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8章 打不垮的新一团-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98章 打不垮的新一团

    金圣杰借着灌木丛的掩护往前爬了几十米,便来到了最前沿。 



    走在十连前面的是一排,看到金圣杰过来,一排长大狗便立刻双肘支地爬过来,一扯头的钢盔说道:“连长,你咋来了?”



    金圣杰道:“废话少说,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不知道。”大狗也是满头雾水,“我都不知道这伙鬼子是从哪冒出来的。”



    “妈拉个巴子。”金圣杰却多少猜出了一点,沉声道,“小鬼子绝不会无缘无故闯进老林子,他们肯定是冲着咱们新一团来的!狗曰的,小鬼子这是要跟咱们新一团玩命啊,行,既然他们想跟咱玩命,那咱跟他们玩命,拼了!”



    大狗点点头说:“听枪声,只有三八大盖和两挺歪把子,充其量也一个小队,咱们十连还是对付得了的。”



    金圣杰嗯一声,又说道:“大狗,你带一排留在正面吸引鬼子注意,我再带着二排、三排从两翼包抄过去,鬼子不是一贯喜欢迂回么?今天也让他们尝尝被人迂回包抄的滋味,妈拉个巴子,今天这个河谷是他们的葬身之地!”



    “是!”大狗当即大吼道,“弟兄们,给我打!”



    金圣杰拍拍大狗的钢盔,正要转身离开之时,身后鬼子的阵地却骤然响起了九二式重机枪的低沉的咆哮,紧接着,一道道肉眼可见的弹道轨迹便从前方密林嗖嗖攒射过来,将一排官兵们藏身的灌木丛打得枝叶纷飞。



    有好几个官兵躲避不及,当场被摞倒在地。



    “狗曰的,是野鸡脖子!”大狗便立刻惨叫起来,“连长,是野鸡脖子!”



    野鸡脖子,是九二式重机枪的别称,因为枪管套的螺纹状的风冷式散热管看着很像是野鸡的脖子,而且九二式重机枪射击时发出的声音,跟野鸡的叫声很像,所以国军官都喜欢叫九二式重机枪为野鸡脖子。



    鬼子有九二式重机枪,意味着绝不止一个小队!



    按照鬼子的步兵建制,只有步兵大队一级的单位,才会下辖一个重机枪队,但是有时候也会把重机枪队分拆成小队,分别配属给下属步兵队,所以,此时出现在十连对面的鬼子至少有一个步兵队!甚至还有可能是一整个步兵大队!



    但既便只是步兵队,也绝不是此时的十连能够硬刚的。



    这片刻,山谷左右两侧的密林之突然也响起了密集的枪声。



    大狗便再次惨叫起来:“妈的,小鬼子从两侧迂回过来了,连长,他们这是想要包了咱们十连的饺子,怎么办哪?”



    停顿了下,大狗又道:“连长,鬼子至少有一个步兵队,硬拼,咱们是拼不过的,要不还是快撤吧?趁着鬼子还没有对咱们形成合围之前,赶紧撤!”



    “撤个屁!”金圣杰生气的道,“咱们走得了,伤员可走不了!”



    吸了口气,金圣杰又厉声喝道:“弟兄们,跟狗曰的小鬼子拼……”

和女房东同居的日子

    然而,最后一个“了”字还没说出口,一个老兵便飞奔过来,高声惨叫道:“连长,指导员他自杀了,还有那些伤员,连长你快去看看吧……”



    “你说啥?”金圣杰闻言顿时两眼圆睁,然后疯了般往回跑。



    不过片刻,金圣杰便回到了临时用来安置伤员的那片树林里,才刚进树林,他便一眼看到了歪倒在地的李国强,李国强的左侧太阳穴只有一丁点的血迹,但是右侧的太阳穴却多出了个核桃大的血窟窿,鲜血从汩汩涌出。



    李国强脸带着一丝笑容,显然临走之前内心是非常从容的。



    金圣杰的目光在李国强身停留了片刻,然后慢慢转向周围,但只见,原本被安置在这里的、那两百多个已经丧失行动能力的伤员,大多都已经自杀了!只有极少数重伤员甚至连枪都举不起来,此刻只能哀哀的看着金圣杰。



    这些伤员并非十连的官兵,面是真正的新一团老兵!



    但正因为这些伤员是真正的新一团老兵,所以金圣杰和十连官兵们受到的心灵的震撼才更加的强烈,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或者说是一种什么样的信仰?在支撑着他们做出这样的决定,毅然决然的舍弃自己的生命?



    蝼蚁尚且贪生啊,何况是人呢?



