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4章 林机关-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24章 林机关

林机关成立已经差不多有半个月了,但是工作却一直没什么进展,山下奉文虽然并没有说什么,但是兼任机关长的小林浅三郎还是感受不小的压力!因为特战师团的筹建工作进展很顺利,相比三浦贵之,他的工作效率逊色许多。

  不过今天上午,终于有好消息从珲春县传来。

  接到电话之后,小林浅三郎便亲自驱车赶来了珲春县城。

  在珲春宪兵队,小林浅三郎见到了珲春宪兵队长中本聪。

  “机关长!”中本聪迎上前来,向着小林浅三郎重重顿首。

  小林浅三郎摆摆手,沉声说道:“中本君,抓到的奸细呢?”

  “机关长请跟我来。”当下中本聪在前领路,将小林浅三郎带到了宪兵队的地牢。

  刚进入到地牢,小林浅三郎的鼻子里便立刻嗅到了一股皮肉烧焦的气味,再往前走了没多远,便已经进入到一间刑讯室里,再定睛一看,便看到一个年轻健壮的中国汉子、呈大字形被绑在两根柱子中间,身上的衣衫已经被抽打成条状,浑身更是伤痕累累,几乎就找不出一片完好无损的皮肤了。

  小林浅三郎进来时,一个袒胸露腹的鬼子宪兵正拿着烧得通红的烙铁头,重重的摁在那年轻汉子的胸口,在烙铁与肌肤接触处,当即冒出一股青烟,小林浅三郎耳畔也瞬间听到了一阵滋滋的声响,接着,鼻际嗅到的焦臭气息就更加浓郁了。

  那个年轻汉子发出一阵歇斯底里的惨叫,遂即昏死过去。

  趁着鬼子宪兵去一边拎冷水的间隙,小林浅三郎询问道:“中本君,这个奸细是怎么抓到的?你怎么确定他就是新一团的奸细?”

  中本聪一顿首说道:“机关长,说起来真是惭愧,这个奸细其实是他自己跳出来的,而不是我们抓到的。”

  “你说什么?”小林浅三郎讶然道,“他自己跳出来的?”

  “哈依!”中本聪一顿首,接着说道,“当时,宪兵队的一个小队因为外出执行任务,在大街上跟老百姓发生了冲撞,一个宪兵拿枪砸翻了一个贩卖水理的老农,然后这家伙就从人群中冲出来,一刀就把打人的宪兵给杀了。”

  顿了顿,中本聪又说道:“这家伙杀了人之后还想要逃跑,其余的宪兵便赶紧追击,最后追了三条街,死了十几个宪兵,才终于把这个家伙给拿下了,鉴于此,我们基本断定,这个家伙一定是新一团的精锐老兵!不然不可能有这么好的枪法!”

  “索代斯。”小林浅三郎说道,“这家伙多半就是新一团的!”

  正好这时候那个中国汉子被鬼子宪兵用冷水泼醒,听到小林浅三郎哇啦哇啦的说话,便立刻大笑起来,一边大笑一边说道:“狗曰的小鬼子,有什么手段尽管都使出来吧,爷爷要是皱一下眉头,就不是新一团的人!”

  小林浅三郎沉声道:“中本君,这家伙在说什么?”

  中本聪道:“他说他是新一团的,还对我们表示了蔑视!”

  “八嘎!”小林浅三郎咬牙说道,“看来这个家伙十有八九就是新一团的老兵了,只有新一团的老兵,口气才会如此的嚣张!”重生之聚宝千金

  中本聪狞笑着说道:“但是只要进了我们宪兵队的大牢,就是钢浇铁铸的汉子,也得融化成为铁水,机关长,你就瞧好吧,不出三天,这个家伙就一定会乖乖开口,把他的身份来历还有潜入珲春县城的意图都交待个清清楚楚。”

  “哟西!”小林浅三郎欣然点头,又说道,“那就继续吧。”

  “哈依!”中本聪重重顿首,从那个鬼子宪兵手中接过了烙铁,走到中国汉子面前用略显生硬的中国话说道,“中国人,如果你现在开口告诉我你的姓名、部队番号,再把潜入珲春县城的意图说出来,我不仅可以饶你不死,还可以给你诸多优待。”

  中国汉子点点头,低声说道:“好啊,你把脑袋凑过来,我只告诉你一人。”

  中本聪明闻言顿时大喜过望,当即乖乖的把脑袋凑过来,冷不防那中国汉子一张嘴就咬在了他的耳朵上,再使劲的一拽,竟把中本聪的右半边耳朵硬生生的咬了下来,中本聪遭此突袭,顿时叫的一声惨叫了起来。

  “好疼,啊,好疼!”中本聪捂着右耳朵疼得原地跳脚。

  小林浅三郎便赶紧叫来军医,给中本聪包扎右耳的伤势。

  待包扎好伤口之后,中本聪又重新抄起烙铁气势汹汹的走到中国汉子面前,咬牙切齿的说道:“中国人,你已经错过最后的机会,接下来我一定会让你尝遍世间所有的酷刑,让人深刻的领略,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不要,千万不要。”中国兵却笑道,“你把脑袋凑过来,我什么都告诉你,真的,这次绝对不骗你,我把姓名、部队番号还有潜入珲春县城的意图,统统的都告诉你,我甚至可以告诉你更多秘密,只要你把脑袋凑过来。”

  “八嘎!”中本聪怒道,“你真以为我是猪吗?上过一次当,还会再上第二次当?”

