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3章 狼牙出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53章 狼牙出击

“行,我这就去联络影子。”王沪生说完走了。

  冷铁锋目送王沪生的身影离开,又对徐锐说道:“老徐,鬼子就算真要从日本调土木工程技术专家过来,恐怕也不是一天两天之内的事情,这期间,我们总不能让小鬼子安安生生的在珲春岭下修他们的封锁工事吧?”

  “那是当然!”徐锐点点头说道,“小鬼子到了珲春岭下,进入到了珲春的密林中,也就进入到了你们狼牙大队的狩猎场了!现在该是你们狼牙大队表演的时刻了,好好表现,千万不要堕了你们狼牙大队的赫赫声名!”

  冷铁锋笑道:“老徐你就放心吧!”

  说完,冷铁锋便转过身扬长去了。

  徐锐一扭头,看到地瓜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便说道:“想去便去吧。”

  “多谢团长!”地瓜闻言大喜,拍了一下卓力格图的肩膀,转身飞也似的去了。

  卓力格图看着地瓜飞快的远去,满脸的艳羡之色,然后就满怀期待的看着徐锐,然而这次,徐锐却装作完全没看见的样子。

  ……

  五家山要塞主碉堡的底层宿舍,是狼牙大队宿舍。

  这一层宿舍,原本是鬼子军官的宿舍,条件极好,不仅是每个房间更加的宽敞,关键每个房间还有浴池,而且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有热水供应!高强度的作战或者训练之余,如果能够泡一个热水澡,无疑是一种极大的享受。

  郑炳坤在浴池里泡了半个小时,直到整个身体被泡得发红,才赤条条的走出来。

  浴池的边上,夏文正拿着毛巾,在给钻山豹搓背,不过这可不是钻山豹强迫的,共产党的队伍官兵平等,绝然没有国民党军的那套歪风邪气,夏文之所以会给钻山豹搓背,并不是因为他是个新兵,而是因为他发自内心的佩服钻山豹。

  夏文是在两个月前跟着陈建龙、肖文天坐船来的。

  他们三个人先是搭乘美国籍的商船到达海参崴港,然后穿过中苏边境进入珲春,来到五家山要塞,这一路除了坐船的枯燥之外,并没有遇到太多的麻烦,他们三个跟别的一起前来投军的华侨子弟,很容易就进了新一团。

  不过,在参加新一团之后不久,他们便知道了在新一团中还有狼牙大队这么支超级厉害的特种部队存在,然后他们三个便萌生出了加入狼牙大队的念头,正好狼牙大队也在面向全团招募新晋队员,三个人便赶紧报了名。

  经过考核的考核以及层层筛选之后,狼牙大队最终只留下了不到五十名新队员,而且冷队长还明确说了,这五十名新队员仅仅只是预备队员,要成为一名真正的狼牙队员,除了艰苦的训练,还要经过一次最终实战考核!

  所以,夏文现在只是一名预备队员。

  让夏文感到欣慰的是,跟他同船来珲春的小伙伴,陈建龙和肖文天也都留下了,成为了狼牙大队的一名预备队员。

  看到郑炳坤从浴池里边走出来,夏文便立刻问道:“阿坤,战场的感觉怎么样?”

  在今天上午围歼鬼子步兵第二二九联队的战斗中,郑炳坤是唯一一名参加了战斗的预备队员,虽只是充当冷铁锋的观察员,但是仍旧让夏文等预备队员羡慕得不行,因为郑炳坤不仅参加了实战,而且还是给队长充当观察员。左手好运右手厄运

  郑炳坤的脸上却立刻涌起一抹尴尬之色。

  第一次参加实战的感觉怎么样?郑炳坤已经完全想不起来,留在他脑子里的唯一的记忆就是紧张,紧张得几乎没办法呼吸,以至于犯了大错,并且险些酿成了大祸,害得队长险些被对面的鬼子狙击手给一枪狙杀掉。

  不过,这种丢脸的事郑炳坤并不想多说。

  当下郑炳坤便臭着一张脸说道:“我说了,这并不是我第一次参加实战!”

  说完,郑炳坤便转身扬长走了,回到自己的铺位上拿起毛巾擦干净身体,然后一头就躺到了床上,不一会儿便发出了鼾声。

  “阿坤怎么这样?”夏文说道,“怎么就生气了?”

  “这事不用着急。”正闭着眼睛享受服务的钻山豹忽然睁开眼睛,说道,“等你们训练完自然有机会参加实战,到时候你就知道是什么感觉了,用不着问别人。”

  夏文便立刻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钻山豹身上,是啊,放着钻山豹这么个老兵不问,赶吗去问同为新丁的郑炳坤?

  当下夏文又问道:“豹子哥,能说说你第一次参加战斗时的情形么?”

  “你说我啊?”钻山豹指了指自己,笑道,“年代太久,想不起来了。”

  “年代太久?”夏文不信道,“豹子哥你今年充其量也就二十五六岁,比我也大不了几岁,又能有几年军龄?”

