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6章 国际政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66章 国际政治

    车门打开,徐锐的身影从车里钻了出来。(  .    .   )



    这个时候,萨武什金是想躲也躲不掉。



    当下萨武什金只能满脸堆笑的迎前来,热情的跟徐锐握手寒暄,不管怎样,斯大林同志都明确的下达了最高指示,徐锐同志是苏维埃联盟的朋友,对朋友,苏维埃联盟向来都是很慷慨热情的,萨武什金不能违背领袖指示。



    寒暄过后,徐锐的目光立刻转向伏罗希洛夫要塞,尤其是看到那两具三联装的伏龙芝级战列舰巨炮时,更两眼放光,问道:“萨武什金同志,这便是从伏龙芝级战列舰拆下来的三联装主炮吧?果然是大炮,看着非常厉害的样子!”



    萨武什金听不懂普通话,听了之后满脸懵逼的样子。



    直到听完切列夫的转译,萨武什金才极其自豪的说:“是的,有这样两具伏龙芝级战列舰三联装主炮,日本海军的战舰别想靠近海参崴三十海里之内!”



    “真的吗?”徐锐撇撇嘴,又哂然说道,“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停顿了下,徐锐不屑的道:“因为伏罗希洛夫要塞的岸炮再厉害,也只能防御来自海的进攻,对于来自陆地的进攻,却毫无办法!”



    萨武什金闻言立刻沉默了,这也是他最郁闷的地方。



    徐锐并没有因此轻轻放过,而是继续给了萨武什金一万点的暴击:“日本远东方面军在滨海边疆区的边界囤驻了重兵,只要日军愿意,两天能占领边疆区!最多五天,海参崴这个不冻军港属于日本海军了!”



    萨武什金被徐锐奚落得有些恼怒,哼声道:“徐锐同志,你今天来,是专门为了奚落我和切列夫同志,让我们俩难堪的吗?”



    “奚落你们?”徐锐没好气的道,“你觉得,我这么闲?”



    萨武什金无郁闷的说道:“好吧,那你是干什么来的?”



    “我这次来,是想要跟你们商量一下联合防御的事情!”徐锐道。



    “联合防御?”切列夫闻言愣了下,又把徐锐的话转译给萨武什金。



    “联合防御?”萨武什金闻言同样愣了一下,这个问题他真没想过,不过很快他反应过来,摇摇头说,“徐锐同志,恐怕不行,我们可以向你们抗联秘密提供一批武器弹药,但绝不能公开合作,因为这么做会激怒日军,招来日军的进攻!”



    “激怒日本,招来进攻?”徐锐哂然道,“萨武什金同志,日本人贪婪成性,你认为激怒或者不激怒他们有区别吗?”



    停顿了下,徐锐又说道:“激怒日军会招来日军进攻,但是委曲求全、百般忍让,真可以让滨海边疆区免遭进攻?萨武什金同志,你真要是这么认为的,那我只能对你说,图样图森破!你想得也太简单了!”



    萨武什金被说的脑子有些乱,茫然问道:“什么意思?”九域独尊



    徐锐环顾四周,笑着反问道:“萨武什金同志,你不会打算在这里招待朋友吧?”



    萨武什金这才如梦方醒,当下赶紧带着徐锐回到海参崴司令部,问徐锐是想喝咖啡还是伏特加,徐锐要了杯伏特加。



    几杯伏特加下去,萨武什金的话匣子打开了。



    “徐锐同志,你别否认,你是跑来要好处的,对不对?”萨武什金指了指徐锐,又接着说道,“你说吧,想要多少好处?只要我能给的,一定给!”



    说到这顿了顿,萨武什金回头看了一眼切列夫,又说道:“其实,早在你们新一团刚转进五家山要塞之初,我已经预见到会有这一天了,我甚至都已经给你准备好了物资,一个团的全套苏械准备,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够朋友呢?”



    徐锐却摆摆手,又说道:“萨武什金同志你错了,我真不是来要好处的!”



    “你真不是来要好处的?”看到徐锐摇头拒绝,萨武什金立刻又茫然了。



    徐锐点了点头,又说道:“我真是过来跟你们商量联合防御的事宜,真的。”



    “这个事情嘛,之前在伏罗希洛夫要塞的时候,我也已经跟你说了,有些敏感哪。”萨武什金为难的说道,“如果苏两军真展开联合防御,一定会引发日军的反弹,日本政府甚至可能以此为借口,撕毁跟苏联之间的互不侵犯条约!”