    有个伤员虚弱的道:“金连长,别管我们了,你们快走,走吧。”



    金圣杰的眼泪便刷的下来了,他的灵魂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强烈冲击。



    金圣杰从未像这一刻般感受到强烈的震撼,也从未像这一刻般深刻的感受到绝不抛弃绝不放弃这八个字的含意!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原来,在绝不抛弃、绝不放弃的背后,其实还隐藏着另外一层意思,那是为战友而牺牲!



    直到这一刻,金圣杰才深刻的领会,他们正式加入新一团那天,徐锐当着全团弟兄的面所说的那一句话的份量:善待你身边的战友吧,因为了战场之后,他是你唯一值得信赖的伙伴,危急时刻,只有他会奋不顾身的替你挡下敌人射过来的子弹!



    这些个伤员,这些个老兵,显然铭记住了徐锐的话,并且付诸于行动!



    在危急时刻,为了不致拖累战友,他们毫不犹豫的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从本质,这与替战友挡子弹没有任何的区别!此刻,金圣杰终于明白了新一团为什么会如此的强大!因为她拥有一群可以互相托付后背的战友!



    深吸一口气,金圣杰弯下腰将那名重伤员背了起来。



    一边大步往前趟,金圣杰一边嘶声咆哮道:“弟兄们,跟我撤!”



    那伤员虚弱的说道:“金连长,你们别管我们了,走,赶紧走吧。”



    金圣杰摇摇头,坚定的说道:“团长说过,要善待身边的战友,因为了战场后,战友是我们唯一可信赖的伙伴!战友,请相信我,我一定会带着你走出这片深山老林,重新回归新一团的战斗序列,这个世界,没有任何困难可以把我们打垮,因为,我们是硬骨头的新一团,打不垮的新一团!”



    ……太古苍龙诀



    井大队也追了新一团断后的部队,并展开了追杀。



    不过国兵的抵抗十分顽强,既便明知不敌,也会毅然选择同归于尽。



    看到负伤的国士兵毫不犹豫的拉响了身的手榴弹,朝奈舞赶紧一纵身,以最快的速度躲进了一颗大树后面,只听轰的一声响,那个国士兵当场被炸身亡,爆炸产生的破片也将朝奈舞藏身的那颗大树整个钉成筛子。



    不等硝烟散尽,朝奈舞便从藏身的大树后面走出来,对迎来的另一个队长药师丸鬼七说道:“新一团这些士兵的骨头可真硬啊!”



    “是啊。”药师丸鬼七深以为然的道,“仿佛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人、什么力量可以真正打垮他们、摧毁他们!”



    “但是,我们井大队会摧毁他们!”朝奈舞说道。



    “哈依!”药师丸鬼七一顿首,又道,“既然已经让我们井大队追,新一团别再想活着走出这片深山老林,这片深山老林是他们的葬身地!”



    说话间,另一个队长小谷雄一郎快步走了过来,说:“你们还愣在这里干什么呢?井小姐让你们不要跟这些散兵游勇过多纠缠,赶紧往前追!”



    “哈依!”朝奈舞和药师丸鬼七一顿首飞奔去了。



    ……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狼牙大队也跟第五十七师团殿后的小鬼子遭遇了。



    钻山豹劈胸揪住一个鬼子兵,右手持刀一下又一下的扎进小鬼子胸腹,转眼间已经在鬼子胸腹部刺了十几刀,整个都快扎成筛子了。



    钻山豹正扎得起劲,冷不防徐锐的身影从身后传来。



    “干吗呢?”徐锐端着狙击步枪出现在钻山豹身边,沉好气道,“玩呢?我们的任务是找到井大队,并干掉他们!而不是在这跟第五十七师团的鬼子玩!”



    训斥完了,徐锐便端着狙击步枪转身走了,钻山豹赶紧蔫头耷脑的跟。



    但是很快,徐锐发现,搜寻井大队的工作只能暂时停止了,因为越是深入这片深山老林,发现的鬼子兵越多,如果仅只是鬼子,徐锐还可以不理会,问题是,这些以队为单位独立行动的小股鬼子,很多都已经跟新一团的部队遭遇并爆发了战斗,不是新一团的部队追着鬼子打,是鬼子追着新一团的部队打,方圆一两百里的深山老林,都已经打成了一锅粥,也已经乱了一锅粥。



    这个时候,狼牙大队只能暂时止搜寻井大队的行动,救人要紧。



    当下狼牙大队以战斗小组为单位分头出击,配合分头转移的各连各排,向分头深入密林前来截杀的鬼子展开了疯狂的猎杀行动,是由徐锐、地瓜、卓力格图以及大王、二皇组成的这个猎杀小组,更是成了小鬼子的死神!



    尤其大王,进了深山老林之后跟回了家似的,变得前所未有的活跃,甚至连狗王二皇的风头都被它压了下去。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