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3章 人口资源-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43章 人口资源

徐锐并未参加战斗,而是带着井上千代子留在了村口,一来这样的战斗已经用不着他亲自参与了,卓力格斗的警卫排就足可以应对,二来他也是为了留下来监视井上千代子,虽然这小娘皮表现得很配合,但是鬼才知道她会不会趁机逃跑?

  万一井上千代子表现出的忏悔只是表面,只是在演戏,然后再让他趁这机会跑了,那岂不是放虎归山?徐锐绝对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徐锐回头看着井上千代子,冷冷的说道:“井上千代子,看见了吧?你看看你们日本的军队在我们中国都做了些什么?”

  井上千代子的一对秀眉已经深深的蹙紧。

  说真的,这还是井上千代子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残酷景象。

  十年前,九一八事变爆发之后,日本政府开始紧急动员国内的军队,但是国内存在强烈的反战情绪,为消除这种反战情绪,日本皇室虚构了步兵第三十七联队中尉井上清一和新婚妻子井上千代子间的一个主战故事。

  故事中,中尉井上清一因为是新婚燕尔,并不想离开他的新婚妻子,但是他的新婚妻子井上千代子,却趁井上清一睡熟之后,用匕首在他的枕边自杀,并且留下遗书,明言她的自杀是为了让她的丈夫无牵挂的上战场,替帝阵效力、天皇尽忠!

  这个故事通过各种途径公开之后,在全日本引发极大轰动,从此反战的声音完全被主战的声音淹没。

  这只是一个虚构的故事。

  故事中的步兵第三十七联队的井上清一中尉其实并不存在,井上千代子却真实存在,故事中,在井上清一中尉离家后,甲贺忍者村的上一代村长便来到井上家,悄悄带走了井上千代子,数年之后,甲贺忍者村便多了位名叫井上千代子的影忍。

  然而故事终究只是故事,井上千代子其实从小便在甲贺忍者村长大,当时配合日本皇室虚构并宣传这个故事的时候,井上千代子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对,作为一名日本皇家忍者,配合皇室做好宣传,这不是很正常的吗?

  可是,现在,当井上千代子亲眼看到了日军在中国的所作所为之后,她才终于知道,当初她配合日本皇室做的宣传,或许真的是错了。

  好半晌之后,井上千代子才长长舒了口气,幽幽的说道:“好吧,我承认,这场战争的确是一场非正义的侵略战争,帝国的军队确实不应该来中国。”稍稍停顿了下,又说道,“不过,既便是这样,我顶多也就是不再参加战争,但是你想要我反过来帮助你们中国人,与帝国、与皇军为敌,这却是绝无可能的!”

  再停顿了下,井上千代子又说道:“正如你们新一团的将士们宁可自己死,也不愿意将枪口对准自己的同胞,我也绝对不会将枪口对准自己的同胞。”

  “那些已经不是你的同胞了。”徐锐哼声道,“他们甚至都已经不是人类了,他们已成为一群毫无人性的野兽!一群畜牲!”

  井上千代子的秀眉立刻微微一蹙,徐锐说的畜牲两个字,让她感到很不适。江山为聘美男来袭

  好半晌之后,井上千代子才说道:“既便这样,我也是不会对他们下手的!”

  徐锐知道有些事不能急,必须得一步步的来,当下说道:“先不说这个了,你还是先跟我去看看那些被你们日本军人祸害的无辜百姓吧。”

  说完,徐锐便往前走了,井上千代子赶紧跟上。

  很快,两人便进了村庄,这时候,村子里的战斗已经结束了,前来驱赶百姓的一个鬼子步兵小队,已经遭到了全歼,而协同行动的伪满洲国军的一个连,则在战斗打响的第一时间作鸟兽散,卓力格图他们也没有追杀。

  另外,卓力格图的警卫排仅只有一名战士阵亡,三个人负伤。

  警卫排之所以能取得这样的战果,一是因为小鬼子毫无防备,二是因为第三十八师团刚刚补充了大量的预备役兵员,战斗力下降非常严重,三是因为警卫排装备精良,第四个原因也是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警卫排的战斗力太强悍。

  包括卓力格图这个排长,整个警卫排的四十多名战士,可都是从奉天过来的老兵,他们能从几十万鬼子的围追堵截、能从长白山的恶劣的丛林中,顽强的幸存下来,这就足以说明一切问题,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些个老兵都是这场残酷的、以生命作为代价的生存淘汰赛中的优胜者,个顶个都是好汉!

