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7章 鬼子棘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47章 鬼子棘手

倒地之后,石长庆便立刻把目光投向了水流峰。

  因为石长庆知道,冷铁锋还有狼牙大队的四十多个狙击手,此时就隐蔽在水流峰的山脚以及半山腰上,现在他们突击队已经成功的把正面阵地的鬼子机枪火力给引出来了,再接下来就看狼牙狙击手的表演了。

  ……

  水流峰下,两颗大树间。

  冷铁锋稳稳的趴在两颗大树中间,透过瞄准镜锁定了六百米开外的鬼子机枪手,然后轻轻的扣下扳机,只听得噗的一声闷响,冷铁锋的肩膀被步枪的枪托重重的顶了一下,一发毛瑟尖头弹便已经从步枪枪口呼啸而出。

  子弹出膛,冷铁锋便在心里默默的计算,当他数到二的时候,瞄准镜的视野中,正握着九二式重机枪猛烈开火的鬼子机枪手,突然之间就向后面倒下去,在倒下的一瞬间,可以清楚的看到一块团状物从脑后飞离出去。

  因为隔着六百米的距离,而且一闪而过,所以冷铁锋并未看清那块状物的样子,但他仍旧可以猜得出,那定是鬼子机枪手的头盖骨!因为冷铁锋埋伏的位置比鬼子高度低,乃是自下而上的射击,所以鬼子机枪手的后半个头盖骨应该都被掀飞了。

  几乎同时,埋伏在其他狙击位的钻山豹、韩锋等狙击手也开火了,另外几个鬼子机枪手及鬼子指挥官,几乎同一时间被击毙,刚刚还在猛烈开火的两挺九二式重机枪以及六挺歪把子轻机枪便同一时间歇菜了。

  枪声一停,被压制在半路的突击队便再次跳起身来,端着冲锋枪嗷嗷的往前冲。

  冷铁锋轻轻的一拉枪栓,一发仍在冒着青烟的黄铜弹壳便立刻枪膛里跳了出来,又掉落在地,与小石子撞击之后发出叮的一声轻响,下一霎那,冷铁锋接着轻轻一推枪栓,又一发毛瑟尖头弹被推入到枪膛中,然后迅速瞄准下一个猎物。

  下一个儿猜物,是刚刚顶替上来的鬼子副射手,这个倒霉的副射手刚刚将已经被击毙的机枪手的尸体搬开,还没来得及蹲到重机枪的后面,一发子弹就已经高速旋转着,从他鼻梁中间的位置钻进去,这时候如果将时间放慢一百倍,就可以看到一副震撼的画面,这个鬼子副射手的整个面门,从鼻梁中心猛然向外绽放开来,就跟一朵地来自地狱的妖花,充满着一种残酷的妖艳美感。

  那个倒霉的鬼子副射手几乎瞬间就丧失了意识,向后倒在血泊中。

  “叮!”冷铁锋轻轻一拉枪栓,又一颗弹壳从枪膛里跳出,再轻轻一推枪栓,又一颗子弹被推入枪膛之中,不过,就在冷铁锋将要扣下扳机的一瞬间,露在外面的右眼,却忽然间通过眼角余光发现有一抹红光闪过。

  几乎是本能的,冷铁锋向着左侧猛的一偏脑袋,接着翻身。

  翻过身,冷铁锋的右脸颊便立刻感到一阵灼热,烧灼般疼!

  根本不用察看,只是凭这疼感,冷铁锋就知道他的右脸颊一定已经被灼伤了,被对面那个鬼子狙击手射出的子弹给灼伤了。火影之黑色羽翼

  面对着狼牙,对面的鬼子也不是全无还手之力!

  “队长,是我大意了!”趴在冷铁锋身边充当观察手的郑炳坤臊得满脸通红,幸好队长反应足够快,及时躲开了,不然万一队长有个闪失,那他真是没脸再见别的狼牙,干脆拔出刺刀抹脖子算了!当下郑炳坤掉转望远镜开始搜索。

  单筒瞄准镜相比双筒望远镜,视野太过于狭窄。

  所以通常情况下每个狙击手都要配一名观察手,帮助狙击手寻找并确定目标,必要时还需要保护狙击手安全,比如说当敌军特种兵接近时,狙击手应该全神贯注于对面的目标,很容易遭到敌人的偷袭,这个时候就需要观察手保护。

  冷铁锋并未过多责备郑炳坤,只是淡淡的说道:“把他给我找出来!”

  说完了,冷铁锋便立刻从藏身的那颗大树后面探出半个身子,又迅速缩回去。

  下一刻,一颗子弹几乎是擦着冷铁锋的胳膊肘呼啸而过,毫厘之差,冷铁锋的一条胳膊就要报销了,对面鬼子狙击手的枪法还真的是不赖!事实上,远东会战结束之后,鬼子远东军就加强了狙击训练,每一个步兵小队都有狙击手。

  对面的鬼子狙击手枪法不错,但是经验还是欠缺了一些,冷铁锋只略施小计,就成功的把他的方位骗了出来。

  “找到了!”郑炳坤的望远镜迅速锁定一个方位,沉声道,“就在十二点方向,那里有个不起的小土堆,那个该死的鬼子狙击手就躲在小土堆的下面!”

