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9章 狼牙夜袭-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59章 狼牙夜袭

    停顿了一下,古川真之介又接着说道:“珲春岭的大火一旦烧起来,势必就会漫延到长白山的原始森林,甚至可能漫延到大兴安岭、小兴安岭甚至于外兴安岭!届时,整个远东地区所有的原始森林都会付之一炬!”

    “那又怎样?”大津魁挨了一耳光还是不服气,兀自抗声说,“不就是原始森林,烧了也就烧了,又能怎么样?只要能够消灭徐锐这个帝国死敌,值了!”

    “八嘎牙鲁,烧了也就是烧了?说的可真轻巧!”古川真之介怒道,“你知不知道现在帝国的财政有多么的困难?你知不知道帝国现在从美国进口钢铁、橡胶以及原油,每年要消耗多少外汇?这些外汇又是从哪来的?”

    “从哪来的?”大津魁茫然问道。

    “都是帝国拿木材和煤炭从美国换来的!其中又以木材为最大宗!”古川真之介指着大津的鼻子训斥道,“你要一把火烧了长白山、大小兴安岭甚至外兴安岭,是想要断了帝国的外汇来源吗?要陷帝国于财源枯竭的绝境吗?”

    大津魁立刻语塞了,事情真有这么严重吗?

    顿了顿,古川真之介又接着说道:“更何况,你真以为烧了珲春岭,就能解除狼牙狙击手的威胁了?没有用的,过火之后的原始森林并不会立刻成为一片秃山,仍然还会留下焚烧未尽的树木,仍然可以给狼牙狙击手提供掩护!”

    顿了顿,古川真之介又道:“还有五家山要塞,也不会有丝毫损失!这种对敌方毫发无损却严重伤害自己的愚蠢战术,也只有你想得出来!”

    “哈依!”大津魁重重顿首,满脸羞愧的说道,“卑职愚钝。”

    “你不是愚钝,而是愚蠢!”古川真之介闷哼一声,又说道,“今后别再跟我提放火烧山之类的屁话!”

    “哈依!”大津魁重重顿首,又道,“可是前线阵地怎么办?”

    “忍忍!”古川真之介咬了咬牙,又道,“狼牙狙击手喜欢打冷枪,就让他们打,不要再派步兵进入珲春岭扫荡了,最多就是利用炮火或者机枪火力反制之下,如果能够干掉几个狼牙固然是好,干不掉也没什么关系。”

    “哈依!”大津再顿首,又说道,“可这样一来,皇军在修建工事时就必须十分小心,因为狼牙狙击手的枪法极准,一旦冒头就可能被狙击!这样一来工程进度势必会大受影响,恐怕就不能够按时完成工程。”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古川真之介摇摇头说,“工程延期,想必司令官阁下也是能够理解,更何况,对于封锁五家山要塞的战局也没有什么大的影响!无非就是晚几个月完成,又有什么关系?”

    其实古川真之介还有句话没有说出来,他真正想要说的是,反正也没办法真正实现对五家山要塞的封锁以及围困,早点或晚点修成工事又有什么区别?

    “哈依!”大津魁重重顿首,说道,“卑职明白了!”

    说完了,大津魁便转身扬长去了。

    目送大津魁身影远去,古川真之介一扭头看到通信处的两个参谋正抬着天线往外走,当下便喝问道:“你们做什么?”

    两个通信参谋满脸茫然:“架设天线啊。”异世美男

    “八嘎!”古川真之介便大怒道,“你们是不是嫌狼牙部队不知道我的师团部在这里?你们是不是存心的想要害死我?”

    两个通信参谋越发的茫然,师团长何出此言?

    “伪装!”古川真之介怒道,“好歹伪装一下吧!”

    两个通信参谋这才如梦方醒,赶紧找来草绿色的网罩将天线罩了起来,然后往外抬,古川真之介这才放下心来,说真的,老鬼子现在是真担心狼牙部队斩他的首,因为他的临时指挥部所在的大盘岭距离五家山要塞只有不到五公里,太危险了。

    正因此,古川真之介才会把他的指挥部藏在地下掩蔽所里。

    ……

    珲春岭,狼牙大队狙击阵地。

    下午时,冷铁锋跟夏文的二人小组又来到了大盘岭的对面。

    “队长,要不今天还是原样,你给我当观察手?”夏文道。

    冷铁锋闷哼一声,没好气道:“你小子使唤老子,还使唤上瘾了是吧?”

    夏文嘿嘿的一笑,没有吭声,冷铁锋便又说道:“行,老子再给你当一天的观察手!”

