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1章 死守延吉-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11章 死守延吉

柳河县城,鬼子远东军司令部。

  山下奉文轻叹了一声,又说道:“也不知道井上小姐现在怎么样了?”

  作为男人,没有任何人可以抵御井上千代子的魅力,山下奉文自然也不例外,此时想起井上千代子的美色以及妖饶的身姿,兀自感到惋惜不已,这样子的一代绝色佳人,如果殒落在了战场之上,那就真是太可惜了。

  小林浅三郎说道:“井上小姐可是传说之中的影忍者,就算井上大队集体玉碎了,她本人也不可能有危险,不出意外的话,井上小姐此刻应该已经在返回柳河县城的路上了,只不过,她的井上大队只怕是已经完了,新一团怕是拦不住了。”

  话题重新扯回到新一团的身上,小林浅三郎接着说道:“从目前来看,新一团的突围似乎已经不可避免了。”

  “恐怕是。”山下奉文叹息道,“现在,只能够寄希望于步兵第一八零联队能够夺回五家山要塞了,只要步兵第一八零联队能够夺回五家山要塞,新一团就算突围成功了,也不可能在珲春县境内站稳脚跟,也就仍旧难逃全军覆灭的结局。”

  “索代斯。”小林浅三郎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又说道,“由于狼牙的突然介入,导致井上大队以及第五十七师团的截杀功亏一篑,但是新一团也绝不可能毫发无损,夏季的深山老林可不是那么容易通过的,此时新一团肯定已经狼狈不堪,如果没有稳固的落脚点,如果不能及时得到休整,光是耗,就能把他们活活耗死!”

  “索代斯。”山下奉文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停顿了下,山下奉文又说道:“不过,追歼军团还是需要全力反攻延吉县城!绝不能给新一团的残兵败卒任何喘息之机!徐锐此人实在太狡猾,绝不能给他一丁点机会,否则就极可能出现意外,不能再有意外了!”

  小林浅三郎顿首道:“哈依。”

  ……

  鬼子对延吉县城的反扑很快就开始了。

  最先赶到延吉县城的是第三十八师团。

  不过,鬼子暂时还没法攻击延吉县城,因为在他们面前还横亘着一头拦路虎,这头拦路虎就是丁文豹第十三连把守的朝阳川车站。

  初升的朝阳下,四个老鬼子爬上了距离朝阳川车站不到两千米的一个小山包。

  这四个老鬼子,除了第三十八师团的师团长古川真之介和参谋长大津魁之外,还有第五十七师团师团长三浦贵之和参谋长角田旭。

  第五十七师团的三个步兵联队虽然已经遭到重创,进入山区的二十七个步兵中队仅仅只撤回来不到两个步兵中队,但是第五十七师团所属的野炮兵、辎重兵、工兵以及骑兵联队却是完好无损,山下奉文命其配合第三十八师团攻击延吉县城。

  古川真之介举起望远镜,仔细的观察前方几千米外的朝阳川车站,发现新一团的官兵仍在挖掘战壕,透过望远镜的视野,可以清楚的看到一捧捧的泥土从战壕里不断的飞出,却看不到战壕里边的新一团官兵身影。魂震九天

  单凭这,就可以判断出,战壕的深度至少已经超过两米。

  这个对于第三十八师团来说,可真不是让人高兴的消息。

  “八嘎!”古川真之介气急败坏的道,“新一团的官兵难道都是土拨鼠不成?这么短的时间内居然就挖出了这么深的战壕?”

  三浦贵之淡淡的道:“在中国,政府军一贯称呼共产党的游击队为泥腿子,古川君可知道中国政府军为什么要这么称呼共产党的游击队?”

  古川真之介皱眉道:“为什么?还请三浦君不吝解惑。”

  三浦贵之微微一笑,洒然说道:“因为共产党游击队的官兵大多都是农民,而农民下地干活时往往会沾一腿泥,所以叫泥腿子!”稍稍停顿了下,又道,“既然共产党游击队的官兵全都是农民,善长农活,挖战壕自然也不在话下,不是么?”

  古川真之介哼一声,他虽然很看不惯三浦贵之的贵族做派,但是对于他的这个分析,却还是认可的,当下说道:“这么说来,不能等航空兵前来轰炸了,必须马上就发起攻击,不然再等下去,对面的防御工事就完全修建成形了。”

  “同意。”三浦贵之扯了扯手上戴的白手套,洒然说道,“事实上,有我们第五十七师团的野炮兵联联配合作战,皇军的火力已经足够用,既便是没有航空兵团的轰炸,也足以确保摧毁对面守军的工事了,所以又何必再浪费时间?”

