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0章 苏军缴械-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50章 苏军缴械

战斗一结束,新一团主力便撤回了五家山要塞。

  徐锐回到团部办公室才刚坐下,杜俊杰就进来报告说:“团长,前沿观察哨报告,鬼子的第三十九师团、第四十六师团以及第四十八师团已经从马川子乡、板石镇以及敬信镇这三个方向扑过来了,这会想来已经进入到珲春岭了吧!”

  冷铁锋说道:“第七军总共下辖四个步兵师团加一个特战师团,现在除特战师团,几乎就是倾巢而出了,看来山下奉文这老鬼子真想要玩把大的!”

  “好危险哪!”杜俊杰抹汗道,“我们要是动作再慢上两个小时,就被鬼子缠住了,到时候没准真就被鬼子来个四面合围,中心开花。”

  “中心开花?”徐锐哂然道,“现在步兵第二二九联队这颗种子都被我们给吃了,还开什么花?喇叭花?”

  在座的一干营长立刻笑出声。

  话音才刚落,另一个团部参谋陈学东也走进来报告说:“团长,鬼子的三个师团在进入到距离五家山要塞不到两公里处就停了下来,这会正在修建工事呢,看他们这副架势,是打算长期驻扎在此,不准备离开了。”

  “来的好快!”徐锐心头一凛,起身说道,“走,到山顶看看去!”

  当下徐锐便带着杜俊杰、陈学东还有几个营长,直奔五家山主峰上的瞭望哨而来。

  半个小时后,徐锐一行便已经登上五家山主峰,站在主峰顶上,居高临下看下去,可以将周围十几里地貌尽收眼底,只见,在五家山北边、西边以及南边,三个方向同时出现了数以万计的小鬼子,这会儿正在忙忙乱乱的挖掘壕沟。

  冷铁锋目光一凝,沉声道:“看他们修的工事轮廓,的确不像临时工事!”

  陈学东肯定的道:“看架势,鬼子肯定是要对我们采取长期围困战术了。”

  “长期围困个鸟!”石长庆不屑的道,“五家山要塞东边紧挨着苏联国境,就算鬼子封锁了其余三个方向,我们也可以通过东边自如的出入要塞!”

  停顿了一下,石长庆又道:“等天黑,老子就带着五营从东边迂回过去,绕到北边那伙鬼子的屁股后面,抽冷子打狗曰的一家伙!就算打不死丫的,也要打懵他们!绝不能让他们轻轻松松的把工事给修建起来。”

  “这事不急,鬼子想要长期围困就由着他们长期围困吧,封锁不住东边,鬼子就是把另外三边的工事修建得固若金汤,也没什么卵用。”徐锐摆了摆手,又回过头问杜俊杰道,“阿杰,政委那边可有消息传回来?”

  杜俊杰摇摇头说:“暂时还没有什么消息……”

  然而话音还没落,便看到王沪生的警卫员田言已经气喘吁吁的爬上瞭望哨。

  走到徐锐的面前,田言先扶膝喘息了片刻,然后才说道:“团长,出事了,你快去珲春岭东麓,那边就快要跟苏联的边防军打起来了!”

  徐锐当下也不回团部了,径直奔珲春岭东而来。

  一边走,一边徐锐又问:“小田,具体怎么回事?”
tfboys之爱上你
  田言便把他们带着百姓在珲春岭东边挖掘地窝子,然后苏联边防军赶来阻挠的事情原原本本的道出,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赶来的苏联边防军的数量有些多了,王沪生带去的警卫部队兵力不足,没能够如徐锐说的缴了苏联边防军的械。

  到最后,双方就在珲春岭东麓形成了对峙的局面。

  ……

  狄安娜刚接到通知,说是徐锐找她的时候还有点小激动,因为这个死没良心的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理她了,自从新一团闪击东北之后,徐锐似乎就忘了她似的,把她扔在野战医院再也没有来找过她,她几次主动找上门也没能见着徐锐。

  不过,现在,这个死没良心的终于想起她来了吗?

  倒也不枉她在中国苦等这么些天,狄安娜美滋滋的想道。

  只是,当狄安娜跟着团部的警卫,来到珲春岭的东麓时,才知道事情并不是像她想象的那么回事,徐锐找她来,并不是为了跟她谈风花雪月,而是为了让她充当俄语翻译,为什么需要翻译?因为新一团跟苏军之间起了冲突!

  “狄安娜,告诉他们,限他们十秒钟内放下武器!”徐锐沉声道,“不然,酿成的一切后果都由他们苏联红军负责!”

