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0章 变坏事为好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40章 变坏事为好事

“司令官阁下!”

  古川真之介和大津魁上前一步,顿首见礼。

  山下奉文回了一记军礼,问道:“古川君,一切都准备好了吗?”

  古川真之介闻言立刻微微一窒,并没有马上回答山下奉文的问题。

  “怎么?”山下奉文的眉头立刻微微一皱,问道,“有什么困难吗?”

  “哈依!”大津魃顿首回答道,“中国人的乡土情节非常之重,所以,各村老百姓的抵触情绪非常大!”

  山下奉文说道:“你们的宣传工作有没有做到位?”

  “哈依!”古川真之介顿首说,“我们已经把移民的好处说的很清楚,不管什么人,只要答应移民前往远东,每家每户立刻就分给住房一处,良田五十亩,然而愿意移民的中国人还是寥寥无几,愚蠢的中国人还是更加愿意留在原籍。”

  “八嘎!”小林浅三郎大怒道,“既然这些中国人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不要再跟他们客气了,直接诉诸武力手段就是了。”

  古川真之介却没有理会小林浅三郎。

  这种事,还得山下奉文拿主意才行。

  山下奉文沉吟着说道:“釜底抽薪计划已经全面铺开来,消息走漏已经不可避免,相信徐锐很快就会知道消息了,所以,这件事情不能够再拖了,必须果断快速的推行下去,既然有人想不通,那就只能够通过武力手段强制推行了。”

  “哈依!”古川真之介重重顿首道,“卑职明白!”

  顿了顿,古川真之介又回头对大津魁说道:“大津君,立刻命令各步兵队,对珲春县各镇各村百姓,强制性驱离!”

  “哈依!”大津魁顿首。

  ……

  五家山要塞的主碉堡,作战室里。

  徐锐正召集各营营长开作战会议。

  主持会议的却是作战参谋杜俊杰,杜俊杰正指着地图朗声说道:“这次的军事行动的目标是敬信镇!”

  “怎么是敬信镇?”

  “就是,为什么不是县城?”

  “索性连县城一起拿下得嘞。”

  “谁说不是?只打一个镇算个什么事?”

  还没等杜俊杰说完,与会的营长们不高兴了。

  徐锐便立刻发火道:“都给我闭嘴,一个个的就知道打敬信镇,敬信镇有鬼子一个主力师团驻防,有那么好打?”停顿了一下,徐锐又接着说道,“我再提醒你们一次,现在新一团的家底已经不比以前,今后你们得学会精打细算过日子!”

  看到徐锐已经发火,与会的几个营长才乖乖闭紧了嘴巴。

  杜俊杰又接着说道:“根据珲春地下党的同志提供的情报,敬信镇维持会长何老六仗着有鬼子在背后给他撑腰,做了不少坏事,民愤极大!所以这次,不仅要消灭驻扎在敬信镇上的日伪军,而且要抓住维持会长何老六,公开审判!”
神男子
  冷铁锋便立刻说道:“这个交给我们狼牙大队了。”

  杜俊杰便立刻扭头看向徐锐,这事他可做不了主。

  “行。”徐锐点点头,又对杜俊杰说,“你接着讲。”

  “好。”杜俊杰又接着说道,“现在我再讲解一下作战计划,这次对敬信镇的攻击,将由两个主力步兵营担纲主攻,不过,攻打敬信镇的战斗打响之后,驻扎珲春县城的第三十八师团主力一定会赶过来增援,所以,还要一个营打阻击。”

  听到这,与会的几个营长便再次开始大声嚣叫起来。

  “团长,主攻的任务就归我们五营了,也用不着两个营了。”

  “凭啥?凭啥就由你们五营担纲主攻?老子还没有说话呢。”

  “呀嘿,显得你老高就有多牛掰似的,要不然咱俩当着大伙的面练练?”

  “好啊,练练就练练,还怕了你不成?老子虽只有一只眼,但是要想收拾你小子却还是绰绰有余的。”

  这边石长庆和高楚为主攻吵成了一团,那边骑兵营长铁钢却跟徐锐扛上了:“团长,凭啥又没我们骑兵营什么事?不行,这一仗无论如何也得让我们两个骑兵营参加,说起来,团长你还兼任着骑兵二营的营长呢,怎么胳膊肘净往外拐?”

