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6章 仇还没报-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36章 仇还没报

郑炳坤已经进入一种物我两忘的境界,仿佛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了他还有前面五百米外的那个鬼子军官。

  是的没错,就是那个该死的鬼子军官!

  郑炳坤死也忘不了,那个鬼子军官一边系着皮带,一边走也他家大门的样子。

  毫无疑问,就是这个鬼子军官害死了爹娘哥嫂还有他的才刚满月的侄儿虎子,还有秀姑也是在被这个鬼子军官给凌辱之后自杀的,灭门之仇,岂能不报?

  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一定要杀了这个该杀千刀的鬼子军官!

  郑炳坤一边飞奔一边连续开火,落在后面的鬼子不断的倒下,转眼之间,郑炳坤已经追出了一百多米,也干掉了四个鬼子。

  不过,等郑炳坤再次开枪时,却只听到咔嚓一声,没子弹了!

  “嗳,接着!”随着一声断喝,一个皮弹盒已经凌空抛了过来。

  郑炳坤下意识的伸手接住弹盒,扭头一看,却是个披着“枯枝败叶”的汉子。

  那汉子正在冲着他笑,又问道:“小子,会使步枪不?要不要教你怎么装弹?”

  “会,我以前用过奉天造的仿毛瑟步枪。”郑炳坤点点头,旋即从皮弹盒里取出了一个子弹桥夹,再将皮弹盒往随身挎包里边一塞,然后就拉开枪栓,把那个五发的子弹桥夹装填进了枪膛,动作十分娴熟,一看就是个老手。

  接着,郑炳坤便再次举起步枪,瞄准前方的鬼子连续开火。

  随着枪声响过,一个接一个的鬼子宪兵便纷纷倒在了地上。

  郑炳坤的枪法出乎意料的精准,从开第一枪开始直到现在,就没有落过空!

  刚才扔子弹给郑炳坤的是韩锋,看到郑炳坤枪法如此出众,不由眼前一亮。

  这时候,同小组的山鸡带着几名队员赶过来,喘息着问道:“队长,咋不追了?”

  “不用再追了。”韩锋摇了摇头,目视着郑炳坤的背影说道,“剩下的十几个鬼子,就交给这家伙去解决吧。”

  山鸡看了眼郑炳坤,随口问道:“这家伙能行?”

  韩锋嘿然一笑,说道:“他的枪法不会比你差。”

  “是吗?”山鸡不自然的说道,“绝对不可能。”

  山鸡嘴上说着不可能,一双眼睛却蓦然瞪圆了,因为就在他跟韩锋说话这片刻间,那个猎户竟又射杀了几个鬼子,而且全部都是一枪毙命,一枪毙命并不算稀奇,稀奇的是,这家伙还是在高速奔跑之中完成的射击,这个就厉害了!

  只不过,韩锋还是担心郑炳坤会出现意外,所以还是带着山鸡他们几个追了上去,隔着百来米跟在郑炳坤的身后,这样一旦发生意外,也能及时救援。

  不过一直到最后也没出现意外,郑炳坤将落在后面的小鬼子逐一射杀,直到最后,只剩下那个鬼子军官一个人后,却没有再急于开枪,而是抢到前面把那个鬼子军官截住了,显然郑炳坤并不打算让那个鬼子军官死得太过痛快。

  这鬼子军官不是别人,就是汪清县宪兵队的队长河本哲人。沧海无缘

  这一刻,河本哲人真的是肠子都快悔青了,早知道新一团会派狼牙来接应联络员,当时在抓住共党的联络员之后,就应该在第一时间返回汪清县城的,要是第一时间回了城,也就不会有发生后来的事情了。

  然而这世上并没有后悔药可买,美色误事,美色误事哪!

  看着拦住去路的青年,河本哲人从对方的眼神以及表情上,感受到了必杀的意志,当下缓缓擎出军刀,摆开架势。

  “爹,娘,大哥大嫂,虎子,还有秀姑!”郑炳坤恶狠狠瞪着河本哲人,狞声道,“我这就活剐了这个畜生,替你们报仇!”

  说完,郑炳坤就从三八大盖上卸下刺刀,又随手将三八大盖扔到一边,只将三十多公分长的刺刀握在手中。

  河本哲人见状顿时眼前一亮,这可是你自己找死!

  当下河本哲人低喝一声,挥舞着军刀扑向郑炳坤。

  正好韩锋带着山鸡他们几个队员追上来,山鸡见状,本能的就要开枪,却被韩锋摁下了手中步枪,韩锋说:“先别急!”

