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5章 未必是坏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05章 未必是坏事

一拳打昏井上千代子之后,徐锐又从挎包里拿出麻绳,将她的手脚从背后捆住,这种捆绑术极为恋态,被捆之人如果没有外人相助,绝无法挣脱,既便井上千代子修成了传说中的缩骨术,也仍旧没有什么卵用。

  不过徐锐却还是不太放心,沉吟了三秒,又掏出两颗手雷捆在井上千代子腰间,而且将手雷的引信与捆绑井上千代子的细麻绳相连,一旦麻绳被解开或者割断,捆在井上千代子腰间的两颗手雷立刻就会被引爆。

  这就更加加大了井上千代子逃脱的难度,既便是有外人前来救助,急切之间也是没有办法解开。

  徐锐却还是不太放心,又在井上千代子的大腿上呲呲的刺了两刀,刺得并不深,也没有伤及大动脉,但如果没有军医对她进行包扎,伤口却可以持续的失血,这就确保了井上千代子的体力只会持续的衰弱,但是又不会丧命。

  井上千代子挨了两刀,便立刻疼得苏醒了过来。

  井上千代子苏醒过来之后,手脚只是稍稍一挣,便意识到自己遇到了大麻烦,当即放弃挣扎,抬头直直的注视着徐锐,再语气冷冷的说道:“杀了我吧,不然,你一定会为今天的仁慈而付出代价,你一定会为今天的行为感到后悔。”

  徐锐的嘴角便立刻绽起一抹冷笑,说道:“如果你是想要通激将法,从而保住自己性命的话,那我必须得承认,你的激将法奏效了,我会留着你的性命,不过,你能不能从我手中逃走,再对我实施报复,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我会的。”井上千代子深深的看着徐锐,说道,“一定会的。”

  徐锐只是哂然一笑,再回头看时,地瓜却已经颓然倒在地上,他的秘术时效过了,瞬间进入虚弱状态,看着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地瓜,再看看身受重伤的大王,徐锐便只能够暂时放弃前往谷中支援冷铁锋他们的念头。

  因为徐锐若离开了,地瓜和大王就没人保护了,到时候只需随便一个鬼子特种兵,就能轻松结果了地瓜和大王,还会把井上千代子也救走,真要是这样,那就亏到姥姥家了,所以徐锐只能够暂时压下下到山谷的念头。

  好在过了没有多久,卓力格图便气喘吁吁到了。

  徐锐便立刻对卓力格图说道:“阿图,你留下保护大王和地瓜,再看住这臭娘们,如果有鬼子特种兵前来救人,那就不要有一丝一毫犹豫,立刻拉响手雷,把这臭娘们炸死!”说完徐锐又将连着手雷引信的麻绳递到卓力格图手中。

  卓力格图嗯了一声,拉着麻绳坐到了地瓜身边。

  徐锐又挠了挠大王的大脑袋,然后转身飞一般的离开了。

  卓力格图成为徐锐贴身警卫的时间虽然没多久,也没有正经的经过锻体,但是胜在人高马大,力气也比一般人要大得多,若是面对一般鬼子特种兵,只要不被偷袭,还是有一搏之力的,但是有大王存在,鬼子特种兵根本别想偷袭。二货小妮子的霸气男友

  而在下到山谷之后,徐锐又在第一时间遇到了钻山豹,当下便让钻山豹前去保护地瓜和大王,看住井上千代子,有了钻山豹和卓力格图两人在场,徐锐便再无担忧,当即放开手脚对山谷中的鬼子特种兵大开杀戒。

  ……

  柳河县,鬼子远东军司令部。

  山下奉文背负双手,正在作战室里来回踱步,老鬼子心里急呀,因为五十七师团分头进入深山老林截杀新一团,已经过去足足四个小时,井上千代子的特战大队也已经参战,但是前方究竟打得怎么样了,却始终没有消息传回来。

  小林浅三郎劝慰道:“司令官阁下你不用担心,有五十七师团分头截杀,后面又有井上大队的追杀,徐锐的新一团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休想逃出深山老林!不管怎么说,井上大队是一支真正的特种部队,对付不了狼牙,难道还对付不了新一团吗?”

  顿了顿,小林浅三郎又说道:“退一万步来讲,就算徐锐的部队很能打,就算他们真的从井上大队和五十七师团的围追堵截之下逃了出去,至少也要到明天中午了,那时候,追歼军团的四个师团早就已经赶到了,他们还是跑不掉!”

