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9章 攻打延吉县城-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09章 攻打延吉县城

与此同时,延吉县城。

  石长庆率领的五营已经借着夜幕的掩护,悄然运动到了延吉县城的西门外。

  第五营自从在临江完成了诱敌任务之后,便立刻抄小路,直奔珲春县而来,只不过由于小路崎岖难行,再加上中间又一度走岔了路,所以直到狼牙大队偷袭五家山要塞得手,五营都还没有进入珲春县境内。

  徐锐知道这个事情后,便立刻命令五营去攻占延吉县城。

  石长庆接到命令之后,没有一丝的犹豫,立刻就带着部队向北直奔延吉县城而来,在经过一个昼夜的强行军之后,终于抢在黎明前赶到延吉西门外。

  因为长距离的强行军,石长庆已经累得气喘如牛,说话都不利索了。

  “老老丁,地地地图。”石长庆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冲身后跟着的第十三连连长丁文豹说道,丁文豹同样累得够呛,不过还是从挎包里翻找出地图,在地上摊开,两人的警卫员便立刻拿来一块帆布盖在上方,然后打开手电。

  石长庆指着地图,说道:“老丁,攻打延吉县城的战斗打响之后,周围的鬼子驻军一定会赶过来驰援,别的方向的鬼子我都不担心,唯独安图县、老头沟方向的鬼子很麻烦,因为根据团长提供的情报,第五十七师团这会应该就在老头沟。”

  丁文豹道:“五十七师团为了截击团主力,不是已经分兵进入老林子了?”

  “你错了,进入老林子的仅只是步兵而已。”石长庆摇摇头,接着说道,“但是第五十七师团除了步兵,还有野炮兵、骑兵、工兵以及辎重兵,尤其鬼子的野炮兵,对咱们五营的威胁最大,所以,绝不能在攻打县城的关键时刻,让小鬼子的野炮兵赶过来。”

  丁文豹不假思索的道:“那我就先带着十三连把朝阳川车站拿下来,鬼子的野炮兵如果想要支援延吉县城的鬼子,就一定要从公路机动,只要我们十三连卡住朝阳川车站,小鬼子的野炮兵联队就休想过去。”

  “成。”石长庆点头道,“朝阳川车站就交给你们十三连了。”

  “是!”丁文豹啪的立正,又大声说道,“营长你就放心吧。”

  说完,丁文豹就带着十三连走了,石长庆又让警卫员把十四连的连长秦刚叫来。

  石长庆没有多余的废话,直接就下达了作战命令:“老秦,我把十五连的火箭筒还有冲锋枪全都借调给你们十四连,就一条,十点钟之前必须拿下延吉县城!”

  石长庆之所以提出十点之前拿下延吉县城,也是经过慎重的考虑的。

  因为攻打延吉县城的战斗打响后,延吉县城的鬼子驻军一定会上报子司令部,鬼子司令部接到报告之后,一定会紧急调集周围的鬼子驻军前来驰援,除了调集周围驻军,一定还会出动航空兵来延吉狂轰滥炸。

  石长庆可是一个身经百战的老兵,深知鬼子航空兵的狂轰滥炸绝非闹着玩的,如果不能在鬼子航空兵赶到之前拿下延吉县城,那么这一仗也就悬了!因为顶着鬼子航空兵的狂轰滥炸强攻延吉县城,困难实在是太大了!赶尸诡异录

  所以必须在十点钟之前拿下县城。

  因为鬼子航空兵最快也要到十点钟之后才能赶到延吉县。

  “是!”秦刚啪的立正,又狞笑着说道,“营长你放心吧,根本不用到十点钟,最多不出一个小时,我们十四连一定拿下延吉县城!”

  “好!”石长庆点头道,“那我就在这里等你的好消息了。”

  秦刚嘿嘿一笑,又回头把手一招,低喝道:“弟兄们,走!”

  这个时候,天色仍旧还没有亮,而且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分。

  借着夜色掩护,第十四连的两百多官兵无声无息的摸到了延吉县城的西门外。

  不过,进入到一百米的距离后,就没有办法再往前了,再往前就要被发现了。

  因为新一团的主力已经到了延吉县城以西百余里外的细鳞河谷,所以延吉县城的鬼子驻军也已经提高警惕,不仅城门处的戒备已经大大的加强了,甚至还安排了巡逻队,沿着四门城垣反复来回巡逻。

  眼看偷袭不成,秦刚便当机立断决定强攻。

  说真的,秦刚并没有把延吉县城的鬼子驻军放在眼里。

  五营作为新一团的老牌主力,十四连作为新一团的老牌主力连,秦刚对于自己连队的战斗力还是很自信的,一句话,新一团的战斗力可不是吹出来的,而是在跟小鬼子的连番血战中打出来的,他们甚至连鬼子最精锐的常设师团都收拾过,对付延吉县城的区区一个中队的警备部队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当下秦刚便把一排长叫过来,说道:“给你十五分钟,把城门拿下来!”