  看着几个营长在那吵个不停,王沪生心里却乐开了花。

  因为这些营长吵得越凶,就越证明一个事,那就是新一团的士气已经恢复。

  只有新一团的士气已经完全恢复了,各营的营长才会求战心切,急于打仗,这说明,这两个多月的休整并没有白费,还是起到了作用。

  徐锐却也没有急着说话,看着几个营长在那里争,吵。

  直到几个营长吵得差不多了,徐锐才轻咳了一声,准备要说话。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政治部敌工科的一个干事忽然匆匆走进来,将一张小纸条递给了王沪生,王沪生看完之后,脸色立刻变了。

  徐锐立刻注意到王沪生脸色的变化,问道:“老王,出什么事了?”

  王沪生吸了一口气,沉声道:“老徐,有重大情况,延吉地委的葛书记,刚刚让人送来了一个十分重要的情报,说是小鬼子正在珲春、图们、延吉、汪清以及朝鲜境内的罗先、罗津等郡动员当地老百姓,让他们迁往远东地区!”

  徐锐闻言立刻蹙紧了眉头,竟然还有这种事?

  石长庆却不以为然的说道:“政委,这事有什么奇怪的?小鬼子占领了苏联的远东,远东土地肥沃又没什么人,小鬼子肯定要移民屯垦,这不是挺正常的么?”

  “你懂什么。”王沪生没好气的道,“就算是要移民屯垦,也应该从人口密集区移民,珲春这一带本就人口稀少,原本就劳动力严重不足,又怎么会往外移民?”

  石长庆闻言便一愣,挠挠头说道:“说的也是,好像是轮不着珲春往外移民。”

  王沪生又对徐锐说:“老徐,根据葛书记判断,小鬼子是要把珲春、图们、延吉这一带的近百万老百姓整体迁往远东,以便在五家山要塞外围制造出一大片无人区!这样一来,咱们新一团就失去了兵源的补充!”高冷女也娇蛮

  徐锐目光陡然一冷,说道:“这是釜底抽薪!”

  王沪生重重点头道:“没错,就是釜底抽薪!”

  “厉害哪!山下奉文这个老鬼子果然厉害!”徐锐沉声道,“这要是让这老鬼子的釜底抽薪毒计得逞了,咱们新一团可真就万劫不复了!”

  “那可不。”王沪生点头道,“咱们新一团的战斗力再强,老徐你的指挥再怎么厉害,也不能保证战斗中不死人,而如果没有兵源补充,死一个就会少一个,咱们新一团的兵力,就只会越来越少,用不了半年时间,老徐你就变成光杆团长了。”

  听到问题如此严重,与会的几个营长顿时一个个变了脸色。

  急性子的石长庆更是急声道:“团长,政委,这可怎么办才好?”

  “怎么办?当然是全力破坏!”徐锐沉声道,“看来我们的作战计划必须做出调整了,攻打敬信镇的行动只能往后推迟了,当务之急还是先破坏鬼子的移民!”

  停顿了下,徐锐又接着说道:“咱们中国人历来就眷恋故乡故土,所以珲春、图们、延吉诸县的百姓,一定不愿意移民,这时候山下奉文就一定会派出军队,强迫移民,咱们新一团的作战任务,就是打击小鬼子,保护老百姓!”

  王沪生闻言顿时间两眼一亮,兴奋的说道:“老徐,我们还可以趁这个机会,在五家山要塞周围各村、各乡、各镇发展外围民兵武装,进而建立起民主政府,在这之前,我还在为怎么破局而伤脑筋呢,真要这样,山下奉文此举反而是帮了我们大忙!”

  王沪生说的没错,这个事情要是处理好了,的确可以变坏事为好事。

  因为珲春、图们、延吉、汪清诸县太偏僻,消息闭塞,当地的老百姓对于徐锐和新一团并不怎么了解,甚至对抗联也缺乏基本的了解,所以在新一团刚转进五家山之初,珲春当地百姓与新一团保持了相当的距离。

  三个月来,王沪生多次派出政治工作干部,试图在五家山要塞外围各个村庄、乡镇建立基层民主政府,领导当地百姓抗击日寇的侵略,但是当地老百姓都表现得很抵触,所以工作成效一直不大,甚至连一个村庄都没能拿下来。

  不过现在,山下奉文却送上了一个好机会!

  因为移民的事情,当地百姓跟日伪政府之间肯定会发生严重的矛盾,连带的,当地百姓对小鬼子的不满情绪,也会剧增!这样他们新一团的策反机会也就来了!完全可以借此机会将整个珲春县的百姓、甚至周边诸县的老百姓,全都争取到新一团这边!

  有了百姓的支持,新一团才算是真真正正的在三国交界处站稳脚跟!要不然,无论五家山要塞有多么的坚固,都不能算真正站稳脚跟!

  徐锐重重点头道:“老王你说的对,一定要趁这个好机会,将整个珲春县乃至周边诸县的老百姓都争取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