  “你还别不相信。”钻山豹道,“我从七岁开始,人还没有枪杆子高呢,就跟着我们老当家在皖中打家劫舍了,第一次杀人是什么样的情形我还记得,记得当时打下了一个地主老财家,有个护院想要从背后偷袭我们老当家,给我一枪给毙了!”

  夏文听得直翻白眼,说道:“豹子哥,合着你以前是土匪?”

  “土匪怎么了?土匪也不全是坏人,也有好人。”钻山豹道。

  “是是是,土匪也有好人。”夏文并不想就土匪的好坏问题跟钻山豹过多争论,又接着问道,“豹子哥,第一次杀人是什么感觉?我听人说,杀人之后会恶心?想要呕吐,这是真的吗?为什么呀?杀人之后为什么会想吐?”

  夏文就像是个好奇宝宝,问题一个紧接着一个。

  钻山豹翻白眼道:“你一下问这么多,让我回答哪个?”

  夏文挠挠头说道:“你先说杀人之后会不会恶心呕吐?”

  “你要是问我呢,我就说不会,反正我是没有犯恶心,也没呕吐!”钻山豹道,“又不是娘们害喜,怎么可能犯恶心?”

  夏文还想再问时,宿舍外的甬道里忽然响起尖锐哨声。

  一听到这尖锐的哨子声,夏文便条件反射般跳起身来,光着屁股就冲向了床铺,然后从床铺上抓起军服以及武装带,再从床底拎起军靴,最后又从床头的架子上扛起背包,以最快的速度冲向宿舍外面的甬道。傲娇总裁:萌妻求抱抱

  等到夏文冲到甬道末端,来到碉堡的大厅时,人就已经穿戴整齐,军靴穿好了,军装穿好了,背包也已经背到背上,真不知道这一路上,他又是怎么做到的?因为在快速奔跑中穿衣服和鞋子可不是容易的事,何况肩上还有个包。

  不过夏文并不是唯一一个做到这样的新队员。

  留在狼牙大队的五十名预备队员,都做到了,之前明明已经睡熟过去的郑炳坤也同样做到了,经过将近三个月的近乎炼狱般的残酷训练,留下来的这五十名预备队员,哪怕处在深度睡眠中,只要听到集结哨,也会瞬间惊醒过来!

  新队员能够做到,老队员就更加不用多说了。

  等到最后一名队员归队,冷铁锋抬起左手腕,看了下手表,用时一分半钟!

  这样的速度已经堪称变态级别了,冷铁锋心下也十分满意,但是嘴上说出来的话却还是刻薄依旧,厉声喝道:“老子在这里站了这大半天,才等到你们,就这反应速度,还他妈狼牙大队呢,简直狗屎,狗屎都比你们强十倍、百倍!”

  挨训的八十多个老队员、五十多个新队员默不做声。

  “是不是不服气?”冷铁锋上前一步站定在郑炳坤的面前,厉声道,“郑炳坤,你是不是不服气?你是不是在心里骂我刻薄?”

  郑炳坤便立刻上前一步,大声道:“报告!”

  吼出这声报告时,郑炳坤的内心是崩溃的,因为他总是记不住在向长官问话、或者回答长官的问题时要首先喊报告,所以每每遭受严厉的惩罚,不知道有多少次,别的队员都已经完成训练坐下吃饭了,他却还在深山老林中狼狈的奔跑,不知道有多少次,别的队员都已经睡熟了,他却还在泥泞里边摸爬滚打,那日子,真是不堪回首。

  冷铁锋闷哼一声,喝道:“讲!”

  郑炳坤便立刻大声说道:“我没有在心里骂你刻薄。”

  冷铁锋冷冷的打量了郑炳坤两眼,然后突然间喝道:“入列!”

  郑炳坤便立刻后退一步,又重新回到了狼牙大队的队列中间。

  冷铁锋的目光从前后四列狼牙队员的脸上逐一扫过,陡然之间大喝道:“讲一下!”

  原本稍息立正的一百三十多名新老队员便齐刷刷收脚立正,同时将鹰隼般的目光聚焦在冷铁锋的脸上。

  冷铁锋脸上的表情终于缓和下来,说道:“接到团部的命令,今晚,狼牙出击!”

  听到这个,列队的五十名新队员脸上立刻露出无限期待之色,八十多个老队员也在霎那之间欢呼起来,好几个老队员更是击掌相庆。

  冷铁锋却也出奇的没有加以训斥,又道:“另外!预备队员不参加今晚的行动。”

  听到这个,郑炳坤、夏文等五十名预备队员立刻满脸的失望,又不能参加行动。

  冷铁锋冷浚的目光从五十名预备队员脸上扫过,又接着说道:“预备队员解散,可以回去接着睡觉了,老队员,五分钟后重新到这里集合!”

  列队的新老队员顿时间一哄而散,回到了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