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0章 高手云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30章 高手云集

    日本国内还是有不少高手的,柔道高手、剑道高手、空手道高手还有忍者。



    尤其忍者,除了井上千代子担任村长的甲贺忍者村,还有个实力与甲贺忍者村不相上下的伊贺忍者村,除这两大忍者村,还有大量的小忍者村,整个日本的忍者全加起来,数量还是十分庞大的,相比中国的武者不会少太多。



    此时此刻,三浦贵之就在跟山下奉文商量,从日本国内征召各界高手、前来第五十七师团服役的事情。



    三浦贵之说道:“司令官阁下,卑职以为,重新编成的第五十七师团,兵员不能仅仅只从陆军中征召,还应该从本土征召各界的高手,否则,在遇到狼牙部队时难免吃亏,毕竟狼牙部队的队员,大多是武术高手!”



    山下奉文皱眉说道:“但是这些剑道、柔道、空手道高手以及忍者,从来就不怎么服从陆军部的管理,井上小姐的甲贺忍者村,也是因为有天皇陛下亲自出面才征召成功,不然要想调动甲贺忍者村的忍者,根本不可能!”



    三浦贵之微微一笑说:“司令官阁下,这其实不难。”



    山下奉文轻哦了一声,问道:“不难?三浦君难道有什么良策不成?”



    三浦贵之微微顿首道:“司令官阁下,卑职年轻时,也曾修习剑道,事实上直至今日都未曾放下剑道,正因为此,卑职对剑道中人的思维颇有了解,中国有云,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帝国的武学中人也概不例外。”



    山下奉文闻言神情微微一动,沉声道:“三浦君,你是说?拿虚名去引诱他们?”



    “哈依!”三浦贵之重重顿首道,“帝国的武学中人为了争一个第一的虚名,也常常会争得头破血流,别的不说,仅只是为了争夺剑道十段这个名誉头衔,东京的几十个道场就打了个昏天黑地,七段以上高手死了至少有十几个!”



    顿了顿,三浦贵之又道:“如果,能把这些高手调到战场上来,就可以提大的提升咱们第五十七师团的单兵战斗力!这一来,既便是面对徐锐的狼牙部队,也并非毫无胜算,毕竟徐锐的狼牙部队只有百来人,而帝国的各界高手却足有上万人之众!”



    “哟西。”山下奉文欣然点头道,“我可以致电大本营尝试一下,但是有没有效果,可就不敢保证了。”



    三浦贵之闻言大喜过望,顿首道:“此事必定可行,卑职多谢司令官阁下!”



    “你不用谢我。”山下奉文摆摆手,又说道,“你要是真想谢我,就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尽快把第五十七师团训练成军,然后尽快消灭狼牙部队!”停顿了下,接着说道,“三浦君,第五十七师团可千万不要重蹈井上大队的覆辙。”



    “哈依!”三浦贵之重重顿首,转身走了。



    ……



    日本,东京。



    “刷!”近藤勇五郎手中的木刀已经直直的抵在宫本左一郎的咽喉上,宫本左一郎刺出的木刀便立刻停顿在空中,木刀的刀锋距离近藤勇五郎的咽喉还有寸许,但这寸许的差距却犹如鸿沟般巨大。我就喜欢这样的你



    如果双方用的是真刀,那么此刻宫本左一郎早就已经死在近藤刀下。



    当下宫本左一郎有些讪讪的收刀后退,近藤勇五郎也收刀后退半步,然后两个鬼子同时向对方鞠了一躬。



    宫本左一郎半认真半恭维的说道:“近藤大师的剑术似乎又精进了。”



    “这段时间,我在剑道上的确有了新的领悟。”近藤勇五郎点点头,旋即神情又变得无比落寞,摇头说,“只不过,距离那个男人却还是有着十分巨大的差距。”



    宫本左一郎立刻沉默了,因为他知道近藤勇五郎口中的那个男人是谁。



    近藤勇五郎口中的男人,自然就是假冒中条秀一的徐锐,徐锐曾经在皇居广场上设下剑道擂台,近藤勇五郎也曾经前往挑战,最后却败在徐锐刀下,虽然在局外人看来近藤勇五郎仅仅只输了半招,但是像宫本左一郎这样的内行人却是知道,近藤勇五郎跟徐锐间的差距十分巨大,说是鸿沟般的差距也不过分。



    联想到徐锐,宫本左一郎便立刻又想到了皇室的征召令。



    当下宫本左一郎便说道:“近藤大师,皇室已经颁发了征召令,准备帝国各界的高手前往第五十七师团,不知道天然理心流是否准备奉召?”