  必须承认,小林浅三郎的分析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当下山下奉文微微颔首,悬着的心也稍稍的落地。

  然而,美好的时间总是那么的短提,山下奉文放松了还不到五分钟,一个通信参谋便急匆匆的走进来,顿首报告说:“司令官阁下,刚刚接到五十七师团急电,说是他们遭遇了一支十分厉害的中国的小部队,三浦将军推测,那极有可能就是狼牙大队!”

  “不可能!”通信参谋话音还没落,小林浅三郎便已经叫起来,“这绝不可能,狼牙大队这时候应该还在五家山要塞,又怎可能突然出现在延吉的深山老林子里?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搞错了,一定是五十师团搞错了!”

  山下奉文也是眉头紧锁,他也觉得不太可能。

  从徐锐之前的一系列的战术动作,山下奉文已经反应过来,他的终极意图就是夺取五家山要塞作为新一团的落脚点,然后依托五家山要塞慢慢的发展,最终成为钉入东三省、远东地区以及朝鲜之间的一根刺。

  山下奉文必须承认,徐锐的这个战术构想真的是非常厉害。

  一旦让徐锐得逞了,整个远东的日军就会变得十分的被动,既便最为乐观的估计,也至少要有十倍以上的兵力,会被徐锐的新一团牵制在珲春县境内,这还只是乐观的估计,考虑到徐锐的战术指挥能力,远东军将要付出的代价只会更加巨大。

  而且,徐锐的这一战术构想已经接近成功了,因为狼牙大队已经拿下五家山要塞,只要新一团主力能够成功的撤到五家山要塞,徐锐的这一战术构成立刻就成了现实!当然,这还有个前提,那就是五家山要塞必须不能得而复失。暮色时光:盛夏纪年

  正是基于这个考虑,山下奉文绝不认为徐锐会让狼牙大队、冒险离开五家山要塞,因为狼牙大队主力一旦离开,五家山要塞立刻就空了,既便徐锐留了少量的狼牙队员驻守,既便这些狼牙队员都是精锐,面对日军大部队的反扑,也必败无疑。

  所以,山下奉文也不太相信,徐锐真敢出动他的狼牙大队。

  然而,就在这时候,又一个通信参谋急匆匆的走进作战室,顿首报告说:“司令官阁下,刚刚接到井上大队急电,他们在追杀新一团主力的过程中遭遇了狼牙大队,目前双方正在延吉以西百余里的深山老林里激战,战况暂时不明!”

  “纳尼?”小林浅三郎闻言顿时瞠目结舌了,失声道,“真是狼牙大队?”

  如果说只是第五十七师团的电报,可信度还是不太高,因为新一团的老兵战斗力也是十分之强悍的,完全有可能会被五十七师团的官兵误认为狼牙大队的特种兵,但现在连井上大队也这么说,那可信度就十分之高了。

  “司令官阁下,这下子麻烦大了。”小林浅三郎回过头看着山下奉文,说道,“如果有狼牙大队参战,局面立刻就大不一样了,第五十七师团和井上大队要想截住新一团,可能性只怕是不大了,而如果不能在延吉以西的深山老林里拖住新一团主力直到明天中午,追击军团的四个师团,只怕也是很难赶到延吉,这样的话……”

  说到这,小林浅三郎就停顿住了,没有接着往下说。

  但是小林浅三郎想要表达的意思,却已经表达得十分清楚,那就是,如果狼牙大队真的参战了,那么新一团突围就无法避免,他们远东方面军动用了五个师团,另外加上整个第三飞行团,对新一团的这一场围追堵截,也就彻底失败了。

  山下奉文却摇了摇头,幽幽说道:“对新一团的围追堵截或许真的已经失败,但是这对远东军来说,未必是坏事!”

  “纳尼?”小林浅三郎惊讶的道,“未必就是坏事?”

  山下奉文点点头,又道:“小林君,你不妨想一想,狼牙大队离开后,五家山要塞岂不是就空虚了?如果皇军这时候调集重兵反扑五家山要塞,夺回要塞的可能性很大,而皇军一旦夺回要塞,徐锐的全部战术意图也就彻底化为了泡影!”

  小林浅三郎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深以为然的说道:“索代斯奈。”

  顿了顿,山下奉文又道:“小林君,第一二零师团所属的步兵第一八零联队,现在具体在什么位置?”

  “步兵第一八零联队此时就在罗津!”小林浅三郎道,“距离五家山要塞不足百里!”

  “哟西!”山下奉文欣然点头,又道,“命令,步兵第一八零联队,立刻向五家山要塞方向攻击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