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7章 井上动摇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37章 井上动摇了

听到这话,郑炳坤的眼神重新亮了起来。

  说的没错,这些鬼子为什么会不远万里跑来百草沟祸害他们的亲人?还不是因为日本的天皇下了命令?所以,他们的仇人其实不是这些已经被他们干掉的鬼子,而应该是远在日本的小日本天皇,而应该是小日本的那些高官!

  在没有干掉日本天皇,在没有干掉小日本的那些高官之前,他们的仇就不算报了,这个事就还没有完!

  当下郑炳坤便收住了悲声,重新站起身。

  这个时候,郑德彪有十几个小伙伴也纷纷收住悲声,问道:“阿坤,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郑炳坤两眼微眯,狞声说道,“从今天开始,咱们百草沟的老爷们算是跟小鬼子耗上了,不杀光东北的鬼子,不干掉日本天皇,这事就不算完!”

  郑德彪嗯了一声,咬着牙说道:“阿坤,算我一个,我跟你一块去!”

  “阿坤,我也去!”

  “坤子,算我一个!”

  “妈拉巴子,也算我一个!”

  其余十几个猎户也纷纷响应。

  郑炳坤点点头,又说道:“不过现在,还是先把人给埋了。”

  当下郑炳坤带着十几个猎户开始挖坑,把被害的乡亲逐一埋了。

  冷铁锋有意想要带走这十几个猎户,而且还没有见着前来接头的省委联络人,所以并没有急着离开,刚开始狼牙还想上前帮忙,却被郑炳坤他们给拒绝了,掩埋亲人的事情他们不想借他人手,按习俗他们必须亲力亲为。

  只不过,就在郑炳坤他们忙着安葬乡亲的遗体时,中间的“一具尸体”却忽然间毫无征兆的坐起来,却把正在搬运尸体的几个猎户吓了一跳。

  坐起来的这具“尸体”不是别人,就是满洲委省派来的接头人葛青。

  当时葛青为了救乡亲们,在将联络站的地址以及暗号口述给警卫员萧烈之后,便主动挺身站了出来,却是没有想到,此举仍旧没能救下百姓!之后他就被鬼子给打晕了,等到他再次醒过来时,战斗都结束了。

  “妈呀,诈尸了!”搬尸体的两个猎户吓了一跳。

  “诈尸?”葛青摸了摸后脖子,满脸茫然的问道,“鬼子呢?”

  “小鬼子已经被消灭了。”冷铁锋走了过来,看着葛青问道,“老乡,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还有,你有没有见着一个收参的?”

  “收参的?”葛青闻言目光一凝,反问道,“大兄弟,你们是干什么的?”

  无怪乎葛青会这么问,因为冷铁锋他们并没有穿军装,而是穿的缀有树枝或枯草的奇形怪状的迷彩服,看上去与其说正规军,反而更像一群土匪。

  冷铁锋没有隐瞒,道:“我们是东北抗日联军新编第一团。”

  “新一团的同志?”葛青闻言顿时大喜过望,不过谨慎起见,还是说了接头暗号,等到冷铁锋对上暗号才终于彻底放耳心来,当下站起身跟冷铁锋握手,一边说道,“同志,可算是等到你们了,还以为见不着你们了。”恶魔男友不外卖

  冷铁锋道:“葛书记,百草沟究竟怎么回事?”

  葛青说道:“应该是满洲省委中出现了叛徒,把我要来百草沟跟你们接头的消息,泄露给了鬼子,这才把鬼子宪兵招来了百草沟,所以,百草沟的惨案,我们其实也有责任,是我们工作没做好,才会给老百姓带来这么大的损失。”

  冷铁锋叹息一声说道:“这事确实要好好追查。”

  “要追查,一定要查!”葛青连声说道,“等到了五家山要塞,我就会跟省委联系,让省委敌工部的同志进行彻查,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个叛徒给揪出来。”

  停顿了下,葛青又道:“不过现在,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

  这个时候,郑炳坤他们也已经埋葬完了亲人,冷铁锋上前说道:“小子,如果你们想要更好的杀鬼子,我建议你们还是加入我们新一团。”

  “新一团?”郑德彪闻言眼前一亮,大声道,“徐锐团长的部队?”

  “那可不。”冷铁锋微微一笑,又道,“东三省除了咱们,难道还有第二个新一团?”

