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1章 被策反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41章 被策反了

五家山要塞,地牢。

  自从上次长谈之后,井上千代子的待遇就好多了,徐锐不仅不再限制她的自由,且每天的伙食也比以前好多了,当然,她的活动范围还是仅限于地牢,不能跳出铁门半步,事实上她也不可能出去,大铁门的坚固足以抵御住炮弹攻击。

  不过,井上千代子似乎也并没有想过要逃离地牢,每天只是安静的静坐、冥想,夜以继日的修炼着忍术。

  事实上,这个时候就算警卫打开地牢的铁门,井上千代子也不会逃走。

  因为徐锐对井上千代子的策反已经起了作用,尤其徐锐带给她的照片,给她的心灵造成了很大冲击,虽然井上千代子表面上还没有屈服,但是在她的内心却已经出现了动摇!所以在这个时候,她急需通过修炼修补她的忍者之心。

  井上千代子的逻辑是这样的,如果她能够能过艰苦修炼将忍术提升到更高的境界,从而从实力上对徐锐形成绝对的碾压,她就可以证明日本忍术比中华武术优秀,这么一来,日本吞并统治中国也就显得顺理成章。

  所以说,现在就让井上千代子走她也不会走。

  “咣当。”沉重的大铁门再次打开,正在静坐修炼的井上千代子睁眼看,便看到一个健硕颀长的身影大步流星走了进来,看到这个身影,井上千代子的心里便立刻不可遏止的泛起了一抹涟漪,进来的人当然就是徐锐。

  站在女性的角度,徐锐无疑是十分吸引人的。

  赛红拂、小桃红、江南还有小鹿原纯子,一个个之所以会无可救药的喜欢上徐锐,并不是没原因的,因为徐锐身上的这种雄性气息,对于女性来说真的是致命毒药,井上千代子自谓阅人无数,可面对徐锐却还是难免会心动。

  霎那间,井上千代子的双眸便变得茫然,自己决定留在五家山要塞修炼,真的仅只是为了提升忍术,真的只是为了证明忍术比武术优秀?而不是为了留在徐锐身边,而不是为了每天能够见到徐锐并且与他说上几句话?

  不过下一个霎那,井上千代子的双眸便立刻又恢复了清明。

  再接着,井上千代子的身影一晃,原地便已经失去了踪影。

  等到井上千代子的身影再出现时,却已经欺近到了徐锐面前不到半米处,然后一记鞭腿照着徐锐凌空抽下来。

  然而,徐锐只是很随意的一伸手,便已经轻松攥住井上千代子的脚脖子。

  接着,徐锐猛然的发力往外一甩,井上千代子的娇躯便被狠狠的甩出去,又叭嗒一声撞在了地牢的墙壁之上,再贴着墙壁滑落在了地上。

  苦笑着翻身坐起,井上千代子道:“徐锐,你还真是一点都不怜香惜玉。”

  “怜香惜玉?”徐锐哂然道,“井上小姐,难道你希望别人把你当女人?”

  井上千代子扶着墙壁站起身,没好气的道:“这话说的,难道我不是女人?”

  如果是不知道的,一定会误认为井上千代子跟徐锐两人是多年的故交好友,此刻他们两个人又哪里像是敌人?弯男的X点攻略

  井上千代子的语气中有着毫不掩饰的娇嗔,不过徐锐没有接茬,他想要策反井上千代子这是真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想跟井上千代子之间发生点什么!还是那话,自从跟江南结婚之后,他就已经彻底收心了。

  对于井上千代子,徐锐真的没有任何想法。

  当下徐锐便直接岔开话题道:“井上小姐,你不一直怀疑照片的真实性吗?今天我就带你去现场亲眼看一下,看看你们日军是怎么对待我们中国老百姓的!我敢保证,现实比照片上展示的更加残忍十倍甚至百倍。”

  井上千代子闻言便立刻沉默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徐锐这么说,井上千代子内心忽然涌起了一丝愧疚,然后,井上千代子便乖乖的向着徐锐伸出她的双手。

  徐锐便讶然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井上千代子说道:“既然带我外出,难道不需要戴手铐和脚镣吗?”

  徐锐没正面回答,而是反问井上千代子道:“那么我想知道,你会逃跑吗?”

  井上千代子很认真的想了一下,摇摇头说:“我想应该不会,更何况既便我想逃,也绝逃不出你的手掌心,你的速度可比我快多了。”

  徐锐哂然说道:“那还戴什么手铐脚镣?”

  说完,徐锐转身就往外走,把后背毫无防备的留给了井上千代子。

  盯着徐锐背影,井上千代子的美目深处瞬间抹过一抹莫名的厉害,不过下一刻,这抹厉色便立刻消逝无影,然后乖乖的跟了上去。

  井上千代子紧走几步跟上徐锐,问道:“小舞呢?她会不会一起去?”