  “哟西。”古川真之介点了点头,扭头吩咐第三十八师团参谋长大津魁道,“大津君,命令野炮兵第三十八联队立刻发动炮击!”说完之后,又扭头对着三浦贵之说道,“三浦君,有劳你们野炮兵第五十七联队配合炮击。”

  “没问题。”三浦贵之欣然点头。

  ……

  两千米外,朝阳川车站防御阵地。

  包括连长丁文豹在内,全连两百多官兵全都光着膀子,挥舞着铁锹正在挖掘进战壕,油孜孜的汗水顺着他们古铜色的肌肤,犹如小溪般流淌下来,在初升朝阳的照耀下,反射出阵阵炫目的色泽,充满着雄性的气息。

  是的没错,军队就是一个雄性荷尔蒙集中到爆的场所。

  “弟兄们,抓紧时间,抓紧了!”丁文豹一边挥舞着铁锹,一边给周围早就已经累得筋疲力尽的官兵们加油鼓劲,“鬼子可是已经到了咱们眼面前了,说话就要进攻了,咱们要是再不能把防御工事修好了,呆会打起来就连个藏身地都找不到。”

  “咻~~~”丁文豹喊话之际,一声炮弹尖啸忽然划破了虚空。

  片刻之后,一发炮弹便落在了第十三连的防御阵地上,轰然爆炸。

  庆幸的是,炮弹的落点距离防御阵地至少还有几十米,所以并没有造成杀伤。

  但是丁文豹身上的汗毛却在顷刻之间就倒竖起来,作为一名身经百战的老兵,他岂能看不出这是试射?遗失流年凉透半截心

  试射之后,就是大规模的集群炮击了!

  下一霎那,丁文豹便声嘶力竭的咆哮起来:“小鬼子要开始炮击啦,防炮啦!”

  第十三连的官兵大多都是老兵,在丁文豹声嘶力竭的咆哮声中,这些老兵便纷纷扔下手中的洋镐铁锹,以最快的速度躲进了挖掘在战壕侧壁上的防炮洞里,少数几个新兵蛋子一下还没反应过来,也被老兵拽了进去。

  丁文豹最后一个躲进防炮洞里,然后双手抱头、屁股朝外蹲了下来。

  几乎是丁文豹刚刚蹲下来,一排排的炮弹便带着吱吱的尖啸,铺天盖地的攒落下来,遂即第十三连的防御阵地上便绽起一团团的巨大烟尘,紧接着就是震耳谷聋的巨大爆炸声,既便是捂着耳朵,也依然被这巨大声浪震得头晕目眩。

  “吱吱吱!”一发炮弹准确的落进了战壕,而且落点距离丁文豹藏身的防炮洞只有不到十米,下一刻,炮弹便轰然炸开来,虽然仅仅只是75mm的榴弹,但是爆炸产生的威力却仍旧恐怖至极,五米范围内的战壕瞬间就被炸塌掉。

  丁文豹藏身的防炮洞也遭波及,并不算坚固的防炮洞塌了半边。

  更有一块破片从丁文豹的屁股上擦过,丁文豹只感到屁股上猛然一热,紧接着就完全麻木,仿佛整个屁股全都掉了似的,丁文豹当时就心头一惊,急伸手摸胯下,发现柱子兄弟和二蛋兄弟都还好端端的,这才松了一口气。

  说真的,丁文豹的运气还算是不错了。

  就在不到五十米外,他的副连长藏身的另一个防炮洞,一发75mm口径的榴弹直接就落在了洞口外,爆炸过后,整个防炮洞直接被炸塌掉,躲在里边的副连长和两名老兵直接就被塌下来的泥土给活埋了。

  而且还没人来抢救,因为鬼子的炮击仍在继续,没人可以冒着铺天盖地的炮火救人,那个不是救人,而是自杀。

  小鬼子的炮击持续了足足一刻钟之久。

  炮声一停,丁文豹便立刻从防炮洞里钻了出来。

  警卫员跟着钻出来,一眼看到丁文豹屁股上湿糊糊的,便立刻大叫道:“团长,你的屁股好像开花了!”

  “滚你的,你丫的才屁股开花了。”丁文豹一脚就将警卫员踹倒在地上。

  这个时候,阵地上的硝烟已经渐渐的散开来,丁文豹趴到战壕沿上往前面一看,只见一队鬼子步兵已经端着刺刀猛扑了过来。

  “狗曰的!”丁文豹咒骂一声,当即便从枪套里擎出盒子炮。

  接着丁文豹便声嘶力竭咆哮起来:“弟兄们,小鬼子上来了,准备战斗!”

  刚刚从防炮洞里钻出来的老兵们,甚至来不及抖去身上的灰尘,便纷纷抄起搁在脚边的莫辛纳甘步枪、或者是波波沙冲锋枪,翻身趴到了战壕的面敌一侧,霎那间,一个个黑洞洞的枪口已经瞄准了前方扑过来的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