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0章 言语交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10章 言语交锋

小林浅三郎却还是有些怀疑,当下说道:“可是,司令官阁下,既然只是偏师,充其量也就是一个营的兵力,甚至更少,这么少的兵力就敢攻击延吉县城?”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要知道延吉县城可没有受到之前暴乱的影响。”

  “小林君你又犯糊涂了不是。”山下奉文摇头道,“这可是新一团,徐锐的部队!”

  停顿了下,山下奉文又说道:“若换成别的国军,别说是一个营了,就是一个团,甚至一个师,也未必敢攻击皇军一个步兵中队驻守的县城,但换成徐锐的部队却另当别论,徐锐的部队,一个团就敢攻击皇军一个师团驻守的省城哪!”

  “索代斯。”小林浅三郎拍了下脑门,自嘲的说道,“竟把这给忘了。”

  山下奉文叹息一声,不无懊恼的说道:“这么看来,延吉县城只怕是要保不住了。”

  小林浅三郎闻言微微色变,接着说道:“延吉县城如果守不住,追歼军团的四个主力师团就会被堵在延吉以北,至少三天内别想越过延吉县城,徐锐的部队可不是那些土匪,防御作战尤其厉害,一个营守住延吉县城三天,并非是难事!”

  停顿了下,小林浅三郎又道:“这一来,追歼军团也就没办法进入延吉到图们之间的山区封堵新一团的主力了,新一团主力的突围也将是板上钉钉的结果!”

  “也未必!”山下奉文摆摆手,又说道,“第五十七师团还有井上大队不是仍在细鳞河谷一带截杀新一团主力么?既便有狼牙大队,井上大队和第五十七师团的各个搜索队就未必没有一点的机会,而只要他们能够拖住三天……”

  话音未落,一个通信参谋已经匆匆走了进来。

  “司令官阁下!”通信参谋走到山下奉文面前,重重一顿首说道,“刚刚接到第五十七师团发来的急电,说是他们派往细鳞河谷截杀新一团主力的二十七个步兵中队,已经全部失去联络,若不出意外,这二十七个师团必定已经玉碎!”

  “纳尼?”小林浅三郎闻言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山下奉文也是勃然色变,他其实早就想到了五十七师派出的几十个搜索队会吃败仗,却还是没有想到这么快就会败下阵来,更没有想到二十七个搜索队竟然会集体玉碎,而且是在一夜之间集体玉碎,这样的结果,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深吸了一口气,山下奉文道:“我原本以为,已经足够高估狼牙部队的战斗力,可是现在才发现,我们还是低估了他们的战斗力!在丛林中,狼牙部队简直就是一群魔鬼,不,比魔鬼都要可怕得多!”

  “索代斯。”小林浅三郎深以为然的道,“一个师团整整二十七个步兵作战中队,竟然在一夜之间就让狼牙部队给杀光了,而且这二十七个步兵中队并非是集中在一起的,而且分散在方圆十多公里范围的细鳞河谷!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停顿了下,小林浅三郎又道:“对了,井上大队呢?”

  “井上大队只怕也已经遭遇不则了,而且大概率也已经集体玉碎了。”山下奉文摇了摇头,接着说道,“要不然,很难解释为什么到现在都还没有任何消息传回。”

  “井上大队集体玉碎?”小林浅三郎道,“司令官阁下,不太可能吧?”

  停顿了下,小林浅三郎又道:“井上大队可是特种部队,而且其成员大多都是来自甲贺忍者村的忍者,不仅是单兵作战能力超强,更善于各种遁术,既便是打不过狼牙,全身而退应该不在话下,更何况井上小姐还是影忍……”

  山下奉文摇摇头说道:“但是他们的对手是狼牙和徐锐啊。”

  “徐锐?”小林浅三郎说道,“这家伙,真有这么可怕?”

  ……

  细鳞河谷,新一团临时集结地。

  已经有六个连闻讯赶到临时集结地集结,不过这六个连的情况都很糟糕。

  通化缩编之后,每个连的兵力有两百多,可现在,赶来临时集结点集结的六个连,每个连只剩下一百来人,而且大多都是身上带伤,不过情况更糟的是随行的伤员,当初何书崖决定分头转移的时候,每个连带了两百多伤员,可现在,每个连只带回来几十个重伤员,其中还有一半是后来负伤的重伤员,并非原来携带的伤员。

  也就是说,如果算上伤员,分兵之前每支小部队都有差不多四百多号人,可现在,回到临时集结点时,每支小部队就只剩两百余人,减员比率超过五成!至少已经回来的这六支小部队是这样的,还没有回来的几支小部队恐怕也是好不到哪里去。

