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1章 隧道专家-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61章 隧道专家

    在珲春县城,第七军前线指挥部。

    小林浅三郎行色匆匆走进作战室,收脚立正再顿首报告道:“司令官阁下,刚刚接到前线各师团的战报,伤亡数字已经出来。”

    山下奉道:“总共伤亡了多少人?”

    小林浅三郎默然片刻,沉声说道:“四个师团相加,总共伤亡了一千余人!”

    “纳尼?伤亡了一千余人?!”饶是山下奉对此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是骤然听到这个数字之后,却还是吃了一惊。

    一晚伤亡了一千余人,这可是一个步兵大队啊!

    小林浅三郎又道:“司令官阁下,要是按照这样的损失速度,一晚一个步兵大队,三天一个步兵联队,只需九天一个主力师团可以撤消编制了!第七军总共也只有四个主力师团,这也是说,一个月之后第七军基本不剩几个兵了!

    “八嘎牙鲁!你在胡说些什么呢?”山下奉便大怒道,“前线的部队只是因为没有与狼牙交手的经验,所以才会遭受如此惨重的损失,但是在吃过狼牙的亏之后,他们一定会吸取教训革新战法,狼牙再想取得今晚这样的战果,绝无可能了。”

    停顿了一下,山下奉接着说道:“算仍然没办法战胜狼牙,但随着时间推移,前线的封锁工事会逐渐完善,狼牙部队要想渗透进来,再没那么容易!等到各个师团的封锁工事完全修建成形,狼牙部队将再没有可趁之机!”

    “哈依!”小林浅三郎只能顿首,不敢再多说。

    山下奉又接着说道:“小林君,请务必转告前线的各个师团,让他们无论如何再坚持一段时间,再过半个月,特战师团能完成训练,能够参战了!到那时候,他们再也不用面对狼牙部队的袭扰!而战局也将完全纳入到皇军的掌控之!”

    “哈依!”小林浅三郎重重顿首,转身刚要离开,却又折返回来。

    “对了,司令官阁下,还有个事。”小林浅三郎又说道,“以关谷少佐为首的一个隧道桥梁专家团队已从黑部登船,若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午之前可以到达罗先港,你看,是不是需要派一个步兵大队前往保护他们?”

    “哟西。”山下奉欣然点头应允。

    ……

    几乎是同一时间,王沪生也已经从影子那里知道了这一消息。

    “老徐,影子回复了!”王沪生拿着一纸密电,兴冲冲的走进徐锐房间,“根据影子提供的这一消息,日军大本营因为远东方面军的请求,派出了一个以关谷逸男少佐为首的十人桥梁隧道专家,前来珲春岭协助远东方面军打隧道!”

    “是吗?”徐锐闻言顿时心头一凛,作为一个穿越者,徐锐自然知道,像关谷逸男这样的技术专家,有时候甚至能顶十万雄兵!

    如说新国建国后回归的钱学森,能顶五个美械师!这可不是国人自己吹的,而是美国人说的,而事实,钱老也几乎是凭着他的一己之力,撑起了新国的导弹事业,一直到现在国都还在坐享钱老的遗泽,如说水漂弹。怎么可以不爱你

    正因此,徐锐绝不会轻视以关谷逸男为首的专家团队。

    真要是让这个专家团队到了珲春岭,并指导第七军挖掘地道,那么五家山要塞被炸掉几乎是板钉钉的结果!

    “绝不能让这个专家团队到达珲春!”徐锐一拳重重砸在桌,又问道,“影子有没有说这个专家团队从哪船,途经什么路线?具体什么时候到达珲春?”

    “这个没说。”王沪生摇摇头回答道,“估计是影子接触不到。”

    徐锐闻言眉头一蹙,沉声说道:“这样的话,我们只能够自己分析了。”

    说完,徐锐让卓力格图把地图摊了开来,然后指着地图说:“要从日本到珲春无非是两条路,要么先走海路到达朝鲜,然后走陆路从罗先或者罗津前来珲春;要么先搭乘飞机先到新京,然后走陆路前来珲春县。”

    王沪生点点头说道:“问题是我们并不确定小鬼子会走哪条路?”

    “既然确定不了,那两手准备!”徐锐沉声道,“我们兵分两路,一路前往朝鲜的罗先待命,鬼子的专家团无论走罗先还是罗津,都要从罗先过!”顿了顿,又道,“另外一路前往延吉待命,鬼子专家团如果从北线过,必然要经过延吉。”

    王沪生点点头说:“在没有确切情报的前提之下,也只能这样了。”

    “那这么定了。”徐锐断然说道,“让老兵带一个战斗小组前去延吉,我亲自率领另一个狼牙小组前往罗先,确保干掉鬼子专家团!”

