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3章 接头人-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33章 接头人

图们县通往汪清县的公路上,鬼子的一支车队正在飞驰。

  两个小时前,林机关忽然得到了一个情报,说是满洲省委派来与新一团接头的联络员将会伪装成收参人,前往汪清县的百草沟收山参!得到消息后,小林浅三郎一边急令汪清县的宪兵队前往百草沟抓人,一边驱车赶往汪清县。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鬼子驻汪清县的宪兵队长河本哲人,已经带着一个中队的鬼子宪兵急吼吼前往百草沟抓人。

  百草沟坐落在汪清县城东南的二十多里外,是个小村子,只有二十几户人家,这二十几户人家除了种地,闲暇时还采集山参以及打猎,所以家家户户都有猎枪,村子里的年轻人更是个个都是优秀的猎手。

  现在这时节,地里的农活已经基本上忙完,所以村子里的年轻人就准备进山,打猎顺便采集山参什么的。

  秀姑起了一个大早,备好了一大袋的干粮,又依依不舍的将阿坤送到了村口。

  阿坤全名叫郑炳坤,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好猎手,去年春上曾经单枪匹马进山,猎杀了一头饥肠辘辘的成年黑熊,当时轰动了整个汪清县城!顺便说一句,郑家世代习武,据说咸丰年间祖上还曾中过武举,后来不知道怎么的流落到了汪清县境内。

  至于说秀姑,则是郑炳坤的妻子,两人刚成婚还不到半个月。

  成婚还不到半个月,两个人正是食髓知味、如胶似漆的时候,秀姑自然不愿意阿坤在这个时候进山打猎,危险不说还得分开一段时间,不过百草沟毕竟有二十多户人家,秀姑如果缠着不让阿坤进山打猎,难免会遭乡亲们取笑。

  所以再不舍,秀姑也只能送阿坤进山打猎。

  阿坤其实也舍不得离开新婚妻子,一边走,一边压低声音说:“你放心,无论能不能打到猎物,我都会早回来,最多就三天。”

  “不要。”秀姑轻轻的道,“你回来早了,乡亲们会笑话的。”

  “就让他们笑话好了。”阿坤嘿嘿一笑说,“反正我不在乎。”

  “你不在乎,我在乎。”秀姑眉目含笑道,“我可不想被人骂成是狐狸精。”

  “狐狸精怎么了?狐狸精才好呢,既漂亮,又解风情。”阿坤低笑着说道,“我就喜欢这样的狐狸精,他们就是嫉妒我娶了个漂亮媳妇。”

  “死相。”秀姑在阿坤额头上戳了一手指头,嗔道,“看把你能的。”

  两人黏黏乎乎的,似乎有着说不完的话儿,早就已经等在村头的同村的青年猎手就纷纷开始起哄了。

  “阿坤,舍不得新媳妇呀?”

  “要是舍不得,这回你别甭去了。”

  “是啊,你还是在家守着媳妇吧。”

  “我要有这么漂亮的媳妇,我也天天在家守着她。”

  在一干小伙伴的哄笑声中,郑炳坤终于从秀姑手中接过了干粮袋,然后背着猎枪加入到了队伍之中,很快,这支由十几个壮小伙组成的猎人队伍便进了深山,秀姑却站在村口目送着爱人远去,久久都不愿回家。少年听魂师:隔世的羁绊

  这时候,两个药商装束的人悄悄的进入了百草沟。

  这两个药商一个年纪稍微大些,大约有四十出头,另外一个却是个精壮的小伙子,从村口进村之时,那小伙子还下意识的偷看了秀姑好几眼。

  在猎人队离开了之后,百草沟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然而这样的平静并没有维持太久,将近中午时分,一队荷枪实弹的鬼子突然之间就出现在了百草沟,而且在进村之后,这些鬼子兵不由分说,直接就将村子里边的男女老少全部赶到了村口的晒场上,秀姑例外。

  汪清县的宪兵队长河本哲人刚进村就看见了秀姑,顿时惊为天人,然后就让他的副官带人把秀姑抓了起来,单独关好,河本哲人是想先办完正好,然后再对秀姑实施奸淫,毕竟小林浅三郎可是对他下了死命令,一定要逮到中共的接头人。

  百草村的五十多个村民全部被驱赶到了村口的晒场上,其中就包括那两个药商,好在那两个药商穿的也不算十分出挑,再加包围村子的鬼子宪兵又不怎么分得出中国服饰,所以并没有一眼就把两个药商认出来。

  这两个药商就是中共满洲省委派来的联络人,他们原本是准备直接去珲春县的,但是半路上发现小鬼子已经对珲春以及外围诸县实施了全面戒严,没有良民证或者介绍信,根本就无法通过鬼子哨卡,他们又不敢走接走深山老林,所以只能让新一团派人来前来汪清县的百草村接头,却不料,竟然走漏消息被困在了这里。

  这两个人中间,四十出头的就是省委派的联络员葛青,看上去二十岁出头的是葛青的警卫员萧烈。

  萧烈低声说道:“葛书记,小鬼子的包围并不算严密,现在突围还是有机会的,要不我们还是赶紧突围吧?”