    切列夫也说道:“眼下苏德战争已经全面爆发,而且苏军处境不妙,如果这个时候再跟日军开战,那么苏维埃的处境更难了。”顿了顿,又说道,“所以,徐锐同志,真不是我们不愿意跟你们新一团搞联防,实在是这个关口太过敏感了。”



    徐锐舒了口气,沉声道:“看来,我得给你们课了。”



    “课?”听完切列夫的转译后,萨武什金茫然的道,“什么课?”



    “国际政治以及军事课!”徐锐道,“萨武什金同志,切列夫同志,你们对国际政治以及军事的理解,真的太肤浅了,我想我有必要给你们系统的讲一下当今世界的政治格局,以及因为政治而导致的军事斗争!”



    萨武什金心想好大口气,不过嘴却道:“徐锐同志,你请说吧。”



    徐锐首先问了一个问道:“萨武什金同志,我先问你,日本为什么会发动侵华战争?德军又为什么会发动侵略战争?”



    “这个我知道。”萨武什金道,“掠夺资源!”



    “所以我才说,你们对国际政治的理解太过于肤浅。”徐锐摇了摇手指,又道,“掠夺资源只是表象,日本、德国之所以发动侵略战争,其根本目的是为了打破现有秩序,进而重新制定有利于他们的世界秩序。”



    萨武什金满脸茫然的道:“世界秩序?”



    “没错,秩序!”徐锐道,“秩序之争,或者说规则之争!”EXO感谢一路有你陪伴



    顿了顿,徐锐又接着说道:“当今世界,几乎所有的殖民地都已经被英法两个老牌霸权国瓜分完毕,作为后起的列强,德国和日本要想从英法的殖民地获得资源,必须付出十分高昂的代价,这是第一重盘剥;获得资源后,德国跟日本生产出工业品并销往英法两国的殖民地以牟利,却又被英法两国课以高额关税,这是第二重盘剥。”



    “重重盘剥下,德国日本几乎无利可图,可英法两国却是什么都没做,能够分走德国日本的大部分利润,这种局面,德国和日本等后世的工业强度肯定不甘心!”



    (题外话:前些年国的处境跟崛起的德国和日本也是一样一样的,国买什么资源什么资源涨价,国卖什么工业品什么工业品大跌价,这是因为整个世界的秩序或者说规则制定权掌握在西方阵营手,国只能给他们打工,所以国才会推出一带一路,因为一带一路其实是新的世界秩序。)



    徐锐又说道:“世界经济尚好时,德国和日本虽然不爽,但是日子还能勉强过下去,所以不会冒着极大的政治风险奋起反抗,但是当世界经济下行,危机暴发,英法等老牌强国还可凭借秩序之利,将危机转嫁给他国,德国和日本却只会被盘剥得更狠,到了这时候他们如果不想束手待毙,那只能奋起反抗!强行打破现有的秩序!”



    “正因为这,日本才会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因为他要独占国市场,来倾销他的在国际市场已经毫无竞争力可言的工业品!同样的,德国也发动了二次欧战,为的是独占整个欧洲市场,来倾销德国生产的工业品。”



    萨武什金和切列夫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原来,日军的全面侵华还有德国发动第二次欧战,本质是秩序之争!



    不过萨武什金还有个问题想不通,又问道:“那么,德国和日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的先后发动对苏战争?我们苏维埃可不是世界秩序的守护者!岂不是很无辜?”



    “这涉及到另一个问题了。”徐锐点点头,又说道,“一个军事问题!”



    停顿了一下,徐锐接着说道:“德国日本等后起强国,要想打破现有的世界秩序,其阻力是十分巨大的,光靠单纯的政治手段肯定不行,所以必须辅以军事手段!所以世界性的经济危机暴发之后,德国和日本不约而同的大力发展军工业,一来扩军备战,二来可以籍此度过这次经济危机,表面看这的确是一个好办法。”



    “德国和日本的经济也的确因此而重新繁荣。”



    “然而,这种畸形的繁荣终究只是饮鸩止渴。”



    “因为战争机器一旦被开启,再无法停下!像是品尝过人肉滋味的猛兽,从此很难再抵御人肉的诱惑,所以在侵华战争结束之后,日军立刻把兵锋对准了苏联,所以在占领欧洲之后,德军也不约而同的发动了对苏战争!”



    “总之,德国和日本已经进入到了一种以战养战的畸形国家形态,他们只能够不停的对外发动战争,已经不可能停下来,而最终的结果,或者他们两国毁灭掉整个世界,或者他们两国被毁灭,除此之外不可能再有第三种可能了!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