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8章 全盘计划(跪求月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28章 全盘计划(跪求月票)

    要塞最底层,囚室中。

    井上千代子已经醒来,正和朝比奈舞靠在一起说话。

    朝比奈舞揉了揉肚子,幽幽的说道:“师父,我饿。”

    井上千代子便轻轻的叹了口气,朝比奈舞饿,她又何尝不饿?自从被俘之后,她们每天就只喝两碗稀饭,仅只能吊命而已。

    发了一会呆,朝比奈舞忽然又说道:“师父,就现在的情形,反正我们是不可能逃出去了,要不然干脆自裁算了,总好过活着遭受中国人侮辱。”

    停顿了一下,又说道:“每天看着徐锐侮辱你,我心里好难受。”

    “小舞,你难道忘了我以前对你们说过的话了?”井上千代子摇摇头,又道,“忍术本由武术演化而来,但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先贤却将武术更名为忍术?这是为什么?”

    朝比奈舞道:“因为忍字心头一把刀,一个忍字,要比武字更能够体现出武道修行的真谛以及艰辛,所以大日本帝国的先贤才更名为忍术!”

    “索嘎。”井上千代子点头道,“忍字,心头一把刀,讲究的就是忍耐!无论遭受多么大的困难,无论面对什么样的侮辱,精神上的或**上的,我们都不能放弃!不管活着有多么的艰辛,我们都必须坚持到最后,是谓忍!”

    “可是。”朝比奈舞幽幽的道,“师父,你真有信心、在徐锐这个魔鬼的折磨之下坚持到胜利一刻吗?”停顿了一下,又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你没能坚持到最后,屈服在徐锐淫威下,到时候我又该怎么办?”

    井上千代子幽幽的说道:“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小舞,你无论如何也不能心软,必须毫不留情的杀死我。”

    朝比奈舞道:“可是师父,我怕是下不去手啊。”

    正说话之间,地牢的大铁门忽然咣当一声开了。

    徐锐健硕的身影从敞开的铁门走进来,紧接着铁门便又关上了。

    井上千代子和朝比奈舞闻声转头看来,朝比奈舞没什么特别的,但是井上千代子在看到徐锐手中的打狗鞭之后,身上肌肉却下意识的抽紧了,尤其是臀部,顷刻之间便感受到了一阵一阵的火辣辣的剧痛。

    经过连续多日毒打,徐锐已经成功的让井上千代子的身体产生了痛感记忆,从这一刻开始,徐锐甚至不用毒打,只需亮出打猎鞭,就能让井上千代子感到剧烈的疼痛,就能产生跟真正的毒打一样的效果!

    于是,不可遏止的,井上千代子便轻轻呻吟出声。

    听到井上千代子的呻吟声,朝比奈舞霍然回过头,有些错愕的看着她师父。

    井上千代子的脸色瞬间变得有些尴尬,一张俏脸也霎那间红得犹如熟透的苹果,前几天她的神志处于混沌不清,还感觉不到尴尬,可是现在,井上千代子的神志是清醒的,当着自己徒弟的面发出羞人的呻吟,这就尴尬了。

    好在,徐锐已经打开囚室铁门走进来。

    徐锐先是不由分说拎起朝比奈舞扔进隔壁的囚室,锁上铁门。天庭代购员诱宠入骨:权少谋爱腹黑妻

    然后,徐锐又回到井上千代子的囚室,低头看着井上千代子。

    迎上徐锐的目光,井上千代子微微的蹙了下眉头,因为她忽然不喜欢被徐锐这样居高临下的看着,这让她从心理上感到处于下风,当下井上千代子便挣扎着站起身,这样,虽然还是要比徐锐略矮一头,却至少没有刚才那样的落差了。

    徐锐便微微一笑,因为从这细微动作就可以看出,井上千代子的心境已经不复之前那样的稳定了,她的情绪已经有了明显的波动!无论如何,这都算得一个好兆头!现在,井上千代子的心理防线上不仅出现了一个小缺口,还出现了致命的裂纹!崩溃在即!

    现在,徐锐要做的就是更残酷的折磨、羞辱于她,彻底从心理上打垮她!

    当下徐锐微笑道:“老规矩,脱衣服。”

    井上千代子已经习惯了这个,当下默默脱掉衣裳。

    看着井上千代子乖乖的脱掉身上衣裳,徐锐嘴角忽然绽起一抹邪恶笑意,然后伸手从腰间解下了一样圈状物。

    看到徐锐从腰间解下来的东西,井上千代子的一对瞳孔顿时间猛然一缩!

    因为,徐锐从腰间解下来的竟然是一个皮制的狗项圈!而更加令井上千代子羞怒不堪的是,这个狗项圈上面竟然还写了字,而且还是用日文写的,写的是母狗井上!

    看到母狗井上这四个日文字母,井上千代子的美目瞬间红了,不可饶恕!

