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3章 情报工作-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23章 情报工作

“啪!”

  “啊~”

  “啪啪啪!”

  “啊~~”

  “啪啪啪啪啪!”

  “啊~~~”

  若不是像朝比奈舞这样近距离肉眼所见,一定会把以上的声音错当成肉体的撞击声,还有井上千代子的惨叫声,也已经被一阵接一阵的呻吟声所取代了,她已经叫得筋疲力尽,实在是没有力气大声惨叫,而只能够从喉咙深处发出低低的呻吟声。

  若非亲眼所见,比如大铁门外两个老兵,还以为囚室里正在上演什么香艳的场面呢。

  然而只有像朝比奈舞这样近距离目击者,才能知道,此刻囚室里正上演的并不是什么香艳的事情,而是比严刑拷打更加残忍的事情!

  “八嘎,八嘎牙鲁,徐锐,有种冲我来!”

  “徐锐,放过师父,求你,放过我师父!”

  “八嘎,八嘎牙鲁,徐锐你会不得好死!”

  “徐锐,请放过我师父吧,你想要怎么样我都可以!”

  朝比奈舞又是哀求,又是怒骂,却换不来徐锐哪怕一刻的回眸。

  徐锐只是一下又一下的挥舞着打狗鞭,一下又一下落在井上千代子身上,而且每一下都用足了全力,抽打在井上千代子赤和谐裸的身体也必然会发出啪的一声脆响,井上千代子的身体也必然会跳弹一下,却又没什么伤痕。

  抽打了将近一刻钟,井上千代子终于是不堪折磨,昏死了过去。

  徐锐便放下打狗鞭,走到外面甬道上拎来一桶水,哗的浇在井上的脸上。

  被冷水一浇,井上千代子便立刻又从昏迷中醒来,徐锐再次举起打猎鞭,一下又一下的抽在井上的身上。

  大半个下午,都在徐锐的毒打中度过。

  井上千代子死过去,又被冷水给浇醒,也不知反复了有多少回。

  到下午四点,饶是井上千代子是传说中的影忍者,拥有极其强悍的体魄,也已经被徐锐折磨得筋疲力尽,连一根小指头都动不了。

  不过井上千代子这个小娘皮的意志也确实是坚韧。

  既便受到这样的非人折磨,井上千代子也没有开口求饶的意思,每次被冷水浇醒后,只是冷冷看着徐锐,那对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睛分明在说:怎么,你就这点手段?仅凭这么点儿手段就想要让老娘求饶,却未免太天真了。

  挥了半个下午的鞭,徐锐也有些累了,便坐下来歇口气。

  徐锐大马金刀坐着,井上千代子却光着身子侧躺在地上,然而既便这样,井上千代子也是丝毫没有难堪的意思,只是抬头冷冷的跟徐锐对视。

  两人对视片刻之后,徐锐狞笑着说道:“只要你开口求饶,我就放过你!”

  井上千代子自然不会开口求饶,反而虚弱的说道:“杀了我,赶快杀了我,不然,你终有一天会因为今天的仁慈而后悔的!”

  “仁慈?”徐锐嘿然道,“我可不认为今天的行为,是对你仁慈。”道圣至尊

  井上千代子便吃吃的低笑起来,说道:“你不杀我,这就是仁慈。”

  “是吗,既然你这么说,那我还是对你仁慈到底吧。”徐锐嘿嘿一笑,接着说道,“井上小姐,只要你说一句饶了我,我就放过你!”

  井上千代子吃吃的笑着,说道:“杀了我,杀了我!”

  徐锐嘴角便再次绽露出冷酷的笑意,说道:“看来,我对你还是不够仁慈,也罢,那就让我们继续刚才的仁慈,呵。”

  说完了,徐锐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再然后,徐锐便再次挥舞着打狗鞭,一下又一下的抽在井上千代子的身上。

  囚室里便再次响起了那很容易让人误会的啪啪声响,还有井上千代子那荡人心魄的呻吟声,大铁门外的两个老兵已经变了脸色,心忖团长可真是猛啊,这都一个下午了还是这么生猛!井上千代子这小娘们估计要被干死!

  快到傍晚时,徐锐才离开地底囚室。

  到了这时候,井上千代子已经被折磨得彻底没有一丝力气,甚至连穿回衣服都已经办不到,徐锐便拎起井上千代子,连同衣物扔进了朝比奈舞的囚室,到了这个地步,徐锐也不担心把她们关在一起会出变故。

  因为在这里,就是神仙也逃不出去。

  叫开大铁门,徐锐发现站岗的俩老兵看他的眼神有些异样。

  “想什么呢?并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徐锐轻哼一声,转身扬长去了。

  目送徐锐的身影远去,两个老兵啪的立正,心下默道:团长,我们懂!