  一排长便将钢盔卸下来往地上一掼,又从警卫员手中夺过波波沙冲锋枪,然后抄着冲锋枪就嗷嗷冲了上去,直到冲出去十多米,夜空中才传来他声嘶力竭的咆哮声:“弟兄们,跟我冲,干死狗曰的小鬼子,冲啊,杀啊!”

  前方百米开外,守夜的鬼子哨兵立刻被惊动了。

  不过,还没等到鬼子哨兵反应过来,密集的弹雨便已经狂暴的扫射过来,两个鬼子哨兵瞬间就被打成筛子,口鼻冒血倒在地上。

  不过枪声惊动了更多的鬼子,从岗亭里冲出来。

  但是整个哨卡的鬼子也就一个小组十几个鬼子,虽然有一挺歪把子机枪,但是面对着超过三十挺的冲锋枪,根本不可能挡得住!转眼之间,整个哨卡的鬼子就全部被摞倒在地,城内的鬼子赶紧关门,但是没有什么卵用。

  只听轰轰两声,看似牢固的城门便被火箭弹轰成了漫天碎片。

  城门轰然碎裂,十四连一排的八十多名老兵嗷嗷的冲进城内,不到片刻,延吉县城内的枪声就响成了一片。

  ……

  柳河县城,鬼子远东军司令部。岁月无殇

  虽然山下奉文嘴上说,既便让新一团主力从延吉突围出去也没关系,但其实在他的内心里,并不认为新一团主力真就能从延吉突围出去,因为新一团主力已经化整为零,势必只能从小路甚至深山老林通行,这就极大的延续了行军速度。

  所以,已经摆脱土匪纠缠的三十八师团等四个师团,很大概率会跑到前面去,再然后在延吉到图们县之间的山区重新封堵住新一团主力,那时,就算有狼牙大队的存在,只怕也是不可能突破四个师团构织的封锁线。

  狼牙大队的确很厉害,但是再厉害也终究只是一支百十米人的特种部队而已,终究不可能打穿四个师团的封锁线,将新一团的残兵败卒救出去。

  而更让山下奉文感到高兴的是,在狼牙大队离开后,反而给了步兵第一八零联队夺回五家山要塞的机会!鉴于此,山下奉文甚至已经开始憧憬,徐锐一败涂地的结局了,这一战的最终结果,很可能是徐锐大败亏输!

  想到这一层,山下奉文的心情就变得非常好。

  不过,山下奉文的好心情仅仅持续了几分钟。

  就在山下奉文坐下来,悠闲的准备喝杯茶时,小林浅三郎忽然急匆匆走进来,神情凝重的报告说:“司令官阁下,刚刚接到延吉县城宪兵队发来的急电,说是一刻钟前,延吉县城遭到新一团主力部队攻击,大半个县城已经失守!”

  “纳尼?”山下奉文端着茶杯的右手立刻顿在空中。

  过了好半晌,山下奉文才终于回过神,嘶声大吼道:“小林君你刚才说什么?延吉县城遭到了新一团主力的攻击?”

  “哈依!”小林浅三郎重重顿首,又道,“延吉宪兵队的确是这么说的,而且,从敌军能够在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内占据大半个县城这一事实判断,是新一团主力的可能性极大,因为附近的土匪不可能有这么强的战斗力!”

  “八嘎!”山下奉文怒道,“新一团主力明明已经化整为零,被困在细鳞河谷附近,又怎么可能突然出现在延吉县城?更加不可能向延吉县城发起强攻!除非新一团的主力部队能够变成地老鼠,从地下钻过去,咦,不对……”

  说到这,山下奉文的声音突然间停顿住。

  小林浅三郎问道:“司令官阁下,怎么了?”

  “小林君,我们好像遗漏掉了一支部队!”山下奉文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不无懊恼的说道,“当初在临江县,徐锐利用一支偏师拉长行军间距并多打火把冒充主力,此举成功骗过了我们的航空侦察兵,但后来被识破之后,皇军注意力就集中在了重新发现的新一团主力身上,这支负责诱敌的偏师却被我们忽略了。”

  小林浅三郎凛然道:“司令官阁下是说,攻击延吉县城的是新一团的这支偏师?”

  “肯定是!”山下奉文不无懊恼的说道,“这支偏师既没有辎重拖累,又不需要携带伤员行军,机动能非常之高,他们完全可能在这段时间内穿过几百里的林海,突然出现在延吉县城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