    “我杀了你!”井上千代子低吼了一声,纵身猛扑过来,然而不等井上千代子的身体扑到,徐锐手中的打狗鞭便已经狠狠的抽过来,一下就抽在井上千代子屁股上,只听啪的一声响,井上千代子便立刻闷哼一声摔倒跌了地。

    然后,徐锐便一屁股坐到井上千代子背上,压得她动弹不得。

    接着,徐锐便解开写有“母狗井上”字样的狗项圈卡扣,不由分说就套到了井上千代子的脖子上,井上千代子极力想要挣脱,然而这根本就是徒劳,以她此时此刻的身体状况,面对徐锐根本就没有一丁点的反抗能力。

    很快,狗项圈就套在了井上千代子脖子上。

    接着,徐锐又将一条铁链子系在了项圈上。

    套好了狗项圈,再系好了铁链子,徐锐便站起身,井上千代子一恢复自由,便立刻想要扯掉套在自己脖子上的项圈,然而项圈质地非常坚韧,以她现在的力气根本扯不断,而且徐锐根本就不允许她扯断项圈。

    徐锐只是轻轻一扯铁链,井上千代子便立刻不由自主的一头摔趴在了地上。

    紧接着,徐锐另一手所持的打狗鞭便立刻劈头盖脸的抽下来,一下下的落在井上千代子的背上、腿上、胳膊上还有屁股上。

    井上千代子立刻疼的呻吟起来。

    毒打了足足一刻钟,徐锐才收起打狗鞭。重生之容琅金钢进化

    然而,徐锐才刚一收起打狗鞭,井上千代子便立刻下意识的去抠脖子上的狗项圈,徐锐立刻又高高举起打狗鞭,井上千代子见状便立刻嘤咛一声,整个身体立刻蜷缩成一团,身上肌肉也开始不停的抽搐,她身体的痛感记忆更加的深刻了!

    不过,这一次,徐锐手中的打狗鞭并没有再次落下来。

    看到徐锐手中的荆条没有落下,井上千代子便再次伸手去抠狗项圈,徐锐见状立刻又举起打狗鞭,井上千代子便立刻又蜷缩成一团,这样来回折腾了几次之后,井上千代子终于放弃了挣扎,不再妄想挣脱套在脖子上的项圈。

    “对,这才乖!”看到井上千代子放弃了挣扎,徐锐嘴角的笑意变得越发的浓郁,然后接着说道,“小母狗,现在再给我绕着囚室爬两圈!”

    井上千代子很愤怒的看着徐锐,真当我是母狗?

    “呀,又不听话?”徐锐便立刻举起了打狗鞭。

    井上千代子的身体便立刻本能的蜷缩成了一团,不过,还是倔强的没有按徐锐的意思绕囚室爬圈,徐锐举着的打狗鞭便立刻又劈头盖脸的落下来,将井上千代子毒打了一顿,又毒打了足足一刻钟之后,徐锐才罢手。

    “贱,你就是贱!”徐锐收了鞭,一扯铁链哼声说道,“快给我爬!”

    一股巨大的力量顺着铁链子传导到井上千代子脖子上,在这股巨大力量的拉扯下,井上千代子便身不由己的往前一个踉跄,四肢着地摔趴在地上,徐锐再使劲的一拽铁链子,井上千代子便本能的手脚并用往前爬行。

    徐锐见状大笑道:“哈哈,这才乖嘛,这才是好母狗!”

    一边笑,徐锐又照着井上千代子来回扭动的肥臀抽了一鞭子,发出啪的一声脆响,井上千代子立刻嘤咛一声,一对美目里终于沁出了屈辱的泪水,饶是她是传说中的影忍者,饶是她的意志力坚如磐石,终于也忍不住哭了。

    在隔壁的囚室里,朝比奈舞更是泪落如雨。

    朝比奈舞一边哭,一边抓着铁栅栏冲徐锐大声的嘶哑:“徐锐,我会杀了你,我以天照大神的名义起誓,一定会杀了你,我会杀了你!”

    徐锐却是充耳不闻,杀了我?那是不存在的。

    徐锐牵着井上千代子在囚室里来回溜了几圈,才让她坐下歇息。

    歇了一会儿,徐锐忽又说道:“母狗井上,现在我命令你,趴下!”

    井上千代子便立刻乖乖的趴倒在了地上,并不是她想要这么做,完全是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做出了反应,她的精神及意志仍未屈服,但是她的身体却已经屈服了,已经屈服在徐锐的滔天淫威之下。

    身体趴下后,井上千代子立刻反应过来。

    反应过来后,井上千代子也就打消了重新起身的念头,事实已经造成,她就算重新起身也已经改变不了,而且还会再招来一顿毒打!联想打毒打,井上千代子的身体便立刻又不由自主的抽搐起来,说真的,被徐锐毒打的滋味真的不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