  ……

  徐锐来到主堡食堂时,王沪生早就等着了。

  王沪生其实没啥大碍,只是因为蚊蝇叮咬感染了疟疾,在新一团进驻五家山要塞,得到及时的医治之后,没过几天也就痊愈了,这会,王沪生早就已经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新一团进驻五家山后,方方面面的工作真是太多了。

  徐锐一进门,王沪生便赶紧招手道:“老徐,这边。”

  徐锐便一转身走到了王沪生的对面,王沪生早已经帮徐锐把饭打过来,当下将一大盆饭推到徐锐的面前,然后又压低声音问道:“老徐,听说你去了牢房?”

  王沪生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找徐锐谈心,这才是他的主要目的。

  徐锐没说话,只是大口大口的吃饭,王沪生便又语重心长的说道:“老徐,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身为新一团的团长,全团五千多官兵的眼睛可都看着你呢,你可不能犯生活作风的问题啊,井上千代子这娘们,碰不得。”

  徐锐皱眉道:“老王,你胡说什么呢?你怎么会认为我会去碰井上千代子?”

  “没有碰么?没有碰就好。”王沪生闻言松了口气,又笑着说道,“我就只是跟你提一个醒,我们有许多的同志,抛弃了以前的艰苦朴素作风,已经在生活作风上露出了很不好的苗头,老徐,你可不能倒在生活作风上面。”

  “你想多了。”徐锐摇头道,“我只是想要策反井上千代子而已。”暖婚蜜爱

  “你说什么,你想策反井上千代子?”王沪生道,“有这可能吗?”

  徐锐嘿然道:“有没有可能,总得试过才能知道,老王你说是吧?”

  “这倒也是。”王沪生点点头又说道,“井上千代子这娘们可厉害,老徐你真要是能够把她策反了,咱们新一团可就多了一员干将!”

  停顿了一下,王沪生又说道:“老徐,要不要让水原优子来帮你?”

  水原优子是在大梅山根据地的第一次反扫荡作战中被俘虏的,被新一团策反之后就加入了反战同盟,一直在新一团从事策反日军战俘的工作,这两年间做了大量工作,策反了不下一百个鬼子,她在策反方面的经验已经算得十分丰富。

  “不用。”徐锐断然拒绝,“这事我自己来就行了。”

  看到徐锐断然拒绝,王沪生也就不再在这件事情上多说什么。

  两人沉默着吃完饭,徐锐一边收拾碗筷一边问道:“对了老王,组建情报站的事情进行得怎么样了?顺不顺利?”

  新一团主力虽然已经成功的转进到了五家山要塞,有了一个稳定的落脚点,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就已经万事大吉,如果没有情报系统进行支撑,如果对五家山要塞外围的鬼子动向一无所知,很容易就会陷入到被动。

  一个最简单的事实,若没有情报系统提供的消息,新一团甚至于就连外围的鬼子在环绕五家山要塞修建封锁线都不知道,等到鬼子环绕着五家山要塞修成了坚固的封锁线,新一团再想突破鬼子的封锁线可就难了。

  所以在新一团进驻五家山要塞之后,在外围的珲春县、图们县以及朝鲜境内的新津、罗先等市构筑情报系统就立刻提上了日程!

  只不过,情报系统的构建工作进行得似乎并不太顺利。

  王沪生皱着眉头说:“政治部挑选了一批朝鲜族战士,花了很大代价终于打入珲春、图们以及罗先等县城并站稳了脚跟,可是,很快就被鬼子的宪兵队给发现,好不容易才建起来的情报站也遭到了破坏,我们派出的同志也大多都牺牲了。”

  徐锐一下蹙紧眉头,沉声道:“有没有分析过这是什么原因导致的?”

  王沪生点点头说道:“我们一开始怀疑是有叛徒告密,但是在经过缜密的调查之后,叛徒告密的可能性已经被排除掉了,现在我们的初步判断是,我们的同志习惯了正面战场,不适应秘密战线上的工作,因而往往在不经意之间泄露身份。”

  “这的确是个问题。”徐锐道,“习惯了正面战场之后,骤然转入秘密战线,的确是很难适应,一个不慎就容易暴露身份!比如说在街上看到鬼子欺负老百姓,我们的战士肯定不会忍气吞声,直接就开枪,立刻就暴露了!”

  “谁说不是?”王沪生叹道,“珲春县城的情报站就是这样暴露的。”

  徐锐又说道:“老王,不管怎么困难,组建情报系统的事刻不容缓!”

  “我明白的!”王沪生点头道,“老徐你放心,我很快就会处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