  山鸡轻嗯一声,急抬头看时,只见鬼子军官已经冲到那个猎户的跟前。

  然后,鬼子军官大喝了一声,高举的军刀刷的照着猎户脖子斜斩下来,而那个猎户却跟懵了似的,只是恶狠狠的盯着那个鬼子军官。

  看到这,山鸡屁真的是屁快要急出来了。

  眼看鬼子军官的军刀就要劈在猎户身上,那猎户终于动了,只是一个闪身,鬼子军官的一刀便劈了个空,这下变起仓促,鬼子军官毫无防备,一下就失去重心,猛的一个踉跄撞向那个猎户的跟前。

  再然后,那个猎户手中的刺刀便已经在鬼子军官的右胳膊上划出一个伤口。

  这一刀,划得极深,几乎都割到了骨头,鬼子军官立刻嗷的一声惨叫起来。

  “我去,没看出来是个高手!”山鸡便立刻叫起来,这身手还真是干脆利落。

  韩锋也是下意识的点了下头,只是从这一个回合,便足可以看出来,眼前的这个年轻猎户是个高手,不仅枪法极其出众,身手也是十分厉害!

  郑炳坤却完全没有留意外界,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河本哲人身上。

  这一刻,郑炳坤只想着把河本哲人千刀万剐,替死去的亲人们报仇。

  “刚才的那一刀,是替我爹划的。”郑炳坤恶狠狠的盯着河本哲人,喘息着,满脸狰狞的说道,“接下来的这一刀,是替我娘划的!”

  “八嘎,死啦死啦滴!”河本哲人的整张脸都扭曲了,一是因为剧烈的疼痛,再就是因为愤怒,他感觉自己的尊严遭受了极大羞辱,于是仰首发出了一声咆哮,然后再一次挥舞着军刀,扑向郑炳坤。

  郑炳坤不闪不躺,反握着刺刀迎了上来。

  转眼间,河本哲人便已经冲到了郑炳坤的面前,军刀再次斜斩下来。

  然而很不幸的是,这次还是跟刚才一样,郑炳坤只是轻盈的一闪身,便躲过了河本哲人这凌厉一刀,再反手一挑,又在河本哲人胸口划出一道深可及骨的血槽,剧疼之下,河本哲人便再次惨烈的哀嚎起来,脚下更是连退了三大步。韩娱之影后人生

  接下来,郑炳坤再没有给河本哲人喘息的机会,一个箭步就跟上来。

  “这一刀,是替我大哥挑的!”郑炳坤说话之间,便已经欺近到河本哲人面前,反手一刀在他背部剌开一道血口,河本哲人再次惨叫一声,又往前踉跄了几步,还没站稳,郑炳坤却已经再次如影随形般追了上来。

  “这一刀,是替我嫂子挑的!”

  “这一刀,是我那未满月的侄子的!”

  几刀过后,河本哲人便已经倒在地上,手中军刀也已经掉落在地上,郑炳坤的身手确实很高强,但是他终究不是刽子手,几刀下去,河本哲人就已经奄奄一息,不过好在,郑炳坤也不是真要把河本哲人千刀万剐。

  郑炳坤上前一步,一脚踩住了河本哲人。

  “秀姑,这一刀是为你刺的!”郑炳坤仰天大吼一声,一刀刺进河本哲人胸口,河本哲人的身体抽搐了两下,又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然后再也没有任何声息,一对眸子也渐渐的变得空洞、丧失了所有的神采。

  杀死了河本哲人,郑炳坤又木然的转回到百草沟村口。

  但只见,郑德彪和十几个小伙伴正在晒场上的尸体堆中翻找着自己的亲人,还没有找到的满脸焦急,已经找到的则在那嚎啕大哭,再抬头看了眼仍在熊熊燃烧的百草沟村,郑炳坤便好像忽然间被抽空了力气一般,一屁股跌坐在了晒场上。

  爹死了,娘没了,大哥大嫂还有小侄子也没了,秀姑也被害了,村子也被烧了,郑炳坤感到整个世界都毁了,他似乎已经没了活着的意义!

  想到这,郑炳坤便感到一种莫名枯寂,活着已经是毫无意义了。

  想到这,郑炳坤便举起刺刀,毫不犹豫的向着自己心窝扎下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把刺刀却忽然从斜刺里伸了过来,一下挡开郑炳坤的刺刀。

  郑炳坤自杀不成,便立刻将胸中的情绪全部发泄出来,扑倒在地嚎啕大哭起来。

  刚才阻止郑炳坤自杀的不是别人,就是冷铁锋,担心郑炳坤会再次自杀,冷铁锋又一脚将刺刀踢到了十几米开外,然后说道:“小子,你是不是以为干掉了这些鬼子,就已经算是替你爹你娘你哥你嫂子还有媳妇报仇了?”

  郑炳坤立刻止住悲声,难道这还不算报仇?

  “当然不算。”冷铁锋紧接着说道,“这些鬼子跟你无怨无仇,为什么要不远万里跑到百草沟来杀你家人?”

  郑炳坤茫然,是啊,这些鬼子跟他们老郑家无怨无仇,为什么要从不远万里的东瀛跑来百草沟杀他亲人?

  “因为他们也是奉命行事!”冷铁锋说道,“真正害死你爹娘、哥嫂、侄子还有媳妇的是日本天皇,是日本的统治阶级!”停顿了一下,冷铁锋接着说道,“所以,在还没有干掉日本天皇,还没有打败小日本之前,你的仇就不能算报了!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