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5章 将计就计-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75章 将计就计

    “哦,是吗?”徐锐微笑道,“你倒是说说看,哪里厉害了?”



    “考我是吧?”冷铁锋轻哼一声,又道,“你让井上千代子公开露面的这一招,不仅轻松的揪出了渗透进咱们新一团的日谍,而且,更厉害的是还反过来考验井上千代子,如果她真的已经屈服了,那么她就会毫不犹豫的将潜伏的日谍报告给你,可如果没有屈服,之前所表现出来的屈服,仅仅只是她的表演,那么她就不可能把潜伏的日谍报告给你知道。”



    “基本都对。”徐锐嘿嘿一笑,又说道,“不过最关键的一点,老兵你却是错了。”



    “是吗?”冷铁锋不以为然道,“你说,我哪里错了?”



    徐锐道:“与这个魏擎光的接触,对于井上千代子来说的确是个考验,不过你评判她是否已经真的屈服的标准却是完全错了!”停顿了下,又道,“我的评判标准与你正好相反,如果她毫不犹豫的将魏擎光给供述出来,那她就是在演戏!反过来,她如果不愿意将魏擎光是日谍的事告诉我,这就说明她是真的屈服了!”



    “是吗?”冷铁锋道,“你为什么会这样认为?”



    徐锐道:“原因很简单,既便井上千代子已经屈服了,也绝不会立刻加入我军阵营、反过来打鬼子,所以她完全不会考虑如何取信于我的问题,出于这样的逻辑,她绝无可能将尾观擎光卖给我们,而如果她这么做了,那就说明她的动机有问题!”



    “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冷铁锋点点头,接着说道,“不过,井上千代子还是没有想到老徐你对她居然也防了一手,你虽然表面上给予她自由,但其实一直在暗中尾随监视她,然后果然把渗透进来的日谍给揪出来了。”



    顿了顿,冷铁锋又说道:“回头我就把这个魏擎光控制起来。”



    “别啊。”徐锐摇摇头说,“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个魏擎光是日谍,控制起来或者杀掉,岂不是太可惜?这可是一个极好的、打击小鬼子的好机会。”顿了顿,又道,“葛书记那边还在头疼不知道应该怎么对付林机关,这不机会就出现了么?”



    “老徐,你是说?”冷铁锋闻言顿时眼前一亮,说,“利用这个魏擎光设一个陷阱,将计就计,把小林浅三郎的林机关给一锅端了?”



    徐锐嘿嘿一笑说:“不仅要把林机关给一锅端了,还要绝了井上千代子的侥幸心理,让她成为全日本的死敌,从此只能死心塌地替我们效劳!”



    冷铁锋目光一凝,沉声说道:“老徐,这隔该怎么操作?”



    “这个我暂时还没有想好。”徐锐摆摆手,又道,“让我先捋一捋思路。”



    ……



    回头再说井上千代子和尾观擎光。



    带着尾观擎光来到一间密室之后,井上千代子直截了当的问道:“你是林机关派来的谍报人员,是不是?”



    “哈依!”尾观擎光重重顿首,又接着说道,“卑职尾观擎光,奉命小林阁下之命潜入新一团内部打探井上小姐您的下落。”



    一边说,尾观擎光一边紧张的观察井上千代子的反应。引陌之荒



    主动向井上千代子亮明身份,这对于尾观擎光来说不啻于一场豪赌,因为他对井上千代子失踪后发生了什么完全不知情,万一井上千代子捱不住酷刑已经叛变,那他的这一举动无疑就是自杀,虽然这样的可能性非常小,但确实是存在的!



    只不过,如果井上千代子没有叛变,那么他就可以立刻跟井上千代子取得联系,这对于今后的工作,无疑是极为有利的!两害相权取其轻,尾观擎光最终选择了相信对方,他觉得像井上千代子这样的影忍者,叛变的可能性还是非常小的。



    不过让尾观擎光很失望的是,无法从井上千代子脸上判断出她的心情。



    顿了顿,尾观擎光接着问道:“井上小姐,你和朝比奈小姐出什么事了?”