  说这话时,徐锐几乎是吼出来的。

  因为斯大林的出卖,徐锐心中本就憋了一肚子火,今天总算找到了发泄的机会,但是也只能够小小的发泄一下,因为这里的场面实在是太小。

  从徐锐压抑的语气,狄安娜分明感觉到有惊天的雷暴正迅速聚集。

  当下狄安娜便转身用俄语对带着的苏联军官说道:“同志,看来中国跟我们苏联拥有共同的敌人份上,你们还是放下武器吧。”

  “同志,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呢?”苏联军官气得乐了,嘿然说,“他们中国人擅闯我们苏联国境,居然还要我们放下武器?作为一个苏联人,你不觉得你这么说是在侮辱伟大的苏联红军吗?”

  “同志。”狄安娜道,“我只知道,如果你们不放下武器,后果很严重!”

  “我们放下武器的后果才更严重!”苏联军官道,“这等同于叛国行为!”

  看到狄安娜跟苏联军官争执不休,徐锐便有些不耐烦了,对于苏联人,他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耐性了,当下便跟随同前来的警卫排下达了命令,接到徐锐命令之后,警卫排的战士及跟着王沪生过来的特务连战士立刻举起手中的冲锋枪,还把枪栓也拉开了。

  看到这,对面的几十个苏军士兵便立刻紧张起来,也跟着举起了步枪。

  ……

  珲春县,第三十八师团部。

  小林浅三郎兴冲冲的走进作战室,向山下奉文报告道:“司令官阁下,航空兵团刚传来一个好消息,说是越过珲春岭进入到苏联国境的中国军民,竟遭到了苏军的武装驱逐,现在双方正在珲春岭的东麓对峙呢。”

  “纳尼?”山下奉文讶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乱世枭雄之蟒影魔踪
  顿了顿,山下奉文又说道:“徐锐跟苏军高层的关系不是一向很不错,甚至跟斯大从都是私交不错,再加上之前斯大林又卖了徐锐一次,按理说,苏军面对新一团理应忍让,又怎么会做出这种不近人情的事来?”

  小林浅三郎嗨了一声,说:“国家利益面前,私交又算得了什么?”

  顿了顿,小林浅三郎又接着说道:“想必是帝国外务省已给苏联政府施加了压力,苏联政府迫于帝国的军事压力,所以才拒绝新一团入境避难吧!”

  “不对。”山下奉文却摇摇头说道,“外务省那帮官僚,动作没那么快!苏军跟新一团在珲春岭东麓的对峙,跟帝国应该没有太大的关系,要么这只是个偶然事件,要么这件事情还有别的内幕,不过,无论如何这对于我们来说都是好消息!”

  “哈依!”小林浅三郎一顿首说,“这下徐锐有麻烦了。”

  ……

  “麻烦?”徐锐哂然道,“没什么好麻烦的!”

  说完了,徐锐又大声道:“把他们给我看好了!”

  “是!”警卫排还有特务连的官兵们轰然应喏,当即将五六十个苏军边防军驱赶到了一起,有几个苏军士兵动作稍微慢了点,警卫排老兵便不由分说,抡起枪托就砸过去,这些大头兵就只听徐锐的,根本不管你是谁。

  却原来,这伙苏联边防军已经被新一团缴械了。

  说到底,这就是一个比拼谁先眨眼的心理游戏,到最后,苏联边防军先眨眼了,所以输了这次比赛,直接被新一团给缴械了。

  看到这,王沪生顿时更加担心了,连连劝阻道:“嗳嗳,文明些,对待苏联同志要客气一些,文明一些,不要那么的粗暴嘛。”

  说完了,王沪生又扭头对徐锐说:“老徐,这样真的不会有麻烦?”

  徐锐道:“我刚才不是已经说了么?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缴了一支苏联边防军的械么,小事,没什么大不了的,放心吧。”

  说话间,一支苏军车队已经从前面的公路上疾驰而来。

  “来了!”徐锐的嘴角立刻绽起一抹冷笑,沉声说道,“终于有说得上话的人来了。”

  说完了,徐锐便让卓力格图带着几个警卫战士跟他一起迎了上去,很少有人知道,井上千代子穿了一身新一团的军装,也混在几名警卫战士中间。

  当然了,王沪生和作为翻译的狄安娜也一并跟了上来。

  不一会,徐锐一行便来到了公路上,苏军车队也到了。

  只听一阵嘎吱嘎吱的声响,几辆美国造的吉普越野车便纷纷停下,旋即几个苏军高级将领从车上跳了下来。

  当先那个家伙,却是徐锐的老熟人切列夫。

  这家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契卡出身的缘故,当了那么长时间战俘,重获自由之后居然很快又获得了斯大林的信任,重新当上了远东方面军的政治委员,当然,现在的远东方面军无论兵力规模还是政治影响,已经远不足以跟之前的远东方面军相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