  “你是说朝比奈舞?”徐锐脸上微微露出一抹古怪之色,摇头说,“她就不去了,不过你放心吧,她现在被照顾得非常好。”

  “照顾?”井上千代子惑然道,“谁在照顾她?”

  徐锐也没有隐瞒,淡淡的说道:“我徒弟,地瓜。”

  井上千代子便立刻不再多说了,还有什么好多说的呢?她完全明白徐锐口中说的照顾是怎么回事,她很清楚,徐锐的这个徒弟可是贪花好色之徒,所以朝比奈舞现在是个什么样的情况也就不难想象,但是作为战俘,就应该有战俘的觉悟,不是吗?

  ……

  不过井上千代子这次真想多了,地瓜还真没有怎么着朝比奈舞。

  真的,地瓜也就是找朝比奈舞谈谈人生、谈谈理想什么的,并没有做什么别的违背妇女意志的事,当然了,如果朝比奈舞自愿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作为井上千代子的女弟子,朝比奈舞的忍术不如她的师父,精神意志力也要比她师父要薄弱得多,所以井上千代子到现在还在顽抗,但朝比奈舞却已经在地瓜最近半个月的夜以继日的攻势下屈服了。

  被征服之后的朝比奈舞简直比小绵羊都要温顺。

  这会,地瓜就正惬意的躺在一把椅子上,一边享受着朝比奈舞的按摩服务,一边眯着眼睛叹息道:“早就听人说起过,说是日本女人最为伺候男人,我以前还不相信,不过今天总算是信了,朝比奈,你这按摩手法真是绝了。”女总裁的贴身男友

  朝比奈舞笑道:“惬意吧?更惬意的还在后头呢。”

  “纳尼?”地瓜便立刻睁开眼睛,满脸期待的道,“你还有别的什么绝技?”

  “那是当然了。”朝比奈舞向着地瓜抛了个媚眼,又说道,“我还会跳战舞。”

  “纳尼,战舞?”地瓜鼓掌笑道,“这个好,这个精彩又刺激,快给我跳一段。”

  朝比奈舞笑道:“不过,如果要将战舞的美妙处完全展现出来,还需要一把匕首呢。”

  地瓜想也没想,直接就拔出腰间的三八刺刀,递给朝比奈舞说:“喏,这刺刀给你。”

  朝比奈舞伸手接过刺刀,又无比妩媚的对着地瓜一笑,然后挥舞着刺刀跳起舞蹈来,还别说,朝比奈舞还真的是学习过战舞,一段战舞跳的真是精彩绝伦,地瓜看得都傻眼了,直到一点寒星照着他的咽喉狠狠刺过来。

  这一刀自然是朝比奈舞刺过来的。

  不过地瓜早就防着她呢,只是随意的一伸手,便拍开了朝比奈舞刺过来的三八刺刀,脚下再一绊,朝比奈舞的娇躯便立足不稳摔倒在地,地瓜再纵身跳起,再重重的压落下来,便整个骑在了朝比奈舞的背上,将民死死压在身下。

  “艹,小娘皮,老子早防着你呢,你还真来!”地瓜冷笑着说道。

  朝比奈舞使劲的挣了挣,发现根本挣扎不脱,便立刻又换上一副笑脸,扭头满脸妩媚的看着地瓜,媚声说:“干吗呀,我就是跟你闹着玩,你还真生气了呀?”

  “我也没生气呀。”地瓜嘿嘿一笑,接着说道,“我也是跟你闹着玩的。”

  说完,地瓜顺势站起身,朝比奈舞也一个翻身爬起身来,再然后,两个人很快就又腻歪在了一起,活脱脱就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地瓜一边享受朝比奈舞的捏腿服务,一边说道:“对了,跟你说个事,你师父,井上千代子,已经被我师父策反了。”

  “纳尼?”朝比奈舞闻言,双手下意识的一紧。

  “哎唷。”地瓜便立刻雪雪喊起疼来,生气的道,“你想捏死我呀?”

  “哈依,死米马塞,哈依,死米马塞。”朝比奈舞反应过来,赶紧一边顿首哈依,一边又连声说死米马塞道歉,不过在内心深处,朝比奈舞还是十分震撼的,她被地瓜无意中透露的这个消息给震撼到了,师父竟被策反了?

  不过联想到当时她和师父关在一起时,师父面对徐锐之时的表现,朝比奈舞也就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地瓜并没有撒谎,这是真的!

  地瓜似有意又似无意的道:“你师父已经反正了,那么你呢?”

  “我呀?”朝比奈舞脸上立刻又浮起满脸的媚笑,丰满的娇躯几乎整个挤入到地瓜怀抱里,吃声说,“我当然是跟我师父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