  郑德彪还想要说话时,却让郑炳坤给制止了。

  郑炳坤制止了郑德彪,又说道:“我听说徐锐团长手下有个狼牙大队,队员个个身手了得,杀得鬼子是闻风丧胆,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

  “你是说狼牙大队么?”冷铁锋微微一笑,说,“现在站你面前的就是。”

  “你们就是狼牙大队?难怪枪法这么好!”郑炳坤闻言顿时眼前一亮,遂即又说道,“行,既然你们是狼牙大队的人,我们就加入你们!”

  冷铁锋微微一笑,说:“这个到时候再说,不过新一团欢迎你们加入。”

  有句话冷铁锋没有说,要参加新一团不难,但是要想加入狼牙大队可没那么容易,而是要经过严格的考核的,如果通不过考核,不管什么人都别想进入狼牙大队,但是郑炳坤并没有听出冷铁锋的言外之意,当下没有多问什么。

  很快,冷铁锋就带着郑炳坤一行人离开了。

  又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小林浅三郎才带着大队鬼子浩浩荡荡的赶到了,不过,当老鬼子带着大队人马赶到的时候,百草沟的战斗早已经结束,包括河本哲人在内,前来百草沟的一个中队的鬼子全部被击毙,没有一个幸免于难。

  看着满地的鬼子尸体,小林浅三郎气得咬牙切龄,却又毫无办法,因为百草沟已经被河本哲人一把火给烧了,村子里的老百姓也都被杀掉了,小林浅三郎总不能下命令,把这些百姓的尸体挖出来再杀一遍。

  ……

  五家山要塞,徐锐再次来到了地牢。

  因为担心井上千代子会自杀,所以徐锐不仅把她的四脚都捆住了,临走之前,还会把她的下巴都卸下来,所以现在,徐锐进入地牢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把井上千代子的下巴骨给安上。我那么恨你

  下巴骨一接上,井上千代子便说道:“徐锐,能不能不要这么做?”

  徐锐道:“只要你保证不自杀,我便不绑你,更不会卸掉你下巴骨。”

  “自杀?”井上千代子摇摇头说道,“徐锐,你想多了,作为一名忍者,我们为了使命有可能做任何事,但是唯独不会自杀。”

  “好,我相信一名影忍者的承诺。”徐锐说完,连井上千代子身上的麻绳也解开了。

  井上千代子轻轻摩挲着被麻绳捆得有些发麻的胳膊还有手腕,并没有像之前那样,立刻向徐锐发起进攻,甚至在四肢的麻木感消褪之后也没有发动进攻,看上去,她似乎已经意识到不是徐锐对手,所以已经放弃了猎杀徐锐的念头。

  看到井上千代子并没有攻击自己,徐锐笑问道:“怎么,不打算杀我了?”

  井上千代子脸上涌起一抹无力感,摇摇头说道:“好吧,我承认,我不是你对手,至少在这个地牢里边,我绝不是你的对手!”

  徐锐微笑道:“离开地牢,你也一样不是我对手。”

  停顿了一下,徐锐的神情忽然间变得无比严肃,又说道:“因为,自古邪不胜正,正义可能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正义终将会战胜邪恶!”

  井上千代子微微一哂说:“什么是邪恶?什么又是正义?”

  “保家卫国,守护人民,这是正义!”徐锐说道,“侵略他国,滥杀无辜是为邪恶!”

  “你这么说太过狭隘了。”井上千代子摇了摇头,又接着说道,“据我所知,你们中国的统治者做得似乎也不怎么样,自从满清皇帝退位之后,你们中国的老百姓一直就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而且在可以预见的一段时期内,中国的情形恐怕不会有太大的改观,但是,如果中国能够纳入大日本帝国的版图,中国的老百姓如果能够成为天皇陛下的子民,就可以过上跟日本百姓一样的幸福生活,这岂不是好?”

  “幸福生活?”徐锐说着掏出一叠照片,哂然说,“你说的是这样的幸福生活么?”

  随着一张张照片在面前的地板上摊开来,井上千代子的脸色终于有了变化,因为徐锐带给她的这些照片,大多是那个日军战地记者所拍摄的,还有一些是项影心拍的,这些照片忠实的记录了日军在中国所犯下的让人发指的野蛮暴行!

  盯着井上千代子的眼睛,徐锐接着说道:“所以,不要再粉饰你们所谓的圣战了,这就是一场侵略战争,你们的意图也不是为了解放中国人,而仅只是为了奴役中国人而已,你们的真正意图就是,让四万万中国百姓成为日本的奴隶!”

  井上千代子哑口无言,因为眼前这些照片让她无论说什么都感到苍白无力,是的,所谓的大东亚圣战就是一场非正义的侵略战争,就是侵略!

  “这些照片就送你了,你就在这里好好反思下吧。”

  徐锐转身走了,并没有再限制井上千代子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