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2章 反战阵营-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62章 反战阵营

    关谷逸男皱着眉头从军舰下来,自从接到陆军部的征召令之后,他的心情再没有好过,尽管在人前掩饰得很好,但实际关谷逸男却是个坚定的反战者,他不仅是反对发动侵略国的战争,更对国充满了同情。 



    当然了,关谷逸男之所以会反战,也是有原因的。



    说白了,是关谷家曾遭受过陆军的不公正待遇,所以仇视陆军!所以反战!



    可是现在,因为陆军部的征召令,关谷逸男却不得不为陆军服务,帮助远东方面军侵略国,因此他的内心充满了负罪感。



    因为负罪,关谷逸男做了个决定。



    刚下军舰,一个陆军少佐便挎着军刀迎来。



    顿首之后,那个陆军少佐便对关谷逸男说道:“这位想必是关谷君了吧?我是远东方面军司令部副官处副官石井元太,奉司令官阁下之命前来迎接你们。”



    关谷逸男恹恹的跟石井元太握过手,然后再也没有说话的意思。



    石井元太也不在意,还道关谷逸男他们是因为坐船时间太久累了。



    当下石井元太便将关谷逸男一行带到了码头的停车场,停车场,一支由六辆边三轮摩托车车、四辆军用卡车以及两辆吉普车组成的车队早已经等在那里了,在罗先城外,还有整整一个大队的鬼子步兵,他们将肩负起保护关谷逸男一行专家的重任。



    石井元太的这一安排不能说不恰当,因为带着整整一个大队的步兵进入到城内,的确不太合适,所以只带了一个步兵队进城,这却给了狼牙大队可趁之机,要不是这样,狼牙大队要想在鬼子重兵保护之下干掉专家团,还真没那么容易。



    ……



    珲春县城,第七军司令部。



    这个时候,小林浅三郎正在向山下奉报喜:“司令官阁下,随着各主力师团的封锁工事的逐渐完善,今天午狼牙狙击手的威胁相昨天要小多了。”



    “是吗?”山下奉道,“今天午的情况大幅改善了吗?”



    “哈依!”小林浅三郎重重一顿首说,“昨天午差不多有一百多名皇军勇士遭到狼牙狙击手的狙杀,但是今天午却只有十六人。”



    “哟西。”山下奉欣然点头,又说道,“看来狼牙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索代斯奈。”小林浅三郎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又道,“只等皇军的封锁工事完全修建成形,狼牙狙击手拿皇军彻底没什么办法了。”停顿了下,又道,“然后再挖几条地道直通五家山的山腹,只需几千斤炸药能全歼新一团了。”



    “哟西。”山下奉再次点头,刚要说什么时,一个参谋匆匆走了进来。



    “司令官阁下!”通信参谋快步走到山下奉的面前,顿首报告道,“刚刚接到石井大队从罗先发来的急电,说是他们在罗先码头附近遭到突袭,自石井少佐以下,进城接人的一个步兵队集体玉碎,专家团一行十余名专家也全部罹难。”通灵玉戒



    “纳尼?”山下奉和小林浅三郎闻言顿时脸色大变。



    刚还说封锁工事修建完成后,接下来可以在关谷专家的指导下挖掘地道,对五家山要塞实施爆破,结果话音还没有落,关谷专家团遭到袭击,十几名专家全死了!这特妈是红果果打脸,狼牙部队欺人太甚!



    ……



    关谷专家团其实并没有全死,而是有一个人活了下来。



    活下来的这个人并不是别人,而是是关欲逸男本人。



    说起来,也真的是侥幸至极,本来,按照徐锐的计划,行动开始之后是不由分说以密集凶残的机枪火力以及火箭弹覆盖鬼子,因为此行的唯一目的是截杀鬼子的专家团,既然是来杀人的,自然不会有任何的顾忌。



    但是行动开始之后却是出现了意外。



    意外并非来自于井千代子,这个小娘皮在这次的出任务的途温顺得超乎想象,徐锐好几次故意给她机会,但她都没有逃跑。



    意外来自于专家团队的内部,袭击刚开始,专家团居然反水了。



    或者确切一点说,是其一个专家反水了,那个鬼子专家忽然从公包里掏出了一把勃朗宁手枪,两枪把押车的两个鬼子军官击毙,这一举动立刻引起了狼牙队员的注意,所以本来应该泼向这辆吉普车的机枪火力打歪了。



    这,关谷逸男逃过了一劫,没有被打死,而是被狼牙给救走了。



    这会,关谷逸男已经跟着徐锐一行乘坐早准备好的两艘小船过了图们江,进入到了苏联的国境,鬼子的大队人马追到了图们江的西岸,甚至海军的炮艇也闻讯赶到,但是对于已经逃入苏联国境的狼牙队员,他们却是毫无办法。



    确定安全之后,徐锐才有机会问关谷逸男话。



    “关谷君是吧?”徐锐问道,“我非常好,是什么原因促使你袭击自己的同胞?”