  那个中国汉子便桀桀桀的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又说道:“你不是猪,但是你比猪还要蠢,真的,我们家养的猪都比你聪明,哈哈哈。”

  “找死!”中本聪勃然大怒,抄起烙铁压在中国汉子的胸口。

  下一刻,中国汉子的胸口便立刻冒出了青烟,空气中也再度弥漫开皮肉焦糊味。

  小林浅三郎很少来到这样的场合,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当下脱下了白手套在鼻前轻轻的扇着,试图驱散鼻际的焦臭味,但这显然是徒劳。

  那个中国兵啊啊的惨叫着,旋即头一歪再次昏死过去。

  中本聪一挥手,便有一个鬼子宪兵拎着一桶水走过来,哗的浇在中国兵的脸上,中国兵便激泠泠打个冷颤,清醒过来。

  看到中国兵再次苏醒过来,中本聪便再次抄起了烙铁。

  几个回合下来,中国兵就彻底昏死过去,浇冷水也没什么用了。

  中本聪便只能作罢,因为继续折磨下去,他担心中国兵撑不住,会气绝身亡。男神挡不住

  当下中本聪来到小林浅三郎面前,说道:“机关长,今天恐怕不能再继续了,因为再继续下去这个中国奸细就会死的。”

  小林浅三郎点头道:“好吧,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当下小林浅三郎离开地牢,跟着中本聪来到办公室。

  小林浅三郎毫不客气的占据了中本聪的大板椅,然后隔着大板桌问中本聪:“中本君,这个中国奸细很可能还有同党,你有没有在珲春县城内展开大搜查?”

  “哈依!”中本聪顿首说道,“卑职也想到这一点了,已经派人在进行排查,不过暂时还没什么消息。”停顿了下,又道,“不过机关长尽管放心,整个珲春县城已经完全处在宪兵队的控制之下,如果真有奸细,一定逃不过宪兵队的搜捕!”

  “哟西。”小林浅三郎点点头,又道,“不过被抓的这个中国兵,显然是个硬汉,仅靠一般的手段恐怕是撬不开他的嘴巴,你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中本聪道:“卑职想先试试常规手段,然后再考虑特殊的手段。”

  小林浅三郎说道:“我倒是从德国人那里听说过一种刑讯手段,叫疲劳审讯法。”

  “疲劳审讯法?”中本聪闻言一愣,茫然道,“机关长,怎么一个疲劳审讯法?”

  小林浅三郎道:“顾名思义,疲劳审讯就是不让犯人睡觉休息,使得犯人的身体状况处于极度的疲劳之中,因为疲劳,他的精神状态也会变得极度的懈怠,这个时候问话,往往可以获得意想不到的突破,而且相比传统刑讯手段,这个更加的保险,不会弄死犯人。”

  “这样的疲劳审讯?”中本聪将信将疑的道,“机关长,这个办法真的管用吗?”

  小林浅三郎沉声道:“管用不管用,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哈依!”中本聪重重顿首,又道,“卑职明天就试!”

  ……

  这时候,在五家山要塞。

  徐锐再次来到了囚室中。

  看到徐锐开门走进囚室,朝比奈舞便立刻上前一步,挡在了井上千代子跟前,结果却被徐锐不由分说一把给拨开了。

  朝比奈舞兀自不肯放弃,再次从身后扑过来。

  徐锐便不耐烦了,一把揪住朝比奈舞的头发,将她丢进了隔壁的囚室之中,朝比奈舞好歹也是一个忍者高手,但是此刻在徐锐手下却跟个婴儿似的浑无半点反抗之力,徐锐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她扔进隔壁囚室。

  咣当一声,隔壁囚室的铁门关上,然后落锁。

  朝比奈舞便只能隔着栅栏看着徐锐折磨井上千代子。

  徐锐挥舞了一下手中的打狗鞭,沉声道:“把衣服脱了!”

  井上千代子抬头看了徐锐一眼,这次她不可能再像昨天那样,天真的以为徐锐要对她做男人爱做的事情了,但既便是这样,她也还是乖乖的脱掉了衣裳,因为徐锐说的很清楚,如果衣服破了或脏了,徐锐可不会给她新衣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