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2章 毒打井上-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22章 毒打井上

地瓜被卓力格图背到地面上时,徐锐正拿着不知道什么动物制的皮革条,一圈圈的往一根荆条上缠。

  看到地瓜,徐锐便道:“怎么不在医院里好好休息?跑到地面上来做什么?”

  “太闷了。”地瓜的一张小脸挤成了苦瓜,五家山要塞的野战医院修建在地底工事的最深处,不仅闷,而且潮湿,地瓜早就不想呆了。

  看了眼徐锐手中荆条,地瓜又好奇的问道:“团长,你是做什么?”

  “打狗鞭。”徐锐扬了扬手中即将完工的荆条,嘴角绽露出一抹冷酷的笑意。

  “打狗鞭?”地瓜愣了一下,满脸茫然的问道,“训练大王用的?没必要吧?”

  “你小子胡说什么呢,大王可是我们的好战友,哪用得着打狗鞭。”徐锐摇摇头,旋即语气一冷,又接着说道,“这条打狗鞭,是给井上千代子准备的。”

  说完,徐锐手中的荆条已经完工,当下在空中用力的挥舞了一下。

  荆条是柔软的,从空中飞速划过,便立刻弯曲成一个柔和的弧度。

  地瓜的喉结便下意识的抽动了一下,因为徐锐挥出的这一鞭没有抽到他身上,但是他仍旧可以轻易的想象出,被这根“打狗鞭”抽在身上会有多疼,尤其是徐锐还别出心裁的在打狗鞭表面包裹了皮革,这就使得被打者体表还不会出现伤痕。

  换言之,这根打狗鞭可以让受罚者成倍品尝到痛苦滋味,却又不会遭受重创。

  想到这,地瓜便立刻意识到,徐锐是打算用这根打狗鞭,长期的折磨井上了。

  “阿图,呆会就把地瓜送回医院去。”徐锐吩咐了一句,便拿着打狗鞭离开了。

  卓力格图轻哦了一声,目送着徐锐的身影走进甬道入口,又扭头问地瓜道:“地瓜,你说团长这是要干什么去呀?”

  “废话,还能干吗去?”地瓜说道,“当然是收拾井上千代子那个老娘们了。”

  “老娘们?”卓力格图眼前便立刻浮现出了井上千代子美丽的倩影,说道,“井上千代子可一点不老,漂亮着呢。”

  “你小子懂个屁。”地瓜没好气的训斥了一句,接着指使卓力格图道,“我说,你小子能不能有点儿眼力见啊?没见太阳已经照到这边来了?你是存心想要让我晒死还是怎的?还不赶紧把我背到树荫下去?”

  卓力格图不高兴的道:“不是你说的要晒太阳么?”

  “我说的晒太阳,不是真的想要晒太阳。”地瓜没好气的道,“而只是要上来透口气,你小子这是什么脑子啊?”

  卓力格图嘀咕道:“我不把话说清楚,我哪知道。”

  “我去。”地瓜道,“我他妈的早晚会被你气死。”

  ……

  回头再说徐锐,进入主体工事之后,又顺着长长的幽幽的甬道走子很长的一段距离,然后来到了一处囚室。

  也不知当初鬼子修建五家山要塞时,怎么想的,居然还修建了这样一处隐蔽的囚室,整个囚室只一个入口,而且还有铁门锁住,把门一锁,关在里边的囚犯根本就别想逃出去,既便是徐锐这样子的来自未来的特战兵王,也得捉瞎!绝尘瑶觞

  不过现在却便宜了徐锐,正好用来关押井上千代子和朝比奈舞。

  在囚室的门口,徐锐专门派谴了两个老兵站岗,看到徐锐过来,两个老兵赶紧立正,向徐锐敬礼。

  徐锐回过军礼,沉声道:“把门打开。”

  其中一个老兵便立刻掏出粗硕的钥匙,打开铁锁,然后将足有儿臂粗细的铁栓移开,徐锐伸手轻轻的一推,沉重的铁门便在刺耳的嘎嘎声中缓缓打了开来,门才刚打开,一股刺鼻的氨水味便立刻喷涌了出来。

  站岗的两个老兵便忙不迭的掩住鼻子。

  徐锐却是没有任何异样,抬腿走进去。

  两个老兵便又在徐锐身后将铁门关上。

  走进铁门之后,里边又是一条足有三十米深、一米五宽的甬道,在甬道的两侧排列着一间间的囚室,囚室正对甬道的正面没有墙,而是用儿臂粗的铁条格出来的铁栅栏,所以甬道这侧的囚室,可以看到甬道另一侧的囚室。

  徐锐手握着刚刚制作好的打狗鞭,一直走到甬道的最深处,然后才停了下来。

  井上千代子和朝比奈舞就被关押在最深处的两间囚室里边,朝比奈舞在左边,井上千代子则在徐锐右手边。

  徐锐一个转身,面向右侧的井上千代子。

  左侧囚室的朝比奈舞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用普通话嘶声大吼道:“姓徐的,有什么手段你尽管冲着我来吧,别用你的脏手碰我师父!”