    “同胞?”关谷逸男摇摇头,很不高兴的道,“不,他们是侵略者,是魔鬼,他们根本不是我的同胞,甚至已经不能算是日本人,因为日本人是爱好和平的!真正的日本人更愿意与邻国和平共处,而不是总想着侵略邻国。”



    徐锐闻言讶然,这样的日本人可真是少见。



    因为从丰臣秀吉那时候开始,日本人已侵略成性。



    但是凡事都有例外,作为一个民族,自然不可能整个民族的想法都一模一样,有少数一小撮人有别的想法,一点不怪,如说国,绝大多数的国人都热爱着祖国,但也一样有一撮人数典忘祖,总盼着自己的民族被消灭。



    如精日分子,巴不得华民族被消灭!



    不过关谷逸男跟那些精日分子又有所不同,精日分子已经不认同自己的民族,但是关谷逸男还是认同自己和人族的身份,他只是反战。



    “这么说你是反战阵营的人?”徐锐笑道。夜行江湖



    “你知道反战阵营?”关谷逸男闻言一愣,遂即又长叹了一声说道,“不过,我并不是反战阵营的人,而且反战阵营已经不复存在了,包括几个首脑分子在内,所有的反战分子不是被杀,是已经被抓,反战阵营已经覆灭了。”



    很人有人知道,日本其实有一个反战阵营,而且这个反战阵营并不是我党领导的那个反战同盟,而是战前,由一批日本爱国人士自发组建的一个民间爱国组织,他们的宗旨是和平共处,不要侵略,如鲁讯先生的日本籍挚友内山完造。



    但显然,关谷逸男跟反战阵营的爱国者也不是一回事。



    更加好笑的是,徐锐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处理关谷逸男,这个家伙却居然主动提出要参加新一团:“徐桑,请让我参加你的军队吧,我在日本听说过你的大名,你在东京制造了震惊世界的大惨案,几百万东京市民因你而死。”



    井千代子的一对美目也立刻落在了徐锐身。



    事实,井千代子的内心已经基本屈服了,现在唯一的障碍是徐锐曾经在东京制造的大惨案,超过两百万东京市民因为徐锐而惨死,这件事情像一根刺卡在井千代子的心,使得她面对徐锐时,始终无法做到释然于怀。



    徐锐连忙否认:“不不,这个事跟我真没有关系。”



    这个事,徐锐是死也不会承认的,也不可能承认,他准备把这个秘密带到棺材里去,让他成为一段历史的悬疑吧。



    顿了顿,徐锐接着说道:“我们仅仅只是接到情报说,有一处实验室在试验大规模杀伤性化学武器,所以袭击了它,不曾想,这竟然是一处细菌武器实验室!最终导致了一场前所未有的瘟疫,不过这个可真不能怪我。”



    “知道,这个我当然也是知道的。”关谷逸男表示理解,点头说,“这笔债肯定不能算在你们的头,如果没有陆军部的官僚丧心病狂的下令研究细菌武器,既便遭受袭击,也不会爆发大瘟疫,所以这件事情不能怪你。”



    听到这,井千代子脸也不自觉的露出释然的表情。



    可不是?东京大惨案的始作俑者,还真是日本陆军部!



    关谷逸男又道:“陆军部那些官僚,哦不不,那些战犯,总有一天他们会受到整个世界的审判,总有一天,他们会为自己所犯下的罪行付出代价!”



    徐锐很想说最大的战犯其实是裕仁,不过终究没有说出口。



    因为对于日本人来说,天皇是他们的民族信仰,跟国人的祖宗,不容亵渎!



    徐锐如果还想要利用关谷逸男、还有井千代子,最好不要公然表露出对于日本皇室尤其是裕仁的仇恨以及蔑视。



    当下徐锐问关谷逸男:“你真想参加我们新一团?”



    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徐锐又道:“如果你真的愿意参加我们新一团,倒是有个职务非常的适合你。”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