  但是,潘家沟屯却已经遭受重创。

  警卫排来的已经算快了,却还是有不少百姓遭到残杀,还有村子里的所有的房屋也被鬼子烧光了,连同房子烧光的,还有屋子里留存的全部家当,唯一的好消息是,粮食还有牲畜全部都在,所以百姓们不至于没饭吃。

  但是,没有房子住也是个大问题,现在已经是九月底,冬季很快就来了,东三省的冬天不比南方,要是没有一个御寒的房子,绝对是会被冻死的!想到这,死里逃生的百姓们顿时嚎啕大哭,一来哭遇难的亲人,二来哭接下来的艰难的日子。

  在这样的一片愁云惨雾中,徐锐带着井上千代子进了村。

  走到村子中央,徐锐示意井上千代子呆在原地,然后转身登上了一堵院墙,然后扯开嗓子大吼道:“乡亲们,我是抗联新一团的团长徐锐!”

  这一声大吼立刻引来了正在嚎哭的百姓的注意。

  “徐锐?他就是新一团的团长徐锐?果然是一表人才。”

  “妈拉个巴子,反正房子也被烧了,爹娘也被鬼子杀了,老子现在已经是光棍一条,索性就跟徐团长干了!”

  “也算我一个,俺媳妇绝不能白死!”

  “还有我,老子算是跟鬼子扛上了!”

  徐锐还什么都没说呢,就有好几个壮汉表示要参军了。

  但是也有思想阴暗的,也有人小声嘀咕道:“要我说,鬼子就是这个新一团招来的,新一团还没来珲春时,一切不都是好好的?可是他们新一团一来就全乱套了!所以要我说,新一团才是祸乱之源!”天才麻将少女之南风物语

  徐锐没有理会这些人的嘀咕,接着大吼道:“乡亲们,你们听我一句,小鬼子是铁了心要把你们赶往远东,这次没重逞,他们一定会派更多的军队前来潘家沟屯,所以这里暂时是不能呆了,你们还是赶紧跟我们转移进珲春岭。”

  说完,徐锐又跳下院墙,吩咐卓力格图道:“阿图,组织人手帮助乡亲们转移物资!”

  “是!”卓力格图答应了一声,当即命令警卫排的战士一边从火场抢救有用的物资,一边替潘家沟屯的百姓装载物资牲畜。

  潘家沟屯的绝大部分百姓都愿意转移进山,但也有极少部分百姓仍对鬼子心存幻想,觉得只要不跟“皇军”一条心的老百姓离开之后,“皇军”一定会对他们这些剩下的良民加以区别对待,只不过,残酷的现实会给他们教训。

  ……

  在珲春县城,第三十八师团部。

  一个少佐参谋匆匆走进作战室,向大津魁顿首报告道:“参谋长,前往板石镇、敬信镇及马川子乡等十六个乡镇的步兵队,先后遭到新一团攻击,虽然驻板石镇的步兵第二二八联队及驻敬信镇的步兵第二二九联队、全力救援,但还是有十二个步兵小队集体玉碎,更糟糕的是,这十六个乡镇的老百姓全被新一团救走!”

  “纳尼?”大津魁闻言顿时脸色大变,“怎么会这样?”

  那边正陪着山下奉文和小林浅一郎说话的古川真之介,便立刻扭头问:“大津君,出什么事情了吗?”

  山下奉文和小林浅三郎的目光也立刻看过来。

  大津魁脸上露出一丝苦涩笑容,上前几步顿首说道:“司令官阁下,参谋长阁下,还有师团长,移民行动遭遇了严重挫折,派往敬信镇、板石镇、马川子乡等十六个乡镇的步兵队全部遭到了新一团的攻击,其中的十二个步兵队集体玉碎!”

  “纳尼?”古川真之介失声道,“新一团的反应这么快?”

  “哈依!”大津魁重重一顿首,又说道,“因为按照日苏两军的实际控制线,处于皇军控制下的珲春县整个呈南北走向的长条弧形,而且还朝着五家山要塞的方向弯曲,所以从五家山要塞出兵,可以快速到达珲春县的十几个乡镇!”

  “八嘎!”古川真之介生气道,“那些老百姓呢?”

  “哈依!”大津魁顿首道,“十六个乡镇的老百姓大多已经被新一团劫走了!”

  “纳尼?百姓被劫走了?!”山下奉文一拍桌子,霍然站起身说道,“命令,命令步兵第二二八联队及步兵第二二九联队立刻出击,务必将被新一团劫走的百姓抢回来!这些人口资源可都是战斗力,我们绝不能留给新一团,绝不允许!”

  “哈依!”古川真之介赶紧跟着站起身,重重顿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