    当下两人便一前一后借着灌木以及植被的掩护,悄然潜行到密林边缘,又在一处洼地里无声无息潜入了下来。

    片刻后夏文锁定了一个目标,轻轻的扣下扳机。

    那个鬼子其实已经很小心了,从战壕里往外抛送泥土之时,从始至终都是弯着腰杆,尽量不让自己的身体、尤其是头部露出战壕沿,然而,每次发力挥舞工兵锹往外掀土之时,他的身体总会不可避免的上扬稍许。

    这时候,这个鬼子的小半个头部就会暴露在夏文的视野中。

    片刻后,夏文便已经摸清楚了这个小鬼子掀土的规律之后,然后,在小鬼子再次挥动工兵锹往外掀土之前轻轻扣下扳机,噗的一声,一发子弹便已经从莫辛纳甘狙击步枪的枪口向外喷射而出,半秒之后便飞临鬼子战壕上方。

    这时候,那个鬼子正好探出小半个脑袋。

    只听噗的一声,子弹便准确命中了鬼子露出的小半个头部。

    霎那间,那个倒霉的鬼子步兵的原本完整的天灵盖就被子弹击碎,骨骼碎片飞起的同时更伴随着大量的浆糊状的脑组织,下一霎那,那鬼子便立刻扑倒在地,等到旁边的鬼子过来准备救人时,却发现倒地的鬼子头顶多了个拳头大的窟窿,从窟窿里看进去,整个颅腔几乎已经全空了,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犹如锅底一般的颅腔底。

    看到这,两个刚入伍的鬼子新兵便立刻伏地干呕起来。

    ……

    回头再说夏文。

    接下来半小时,再没有找着好的机会。天庭奇事

    很显然,在今天上午吃过几次亏之后,小鬼子学乖了,不再愚蠢的派谴步兵进入到珲春岭扫荡狼牙,而只是在修工事时更加小心,宁可进度慢些,也绝不轻易给予狼牙狙击手一枪狙杀的机会,别说,这一招还真的挺管用。

    整整半个小时,夏文就没有找到机会。

    直到过了足足半个小时之后,才终于又被他抓住机会,狙杀了一个疏忽大意的鬼子,当时那个小鬼子也不知道是走神了,还是心存侥幸,居然在修工事的中途从战壕中直起身,想要抽一颗烟,结果被夏文不由分说击毙了。

    只不过,夏文的这一枪也暴露了目标,招来了小鬼子一门九二步兵炮以及两挺九二式重机枪的反制,所幸有冷铁锋这个经验丰富的老兵,先一步带着夏文转移了阵地,要不然,夏文就算没有被炸死,也必定会被鬼子重机枪摞倒!

    接下来,整整半个下午都没有找到好的机会。

    天色暗了下来,密林之中更是已经一片漆黑。

    确定对面的鬼子已经不可能看清林中的情形,夏文从藏身的狙击位坐起来。

    “队长!”夏文恨恨的说道,“小鬼子也学乖了,躲在战壕里不再轻易冒头,这下咱们好像也找不到太好的狙击机会了。”

    “这是当然的。”冷铁锋嘿然道,“小鬼子又不是猪,吃亏之后肯定会学乖。”

    “可这样一来,咱们的自由狙击行动就要化为泡影。”夏文不无遗憾的摇了摇头,紧接着又问道,“队长,现在就回要塞吗?”

    “你说什么?回要塞?”冷铁锋道,“开什么玩笑。”

    “不回去么?”夏文茫然道,“天都黑了,鬼子又没打火把,根本看不见目标了!”

    “正因为鬼子不敢打起火把,才是绝佳的袭击机会!”冷铁锋哼哼两声,又说道,“难道你的脑子里边就只有狙击?作为一名狼牙队员,只会狙击可不行!”顿了顿,又说道,“咱们狼牙大队真正让鬼子丧胆的,还是夜间的突袭!”

    一边说,冷铁锋一边已经用毡布将他的毛瑟98K狙击步枪仔细的包裹好,然后藏到了一块岩石底下,又做好了标识,然后从背包里取出水壶以及干粮袋,开始进食,夏文便也有样学样的拿出了水壶和干食袋,开始进食。

    吃完饭,冷铁锋看到夏文依然还抱着他的莫辛纳甘狙击步枪,便笑问道:“阿文,你该不会打算带着狙击步枪去偷袭小鬼子吧?”

    夏文闻言一愣,茫然道:“不能带吗?”

    “不是不能带,关键是带了没什么用,而且还会白白消耗你宝贵的体能。”冷铁锋摇摇头,又道,“狼牙的体能虽强,但也不能用来胡乱浪费,正如好钢用在刀刃上,我们的每一分体能也必须用在最需要之处。”

    说完,冷铁锋又从靴帮拔出两把刺刀,亮了亮说道:“夜袭,这个最好用!”

    夏文便默默的从背包里掏出一张毡布,仔细的将莫辛纳甘步枪包好再藏好,然后又将腰间的刺刀拔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