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6章 合适机会-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76章 合适机会

大宴会厅。

  冷铁锋道:“老徐,你的思路捋清没有?”

  徐锐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看了一眼四周,发现几乎所有的狼牙队员都搂着各自的女伴正在舞池中旋转,并没有人注意他们俩的对话。

  沉吟片刻,徐锐反问道:“老兵,如果你是尾观擎光,发现井上千代子就在五家山要塞并且行动自由,你会怎么想?”

  冷铁锋道:“我应该不会怀疑井上千代子会背叛日本,因为她毕竟是一名影忍者,影忍者可没有那么容易背叛自己的国家以及民族!”停顿了下,又道,“而且事实上,直到现在为止,井上千代子都还没有背叛日本,不是吗?”

  “所以呢?”徐锐又道,“所以,你会怎么想?”

  冷铁锋道:“所以,我会认为这是老徐你的攻心之计,你想通过这种方法化解井上千代子的戒备心理,然后再慢慢的改变她的价值观以及世界观!”

  “好。”徐锐点了点头,又说道,“那么在接收到尾观擎光提供的情报之后,作为林机关的机关长,你觉得小林浅三郎会怎么做?”

  冷铁锋不假思索的道:“那肯定是立刻设法营救!”

  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冷铁锋又道:“尤其是得知老徐你并没有限制井上千代子的自由之后,小林浅三郎这个老鬼子肯定就更加的按捺不住!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老鬼子肯定会趁你带着井上千代子外出的某次机会下手!”

  说到这里冷铁锋忽又吓了一声,说:“不对不对,如果真有这种机会,小林浅三郎这个老鬼子除了救人外,肯定还会调集足够的兵力,甚至把那个还没有训练好的特战师团都一股脑调来,力求把老徐你也一并除掉!”

  徐锐嘿嘿笑道:“这个是毫无疑问的!”

  冷铁锋摇摇头,又道:“不过,老鬼子只怕是永远不会有这样的机会!”

  “没有这样子的机会,我们就给他创造机会么!”徐锐嘴角立刻绽露出一抹狡笑,又接着说道,“机会是人创造出来的,不是吗?”

  冷铁锋听了后,一对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两人正说话间,徐锐忽听到一阵脚步声传过来,便立刻伸手轻轻的拽了下冷铁锋,两个人的身影便立刻后退一步,融入了黑暗之中,稍顷,尾观擎光的身影就从大宴会厅的侧门走了出来,这个时候,宴会厅里的舞会刚好中场休息。

  跳得额头微微出汗的郑炳坤立刻迎上来,问道:“小魏,你刚才上哪了。”

  尾观擎光忙道:“我刚才晚餐吃多了,有些闹肚子,刚刚去了一趟茅厕。”

  郑炳坤便立刻笑着说:“我不是劝过你么,头一回吃大餐,千万别贪嘴,你不听,结果怎么样,闹肚子了,哈哈。”

  尾观擎光赧然的一笑。

  ……

  珲春县城,鬼子第七军司令部。

  小林浅三郎兴冲冲走进山下奉文的办公室,顿首报告道:“司令官阁下,我们林机关已经找到井上小姐了,她仍然还活着!”

  “是吗?”山下奉文闻言立刻搁下手中笔,急道,“井上小姐她还活着?”

  “哈依!”小林浅三郎重重顿首,又道,“井上小姐还活着!”

  “哟西。”山下奉文欣然点头,又问道,“她现在哪里?”

  小林浅三郎道:“井上小姐此时就在五家山要塞。”

  “纳尼?”山下奉文闻言一愣,愕然道,“在五家山要塞?”

  “哈依!”小林浅三郎再次顿首,又说道,“细鳞河谷一战,井上大队几乎集体玉碎,只有井上千代子小姐以及朝比奈舞小姐得以幸存,不过非常不幸的是,她们两人因为负伤,被狼牙大队给俘虏了,之后两人就一直被关押在五家山要塞之内!”

  “被俘虏了么。”山下奉文的眉头皱了一下,又道,“小林君,你的人有没有说清楚,他见到井上千代子的时候是个什么情形?”

  不知不觉之间,山下奉文对井上千代子的称谓已经从井上小姐变成了直呼她的姓名。

  小林浅三郎对于山下奉文的脾性已经非常的熟悉了,当下便将尾观擎光提供的情报,从头至尾、原原本本的报告给了山下奉文。

  听完小林浅三郎的报告之后,山下奉文的眉头却越发蹙紧了。

  犹豫了好半晌,山下奉文最终还是没能忍住,问道:“小林君,你觉得,井上千代子有没有可能已经背叛帝国背叛皇军?”

