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5章 叫板-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55章 叫板

山下奉文是从睡梦中被小林浅三郎叫醒的。

  “纳尼?”听完了小林浅三郎的报告之后,山下奉文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以置信的问道,“第四十六师团部遭到狼牙斩首?”

  “哈依!”小林浅三郎重重顿首,又说道,“狼牙大队首先潜入了朝鲜劳工的营地,悄悄放走了劳工,然后利用劳工的逃跑,制造了一场小规模的混乱,再借助这场混乱成功的渗透进了第四十六师团的师团部所在地!”

  顿了顿,小林浅三郎接着说道:“经过将近半个小时激战,第四十六师团的直属警备中队遭到重创,自师团长黑田茂以及参谋长冈田武史也先后玉碎。”

  “八嘎!”山下奉文倒吸一口冷气,又道,“新一团主力有没有趁机进攻?”

  “哈依!”小林浅三郎重重一顿首,又道,“徐锐素来狡猾,又怎么可能放过这样的好机会?新一团出动了至少一个营的兵力,趁乱向第四十六师团的阵地发起攻击,好在,第四十六师团已经事先构筑好防御工事,经过半个小时的激战,终于还是成功的打退了新一团主力的进攻,守住了珲春岭下的阵地!”

  听到这,山下奉文便稍稍松口气。

  只要珲春岭下的阵地还没有失守,问题就不是很大,第四十六师团的师团长及参谋长虽然被斩首了,但这并不是致命的问题,至少还可以承受!

  小林浅三郎又说道:“司令官阁下,除了第四十六师团遭到重创外,其余第三十八师团、第三十九师团以及第四十八师团也都遭到不同程度的袭击,损失不小,其中第四十八师团从罗津带过来的朝鲜劳工也全部被劫走。”

  “八嘎!”山下奉文咬牙切齿道,“徐锐这家伙,抢人还抢上瘾了?”

  小林浅三郎又说道:“司令官阁下,这还仅仅只是围困的第一天,接下来,新一团肯定还会变本加厉袭击皇军,新一团主力也就罢了,战斗力虽然也很强悍,但是并非不可战胜,但是狼牙部队却来无踪、去无影,还精通日语,关键战斗力更是逆天,十分难以对付,所以能否将特战师团调过来?”

  山下奉文摇了摇头,沉声道:“还不到时候。”

  小林浅三郎急声道:“司令官阁下,除了特战师团外,没人任何部队能够对付得了徐锐的狼牙部队!”

  “八嘎!”山下奉文生气的道,“马科斯上校明确说了,特战师团至少需要三个月的整训才可能成军,现在才过去两个半月,还差半个月特战师团就能训练成军,这时候强行抽调特战师团前来,岂不就是因小失大么?”

  “哈依!”小林浅三郎不敢再多说。

  山下奉文闷哼一声,又道:“命令,各师团严加戒备,各个师团部、联队部尤其需要做好伪装工作,比如无线电天线,一定要覆盖树枝加以伪装,还有交接口令也要革新,之前的口令太死板,要一个小时一换!”

  “哈依!”小林浅三郎顿首。

  ……异世悠然奋斗生活

  天色刚亮,徐锐早早的就来到了主碉堡顶上的瞭望哨。

  主碉堡顶上的瞭望哨视野极好,且安装了一架炮队镜,通过这架炮队镜的视野,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珲春岭西麓的动静。

  徐锐转动旋钮,调整好了焦距,前方鬼子阵地上的场景便立刻变得清晰了起来。

  只见,一队队的鬼子袒胸露腹,正在拼命的挖掘工事,整个阵地上是热火朝天、尘土飞扬,阵地外围,还有一队队的鬼子正在砍伐松木,这么做,一来可以使阵地上的鬼子守军视野变得更开阔,二来伐下的树木还是极好的垒工事的材料。

  杜俊杰和陈学东也拿着望远镜在观察鬼子阵地的情形。

  看到这幕,陈学东便立刻说道:“看样子鬼子并没有受什么影响嘛?”

  “影响肯定还是有的,毕竟死了一个师团长!”杜俊杰摇摇头说道,“不过,要说有多大影响又谈不上,毕竟死的不是山下奉文这老鬼子。”

  陈学东道:“团长,要不然干脆斩了山下奉文这老鬼子?”

  徐锐并没有吭声,杜俊杰却替他回答道:“你以为团长不想?可问题是,现在我们的情报系统还不是很给力,现在甚至就连山下奉文这个老鬼子在哪里都搞不清楚,在奉天?在延吉还是在珲春?连这个都不知道,怎么斩首?”

