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5章 放排-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15章 放排

头道镇,新一团临时驻地。

  徐锐的目光无意中扫到镇外时,却突然之间眼前一亮,冷铁锋和王沪生顺着徐锐的目光看过去,便看到了堆积如山的木材。

  “木材?”王沪生有些不明所以。

  冷铁锋同样有些茫然,发现木材又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徐锐却嘿嘿一笑,对东北虎说道:“虎子,你告诉政委还有老兵,镇外堆积的这些木材是准备运往哪里去的?”

  东北虎道:“日本。”

  “日本?”王沪生讶然道,“这个小镇既没有通铁路,甚至都没通公路,这么多木材怎么运往日本?难道空运过去呀?”

  “空运?政委你想什么呢。”东北虎说道,“当然是水运了。”

  “水运?”王沪生的目光立刻一转,转到了不远处从镇外流过的小河上,又道,“这河流好像也就几十米宽,虽说现在是丰水季节,可大船也是根本进不来,若只用小船,这么多小材得运到猴年马月……”

  说到这,王沪生突然之间就顿住了。

  因为王沪生一下子就联想到了放排,他虽然从来没有亲历过放排,但是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放排他是早就听说过。

  当下王沪生回头兴奋的对徐锐说道:“老徐,你是说……放排?!”

  “对,放排!”徐锐嘿然一笑,对冷铁锋说,“前面这条小河直通图们江,弟兄们坐着木排就能进入珲春,然后再走很短的一段距离就可以到达五家山要塞,这一来,根本不用两天时间,我们明天一大早就能进入珲春县!”

  “是!”冷铁锋答应一声,兴匆匆的走了。

  徐锐又回头吩咐卓力格图:“阿图,你立刻赶往延吉县城,告诉石长庆,五营只需在延吉县城坚守到今天天黑就行了!然后撤往三江口与团主力会合。”

  “是!”卓力格图答应一声,然后转身跨上战马急匆匆去了。

  目送卓力格图的身影远去,王沪生却又说道:“老徐,真能行吗?我可是听人说过,放排可是很凶险的?”

  徐锐嘿然道:“放排是凶险,但是还能跟长白山的深山老林比吗?我们新一团连长白山的深山老林都闯过来了,还怕区区放排的凶险吗?”

  王沪生闻言释然道:“也是,这点凶险不算啥。”

  再说冷铁锋,除了外围警戒的十余名狼牙队员,其余的全被他集合了起来,又从几个主力营抽调了几十个老兵,全都脱下军装,换上从镇子里高价买来的便服,乔妆成镇上的放排人开始扎制木排,期间,好几架鬼子侦察机从低空呼啸而过,不过并没有怀疑,因为长白山盛产木材,而且这些木材大多会通过放排运往下游的罗津港,然后再贩往日本,所以鬼子飞行员并没有起什么疑心。

  忙碌了快半个下午,到傍晚时已经扎成了三百多条木排,所有的木排前尖后宽,这是为了便于河道中操控转弯,但是木排的每根木料都用铁钉固定,可以说十分坚固,只要不与河道中的暗礁猛烈的撞击,基本上就不会有散架之虑。网游之独步武侠

  这时候天色也逐渐暗了下来,徐锐遂即下令全军上木排。

  此时的新一团已经只剩下三千多官兵以及六百多匹战马,所以每条木排只需搭乘十名官兵及两匹战马,根本就毫无压力!每条木排搭载的十名乘员,徐锐也是分派过,除了六名丧失行动能力的轻重伤员,剩下的四名老兵两人负责照看伤员,避免木排在放排过程的颠簸中落水,另外两名老兵则负责操控木排。

  这样的安排,绝对是很有必要的。

  因为头道镇附近的河面比较狭窄,水流十分湍急,而且时不时的还会暗礁出现,既便是有经验的放排人,在经过这段河道时也会十分的小心,而新一团的官兵却毫无经验,更糟糕的还是夜间放排,这就变得更加凶险。

  从头道镇到三江口汇入图们江干流,不过百余里水路,却遭遇了二十多处险滩,通过其中最凶险的一处险滩时,足足有十几条木排没能够避开河中的暗礁,撞击之后碎裂,排上的轻重伤员全部惨遭不幸,后面跟进的木排只救起几个水性好的老兵。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点损失跟穿越深山老林相比较,就真的显得微不足道了。