  徐锐却根本没有理会朝比奈舞,径直打开了右侧囚室的铁门,一脚跨进去。

  蜷缩在角落里的井上千代子终于慢慢的扬起头,以凶狠的目光锁住了徐锐。

  下一刻,井上千代子便一个纵身向徐锐扑过来,这小娘皮的速度还是很快,但是相比身体状态处于巅峰之时却已经差太多,甚至都已经没办法拉出残影!这也很正常,因为自从被关在这里后,徐锐每天只允许她们吃上两小碗稀粥。

  就这么点儿口粮,勉强只够井上千代子和朝比奈舞续命而已。

  十几天牢坐下来,井上千代子和朝比奈舞已经变得十分虚弱。

  迎着猛扑过来的井上千代子,徐锐抬腿只是随意的一记侧踹,便重重的踹在了井上千代子的下腹部,井上千代子的身躯便立刻以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回去,先是重重的撞在囚室的石壁上,然后贴着石壁滑落在地上。

  看到这一幕,朝比奈舞顿时肝胆俱裂,高喊道:“师父,你没事吧?”

  “不用担心,小舞,我没事。”井上千代子挣扎着坐起身,摇了摇头。

  经过这一次的交手,井上千代子便清醒的认识到,此时的她实力大损,再向徐锐发起攻击只能自取其辱,当下便很干脆的收手了。名天师阴十三

  井上千代子收手了,徐锐却不会收手。

  徐锐两步走到井上千代子的面前站定,狞声说道:“把衣服全都脱了!”

  井上千代子有些错愕的抬头看着徐锐,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另外一侧囚室里的朝比奈舞却是怒了,嘶声叫道:“姓徐的,你想要干什么?你要是胆敢碰我师父一根手指头,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徐锐仍旧没有理会朝比奈舞,而只是定定的看着井上千代子,然后再次说道:“我再说一遍,把你身上的衣服全都脱了!”顿了顿,徐锐又紧接着说道,“如果你不想脱,我不介意替你代劳,不过真要是这样的话,今后很长一段时间,你恐怕就得光着身子坐牢,所以,你自己选吧?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

  井上千代子错愕了片刻之后,便吃吃的笑了起来。

  几乎是一霎那之间,井上千代子脸上神情便变得妩媚撩人,一边吃吃的笑着,一边开始宽衣解带,她身上除了一套白色的忍者服,原本就没什么衣物,所以很快,一具完美的胴体就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了徐锐面前。

  徐锐冷冷的扫过去,打量着井上千代子的身体。

  必须得承认,井上千代子的不仅漂亮,身材也是极好,除了一双大腿没有西方女人那样修长之外,其余的部分简直就是无可挑剔!

  不过,井上千代子却是明显会错意了,徐锐让她脱掉衣服,并不是想要上她,而只是担心毒打时,会打烂了她身上衣服,到时候又得麻烦给她找衣服,仅此而已!是的,徐锐让井上千代子脱衣服,只是为了将她毒打一顿。

  只是,井上千代子并没有意识到这点。

  发现徐锐在定定的看着自己,井上千代子还故意侧过身体,蜷起双腿,瞬间摆出了一个十分撩人的姿势,要是换成别人,只怕是当场就要丑态毕露了!然而,徐锐的一对黑眸却一如之前那般冷浚,里边连一丝情欲都没有!

  再上前一步,徐锐站到离井上千代子不足一米远处,然后举起了手中打狗鞭。

  到了这会儿,井上千代子都丝毫没有意识到接下来即将发生什么,她还道徐锐举起的荆条只是情趣用品,抽在身上时,或许会疼,但只会感到一丁点的疼痛,而更多的,却是激发起她身体深处的欲望以及热情。

  想到这,井上千代子轻咬嘴唇,一对大眼睛里也流露出水一般的柔情蜜意来。

  下一刻,徐锐手中的打狗鞭便抽下来,狠狠的抽在了井上千代子的臀部上面,发出了啪的一声脆响,井上千代子便立刻惨叫起来,直到鞭子落在她身上,她才意外发现,这一鞭竟是出乎意料的疼,简直就是疼入骨髓,疼得她眼泪都流了下来!

  徐锐却没有丝毫怜悯,继续挥鞭,一下又一下的抽在井上千代子的身上。

  整个囚室里便立刻被井上千代子一声又一声的惨叫声充满,以至于守在大铁门外的两名老兵都变了脸色,团长可真是狠心哪,这样娇滴滴两个小娘们,也下得去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