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4章 百草沟-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34章 百草沟

作为一名共产党员,葛青自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乡亲们为他而死!

  所以,当他意识到小鬼子有可能为难百草沟的乡亲们的那一刻起,葛青便果断将珲春、图们以及延吉县的地下交通站的地址以及接头暗号告诉了萧烈,然后嘱托萧烈一定要将交通站地址及接头暗号转告给新一团的人。

  再然后,葛青就毫不犹豫的挺身站了出来。

  葛青上前一步,盯着河本哲人说:“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中共地下党员!”

  “哟西!”河本哲人欣然点头道,“我时常听人说,共产党都是一群不怕死的人,原本还不怎么相信,不过今却总算是相信了。”

  “没人不怕死。”葛青淡淡的道,“只不过,这世上有些东西比生命更宝贵罢了,比如说信仰,又比如说民族及国家的尊严!”

  通过这几句简单的对话,河本哲人就已经能确定,葛青就是他们要找的那个人。

  既然正主已经找到,任务已经完成,那就犯不着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当下河本哲人便对着身后的一个鬼子中尉微微的一点头,那个鬼子中尉便立刻重重一顿首,旋即便拔出军刀对着不远处的两挺九二式重机枪大喝道:“撕丝改改……”

  接到命令,两挺九二式重机枪便立刻猛烈的喷吐火力。

  这下变起仓促,列队的百草沟的父老乡亲们可以说毫无准备,当下便纷纷中弹倒地,葛青的警卫员萧烈也被鬼子机枪扫倒在地,整个胸口都被打成筛子,明显不活了,看到这,葛青直接就懵在那里,鬼子这是几个意思?

  他都已经站出来了,居然还要杀人?

  密集如雨的枪声中,河本哲人却大笑着走向了老郑家。

  在老郑家,还有个如花似玉的新媳妇在等着河本哲人。

  片刻之后,葛青终于反应过来,怒吼道:“住手,快住手啊……”

  然后根本没人理会葛青,葛青怒极之下,当即纵身扑向其中一挺重机枪,试图用自己的身体挡住枪口,但是不等他冲上前,那鬼子中尉便已经上前一步,军刀一挥,刀背便已经重重砍在葛青的后脖子上,葛青立刻昏死过去。

  ……

  这个时候,刘炳坤他们其实并没有走远。

  在山区有句话很出名,叫做望山跑死马,从字面意思来理解,就是两个山头看上去似乎并没有隔太远,但走起来,却能够把马累死。

  郑炳坤他们走了半天,刚好爬上百草沟对面那道山梁的山顶。

  刚到山顶,郑炳坤便立刻下意识的回头往百草沟的方向眺望。

  跟在郑炳坤身后的同村青年立刻取笑道:“阿坤,离家半天不到就想媳妇了?”

  另一个青年立刻跟着说道:“大奎哥,人家阿坤可是新婚燕尔,两人黏乎着呢。”

  郑炳坤知道同村青年并没有什么恶意,微微一笑,便又转过身准备继续往前走,但就在他转身的瞬间,眼角余光似乎看到了什么,停顿片刻,郑炳坤便立刻以更快的速度,霍的又转回去,两眼死死盯着百草沟。肥妃正当道:魅王宠妻无下限

  郑炳坤的异常举动,立刻引起了另外的十几个青年猎户的注意。

  包括刚才取笑郑炳坤的两个青年在内,十几个青年猎户纷纷转身回头,向着百草沟的方向眺望,然后,他们的眼睛一下就瞪圆了!

  他们看到,百草沟的方向,竟然是腾起了一股巨大的黑色烟柱!

  身为山民,没有吃过猪肉,难道还能没见过猪跑?只看这烟柱,他们便判断出,是百草沟发生了大火,而且这绝对不可能是失火,而是有人村子里边放火!土匪?小鬼子?无论是谁干的,百草沟正处在极度的危险中却是毫无疑问的!

  凝望片刻,郑炳坤回过头,一声不吭的向着来时方向飞奔而去。

  “阿坤,等等我!”下一刻,又一个青年猎户紧跟着飞奔而去,然后是第二个,再然后又是第三个,只片刻,十几个青年猎户便又抄着猎枪,原路杀回来,而且一个个全都两眼血红,如果家里的父母妻儿没出事也就罢了,万一要是有个什么好歹,不管是小鬼子,还是土匪,都绝不与你们干休!百草沟的老爷们不是好惹的!