  乐观估计,到时候能回到临时集结点的人员不会超过两千人。

  何书崖走到徐锐面前,痛心疾首的说道:“团长,这都怪我……”

  徐锐霍然伸手,制止了何书崖,又说道:“书崖,这不能怪你,说起来,你其实已经做得很好了,在当时的情形,既便换成我指挥,最终结果也不会比你做得更好。”

  说完,徐锐还拍了拍何书崖的肩膀,何书崖的眸子里却掉下了两行热泪。

  徐锐又扭头对韩锋说:“锋子,派队员通知还没有赶来集结的几支小部队,让他们不用再来临时集结点了,让他们直接去下一个临时集结点。”

  “是!”韩锋答应一声,转身下去分派队员去传讯。

  徐锐又扭头吩咐冷铁锋:“老兵,你带着狼牙大队主力拿下前面的头道镇,然后在头道镇设立临时集结点,要多准备些吃的,如果有可能的话,还要多筹集结大木桶,烧热水给弟兄们泡一个药水澡,杀杀身上的跳蚤。”

  说完了,徐锐又扭头去看周围或躺或坐在地上的新一团官兵。

  撤离奉天还不到一个月,可昔日那支军容齐整、气宇昂扬的部队,已经快要变成一支叫花子部队了,官兵们一个个筋疲力尽、萎靡不振不说,身上的衣衫更破烂不堪,头发也是蓬乱不堪,身上也都已经长满了跳蚤以及虱子等寄生虫。

  看到这,徐锐心里就越发的痛恨起斯大林的出卖。

  要不是斯大林背信弃义,他们新一团又怎么会沦落到今天的境地?

  斯大林!徐锐倏然回首,遥望着莫斯科的方向,在心里暗暗发狠:这笔账,总有一天会向你连本带利的讨还回来的!

  冷铁锋带着狼牙大队主力走了,提前去头道镇布置临时集结点了。

  趁着离部队开拔还有一点时间,徐锐来到了井上千代子和朝比奈舞的面前。

  井上千代子和朝比奈舞是仅有的两个日军战俘,别的鬼子无论是井上大队的特种兵,还是第五十七师团的鬼子步兵,只要落到狼牙的手里,无一例外都只有一个结果,就是死!

  看到徐锐黑着脸走过来,朝比奈舞下意识的挣扎了一下,想要起身,但是没能如愿,因为她的双手双脚都被反缚住,整个人根本动弹不得。

  井上千代子却没有挣扎,只是冷冷的看着徐锐。

  从井上千代子的眸子里,看不到恐惧、愤怒或者说焦虑,有的就只是冷漠,就好像,这小娘皮对于眼下的处境根本就不在乎似的。

  徐锐走到井上千代子面前蹲下,问道:“你很镇定?”

  井上千代子毫无畏惧的迎上徐锐双眸,然后哂然道:“你似乎很愤怒?是因为皇军对你们新一团造成了严重的伤害,是吗?”

  “你想多了。”徐锐说道,“不是我吹,就凭你们小日本,根本就别想对我们新一团构成威胁,无论你们是来一个师团还是一整个方面军,都奈何不了我们新一团!”

  井上千代子撇撇嘴说道:“这么说,你的愤怒是因为苏联的出卖,是吗?”

  看到徐锐沉默不语,井上千代子又哂然说道:“你确实有愤怒的理由,不过我要说,愤怒是弱者的专利,真正的强者,是绝不会愤怒的,因为强者从不会将自身安全寄托在所谓的盟友身上,也就不会遭到盟友出卖,呵。”

  井上千代子这小娘皮不仅身手了得,口才也十分了得,三言两语便夺取了这次谈话的主动权,不过徐锐也很快就反应过来,当即就夺回了主动权,而且夺回谈话主动权的方式也是十分的粗暴霸道,他直接就一巴掌扇在井上千代子的脸上。

  “啪!”井上千代子的俏脸上立刻多出五道鲜红的指印。

  “你怎么敢?”井上千代子自己并没有什么太大反应,朝比奈舞却是出离的愤怒了,扭动着身边冲徐锐嘶声怒吼道,“你竟敢亵渎我师父,该死的,我杀了你!”

  徐锐没有理会朝比奈舞,又伸出右手的大拇指以及食指,像钳子般钳住了井上千代子的左右脸颊,然后用力的往中间挤拢,将她的小嘴巴挤成鸭嘴一样的形状,不过既便如此,井上千代子的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