  稍稍停顿了下,萧烈又道:“现在这种情况,堡垒户也未必掩护得了。”

  “突不出去了。”葛青却摇摇头,沉声说道,“鬼子比你想象中更狡猾,包围村庄的只是其中的一部分鬼子,村外的林子里还埋伏着更多的小鬼子,我们如果突围,立刻就会落入鬼子的陷阱,而不突围的话,至少还有一线机会。”

  葛青说的是一线机会,不是一线生机,作为一名党员,而且还是一名在秘密战线工作的地下党员,自从加入组织,他就已经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所以他不在乎自己生死,他唯一在乎的就是能否完成组织交给自己的任务。

  萧烈低声问道:“葛书记,你说的是新一团?”

  “对。”葛青点头道,“新一团已经派人来接应咱们了。”

  两人说话间,鬼子已经在晒场上架起了机枪,河本哲人挎着军刀,走到乡亲们的队列前站定,以生硬的中国话说道:“皇军刚刚得到消息,有两个中共地下党冒充收参人潜入到百花沟,这两个中共地下党对于皇军来说,十分重要。”极品仙商

  停顿了一下,河本哲人又接着说道:“现在,请你们把这两个收参人交出来!”

  人群中便立刻响起一片窃窃私语声,不过并没有人站出来指认葛青还有萧烈,一来是因为葛青他们并没有收过山参,所以村里的乡亲们并不知道他们两个是参商,二来东北的父老乡亲大多讲义气,既便知道他们是参商,也不会说。

  共产党在东三省的名声向来就不错,新一团闪击奉天之后名声就更好,当初,新一团官兵那是宁可死在鬼子枪口下,也始终不愿意对着老百姓开枪!这样的部队,这样的党,那才是真正替老百姓着实的部队,真正替百姓着想的党!

  共产党在帮他们打鬼子,他们又岂能昧着良心、帮鬼子指认地下党员?

  晒场上的五十多个乡亲,鸦雀无声,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指认葛青两人。

  河本哲人却也不是个什么好脾气的,何况他还急着去对秀姑实施侵犯,当下说道:“你们要是不肯配合,那就只能按照皇军的规矩处理了!”

  说完,河本哲人在人群中扫了一眼,然后指了一下一个抱婴儿的少妇。

  立刻就有两个鬼子兵端着三八大盖,冲进人群中将那个少妇拖了出来,又从那少妇手中夺下婴儿,摆到了晒场北侧的石碾子上。

  “孩子,我的孩子。”少妇立刻撕心裂肺的惨叫起来。

  晒场上列队的五十多个乡亲也瞬间红了眼,鬼子可真是狠毒哪!

  河本哲人却根本不为所动,狞笑道:“听着,我只给你们一分钟,如果一分钟之内你们还不把那两个假冒参商的中共地下党员给交出来,我就碾死这个孩子,然后,每隔一分钟我就处死你中间的一个人,直到,你们全部被处决!”

  晒场上列队的五十多个乡亲便再次窃窃私语起来。

  葛青发现情形不对,便对萧烈说道:“萧烈,现在我说的每一个字你都必须记住,珲春县黑瞎子胡同二十六号,图们县帽儿胡同十一号,延吉县延吉大街十九号华兴药行,接头暗号老家来人,对方回答,老家已经没有什么人了……”

  萧烈道:“葛书记,这可都是机密,你告诉我做什么?”

  葛青道:“别说话,赶紧把我说的记在你的脑子里,一个字都不能记错!”

  两人说话之时,河本哲人也一直在滔滔不绝的讲话:“你们好好想想吧,是让自己的亲人去死,还是死一个跟你们无关的人?”说到这顿了顿,河本哲人又说道,“我现在要开始计时了,你们还有五十七秒钟的时间!”

  一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看到没人站出来,河本哲人立刻怒了,喝道:“来人,把那个孩子给我碾死了!”

  当即便有两个鬼子兵推动几百斤重的石碾子,向着那个襁褓中的婴儿碾压了过去。

  孩子的妈妈见状立刻昏死了过去,危机关头,葛青终于站了出来,喝道:“快住手,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