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7章 情报网络-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27章 情报网络

井上千代子的意识再次进入到混沌状态中。

  徐锐收起打狗棍,狞笑道:“现在,告诉我,你是一条母狗!”

  因为意识处于混沌状态中,井上千代子下意识的就顺着说道:“是的,我是一条母……”

  但是最后一个狗字还没说出口,井上千代子便又猛然惊醒过来,然后又是一阵疯狂的挣扎,但这都是徒劳的,结果只是换来徐锐的又一顿毒打,毒打过后,井上千代子的意识便再次进入到了沌混之中。

  徐锐再次重复道:“现在告诉我,你就是一条母狗!”

  只不过,这一次,井上千代子却突然间冒出了一句:“八格牙鲁,你这头蠢猪!”

  徐锐皱了下眉头,仔细观看井上千代子的神情举止,发现她的确处于极度困乏后造成的思维混沌中,这时候,她不可能还保持清醒的主动意识。

  当下徐锐又说道:“井上千代子,你就是一条母狗!”

  “八格牙鲁!”井上千代子立刻回应道,“你这头蠢猪!”

  徐锐闻言先是一愣,紧接着嘴角便绽起了一抹残忍的笑意。

  真不愧是传说中的影忍者,这么快就无师自通的领悟到了应对疲劳审讯的办法,看来这招对井上千代子是彻底无效了。

  不过除了疲劳审讯,老子有的是办法收拾你们。

  当下徐锐便不再理会井上千代子,任由她倒地上呼呼睡过去。

  徐锐走到隔壁囚室,打开铁门对朝比奈舞说道:“去,帮你师父收拾一下!”

  朝比奈舞飞快的回到原来的囚室,先捡起地上的衣裳披在井上千代子身上,然后才回眸对徐锐说道:“姓徐的,你不会得逞的!”

  “是吗?”徐锐道,“那就走着瞧!”

  ……

  井上千代子顶住了,被珲春县宪兵队抓住的那个新一团老兵却快顶不住了。

  审讯持续到中午时,中本聪干脆让那两个日本女特务全脱光了,一前一后、赤身露体的紧贴着新一团老兵热舞,新一团老兵实在是受不了这样的肉体刺激,每次刚想要合眼,就总会被这两个女特务唤醒,精力终于耗尽。

  当新一团老兵的神志第十八次进入到混沌之中,中本聪又问道:“姓名?”

  因为精力已经耗尽,新一团老兵的思维已经彻底陷入混沌之中,所以在听到中本聪的声音后,不假思索的答道:“黄邦荣。”

  中本聪顿时大喜过望,终于突破了!

  坐在旁边始终未发一言的小林浅三郎也是神情一振。

  中本聪紧接着又问道:“黄邦荣,告诉我你的部队番号!”

  黄邦荣下意识的答道:“东北抗日联军新编第一团一营、二连、三排。”

  “哟西。”中本聪欣然点头,又道,“你潜入珲春县城的意图又是什么?”

  然而中本聪还是太过心急了,不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当他问到第三个问题、也是最关键的问题时,黄邦荣突然间又清醒过来。

  “意图?”黄邦荣哂然说道,“爷爷就是杀小鬼子来的!”渡世血佛

  “八嘎!”中本聪顿时气得暴跳如雷,眼看就要成功了,结果却是功亏一篑,当下抄起鞭子将黄邦荣狠狠的毒打了一顿。

  黄邦荣被打得嗷嗷直叫,却一脸轻蔑。

  中本聪发泄了一通之后,继续让两个女特务对黄邦荣实施疲劳审讯,他自己则陪着小林浅三郎到宪兵队的食堂吃饭。

  吃过中午回来,黄邦荣的神志已经变得更加混沌不清。

  中本聪便立刻上前一步,大声呼喝道:“黄邦荣!”

  黄邦荣下意识的回应道:“唵?”

  中本聪又问道:“你来珲春县城做什么?”

  黄邦荣脸上忽然露出一丝笑意,回答道:“杀鬼子的!”

  中本聪的脸色瞬时变得很难堪,难道出什么差错了吗?

  这时候小林浅三郎就站在一旁,闻言立刻蹙紧了眉头。

  中本聪冲小林浅三郎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又回头厉声喝问道:“黄邦荣,在珲春县一定还有你的同党,他们在哪?”

  黄邦荣却嘿嘿一笑,喃喃的道:“我是来杀鬼子的。”

  “八嘎!”中本聪低低的咒骂一声,又厉声喝问道,“你的同党在哪里?”