  小林浅三郎道:“卑职以为,这种可能性不能说没有,但极小!”

  “可能性极小?”山下奉文皱眉道,“小林君,说说你的理由。”

  小林浅三郎道:“首先,井上小姐是个影忍者,作为一名影忍,无论肉体还是精神上的忍耐力都远胜常人,所以对于常人来说谈之色变的严刑拷打,对于井上小姐来说根本就没有丝毫的作用,其次,毒刺已经在井上小姐面前亮明自己身份,如果井上小姐已经背叛了帝国背叛了皇军,那么她就会毫不犹豫的向徐锐告密!但事实是,直到现在,毒刺都还好好的呆在狼牙部队,并没有暴露身份!最后,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卑职以为,像井上小姐这样一名对皇军极具影响力的影忍者,徐锐一定会千方百计的诱降!因为一旦诱降成功,对于皇军的威胁极大,而对新一团来说,却是莫大的助力!”

  山下奉文的眉头终于舒展了开来,因为小林浅三郎的分析非常全面,且在理。

  “不过……”小林浅三郎顿了顿,接着说道,“根据毒刺提供的情报,井上小姐虽然暂时还没有背叛帝国、背叛皇军,但是,她的意志似乎已经出现了一些动摇,毒刺好几次暗示她可以帮助她逃出五家山要塞,但都遭到了拒绝。”

  “拒绝?”山下奉文问道,“对逃出徐锐的魔爪缺乏信心?”

  “哈依!”小林浅三郎一顿首说道,“看起来,细鳞河谷这一战的惨败,已经在井上小姐的心里留下了阴影,以至于面对徐锐时出现了严重的信心不足!”顿了顿,又说道,“当然也不能排除徐锐在俘虏了井上小姐之后,一直对她采取攻心战术,因而导致井上小姐的心理上出现了阴影,使得她缺乏信心及勇气与徐锐对抗。”

  山下奉文的眉头再次蹙紧,说道:“小林君,这可真不是什么好消息。”

  “哈依!”小林浅三郎再次顿首,然后说道,“这的确不是一个好消息,如果任由这样的情形继续发展下去,井上小姐很有可能会从心理上屈服在徐锐的淫威之下,这一来,就算我们把她营救出来了,也只是废人一个,从此再也不能替帝国、替天皇陛下征战沙场,更不要提整顿国内征召的那些个高手,帮助特战师团形成战斗力了!”

  山下奉文点点头,又说道:“所以,一定要尽快将井上小姐营救出来!”

  “哈依!”小林浅三郎再次顿首说,“司令官阁下放心,卑职已经制定好了计划,只要有合适的机会,便立刻着手营救井上小姐!”

  “哟西。”山下奉文顿首道,“小林君,营救井上小姐的事,就拜托了!”

  “哈依!”小林浅三郎再次重重的顿首,朗声道,“卑职一定竭尽全力。”

  ……

  五家山要塞,狼牙大队宿舍。

  尾观擎光才刚走进集体宿舍,睡在他上铺的郑炳坤便立刻探出脑袋问:“小魏,你上午又上哪去了?”说完后长长的打了个哈欠,又说道,“你小子的精力可真的是充沛,好不容易有休息日,不用训练也不用出任务,你居然也不肯睡个懒觉。”

  尾观擎光呵呵一笑,随口敷衍道:“我去难民营找一个老乡。”

  听说尾观擎光去了难民营,郑炳坤也就不再多问,翻了个身又睡着了。

  郑炳坤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尾观擎光的嘴角却绽起了一抹微微的冷意,他刚刚去了难民营这个不假,但并不是去找什么老乡,而是去跟打入新一团的卧底接头了,并且从卧底那里拿到了小林浅三郎的最新指示。

  前文说过,林机关其实已经往新一团内部打入了几个卧底,本来也是,徐锐的警惕性再怎么高也终归只一个人,而且保卫部的工作还是王沪生负责的,徐锐一般不会过问,所以被林机关打入几个卧底非常正常。

  只不过,林机关打入新一团的这几个卧底都处在边缘地带,根本就进入不了新一团的核心层,甚至都无法进入到五家山要塞,所以小林浅三郎才会动用尾观擎光这张王牌,在尾观擎光潜入五家山要塞后,之前的几个卧底却正好用来传递消息。

  尾观擎光刚刚就跟其中一个卧底接头,并且通过那个卧底得到了林机关的指示,小林浅三郎让他寻找合适机会,营救井上千代子。

  尾观擎光手枕脑后,和衣倒进了床上。

  寻找合适机会?这个机会可不好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