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5章 疲劳审讯(四更求月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25章 疲劳审讯(四更求月票)

井上千代子看得出来,徐锐绝对不是随便说说的,他说的出就做得到。

  井上千代子不想光着身子坐牢,既便现在是夏天,天气并不冷,但是作为一个女性,她本能的抗拒光着身子示人,所以只能乖乖的脱掉衣裳。

  一阵悉悉碎碎声响后,井上千代子再次赤条条站在了徐锐面前。

  “很好,看来你对自己的处境已经有了很清醒的认识。”徐锐的目光像锥子般在井上千代子完美的胴体上肆意的来回扫视,虽然昨天折磨了整整一个下午,但是由于徐锐用的是包裹了皮革的荆条,所以井上千代子身上没有留下任何伤口。

  不仅是伤口,井上千代子身上甚至连一个淤痕也没有。

  徐锐的目光继续像锥子般在井上千代子的身上游走着,一边又说道:“那么,现在,就让我们尝试着玩个小游戏。”

  井上千代子挺着胸膛,冷冷的回瞪着徐锐,没有吭声。

  徐锐的目光最终停落在井上千代子的脸上,跟井上千代子的目光在空中对接,然后紧盯着她的眸子说道:“这个小游戏叫服从!”

  停顿了一下,徐锐接着说道:“什么叫服从?服从就是,我让你往东,你不能往西,我让你撵狗,你就不能追鸡,你明白吗?”

  井上千代子只是冷冷的瞪着徐锐,没有吭声。

  “你的智商,真是让人捉急,连这么简单的规则都理解不了。”徐锐笑吟吟的说道,“那么就让我们从最简单的方面入手,现在听我口令。”

  停顿了一下,徐锐的目光像利剑般刺进井上千代子眸子深处,沉声道:“蹲……下!”

  井上千代子自然是不会服从,依然杵在那里,用她不屈冷冽的目光冷冷的瞪着徐锐。

  从井上千代子的眸子里,徐锐感受到了坚韧、不屈以及蔑视,唯独没有愤怒,是的,徐锐没有从井上千代子目光中感受到哪怕一丝愤怒!显然,对于被俘后的悲惨境遇,井上千代子早就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她明显已经准备好了。

  意识到这点,徐锐却也不急,更加没有生气,毕竟是影忍者,如果这么容易就被他摧毁心理防线,那也未免太没意思了。

  老子有的是时间陪你慢慢玩,看最后谁能耗得过谁?

  “跟我叫板,是吧。”徐锐微笑着点了点头,又说道,“不过,我必须提醒你,叫板可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说完,徐锐就擎出了打狗鞭。

  看着徐锐擎起空中的打狗鞭,井上千代子的双腿便下意识的夹紧了,她的精神可以做到宁死不屈,她的意志也可以做到坚如磐石,但是她的身体却明显的有些不受控制,看到徐锐擎出那根打狗鞭,她的身体便立刻抽紧了。

  井上千代子的身体便立刻不可遏止的回忆起了下午时所遭受的痛苦。

  隔壁牢房的朝比奈舞也意识到了徐锐想要做什么,发疯似的高喊道:“姓徐的,不准侮辱我师父,有什么手段你冲我来!冲我来!”撒娇妈咪最好命

  徐锐却根本没理会朝比奈舞,高举的打狗鞭凌空猛的抽下来。

  “啪!”朝比奈舞眼睁睁的看着徐锐手中的荆条抽在了井上千代子的臀部,井上千代子死死的抿紧了嘴唇,却还是承受不住这钻心蚀骨的剧疼,不可遏止的从鼻孔里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嗯哼,说真的,这种疼痛真的超出了身体承受极限。

  “我让你蹲下,蹲下!”一下挥出,徐锐的打狗鞭便连续的落在井上身上。

  “啪,啪啪啪,啪啪!”囚室里便再次响起犹如肉体有节奏撞击的啪啪声,还伴随着井上千代子压抑不住的呻吟,守在大铁门外的两个老兵顿时面面相觑了,驴日的,团长这也太生猛了吧?下午刚刚干过,晚上还来啊?

  不过,井上千代子这娘们也是生猛,亏她承受得住。

  足足过了一刻钟之久,井上千代子终于是坚持不住,当徐锐手中的打狗鞭再次恶狠狠的抽击在她屁股上时,终于双腿一软摔倒,不过这小娘皮也真的是倔强,既便是站不住了也依然不肯蹲,而是索性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不过这个坐姿,却未免有些香艳了,所有的春光却被徐锐看光了。

  不过,井上千代子却已经豁出去了,都成了俘虏了,她就已经没想过再守身如玉,看光就看光吧,被徐锐一个人看光总好过被几千个男人看光,井上千代子还真是有些担心,徐锐会把她赤条条的押出囚室,那就糗大了。

  当然,徐锐并没有这样的低级趣味。

  徐锐甚至都没有往井上千代子的腿缝中间瞄上一眼!