  而且放排走水路还有个天大的好处,那就是快,将近半夜时分,新一团主力就已经来到了三江口,而这个时候,石长庆的五营早已经等在江边了。

  徐锐亲手操控一条木排靠到了岸边,然后纵身跳上岸。

  对上暗号后,卓力格图和石长庆两人便立刻迎上前来,紧接着,原本坐在江边芦苇丛中休息的五营官兵也纷纷起身,借着月色,徐锐一眼扫过去,发现最多也就三百来人,其中不少官兵头上身上还裹着纱布,负了重伤。

  显然,小鬼子在延吉县城祭出的玉石俱焚的打法给五营造成了十分沉重的杀伤,徐锐估计的没错,如果继续打下去,五营最多也就坚持两天左右。

  看到徐锐打量五营官兵,石长庆的脑袋立刻耷拉下来。

  石长庆说道:“团长,我让你失望了,延吉这一仗没打好。”

  “这不怪你。”徐锐摆摆手,又说道,“是小鬼子学精了,每次面对我们新一团,都他妹的使用玉石俱焚的战法,搞的我们很被动。”

  “嗯。”石长庆重重点头道,“狗曰的鬼子真是丧心病狂。”

  徐锐点点头,又道:“对了,鬼子追兵不会很快追上来吧?”

  “那不能够。”石长庆说道,“我们是在摆脱鬼子追兵之后,才赶来三江口汇合,这会小鬼子多半还在沿着公路线行军呢。”

  徐锐点点头,当即令五营官兵上木排。

  而且这时候,图们江干流的江面已经变得宽阔多了,徐锐又让新一团的官兵将原本单独行动的木排钩连到一起,形成一个大木排,这样不仅更加平稳,而且操控的人更少,就可以让更多的官兵得到休息。[skip+网王] 妖娆月下莲

  新一团官兵乘木排顺流而下,走没多远便发现了鬼子追兵。

  因为其中有一段河道与江边公路平行,相隔最多四五百米,所以从江面上可以清楚的看到公路上举着火把、开着车灯的鬼子队列,不过正在公路上行军的鬼子兵却并没有发江面上滑过的连绵的木排,因为木排与夜幕以及江面完全融为了一体。

  很快,顺流而下的木排就把公路上行军的鬼子抛在了身后。

  确定鬼子已经被抛在了身后,徐锐才终于长长的松了口气。

  ……

  柳河县,鬼子远东军司令部。

  山下奉文和小林浅三郎这两个老鬼子还不知道新一团官兵已经结排顺流而下,还在那里弹冠相庆呢。

  “司令官阁下!”小林浅三郎兴奋的道,“第三十八师团在击溃延吉县城的守军之后,正朝着图们县城急进,更重要的是,图们县并未发现新一团行踪,这就足可以说明,新一团仍没有走出细鳞河谷,三十八师团已经走到了他们前面了,哈哈!”

  旁边的值贺忠治却泼冷水道:“小林君,会不会新一团早就已经过了图们县?”

  “绝对不可能。”小林浅三郎笃定的道,“先不说新一团此时早已经筋疲力尽,就算他们情况良好,就算他们遗弃了几乎所有的辎重,也绝不可能走到皇军前面去,更不可能已经过了图们县,毕竟他们还随军带着大量的伤员!”

  值贺忠治立刻沉默了,因为他必须承认,小林浅三郎说的是有道理的。

  山下奉文微微的颔首,心下也完全认可小林浅三郎的判断,当下又道:“不过,我们还是不可以掉以轻心,命令追歼军团全速前进,进入图们县之后,就地展开,在图们县与珲春县之间构筑封锁线,务必不能让新一团主力进入到珲春县境内。”

  说完,山下奉文又扭头对值贺忠治说道:“值贺君,航空兵团也不能放松警惕,仍要继续派出夜间侦察机,对延吉县、图们县以及珲春县境内实施全面夜间侦察,务必要把新一团的行踪给我找出来!一刻还没有发现新一团的行踪,我这心里,就一刻不得安宁哪!”

  “哈依!卑职这便去安排侦察机。”值贺忠治重重的一顿首,然而转身扬长去了。

  目送值贺忠治的身影远去,山下奉文又回头问小林浅三郎道:“小林君,你觉得,徐锐的新一团主力这时候会在哪里?”

  小林浅三郎笑吟吟的说道:“卑职以为,新一团多半仍滞留在细鳞河谷。”

  山下奉文却微微蹙眉说道:“可是,我总觉得我们好像忽略了什么似的。”

  “是吗?”小林浅三郎却有些不以为然,又道,“我们似乎并没有忽略什么呀,新一团不敢走大路,就只能走小路甚至从丛林穿行,难道还能走水路不成?”

  “纳尼?”山下奉文顿时心头猛然一跳,“水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