬼子当汉奸!”

    所有人的目光便齐刷刷的落到了那两个干部的身。

    两个干部的脸便立刻臊得通红,脑袋也耷拉了下来。

    金圣杰目光落在两个干部身,眼神也瞬间冷下来,沉声道:“但是我想跟他们说,我们加入新一团的时间虽然不算很长,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长不出新一团的骨头来!新一团的弟兄,绝不抛弃,绝不放弃!”

    顿了顿,金圣杰又厉声大喝道:“念在你们还没有什么恶行,再念在以前兄弟一场,我不杀你们,但是能不能活着走出老林子,那看你们的造化了,现在,你们可以滚了,但是枪支弹药,还有所有的给养全都得留下!”

    一挥手,便有官兵前给两个干部松绑。

    两个干部又灰溜溜的将身的枪支弹药卸下,背包也解下来,然后空着双手逃也似的钻进了老林子,只片刻消失不见了。

    金圣杰又对李国强说:“指导员,你都看见了?”

    李国强摆了摆手,说:“老金哪,我不是这意思?”

    “指导员,你要不是这个意思,那更加不对了。”金圣杰道,“身为指导员,你怎可以带头违反团长的训诫?你都这样子,让弟兄弟怎么想?”

    李国强顿时哑然,因为金圣杰的话让他没办法反驳。

    金圣杰又弯下腰,直接将李国强背起来,一边说道:“弟兄们,无论有多难,我们都绝不能抛弃自己的战友,或许有一天,在战场替你挡住敌人朝你射过来的子弹的,是你今天从这里背出去的人,救战友,是救自己!”

    “救战友,是在救自己!”一个战士喃喃复述一声,然后毫不犹豫的弯下腰,背起了一个昏迷不醒的伤员,紧接着,更多还有行动能力的战士,便纷纷弯下腰从担架背起那些已经无法动弹、甚至于已经昏迷不醒的重伤员。末世之利刃

    “弟兄们,走着!”金圣杰一边迈步前行,一边吼道,“两个抬一个人数不够了,那咱一个人背一个,如果一个背一个也不够数了,那咱一个人拖着两个人走,一句话,只要咱十连还有一个人能走,是爬,也要拖着受伤的弟兄从这爬出去!鬼子打不倒咱们,区区原始森林更不可能把我们打倒!”

    夕阳西下,金圣杰带着十连官兵,背负着受伤的战友,一步步的前行,不一会,数百人便消失在了莽莽苍苍的原始森林之。

    ……

    然而,新一团的敌人绝不止猛兽、蛇虫以及心魔,还有小鬼子!

    对于新一团的官兵们来说,真正的考验是第五十七师团的鬼子!

    到第二天傍晚时,向着东南方向转进的新一团官兵不可避免的跟从安图方向斜切过来的第五十七师团的鬼子遭遇了。

    最先跟鬼子遭遇的是金圣杰的十连。

    当时双方都在一处山谷艰难的行军,由于谷植被非常茂密,完全遮挡住了双方侦察兵的视线,所以当双方侦察兵发现对方时,相距甚至已经不足十米,而且双方的大部队都已经进入到了射程之内,所以这是一次猝不及防的遭遇战。

    前方枪声响起时,金圣杰正背着李国强艰难的往前走,枪一响,金圣杰便立刻一个前扑卧倒在地,背的李国强也滚落在了地,好在地面积攒了厚厚的杜枝败叶,所以人倒在面一点都不觉得疼。

    李国强虽然已经很虚弱了,却还是从枪套里取出手枪,然后再次旧话重提:“老金,这样下去真不行了,再这样下去,我们全连都得交待在这里,所以呀,你还是带着还能走路的同志赶紧先走吧,不能走道的,全都留下,跟着我打阻击!”

    喘息了一声,李国强又道:“我们来帮你们拖住小鬼子!”

    “说什么呢?”金圣杰道,“又说这个,团长的训诫你又忘了?!”

    “这不一样。”李国强正色道,“如果你作为连长做出这样的决定,那是抛弃战友,但现在我是以连党委的名义命令你,所以你是奉命行事!我会留书一封,向政委说明情况,团长和政委绝不会因此责怪于你的。”

    “你这是乱命,我拒绝执行!”金圣杰根本不听,一边撅着屁股往前爬,一边说道,“指导员你呆在这别动,我到前面去看看,从枪声判断,这伙鬼子的数量好像不多,要是只有一个小队左右的规模,那吃掉狗曰的!”

    李国强目送金圣杰的身影消失在灌木丛,轻轻叹息了一声,然后举起手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然后毫不犹豫的扣下扳机。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