  因为心里牵挂着父母妻儿,而且走的又是下坡路,所以返回的速度就快多了。

  之前上山时,郑炳坤他们走了足足两个多小时才爬上前面的山梁,但是现在,他们仅仅只花了四十分钟,便冲到山脚。

  郑炳坤更一马当先,头一个冲到村口。

  这时候鬼子已经把外围林子里的伏兵都撤了出来,一百多个鬼子正围坐在村口的晒场上吃着烧烤的鸡鸭,在他们身后,除了村头的郑家院子,其余的村民的房屋已经全部陷入熊熊大火中,猛烈的火光几乎映红了半边天空。

  不过鬼子还是在村口安排了两个岗哨。

  看到郑炳坤端着猎枪杀气腾腾冲过来,两个哨兵便立刻举枪开火。

  鬼子的枪法还是很不错的,所幸郑炳坤反应够快,一缩头躲进了村口的水沟,两颗子弹几乎是擦着他的头顶飞掠过去,毫厘之差,他就被小鬼子一枪爆头了。

  躲进水沟后,不等两个鬼子推弹上膛,郑炳坤猛然起身就是一枪。

  “嗵!”猎枪的枪口立刻喷射出一股猛烈的白烟,对面不到五十米外的两个鬼子哨兵便立刻捂着脸面凄厉的惨叫起来,因为郑炳坤猎枪里装填的并不是铅弹,而是铁砂,这些铁砂原本是准备用来打路上的山鸡,现在却全喷射在了两个鬼子哨兵身上。

  “啊,啊啊~~”两个鬼子哨兵顿时无比凄厉的惨叫起来,人虽然暂时还没死,但却比死了还要凄惨百倍!因为从郑炳坤猎枪里喷射出的铁砂,几乎把他们的脸还有身体,整个打成子血筛子,但是却又没有打穿,真有够惨。

  枪声还有两个鬼子哨兵发出的惨叫声,惊动了正在晒场上吃烤肉的鬼子大队,百来个鬼子便纷纷抄起搁在脚边不远处的三八大盖,拉开枪栓,推弹上膛,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呈战斗队形散开,向着村口猛扑过来。富贵锦

  虽然只是一群宪兵,但是这伙鬼子的战术素养也还是不错的。

  很快,冲出村口的鬼子宪兵就发现了躲在水沟之中的郑炳坤,当即包抄过来,而这个时候,郑炳坤还在紧张的给自己的猎枪装填火药呢,猎枪不比步枪,既便单发步枪,打完一枪之后只需要拉一下枪栓,就能把子弹推进枪膛里。

  但是,猎枪却需要先装填火药,再装填铅弹或者铁砂。

  郑炳坤装弹的速度已经够快了,但是等他装好弹之后,鬼子已经逼近到了五十米内,当下直起身,瞄准最前方的鬼子旗手就是嗵的一枪,那个鬼子旗手吭都没有吭一声,直接往后一倒就毙命当场,这次,郑炳坤装的是实心铅弹。

  但是剩下的鬼子并没有停下来,反而更加加快了速度。

  而且,鬼子一边加速往前面冲,一边还举枪连续开火,封锁了郑炳坤的退路。

  郑炳坤的处境一下就危险起来,好在这时候,同村的十几个青年猎手回来了,在林子里边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看到了郑炳坤跟鬼子交火的情形了,也看到了仍在燃烧的百草沟,家园被焚毁,这些小伙子彻底的怒了,冲出林子就猛烈开火。

  十几杆猎枪里装的全都是霰弹,在五十米的距离内杀伤力还是十分的恐怖的。

  只听“嗵嗵嗵嗵”的一阵枪响,一大片的铁砂顿时间铺天盖地的猛泼了过来,呈扇形冲在最前面的二十多个鬼子猝不及防,顷刻间就被摞倒在地,一个个全都捂着眼睛、鼻子或脸面无比凄厉的惨叫起来。

  后面的鬼子兵见状,赶紧趴下,举枪跟猎手对射起来。

  趁着这个机会,郑炳坤赶紧逃离水沟,撤回林子边缘。

  交火不到片刻,鬼子的机枪组就到了,两挺歪把子机枪迅速架起,猛烈开火,这十几个青年猎手的火力立刻遭到全面压制,躲在一颗颗大树后面,甚至冒一下头都困难!原本趴在地上的鬼子兵见状,便再次站起身,又端着刺刀包抄过来。

  郑炳坤和同村的十几个青年猎手便只能不断的往后撤。

  不撤不行啊,不撤他们就要包抄过来的鬼子给包围了!

  一边往后撤,郑炳坤一边焦急的看向村口的郑家小院,百草沟几十栋民房,独门独户的郑家小院是唯一没有着火的,也不知道爹、娘、大哥大嫂还有秀姑他们怎样了,还有虎子,也不知道有没有躲进地窖里。

  这一刻,郑炳坤直恨不得插上翅膀飞过去。

  然而郑炳坤并没有翅膀,事实上既便他长了翅膀也是飞不过去,因为在他跟郑家小院之间还隔着一百多个鬼子宪兵,在没有解决掉这些鬼子之前,他根本别想回到家,也别想见到虎子,还有爹娘、秀姑他们。

  郑炳坤眼泪都快急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