    王沪生皱眉说道:“老徐,是不是让豹子或者锋子带队?”

    “不行。”徐锐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此事干系重大,我必须亲往!”

    王沪生便也不再多说什么,因为这件事情确实非同小可,钻山豹或者韩锋的能力那没得说,但是在关键时刻的分辩力以及判断力相徐锐和冷铁锋还是有些欠缺,而拦截鬼子专家团的事情却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开完会,王沪生匆匆离开了。

    作为新一团的政委,王沪生还有许多工作要去做,如说百姓的安置,珲春县十六个乡镇的十几万百姓还没有完全安置好,这可是个大工程。

    王沪生才刚刚离开,一个淡淡的影子便从徐锐身后浮现。

    没有回头,徐锐便淡淡的说道:“井,你跟我一起去。”

    从徐锐身后浮现的这个影子不是别人,是井千代子。

    听到徐锐的话,井千代子的秀眉轻轻扬了一下,说道:“你真放心让我离开五家山要塞?不怕我趁机跑了?”

    徐锐说道:“你现在是自由的。”

    “自由么?”井千代子撇了撇小嘴,没有再多说什么。

    “不管你信或者不信,你是自由的。”徐锐嘿然一笑,又道,“给你五分钟时间,五分钟之后前往狼牙驻地会合!”鬼墓迷灯

    五分钟之后,徐锐来到了狼牙大队驻地,不过素来跟徐锐形影不离的卓力格图并没有跟着一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英俊得不像话的陌生警卫员,定睛细看,才发现这个警卫员竟然是井千代子,那个传说之的女影忍者!

    一干狼牙队员便立刻对徐锐与井千代子之间的关系萌生了兴趣。

    不过,没有一个人敢前问徐锐是了,团长的尊严不容许亵渎。

    很快,整个狼牙大队分成了两个小组,钻山豹、地瓜、大兵等三十余人跟冷铁锋去了延吉县城,韩锋、东北虎等三十余人则跟徐锐去罗先,至于夏、郑炳坤这样的预备队员是不能去的,执行敌后渗透任务对于他们来说太过危险,他们还是留下来继续骚扰外围的鬼子。

    分派好之后,徐锐便立刻带着韩锋等三十余人离开了五家山要塞。

    这时候,五家山要塞甚至于珲春岭的北、西、南三个方向都已经被鬼子包围,只有东边因为是苏联国境,所以没有鬼子驻防,徐锐他们直接翻过珲春岭进入到苏联国境,然后从苏联阿穆尔州的哈桑斯基县潜入到罗先。

    事实,罗先距离五家山要塞并不算远,只有不到一百里的路程,当天傍晚,徐锐一行三十余名狼牙队员便已经潜行到了罗先城郊,然后在紧挨着罗先港口的小渔村里找到了一户当地的人家,在那户人家的家里潜伏了下来。

    为了防止走漏消息,徐锐下令把那一家五口都控制了起来,不过并没有杀人,他们可不是日本鬼子,绝不会伤害无辜的百姓,既便他们是朝鲜的百姓。

    接下来,是枯燥、无聊的等待,这一等是整整一晚。

    直到第二天的午,伴随着一阵长长的汽笛声,一艘桅杆悬挂着旭日旗的鬼子军舰缓缓停靠进了罗先港埠头,潜伏在附近充当观察哨的山鸡便立刻举起手的望远镜,调整好望远镜的焦距,很快看清楚有一拨人正通过舷梯从军舰下来。

    下一刻,山鸡的瞳孔便微微一缩,因为从舷梯下来的那一拨人没有穿军装,而是一个个穿着西装、梳着分头,手还拎着黑色的公包!看到这个,山鸡立刻意识到,这很可能是团长说的专家团了。

    当下山鸡拿胳膊肘撞了一下身边的余必灿,说:“老鱼醒醒。”

    正在打盹的余必灿便立刻被惊醒,抹了把嘴角流淌下的哈喇子,嘀咕道:“咋了?”

    余必灿刚刚做了个美梦,梦见抗战胜利了,复员回乡娶了媳妇,结果刚揭开新媳妇的盖头被叫醒了,老大不乐意。

    “有情况!”山鸡将手的望远镜递给了余必灿,压低声音问道,“你看看,从前面那艘军舰下来的是不是是团长说的那个鬼子专家团?”

    余必灿接过望远镜观察了片刻,遂即跳了起来:“八成是他了!”

    话音未落,余必灿便已经跳起身,借着荒草的掩护飞一般的离开。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