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4章 撑不住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14章 撑不住了

徐锐的眉头也在霎那间蹙紧了。

  停顿了下,冷铁锋又接着说道:“如果仅仅只是硫磺弹,其实还没什么,因为小鬼子扔硫磺弹轰炸时,五营的弟兄们好歹还可以躲一下,但是就怕山下奉文这个老鬼子也急眼,也跟石原莞尔那老鬼子一样,祭出玉石俱焚的战法。”

  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幽幽响起:“真要是这样,五营就麻烦大了!”

  徐锐和冷铁锋回头看,却是王沪生已经醒转了,两眼正盯着北边的烟柱。

  冷铁锋轻轻叹息一声,又说道:“最大的困难是,五营至少要在延吉县城坚守三天,因为团主力的行军速度太慢,至少需要三天才有可能走完两百里路进入珲春县,就这还没有考虑鬼子派谴骑兵绕过延吉县城前来袭扰的不利因素呢。”

  徐锐点点头,沉声道:“如果山下奉文学石原莞尔祭出玉石俱焚的战法,五营在延吉县城绝对坚持不了三天,最多就两天!甚至两天都不到!”

  徐锐的这一论断,是有根据的,因为有何光明的第一营守铁岭作为参照。

  当初何光明的第一营无论兵力、装备、士气还是官兵的素养,都全面优于此时石长庆的第五营,更何况第一营当时养精蓄锐已久,气势正盛,而此时的第五营却刚刚经历了超过五百里的密林行军,全营官兵已经筋疲力尽、困顿不堪。

  但就是这样的第一营,却在鬼子的玉石俱焚的战法下,两天就丢了铁岭!

  当然,鬼子在铁岭保卫战中劫持了百姓充当人质,这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但既便没有这因素,何光明的第一营在铁岭也绝坚持不了三天!

  所以,石长庆的第五营在延吉县城最多坚持两天。

  就这,都还是乐观的估计,大概率是两天都不到。

  王沪生满脸担忧的道:“这可怎么办才好?要不然,再调一个营去延吉县城?”

  “没用。”冷铁锋摇摇头,语气低沉的道,“咱们团主力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光是行军都已经够呛,在这种情况下,别说调一个营,就算是团主力全部都调到延吉县城,只怕也是改变不了任何结果,照样只能守住县城两天。”

  王沪生皱眉道:“这可怎么办才好?”

  徐锐道:“不急,容我想想。”

  ……

  柳河县城,鬼子远东军司令部。

  小林浅三郎拿着一纸战报走进作战室,对山下奉文说道:“司令官阁下,第五十七师团已经把细鳞河谷之战的详细战报发过来了。”

  说完之后,小林浅三郎便把战报递过来。

  趁着山下奉文阅读战报的间隙,小林浅三郎又接着说道:“司令官阁下,有个情况倒是出乎我们预料,通过细鳞河谷遭遇战中幸存下来的官兵描述,新一团的主力部队虽然被狼牙大队救出去了,但是情况并不乐观。”
纯禽BOSS:扑倒小猎物
  停顿了下,小林浅三郎又说道:“在化整为零、通过深山老林的过程中,恶劣的丛林环境及自然条件,给新一团的部队造成了严重的减员,不仅随军的伤员出现大面积的发烧感染症状,甚至原本健康的官兵也出现了大面积的减员。”

  “索得嘎。”山下奉文目露精光,沉声道,“这个情况倒是真没有预料到。”

  小林浅三郎点点头,又接着说道:“是啊,我们想到了严酷的丛林环境会给新一团的行军造成严重的迟滞困扰,却没有想到,竟然还会造成新一团的大面积的减员!这下新一团的行军速度势必更加缓慢,说不定这会都还没有走出细鳞河谷!”

  山下奉文立刻回头问值贺忠治道:“值贺君,航空侦察兵可有什么发现?”

  “暂时还没有发现。”值贺忠治脸上掠过一抹尴尬之色,紧接着又说道,“不过,卑职已经加派了好几架侦察机,对细鳞河谷以南区域实施全面搜查,如果新一团的主力部队已经走出了细鳞河谷,一定会被侦察机发现。”

  山下奉文沉声说道:“注意加强夜间的侦察。”

  “哈依!”值贺忠治一顿首道,“卑职会安排。”

  山下奉文又回头对小林浅三郎说道:“小林君,我们继续刚才的讨论,如果新一团主力真的因为大面积减员而减缓了行军速度,那么或许,我们的追歼军团仍有机会在图们县境内截住新一团!”

  “哈依!”小林浅三郎哈依一声又道,“这一来,就算步兵第一八零联队夺不回五家山要塞似乎也没什么关系了。”

  “八嘎!”山下奉文道,“五家山要塞必须夺回!”

