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7章 全部杀光-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07章 全部杀光

五分钟后,战斗就宣告结束了。

  井上大队的鬼子特种兵被全灭!

  狼牙大队的伤亡增加了十多个,其中三人阵亡,便是徐锐也被手雷爆炸的破片擦伤了脸颊,这是因为井上大队的鬼子特种兵眼见胜利无望,绝望之下都在最后时刻拉响了身上的手雷,想跟周围的狼牙队员同归于尽。

  刚开始时,双方队员都担心开枪会误伤自己人,所以都很默契的没有开枪,但是到了最为绝望的时刻,井上大队的鬼子特种兵却再无顾忌,不仅肆无忌惮的胡乱开枪,甚至还不顾一切的拉响了身上的手雷,要跟狼牙队员同归于尽。

  鬼子特种兵的不要命,给狼牙大队造成了一定的伤亡。

  冷铁锋也被一个鬼子特种兵引爆的手雷蹭破了一点皮,一边让吴寒给自己包扎手上的伤口,一边下令:“打扫战场……”

  话音未落,就被徐锐打断了。

  “不必打扫战场了,这里不可能还有漏网之鱼!”徐锐摆了摆手,又说道,“现在团主力正跟第五十七师团的小鬼子在前面的老林子里混战,我们必须尽快赶去支援,不然,团主力很难在天亮之前走出这片老林子,那时就麻烦大了!”

  冷铁锋便立刻将两把刺刀往腰间的刀鞘里一插,大吼道:“除了伤员留下,其余的弟兄都跟我走,去前面山谷,把那里的小鬼子全部杀光!”

  “是!”还能行动的七十多个狼牙队员轰然应喏。

  接着,这七十多个狼牙便跟着徐锐和冷铁锋直奔前方山谷而来。

  ……

  前方山谷的密林中,新一团的各营、连正在跟拦截的鬼子激战。

  一营警卫排排长赵大奎端着一挺波波沙冲锋枪,正在疯狂扫射。

  “来吧,狗曰的小鬼子,都放马过来吧,来吧!”赵大奎一边猛烈扫射,一边嘴里下意识的嗷嗷叫,“啊啊啊,啊啊,到爷爷这里来!”

  片刻后,伴随着喀的一声,激烈的枪声骤然停顿,子弹打光了!

  下一刻,对面躲在大树后、岩石下的鬼子兵便纷纷冒出头,举枪射击,夜幕下,一道道璀璨夺目的弹道轨迹便立刻向着赵大奎扫过来。

  “我艹!”赵大奎赶紧一个闪身躲到了大树后面,再伸手去胸口的弹袋摸弹夹,却摸了个空,再摸左右两肋的弹袋,也同样空了,敢情随身携带的五个弹夹都已经打光了,这下手中的这挺波波沙冲锋枪立刻就成了烧火棍。

  “妈的!”赵大奎咒骂一声,将波波沙冲锋枪狠狠的往树上一砸,只听咣一声,完好的冲锋枪便已经碎裂成了一堆零件,赵大奎又从中捡起几样扔到了远处,然后反手从腰间枪套里拔出手枪,对着前方连续开火。

  但是勃郎宁手枪的火力跟波波沙冲锋枪完全没有可比性!

  对面的鬼子便立刻意识到赵大奎已经打完了冲锋枪子弹,当下便纷纷站起身来,端着三八大盖一边开枪,一边逼了过来。

  赵大奎虽然只剩下一把手枪,却兀自不肯后退哪怕半步。

  其实不是赵大奎不愿意后退,而是不能后退,因为他的身后就是一百多个伤员,这些伤员大多行动不便,走的非常之慢,他如果一后退,鬼子立刻就会撵上来,那这一百多个伤员立刻就保不住了!玄武战尊

  赵大奎兀自死战不退,但是一个人一把手枪的火力实在是太单薄了。

  很快,一个小队的鬼子就迫近到了五十米内,还有十几个鬼子从两侧迂回过来,已经对赵大奎形成了半包围态势!面对来自侧翼的鬼子,两人合抱的大树也无法再给赵大奎提供足够的掩护,很快,赵大奎身上就多了好几处枪伤。

  好在,这几处枪伤全部只是擦伤或者贯穿伤,并不致命。

  但是这时候,赵大奎的手枪子弹也已经打光,摸了摸空空如也的口袋,赵大奎脸上神情一片惨然,旋即一咬牙从腰间解下了两颗手榴弹,打开旋盖,将导火索捻在了一起,再紧紧攥在手心,只等鬼子上前,他便立刻拉着导火索!

  鬼子已经意识赵大奎没有子弹了,越发肆无忌惮,端着刺刀快速逼近。

  生死关头,赵大奎却反而平静了下来,心下虽然有些遗憾,但是他并不后悔!他没什么文化,也不懂什么大道理,国家民族之类的对他来说有些空乏,但是为了身后撤退的一百多伤员,他情愿牺牲掉自己。

  来吧,狗曰的小鬼子,到爷爷这里来!

