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9章 牺牲-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29章 牺牲

    从黄邦荣神情的变化,中本聪感到胜利已经在望了。

    当下中本聪接着说道:“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或者选择继续沉默,但是我会割掉你的命根子,从此你再也无法品尝女人的滋味。”

    停顿了一下,中本聪又说道:“或者,回答我的问题,你的命根子就能够保住,不仅如此,我还会送两个美貌的日本女人供你享乐,就是前几天你见到的那两个日本女人,她们会让你真正的领略到做男人的妙处!”

    黄邦荣的脸上便立刻流露出了挣扎之色。

    中本聪便立刻意识到进入到了关键时刻,这时候绝不能给黄邦荣太多考虑时间,而必须逼他尽快做决定,当下又沉声道:“我只给你五秒钟考虑!”

    说完了之后,中本聪便开始残忍的计数:“一、二……”

    中本聪才刚刚数到二,黄邦荣便立刻虚弱的道:“我说。”

    中本聪顿时大喜过望,当下松开抵在黄邦荣命根子上的匕首,笑着说道:“黄桑,这就对了么,我保证,你一定会为今天的明智选择而受益无穷的。”

    “受益无穷?”黄邦荣哂然道,“当个汉奸,我不认为有什么值得荣幸的。”

    中本聪尴尬的笑了笑,并没有就这个问题跟黄邦荣多说,而是直接问道:“黄桑,那么现在请你回答我的问题吧?你是新一团这没错吧?”

    黄邦荣答道:“东北抗日联军新编第一团一营二连三排四班班副,富锦人。”

    “哟西。”中本聪欣然点头,又接着问道,“那么,你潜入珲春想要做什么?”

    这次黄邦荣却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看了眼中本聪,说道:“中本,你该不会打算一直这样吊着我吧?是不是该换个环境?”

    中本聪闻言顿时间目光一厉,沉声道:“黄桑,我警告你,别想耍什么花招。”

    黄邦荣哂然一笑,然后说道:“你要是觉得我是在耍花招,那就尽管继续刚才你想做而没有做的事,把我的老二割了吧。”顿了顿,黄邦荣又哂然道,“大不了就是个死,老子连死都不怕,还会怕你把二兄弟割了?”

    中本聪回头去看小林浅三郎,小林浅三郎便微微的颔首。

    得到小林浅三郎的允许之后,中本聪一挥手,两个鬼子便上前给黄邦荣松绑。

    松了绑之后,两个鬼子宪兵并没有立刻退开,而是继续在黄帮荣的身边警戒,一来提防他暴起伤人,二来也防备他自杀。

    中本聪又道:“黄桑,现在你是不是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

    黄邦荣却一屁股坐在了老虎凳上,又不紧不慢的摩挲双手的手腕,活淤化血。

    看到黄邦荣迟迟都没有回答问题,中本聪便有些不耐烦了,说道:“黄桑,请你立刻回答我的问题,你来珲春是来做什么的?”

    黄邦荣一边活动手腕,一边说道:“来珲春,当然是来刺探消息的。”[综漫]诚实姐姐

    “哟西。”中本聪欣然点头,又道,“那么除了你之外,还有没有别的同党?”

    “当然,我一个人怎么可能撑起整个情报网络?”黄邦荣说着忽然打了个呵欠,然后对中本聪说道,“中本,我烟瘾发作了,想要抽支烟。”

    “事情真多!”中本聪闷哼一声,当下掏出烟盒抠出一支烟递给黄邦荣。

    黄邦荣将烟叼在嘴里,又示意中本聪给他点烟,中本聪却不愿意亲自给人点烟,当即示意一个宪兵给黄邦荣点烟,右侧的鬼子宪兵便立刻将手中的刺刀收回刀鞘,然后从裤兜里摸出一盒火柴,再划燃火柴,给黄邦荣点烟。

    黄邦荣若无其事的凑上来给香烟点火。

    然而,就在鬼子宪兵的火柴燎到香烟的霎那间,黄邦荣突然间就动了,一下就从鬼子宪兵腰间的刀鞘里拔出刺刀,然后反手一刀,就扎进了那个鬼子宪兵的小腹,鬼子宪兵便立刻嗷的一声叫起来,整个人也立刻僵在原地。

    偷袭得手后,黄邦荣却没有片刻停顿,当即一个转身扑向小林浅三郎。

    虽然小林浅三郎并没有穿佩带有军衔的军常服,这也是小鬼子的高级将领为了应对狼牙大队的威胁而做出的调整,但是黄邦荣却还是从中本聪跟小林浅三郎之间的互动,意识到小林浅三郎是一个重要人物。

    所以在夺得刺刀之后,黄邦荣毫不犹豫的扑向了小林浅三郎。

    黄邦荣的想法很简单,这里毕竟是宪兵队重地,他本人的身体又是极度虚弱,所以要想逃出去绝无可能,他现在唯一想的,就是在临死之前多拉几个小鬼子给自己垫背,如果能够捎带一个鬼子的重要人物,那就更好不过。