    近藤勇五郎微微颔首道:“既然是皇室有诏令,天然理心流作为帝国第一流的剑宗,自然还是要奉召的,我已经从天然理心流的各个道场,挑选了一百余名年轻俊彦,过几天,就会亲自送他们前往中国战场。”



    宫本左一郎眯着眼睛道:“近藤大师,你自己不打算去吗?”



    “我就不去凑这热闹了。”近藤勇五郎摇了摇头,又说道,“我的年纪大了,无论体力还是精力都已经比不得年轻人,何况现在已经进入热兵器时代,杀人靠的是火器而非刀剑,个人的武勇在战场上发挥不出太大的优势。”



    宫本左一郎幽幽的说道:“据我所知,这次征召的各界高手将被编入第五十七师团,第五十七师团有别区别的师团,是一个特战师团,在这样的一支部队里,个人的武勇其实还有用武之地的,近藤大师不去,对于帝国来说是一个莫大的损失。”



    近藤勇五郎皱着眉头道:“宫本流主,你是替皇室来当说客的么?”



    “近藤大师说笑了,我又怎么可能是皇室的说客。”宫本左一郎尴尬的笑笑,又道,“不过,说真的,近藤大师难道就不想找那个男人报仇了?皇居广场之败,怕是已经成为大师心头的一根刺,大师难道就真的不想雪耻吗?”



    近藤勇五郎的眸子里便立刻流露出了摄人的精芒。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这句话真不是随便说说的,文人卖弄文章,武人逞凶斗狠的心态无论何时都是不会泯灭的,尽管近藤勇五郎明知道自己不是徐锐对手,既便他在剑道上有了领悟也仍然不是徐锐对手,可他仍旧控制不住的想要找徐锐洗雪前耻!



    因为对一个武人来说,将劲敌踩在脚下的感觉,实在太他妈爽了!千亿宠妻:神秘老公,太牛逼!



    当下近藤勇五郎扭头盯着宫本左一郎,冷然道:“宫本流主,你呢?去是不去?”



    宫本左一郎的脸皮猛的抖了一下,按他的本心,当然是不愿意去的,以他剑道七段的身手去了满洲国,遇到徐锐,根本就是一刀秒的结局!但问题是他又在闲院宫载仁的面前夸下了海口,扬言一定会说服近藤勇五郎,这就尴尬了。



    当下宫本左一郎说道:“大师若去,我便跟着去。”



    “哟西!”近藤勇五郎微微颔首,又道,“那我们便一起走一趟吧。”



    “哈依!”宫本左一郎闻言大喜,又道,“近藤大师,有了你加盟,铲除徐锐的机会就会极大的增加,不然还真没人对付得了徐锐。”



    近藤勇五郎皱眉道:“虽然我很不愿意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但是我也不愿意说什么违心之言,凭我一人,只怕是绝对不是徐锐的对手的。”



    宫本左一郎连忙说道:“这个近藤大师尽可以放心,除了大师您,连伊贺忍者村的村长也已经奉召,伊贺忍者村的村长也是影忍。”



    近藤勇五郎道:“你是说火影赤蛇丸?”



    “哈依。”宫本左一郎道,“就是他了。”



    近藤勇五郎轻哼了一声说:“据我所知,赤蛇丸的火影只是自封,他的忍术并没有真正晋入到影忍的级别!”停顿了下,接着说道,“正因为这,尽管伊贺忍者村的底蕴更深厚,但是在影响力上却始终被甲贺忍者村压着一头。”



    宫本左一郎有些尴尬的道:“赤老的忍术造诣或许不及井上小姐,但是他的格斗经验却是远胜过井上小姐,真拼起来,未必就不是井上小姐的对手,徐锐的身手跟井上小姐也就伯仲之间,如果能有赤老跟近藤大师您联手行动,徐锐就绝对不是对手!”



    近藤勇五郎道:“但就算是井上千代子小姐,也败在了徐锐的手下。”



    “这事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宫本左一郎摇摇头又说道,“单论身手,井上千代子小姐肯定还是强过徐锐的,但是战场博杀并不只是简单的刀剑较量,在战场上,徐锐肯定会借助枪械火器,这一方面,徐锐却是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近藤勇五郎闻言微微颔首,信心又加了几分。



    ……



    很快,近藤勇五奉奉诏的消息便传到陆军部。



    接到宫本左一郎的电话后,陆军次长梅津美治郎便立刻来到闲院宫载仁的办公室,兴奋的报告道:“亲王殿下,近藤勇五郎已经奉诏了。”



    “哟西!”闲院宫载仁欣然点头,接着问道,“梅津君,已经征召了多少高手了?”



    梅津美治郎不假思索的道:“剑道、柔道以及空手道六段以下普通弟子一千余人,七段以上高手一百余人,此外还有剑道超九段近藤勇五郎、柔道十段安部久藏、空手道十段船越秀夫及火影赤蛇丸,等四名超级大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