  徐锐的目光从始至终都停在井上千代子的美目之上。

  “受不住了?”徐锐盯着井上千代子的美目,笑道,“那么现在,我们换个口令,等会我说点头,你便点一下头,我让你摇头,你便摇一下头,这很简单的,只要你乖乖照着我的口令去做,我就不再抽你,还给你吃的!”

  说完,徐锐又把捎带来的食盒打开,将里面的一盆肉包子亮出来。

  食盒的保温性能不错,这一盆大肉包子甚至还热着,整个囚室里边便立刻充满了肉包子的肉香味,井上千代子的肚子便立刻不争气的咕咕作响,她可以轻松控制自己的意志,却很难控制自己身体,闻到肉香味,肠胃便本能的发出召唤。

  闻到肉香味,甚至连隔壁囚室的朝比奈舞也开始下意识的咽口水,自从被收押到这间囚室里之后,她们师徒俩已经整整半个月没有吃过饱饭了,每天除了稀饭,就还是稀饭,就稀饭都还不让吃饱,每天仅仅只有两小碗。

  徐锐从食盒里拿出一个包子,放到鼻际使劲的嗅了一下,迷醉的道:“可真香啊,我就没见过这么香的肉包子!味道更棒极了!”说完,徐锐目光又转向井上千代子,问道,“你想不想吃呢?想吃?可以,只要你照我的口令做,我就给你吃!”请伊入瓮

  停顿了一下,徐锐接着说道:“现在,听我的口令,点头!”

  井上千代子的肚子再次不争气的发出一阵咕咕声响,却梗着脖子没点头。

  不过,井上千代子还是下意识的把目光从肉包子上移开了,因为这盆肉包子对她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她很担心再继续看下去,会忍不住服从徐锐这简单的口令,这一来,她的心理防线就会有彻底崩溃的风险。

  徐锐的口令,看似毫无威胁,但却是直接对着井上千代子的心理防线发起的攻击,一旦让徐锐取得突破,哪怕只是最小、最为微不足道的突破,也有可能导致整个防线崩溃,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这个道理井上还是懂的。

  为了抵御肉包子的致命诱惑,井上千代子移开了视线。

  但徐锐又怎么可能让她如愿?当下便伸出右手食拇二指攥住了井上千代子的下巴,把她的脸强行转过来,左手又抓起一个肉包子送到了她的面前,井上千代子眼见躲不过了,便干脆直接闭上眼睛,眼不见心不烦。

  不仅闭上眼,井上千代子甚至还对自己施加了催眠术。

  井上千代子想的还真挺美的,把自己催眠了,睡着了,也就感觉不到饥饿了。

  但是徐锐又怎么会让她如愿?作为一穿越者,徐锐可是深谙疲劳审讯的真谛!

  “真倔强啊。”徐锐也不生气,左手将肉包子扔回食盒,右手的食拇二指也是松开了井上千代子的下巴,然后再次擎起打狗鞭,恶狠狠的抽在井上千代子的肥臀上,只听啪的一声脆响,井上千代子的臀肉便猛的抖了抖。

  骤然遭此重击,井上千代子也再次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荡人心魄的呻吟。

  徐锐左右开弓,照着井上千代子的左右臀瓣连续抽了十几鞭子,井上千代子便疼得整个身体便蜷缩了起来,臀部肌肉更是不可遏止的开始抽搐起来,这下,她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催眠术早已荡然无存,神志也再度变得空前的清醒。

  徐锐手上动作稍稍一顿,接着说道:“看来你对吃东西没兴趣,那好吧,我们继续刚才的游戏,听我口令,服从我!”

  井上千代子缓缓抬起头,看着徐锐,眸子里流露出的依然还是轻蔑之色。

  徐锐并不生气,也不急,接着说道:“现在听我的口令,笑一个,笑一个!”

  井上千代子的眸子里除了轻蔑,便又多了一抹嘲讽之色,仿佛在跟徐锐说,不用费这心了,这都是徒劳的,你不可能摧毁一个影忍者的心理防线的!

  “是吗?影忍者的心理防线真的就无法摧毁?”徐锐显然读懂了井上千代子眸子里流露出来的含义,微微一笑说道,“未必!”

  井上千代子虚弱的说道:“那你就尽管尝试吧。”

  “当然,我当然会尝试。”徐锐说道,“现在我们换个轻松的话题,聊聊人生,聊聊理想吧,你是什么时候成为一个忍者的?又在什么时候晋为影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