    “给我去死!”黄邦荣一个纵身,恶狠狠的刺向了小林浅三郎。

    这一下变起仓促,中本聪和另外一个鬼子宪兵根本反应不过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黄邦荣举着刺刀,凶狠的刺向小林浅三郎。

    还是小林浅三郎反应快,下意识的侧身。

    只听呲的一声,刺刀从小林浅三郎的腋下滑了过去,仅仅毫厘之差,没有能刺中小林浅三郎的心脏,而只是把他的衣服刺了个窟窿。

    黄邦荣一刀刺空,急想要回刀再刺之时,却是已经没有机会了。

    这时候,另一个持刀的鬼子宪兵终于反应过来,大喝一声举刀向黄邦荣刺过来。

    黄邦荣挥刀格挡,两刀瞬间在空中相交,然而,鬼子宪兵手中的刺刀并没有如黄邦荣所愿滑向一侧,因为黄邦荣此时实在太虚弱了,根本无力挡开那鬼子宪兵手中的刺刀,说时迟那时快,鬼子宪兵的刺刀便已经刺中黄邦荣。

    中本聪大吼了一声不要,却已经太迟了。

    下一刻,鬼子宪兵的刺刀便继续往里刺,一下就刺穿了黄邦荣的心脏。

    黄邦荣轻轻的呃了一声,早已伤痕累累的身躯轰然倒下来,倒地之后,他的那一对眸子兀自死死的瞪着小林浅三郎,仿佛在为没能在临死之前干掉他而感到遗憾,下一刻,殷红的血水便如泉水一般从黄邦荣的嘴角溢了出来。豪门闪婚:恶魔的鲜甜小萌妻

    中本聪冲上来一摸黄邦荣的颈动脉,发现脉动已十分微弱,看这架势,黄邦荣的心脏明显已被刺穿,因为体内大出血导致血压骤降,已经是不能活了。

    “八嘎!”当下中本聪直起身狠狠一耳光扇在鬼子宪兵脸上。

    “哈依!”鬼子宪兵挨了打,却只能重重顿首,一声辩解的话都不敢说。

    “算了。”还是小林浅三郎摆了摆手,阻止了中本聪继续殴打鬼子宪兵,又说道,“中本君,难道你还没有看出来么?这个黄邦荣根本就不可能屈服,再算没有死,再拷打下去只怕也不会有什么结果,所以杀了就杀了吧。”

    “哈依。”中本聪重重顿首,又说道,“但是**满洲省委派的联络员?”

    “这个还是想别的办法吧。”小林浅三郎呼了口气,又道,“总不至于死了黄邦荣,咱们林机关就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你说是吧?”

    “那是,那是。”中本聪赶紧的连声称是。

    小林浅三郎扭头看了一眼黄邦荣的尸体,不无感慨的说道:“不过,新一团的战斗力可真是强悍哪,随随便便一个老兵就如此坚韧,就如此难以对付,所以在接下来的秘密战线的较量中,我们林机关的压力可是着实不轻哪。”

    “哈依。”中本聪顿首道,“新一团的老兵确实坚韧。”

    小林浅三郎摇摇头,又道:“不过更可怕的还是狼牙,接下来秘密战线的较量,我们林机关需要面对的可不仅仅只是新一团的间谍,还有狼牙大队派的特种兵,也不知道,三浦贵之的特战师团什么时候能练成?”

    中本聪便立刻有些插不上话。

    小林浅三郎却又继续感慨道:“说到特种部队,井上大队的集体玉碎实在可惜,还有井上千代子小姐的玉碎,尤其让人惋惜,也令人震惊,井上小姐可是传说中的影忍者,居然还是败在了狼牙的手下,真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什么人能够对付得了狼牙!”

    中本聪犹豫了下,小声说道:“机关长,井上小姐只是失踪了,未必已经玉碎。”

    小林浅三郎摆了摆手,又道:“虽然在细鳞河谷并没有发现井上小姐以及朝比奈小姐的尸体,但是这么久了都还是没有找到她们,想必是已经遭受不幸了!”

    中本聪接着说道:“除了井上小姐,帝国难道就没有别的高手了吗?”

    “高手自然是有。”小林浅三郎点了点头,旋即又摇头道,“但是能够跟井上小姐相提并论的绝无仅有,现在连井上小姐都在徐锐手下玉碎,再派别的高手来又有什么用呢?去年徐锐潜往东京时,就杀了帝国不少的高手。”

    中本聪便立刻沉默了,去年徐锐因为小鹿原大队杀了他的爱人,愤而潜入东京,何止是杀死了日本许多高手,甚至连天皇陛下都险些杀掉!这家伙,根本就不是什么人类,而是来自地狱的魔鬼,不然,怎么会如此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