  陈学东便有些讪讪的道:“我就这么一说。”

  这个时候,徐锐却说道:“影响还是挺大,你们难道没看见,现在甚至就连外出伐木这样的重体力活,都必须由鬼子兵亲自来完成了?”说到这顿了顿,徐锐又道,“这就给了我们狙杀的机会,立刻通知狼牙大队,派出全部的狙击手,开始自由狙击模式!”

  “是!”杜俊杰答应一声,转过身匆匆去了。

  ……

  紧挨着五家山要塞的东麓,有一个训练场。

  这个射击场修建在地表上,但因为已经处于苏联的国境线内,所以鬼子航空兵不敢越过国境线进行轰炸,只能干瞪眼。

  这会,狼牙大队的预备队员正在体能训练。

  老队员们则在恢复性训练,毕竟昨天晚上遂行了一晚上任务,直到凌晨两点多钟才返回要塞睡觉,所以今天上午的训练课就被取消了,不过,冷铁锋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依然精力充沛的开始了对预备队员的魔鬼般的训练课。

  上来就是负重五公里越野,而且必须在二十五分钟之内完成。

  紧接着就是挂钩梯三百个,再然后就是穿越铁丝网三百个趟。

  再然后是四百米障碍冲刺,接着做俯卧撑两百个,做完之后,紧接着就是射击,而且训练用枪没瞄准镜,也没有调校,标靶却在六百米开外,十发子弹,必须打出九十环!如果打不出九十环以上,就会被扣分,差几环就会扣掉几分!
修罗天尊
  地瓜过来时,冷铁锋正背负双手,站在旁边监视郑炳坤射击。

  必须得承认,郑炳坤真是个天生的狙击手,在做完了一系列的体能训练之后,整个人已经累得气喘吁吁,胳膊上的肌肉甚至已经在一阵阵的本能的痉挛,但是一摸到枪,整个人便立刻进入到一种神奇的状态中,呼吸变平顺了,肌肉也不痉挛了。

  除了第一枪,因为事先没有校枪,打偏了,只打了一个九环,再后面的九枪,全部命中标靶中心,十环!十发子弹全部打发,总计九十九环!

  报完靶之后,就连不远处坐着休息的钻山豹也吹了一声口哨。

  这样的成绩,相比钻山豹、韩锋他们几个,也是差不太多了。

  郑炳坤收枪,然后站起身,看向冷铁锋的目光中也不无得意。

  “很牛逼吗?”冷铁锋一伸手就从郑炳坤手中接过莫辛纳甘,迅速压满子弹,然后根本不加瞄准,就连续的扣下扳机,只听啪啪啪啪啪五声,接着装弹,接着又是五声,然后对面传来报靶,十发子弹,一百环!

  郑炳坤有些傻眼,一百环跟九十九环虽然只差了一环,但是,他知道,他跟冷铁锋之间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因为他在开每一枪之前,都必须进行瞄准,但是冷铁锋在开枪之前却根本就没进行过瞄准,尤其是第一枪也不瞄准,这就简直就神了!

  当下郑炳坤说道:“队长,你是不是训练前就试过这杆枪了?”

  如果训练前没用过这杆枪,郑炳坤无法想象,冷铁锋第一枪是怎么打出十环的?因为一杆没有调校过的步枪,首发能否命中似乎已经跟射手的能力没什么关系了,这几乎就是完全凭借运气了,难道说队长说走了狗屎运?这也行?

  听到这,对面坐着的一干老队员便立刻嘎嘎怪笑起来。

  冷铁锋死死的盯着郑炳坤,沉声道:“你觉得我看起来像是很闲的样子吗?有时间替你们这帮菜瓜逐一试枪?”

  郑炳坤这会已经骑虎难下,咬牙道:“换一杆枪,你要是还能打出一百环,我就服你!”

  旁边围观的老队员便更加大声的怪笑起来,好几个老队员更是对着郑炳坤鼓掌欢呼,因为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像郑炳坤这样的菜瓜敢向队长发起叫板了,不过在以前,甚至都有人敢向团长叫板,现在的菜瓜真是一届不如一届,都已经没法看了。

  “服我?”冷铁锋森然一笑,沉声道,“服怎样,不服又怎样?”

  郑炳坤已经没有退路,一梗脖子说道:“你说怎么样便是怎样!”

  “这可是你说的!”冷铁锋恶狠狠的瞪着郑炳坤,一伸手喝道,“枪来!”

  一旁的余必灿便立刻屁颠屁颠的上前,抄起了一杆同样没经过调校的莫辛纳甘步枪,递到冷铁锋手里,冷铁锋伸手接过步枪,这才将目光从郑炳坤脸上移开,霍然转身面向六百米外的人形标靶,接着便连续扣下扳机。

  看到这幕,郑炳坤立刻愣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