  停顿了下,郑炳坤又狞声道:“还真的是狡猾呢,刚才我把他当成了一根木头!”

  “知道了!”冷铁锋闻言,嘴角便立刻绽露出了一抹冷酷的笑意,对于自己的枪法他还是有着绝对的自信的,除了徐锐,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比他枪法更准!所以,不知道鬼子狙击手躲在哪里,那他也是没辙,但是只要知道了方位,鬼子狙击手就死定了!

  抬头看了一眼西垂的斜阳,冷铁锋从挎包里边掏出了一面小镜子,从大树的一侧探出去对着十二点方位的那个小土堆晃了两下,对面的鬼子狙击手便立刻感到眼前一片白花,当下便本能的闭上了眼睛。

  趁着这短暂间隙,冷铁锋迅速从大树后面探出身,抬手就是一枪。

  眨眼之间,从冷铁锋的毛瑟98K狙击步枪的枪口射出的毛瑟子弹,便已经飞过四百多米的虚空,一下射入那个鬼子狙击手左眼,接着从他的右后脑穿了出去,子弹在与前后两重头盖骨撞击时发生翻转,造成能量的扩散,将整个头盖骨都撕飞了开来。

  冷铁锋没有多看那鬼子狙击手一眼,迅速拉栓退壳接着推弹上膛,不过,当他再次通过瞄准镜锁定前方战场,却发现视野中已经出现了友军,急抬起头看时,却发现石长庆已经带着警卫排突入到了鬼子的防御阵地之中。大道有贼

  机枪手还有基层指挥官连续遭到击毙,给鬼子的火力以及指挥造成了极大的影响,使得鬼子的正面防御几乎陷于瘫痪,不得不说,狼牙狙击手在丛林地形的威慑力真的很大,甚至于比炮兵都还要更加好用十倍!

  正面防御遭到突破,步兵第二二九联队的整个防御体系顷刻之间被打得支离破碎,山形猛错愕之余,看到已经守不住,便果断下令发起反突击,试图通过跟新一团官兵搅成一团的方式来躲避狼牙狙击手的打击,也为即将赶到战场的航空轰炸机争取玉石俱焚的机会,鬼子对阵新一团,玉石俱焚几乎成了常规战法。

  山形猛的这一战法还真的收到了效果,当鬼子和担纲主攻的五营官兵搅成一团后,埋伏在外围的狼牙狙击手立刻捉瞎,这种时候,就是徐锐亲自前来,也无法确保击中鬼子!或者既便打中了,也没人敢保证子弹在穿透鬼子后不会误伤自己人!

  郑炳坤有些傻眼,举着望远镜问冷铁锋:“队长,现在咋办?”

  “咋办?凉拌!”冷铁锋说完将手中的毛瑟98K狙击步枪往大树上一靠,然后便坐起身来,接下来的战斗,已经跟他们狼牙大队没什么事了,就看第五营的表演了,不过从目前情形,冷铁锋觉得五营就算能赢,只怕也不会太过轻松。

  ……

  水流峰顶,徐锐脸上的神色也有些难堪。

  鬼子步兵第二二九联队比想象中更顽强,也更加的骁勇善战,在正面防线遭到五营突破后,非但没乱,反而在第一时间发起反突击,跟突入阵地的五营官兵展开了白刃战,必须承认,鬼子的反应速度真的很快!

  还有,对面的鬼子指挥官对战机的把握,也是十分老辣。

  井上千代子俏脸上流露出一抹异样神色,幽幽说道:“徐桑,似乎真有麻烦了呢?”

  确实有麻烦了,徐锐抬起手腕看看手表,只见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半小时,也就意味着鬼子的航空兵马上就可以赶到战场了,等到小鬼子的航空兵赶到战场,免不了又是不分敌我的一通乱炸,肯定又他妈是玉石俱焚!

  反正鬼子兵力,哪怕一换一那也是赚的。

  但是他们新一团的家底可没有鬼子殷实,实在损失不起!

  当下徐锐一咬牙吩咐卓力格图道:“阿图,传我命令,让五营先撤下来!”

  “是!”卓力格图答应一声,当即跑到水流峰的山体边缘挥舞起三角小旗。

  接到徐锐的命令后,石长庆虽然心有不堪,却还是带着部队迅速撤了下来,山形猛这个老鬼子还想要趁胜追击,结果遭到狼牙狙击手的迎头痛击,反而折损了不少人,当下也赶紧命令部队停止往前追击,迅速躲回到了掩体中。

  五营才刚刚撤下来,鬼子航空兵就赶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