  赵大奎攥紧了手榴弹,在心里恶狠狠的想道。

  鬼子越来越近,十几把明晃晃的刺刀甚至都已经逼近到了赵大奎面前,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密集的子弹却跟疾风骤雨般扫过来,瞬间将那十几个鬼子摞倒在地,剩下的鬼子兵见状便赶紧退了回去,或者躲百了大树后面。

  紧接着,赵大奎便感觉到有几个身影从他面前掠过。

  再接着,前方的密林里便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赵大奎有些木愣愣的站起身,再木愣愣的看着前方,没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直到肩膀被人从身后拍了下,赵大奎这才如梦方醒,大叫一声回转身,却看到徐锐好整以暇的站在他身后。

  霎那间,赵大奎便感到鼻子一酸,然后便不受控制的嚎啕大哭了起来。

  “团长,嗷嗷,团长……”赵大奎像个无助的孩子,泪水啪嗒啪的掉下来。

  “大奎,没事了,没事了!”徐锐轻拍着赵大奎肩膀,和声问道,“政委呢?”

  分兵前,何书崖曾向徐锐报告过,王沪生会跟随他的警卫排一起行动,同行的还有团部的百来个非战斗人员,这一路最危险!

  所以徐锐第一时间带着狼牙赶来。

  赵大奎伸手一指侧面山谷,哭道:“营长已经带着政委他们往那边走了,我带着一个班留下来断后,弟兄们全打光了,就剩下我一个,还以为再见不着团长你们了。”说完,赵大奎又嗷嗷的哭将起来。

  谁说男儿只流血不流泪来着?那是因为没到伤心处!

  说话间,冷铁锋已经带着几名狼牙回来,浑身浴血。

  “老徐。”冷铁锋拿刺刀在衣袖上擦了擦,擦去血渍,杀气腾腾的道,“这里的鬼子已经全部杀光了,一共三十九个,没有走脱一个!”极品兵皇

  徐锐点点头,又问赵大奎道:“大奎,还能走道不?”

  “团长,我能行!”赵大奎擦了把眼泪,沉声说道,“我带你们去找政委!”

  说完了,赵大奎便立刻当先向着右侧山谷飞奔而去,只不过脚步有些不便。

  ……

  右侧山谷中。

  何书崖他们已经被鬼子拖住。

  不过何书崖没有丝毫的慌乱,而是一边沉着的部防御,一边想着怎么反击,眼下的情形可谓十分之凶险,一旦短时间内不能够脱身,闻讯赶到的鬼子必定会越来越多,到时候再想摆脱就更加困难,所以必须尽快想办法脱身!

  而要想脱身,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消灭眼前的这伙鬼子。

  何书崖将整个警卫排还能战斗的三十多名战士召集到了一起,正做部署时,猛听得侧翼响起密集的枪声,紧接着便是连续的惨叫声。

  “营长,好像是我们的援军!”一名战士兴奋的大叫道。

  何书崖却蹙紧了眉头,因为他知道新一团不可能有援军!

  但是前方的声声惨叫,却毫无疑问就是小鬼子的惨叫声!

  就在何书崖百思不得其解时,一个浑身浴血的身影忽然从暗影中走了过来,守在前面的十几名战士便立刻举起手中步枪。

  “别开枪,自己人!”那个浑身是血的身影沉声喝道。

  “排长?!”那十几名警卫排的战士便立刻分辩出来,是他们排长赵大奎。

  “是我!”赵大奎轻嗯了一声,再一闪身,他的身后又走出来十几个黑影。

  这下那十几名警卫排的战士更是惊喜莫名,大叫起来:“团长?冷队长?!”

  这时候,何书崖也闻讯赶过来,见是徐锐和冷铁锋到了,顿时间大喜过望。

  “团长,老兵?你们怎么来了?”何书崖惊喜莫名的道,“幸好你们赶到了,要不然我们真的是麻烦大了!”

  徐锐点了点头,又道:“老王呢?”

  何书崖便带着徐锐来到了王沪生的担架前。

  正好王沪生也醒转来,见是徐锐,王沪生同样大喜过望。

  但很快,王沪生神情又黯淡下来,叹息道:“老徐,我真没用,让你失望了,这次转移损失了很多的同志,怪我……”

  徐锐摆了摆手,说道:“老王,什么都别想,安心养伤。”

  顿了顿,徐锐又说道:“接下来的事情,就都交给我吧。”

  这时候,前方又响起激烈的枪声,却是正面的鬼子又摸上来了。

  当下徐锐对何书崖跟赵大奎说道:“书崖,大奎,你们留下来保护好政委和伤员。”

  何书崖跟赵大奎应了一声是,徐锐又对冷铁锋道:“老兵,你们跟我走,把前面的小鬼子全部杀光,一个活口都不许留!”

  冷铁锋森然道:“好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