    井上千代子轻轻叹息了一声,幽幽说道:“还能出什么事?我们被俘虏了。”



    “纳尼,你们竟然被俘虏了?”尾观擎光其实已经猜到了,但是听到井上千代子亲口承认这件事情,他还是非常的吃惊,要知道井上千代子可是个传说中的影忍者,这样一个传说中的大高手,居然也会被狼牙部队俘虏?这真是太令人吃惊了。



    “这没什么好稀奇的,中国有一句古话,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天下之大,身手比我高强的人多如恒河之沙。”井上千代子幽幽叹息一声,又道,“比如说徐锐,他的身手就要远远胜过我,我完全不是他对手。”



    说话间,井上千代子脑海里便浮现起了跟徐锐交手的情形。



    老实说,在细鳞河谷一战之前,井上千代子还是可以与徐锐一战的,在特定的前提下甚至还能占据一定程度上风,比如说不使用枪械的情况下,徐锐绝不是她对手!然而,细鳞河谷一战之后,徐锐这个家伙却踏入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



    那之后,她就完全不是徐锐对手,完全就被碾压了。



    “纳尼?”尾观擎光吃惊的说道,“徐锐竟如此厉害?”



    井上千代子微微顿首,再叹息道:“要不然,你以为我是傻的么?为什么不逃跑?”



    “是啊。”尾观擎光下意识的说道,“卑职正想问井上小姐,你为什么不设法逃跑?”



    井上千代子摇摇头说:“我并不是不想逃跑,而是不想轻身犯险,至少在没有十足的把握前我是不会冒险逃跑的。”



    尾观擎光皱着眉头说:“可是,井上小姐你好像是自由的呢?”



    “这仅只是表面现象!”井上千代子摇头说,“在要塞之内,我的确可以自由活动,但如果要想离开要塞就不行了,险非有徐锐的手令,否则谁也不要想轻易离开要塞!而且,千万不要幻想着强行闯出要塞,那是最愚蠢的选择!”



    “为什么?”尾观擎光皱眉道,“趁徐锐不在的时候也不行?”



    井上千代子叹息一声,摇头说:“不幸的是,徐锐每次外出,都会把我带在身边,所以我根本就没有逃跑的机会。”九阴传人在都市



    “原来是这样。”尾观擎光点点头,又说道,“不过井上小姐你不用太担心,现在我已经进入到了狼牙大队,所以在这里你已经不再是孤身一人了,等我联系上林机关,机关长阁下定可以想出一个万全之策,把你从五家山这个魔窟救出去!”



    井上千代子闻言默然,嘴上没说,心里却在询问自己,如果小林浅三郎真的设法来营救她,且有机会把她救出去,她会不会离开?搁几个月以前,她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离开,可现在,她却忽然有些茫然了,会不会离开呢?



    必须承认,徐锐对井上千代子说的话已经发生作用了。



    这时候的井上千代子,已经不怎么想当裕仁的军刀了!



    看到井上千代子神情茫然,尾观立刻擎光关切的问道:“井上小姐,你没有事吧。”



    井上千代子闻言如梦方醒,摇摇头说:“没事,我没事,我刚才就是想起家乡了。”



    顿了顿,井上千代子又道:“尾观君,进了狼牙大队你务必要小心,千万要注意你平时的行为习惯,尤其不能够鞠躬,否则很容易会引起别人怀疑!”



    “哈依!”尾观擎光顿首道,“多谢井上小姐提醒,我一定会小心的。”



    “好吧。”井上千代子摆摆手,又道,“你现在快回去了,否则离开的时间长了,你的队友该起疑了。”



    “哈依!”尾观擎光再次微微一顿首,转身离开。



    不过走了没两步,尾观擎光忽又顿步回头说道:“对了,井上小姐,还有个事,我在狼牙大队的一名老队员的宿舍里边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咒骂声,虽然没听清楚在骂什么,但是她说的是日语,这却是毫无疑问的。”



    井上千代子的脸色微微一变,急问道:“知不知道狼牙大队的那个老队员叫什么?”



    “好像是叫地瓜。”尾观擎光皱眉说道,“很土的名字,也不知道是代号还是人名。”



    “地瓜?是真名,他曾是徐锐的警卫员!”井上千代子目光一凝,沉声说道,“被关他房间里的那个人肯定就是朝比奈舞!”停顿了下,又接着说道,“难怪一直不见朝比奈舞,原来一直被关押在狼牙大队的宿舍里!”



    “竟是朝比奈舞小姐?”尾观擎光问道,“井上小姐,要不要立刻展开营救?”



    “不行,这太冒险了!”井上千代子摇摇头说,“虽然狼牙大队的绝大部分队员都在宴会厅参加舞会,但是在狼牙大队的驻地肯定还有潜伏的暗哨,而最为关键的是,徐锐这个时候就在要塞内,只要有他在,我们根本逃不出去的。”



    尾观擎光的眉头不着痕迹的皱了一下,这个徐锐真的有这么厉害?



    井上千代子也没有过多解释,又说道:“尾观君,你快些回去吧。”



    “哈依!”尾观擎光一顿首,转身走了,这次再没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