  “哈依!”小林浅三郎一顿首,又道,“卑职刚才失言了,五家山要塞必须夺回!”

  这时候,山下奉文忽然反应过来,紧接着问道:“小林君,听你刚才的口吻,是不是步兵第一八零联队那边出现什么状况了?”

  “哈依。”小林浅三郎一顿首说道,“清津市今天降了暴雨,山洪冲毁了清津县通往罗津县城的公路,步兵第一八零联队的行军受到了极大阻碍,不过,工兵部队正在争分夺秒抢修桥梁及公路,最迟明天傍晚步兵第一八零联队一定能赶到罗津!”

  “八嘎!”山下奉文铁青着脸说道,“这可真的是人算不如天算,幸好新一团这边也出现了意外状况,就算步兵第一八零联队无法在明天傍晚之前夺回五家山要塞,新一团主力也绝对不可能在此之前进入珲春县境内,要不然,这次皇军就真要功亏一篑了!”

  “哈依!”小林浅三郎重重顿首,又说道,“这就叫天助皇军,皇军必胜!”

  “哟西。”山下奉文欣然道,“不过延吉县城还是要尽快拿下,命令第三十八师团,继续玉石俱焚的战法,延吉县城就只有新一团的一支小部队,充其量也就一个营,我倒要看看徐锐的这个营能够撑到什么时候?哼!”天下江湖繁华如梦

  ……

  石长庆的五营能撑到什么时候不知道,但是第十五连快要撑不住了。

  “杀!”刘一鸣一个突刺,将面前的鬼子挑翻在地,再环顾四周时,发现突入己方阵地的鬼子步兵已经大多被摞倒了,只剩下六七个鬼子兵背靠背龟缩成一团,仍负隅顽抗,刘一鸣喘息了一口气,正要命令围着那几个鬼子的弟兄速战速决,头顶空中忽然传来咻咻咻的炮弹尖啸声,而且啸声又急又短,显然炮弹落点就在附近不远。

  “艹,又来!”刘一鸣狼嚎一声,当即一个纵身扑进街边的民房废墟。

  几乎是在刘一鸣的身体刚刚摔进民房废墟的一瞬间,几十发炮弹便呼啸攒落下来,旋即轰然爆炸,将正在厮杀中的六七个鬼子还有十几个五营官兵笼罩在了其中,这样的爆炸密度以及烈度,那些个官兵就算是铁铸的,只怕也要融化了。

  等到爆炸的硝烟散尽,刘一鸣从民房废墟中爬出来,发现刚刚还挤满了三排官兵和鬼子的街角已经一个人影没有,仍在冒着袅袅青烟的瓦砾堆中倒是多了不少的断肢及残躯,彰显着这战场的冷酷以及残忍。

  “一排长?!”刘一鸣便立刻大声哀嚎起来,“老猪?!”

  一声低低的回应从前方的瓦砾堆中响起,刘一鸣立刻一个箭步抢上前,然后手脚并用扒开那断垣残壁,刨没多久,便在瓦砾中刨出了一颗脑袋,尽管脸上都是灰,但是刘一鸣仍旧一眼就认出来,正是十五连三排排长朱高远。

  刚一露头,朱高远便贪婪的深吸了口气,但是因为吸入灰尘,又剧烈的咳嗽起来,咳了一个撕心裂肺,刘一鸣便赶紧轻拍他的肩背,给他顺气,好半晌,朱高远终于缓过来,接着往四下里一看,便立刻嚎啕大哭起来。

  “该死的,人呢?人都到哪去了?”朱高远一边哭,一边又声嘶力竭的开始点名,“老骆驼?小不点?大猛?二流子?小九?四喜……”

  自然没有人回应,只有周围的民房仍还在劈啪燃烧。

  刘一鸣的眼神也黯淡下来,仗打到现在,三排就只剩下朱高远一人了,一排还有二排的情况也是好不到哪去,现在全连所有活着的人全加起来,也就不到五十人,或许鬼子下一次进攻,又一轮炮击后,他们整个十五连就该全员殉国了。

  不过既便是这样,刘一鸣心下也是没有一丝的退缩。

  还是那话,自打穿上这身军装的那天起,他们就已经当自己是个死人,就再没想过活着返乡!小鬼子,来吧,尽管放马过来!只要我们新一团十五连还有一人在,你们就休想从延吉县城的北城区过去!你们别想过去!

  倏忽之间,前方街角又出现了一队鬼子。

  刘一鸣森然一笑,将全连剩下的弟兄以及所有的轻重伤员都召集一起,先给了每个重伤员一颗手榴弹,然后命令所有还能冲锋的官兵上好刺刀,遵照徐锐的训令,新一团的兵就算是死,也定要死在冲锋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