  黄邦荣仍旧只是咧嘴嘿嘿的笑,笑得口水都流下来,一边说道:“嘿嘿,我是来杀鬼子的,嘿嘿嘿,我就是来杀小鬼子的。”

  中本聪气得暴跳如雷,当时就擎出军刀要把黄邦荣给一刀砍了。

  “住手!”然而,中本聪才刚举起军刀,就让小林浅三郎制止了。

  “中本君,这个人犯非常重要,务必要想尽一切办法将他策反!”小林浅三郎道,好不容易才活捉了新一团的这一个老兵,当然不能这么轻易的就处决了,他还想着把这个新一团老兵给策反了,然后放回去当卧底。

  这样的话,今后林机关就能轻松掌握新一团的动向。

  司令官阁下之所以成立林机关,不就是为了这个么?

  “哈依!”中本聪重重的一顿首,当即把军刀收起来。

  只不过,当中本聪准备继续审问时,却发现黄邦荣早已睡着了,而且这一次,无论两个漂亮惹火的女特务怎么撩拨,黄邦荣都是毫无反应,他实在困极了,彻底睡死了,见撩拨半天毫无效果,两个女特务只能很无辜的看着中本聪。

  “八嘎,你们下去吧。”中本聪很无奈的一挥手。

  两个女特务便赶紧穿上护士装,逃也似的离开了。

  小林浅三郎轻咳一声,沉声道:“看来这疲劳审讯法也不管用,中本君,你还是接着用常规审讯法,但是有一条,无论如何不把他给打死了!林机关要的是一个活着的可以回到新一团的卧底,而不是一具毫无意义的尸体,你的明白?”

  “哈依!”中本聪重重顿首,“我的明白!”

  ……

  五家山要塞。猎人之夜色缭乱

  徐锐美美的睡了一个长觉,直到王沪生把他叫醒。

  徐锐一醒来肚子便咕咕叫,现在真正是饥肠辘辘。

  王沪生指了指徐锐,笑道:“就知道你睡醒了会肚子饿,早给你备着了。”

  说完,王沪生就让警卫员田言把食盒摆到桌子上,打开,里边却是一大碗白米饭,上面还扣着好几块油孜孜的红烧肉。

  “知我者,政委也。”徐锐顿时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王沪生却舒了口气,说道:“老徐,虽说五家山要塞的物资储备很充足,就咱新一团现在的人员规模,撑上两年都绰绰有余,但话又说回来,老这样坐吃山空终归不是办法,我们是不是应该讨论一下接下来的计划了?”

  自从新一团转移到五家山要塞后,徐锐先是休整了几天,然后就开始了没日没夜对井上千代子的策反,还从来没有跟王沪生讨论过后续的行动计划,比如说部队休整好了后是否需要向外围发展?又比如如果鬼子围剿,应该怎么应对?等等。

  这个事情,应该在进入五家山要塞的第一时间就确定的,拖到现在就已经很不该,所以王沪生不想再拖下去了。

  徐锐边吃饭边说道:“后续的计划?”

  “对啊。”王沪生道,“接下来怎么办?”

  徐锐道:“这不明摆着么,依托五家山要塞继续打鬼子呗!”

  “就这?”王沪生瞪着徐锐,瞠目结舌的道,“这就完了?”

  “那你还想怎样?”徐锐道,“鬼子都还没有开始针对五家山要塞展开扫荡呢,你总不能就逼着我制定反扫荡的计划吧?”

  王沪生道:“鬼子是没有扫荡,可我们总不能什么都不做,老是这样干等着吧?”

  “谁说我们什么都没做,只是干等着的?”徐锐哼声说道,“书崖、守信他们不是带着部队在进行恢复性的训练么?老兵不也带着狼牙大队在对周围的地形进行详尽侦察?还有老王你,不也在着手组建情报网络?还有我,也忙着策反井上千代子呢!”

  王沪生道:“可是这些全都是零碎的工作,我们还得有个总体计划不是?”

  这会徐锐已经吃完了饭,一抹嘴巴说道:“***说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们初来乍到五家山,对周围的地形都还不熟呢,对鬼子的部署更是毫不知情,这种时候,又怎么制定总体计划?不能急呀,老王,急不得。”

  “好吧,总是说不过你。”王沪生又道,“刚刚你说到策反井上千代子,有戏没戏?”

  “有戏!”徐锐点头道,“这三天三夜的疲劳审讯虽然失败了,但也不是毫无收获,至少在井上千代子的心理防线上打开了一个缺口。”

  顿了顿,徐锐又问道:“关于情报网络的组建,老王你可想到办法了?”

  “我已经想到办法了。”王沪生点点头说,“我已经联络上了满洲省委,就这几天,满洲省委会派一个联络员过来。”停顿了下,又道,“珲春、图们两县地处中苏朝三国交界,本就是满洲省委重点经营区域,如果能得到满洲省委帮助,情报网络的组建应该不成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