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8章 有点麻烦-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78章 有点麻烦

珲春县城,鬼子第七军司令部。

  小林浅三郎兴冲冲走进山下奉文的办公室,顿首报告道:“司令官阁下!”

  正在打电话的山下奉文便立刻做了个手势,示意小林浅三郎先别出声,然后对着电话筒说了几句之后,才匆匆挂断了电话。

  挂断之后,山下奉文才又问道:“小林君,什么事?”

  小林浅三郎便不无兴奋的说道:“司令官阁下,刚刚接到毒刺传回来的消息,狼牙大队即将对新招募的一批预备队员进行最终考核!”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具体的考核时间是明天,考核任务,是远距离奔袭汪清县复兴镇!”

  “复兴镇?”山下奉文顿时间神情微动,起身走到了大地图前。

  小林浅三郎跟着走到地图近前,并且很快就从地图上方找到了复兴镇的位置,然后指着地图说道:“司令官阁下你看,复兴镇在这里,距离五家山要塞大约一百五十里,距离汪清县城或东宁县城也有将近百里,是一个仅仅只有百来户人家的小镇!”

  “一个百来户人家的小镇?”山下奉文皱眉道,“这样一个小镇,也值得狼牙大队出手吗?这中间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司令官阁下有所不知,这个小镇可并不简单。”小林浅三郎便赶紧解释道,“这个复兴镇虽然小,却是满洲国最大的参场!镇上的一百多户百姓全都是参农,而且掌握着人参人工栽培技术,每年创造的利润可达上千万日元!”

  “每年利润达上千万日元?”山下奉文闻言顿时神情一凝。

  “哈依!”小林浅三郎猛然一顿首,又道,“卑职原本以为,徐锐要一段时间才会知道复兴镇的秘密,可是现在看起来,他应该已经知道复兴镇的秘密,所以才会把对复兴镇的奔袭列为狼牙预备队员的最终考核!”

  “八嘎!”山下奉文沉声道,“这样一个参场,绝不容有失!”

  顿了顿,山下奉文又道:“命令,立刻将复兴镇的参农以及晾干的人参全部转移,就是连一根参须也不能留给徐锐!”

  “这个……”小林浅三郎说道,“司令官阁下,难道你不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么?”

  “纳尼?好机会?”山下奉文闻言便神情一动,说道,“小林君,你的意思是说,利用狼牙大队的预备队员奔袭复兴镇的机会,将他们一网打尽?”说到这,山下奉文却还是摇摇头说道,“不,不划算,区区几十个狼牙预备队员,不值得拿每年可以创造上千万日元利润的参场去换,小林君,我们不能做这种亏本的买卖。”

  小林浅三郎闻言轻呃了一声,这才意识到自己没有把话说清楚。

  当下小林浅三郎又说道:“司令官阁下,我刚才没有把话说清楚,这次对复兴镇的奔袭虽然只是狼牙预备队员的最终考核,但是这次考核却是由徐锐亲自主持的!”

  “纳尼,这次考核由徐锐亲自主持?”山下奉文闻言脸色微变,说道,“小林君,你的意思是说,徐锐会亲自带队前往复兴镇?”至尊魔妃:鬼帝我不服

  “哈依!”小林浅三郎再顿首,又道,“毒刺提供的情报上是这么说的!”

  “哟西!”山下奉文欣然点头,又道,“如果狼牙预备队员的这次考核,真是由徐锐亲自主持,如果徐锐真的会去复兴镇,那倒是一个绝好的机会!”

  停顿了一下,山下奉文便立刻又接着说道:“哦,对了,徐锐要去复兴镇,想必也会把井上小姐也一并带上,因为从他之前的一贯做法看,应该不会把井上小姐单独留在五家山要塞的,这样一来,不仅可以借这个机会把徐锐干掉,还能把井上小姐也救出来!”

  小林浅三郎却有些尴尬的道:“司令官阁下,这个事情,恐怕还有些小麻烦。”

  “有小麻烦?”山下奉文道,“有什么麻烦?难道徐锐不准备带上井上小姐?”

  “这倒不是。”小林浅三郎摇了摇头,又道,“正如司令官阁下您刚才所说的,按徐锐之前的一贯的做法,每次他外出时,为了防止井上小姐借机逃跑,都必然会带上她,所以这次想来也是不例外,但是井上小姐……”

  山下奉文道:“井上小姐怎么了?”

  停顿了一下,小林浅三郎又说道:“但是之前毒刺与井上小姐接头时,井上小姐却隐隐流露出某种情绪,她似乎不太愿意我们去救她!”

  “纳尼?不愿意我们去救她?”山下奉文讶然道,“为什么?”

  小林浅三郎皱着眉头说道:“按照井上小姐的说法,她是不太愿意我们冒险!她甚至很认真的跟毒刺说,徐锐诡计多端,凡事未虑胜、先虑败,要想从他手中把她救走,几乎就没有可能,如果非要去救她,结果只会适得其反!”

  山下奉文的脸色立刻垮下来,黑着脸问道:“小林君,这事,你怎么看?”

  “哈依!”小林浅三郎一顿首,又接着说道,“依卑职的看法,井上小姐应该是因为细鳞河谷一战的惨败而有了心理阴影,所以丧失了跟徐锐对抗的勇气!但是我们却绝不能被徐锐和他的狼牙部队所吓倒,而是必须与他展开对抗,并最终战胜他!”

  山下奉文摆了摆手,又说道:“小林君,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顿了顿,山下奉文接着说道:“我是说,你觉得这有没有可能,是徐锐精心设计的一个陷阱?目的是为了引诱我们上当?”

  “纳尼?徐锐所设计的陷阱?”小林浅三郎闻言顿时愣了一下,茫然道,“司令官阁下,恕卑职直言,这个怕是不可能吧?”

  “为什么就不可能?”山下奉文沉声道,“如果井上小姐的一言一行都处在徐锐的监控之下,那么她与毒刺的接头很可能也已经被徐锐所知晓,徐锐很可能已经知道了毒刺是你们林机关派去潜伏的间谍,只不过,他并不打算揪出毒刺,而是将计就计利用毒刺精心设计了这么个陷阱,意图引诱我们上当!”桃运小村医

  小林浅三郎听的是瞠目结舌,心忖司令官阁下你的脑洞也未免太大了吧?这种近乎天方夜谭的想法,居然也说得煞有介事。

  只不过,要想反驳山下奉文的这个推论还挺不容易。

  好半晌,小林浅三郎才终于想到反证法,当下说道:“好吧,司令官阁下,我们姑且假设你的推论是事实,我们先来假定徐锐已经掌握了井上小姐与毒刺接头的事实,并且利用这一事实设下了陷阱,那么问题来了。”

  山下奉文问道:“有什么问题呢?”

  小林浅三郎道:“徐锐设计这个陷阱的目的又是什么?”

  山下奉文答道:“当然是为了引诱林机关和特战师团前往复兴镇解救井上,顺便伏击徐锐,利用这个机会,徐锐就可以在复兴镇提前设下陷阱,将前往复兴镇的林机关的宪兵联队以及特战师团的特种部队一网打尽!”

  “卑职要说的就是这个!”小林浅三郎说道,“我们林机关的宪兵足足有一个联队,特战师团的特种部队虽然还没完成训练,却也有三千多特种兵,徐锐得设计一个什么样的巨型陷阱才能够将我们林机关的宪兵联队以及特战师团一网打尽?”

  停顿了下,小林浅三郎又说道:“而尤为关键的是,复兴镇此时在皇军控制之下,驻扎在复兴镇的武装力量除了有皇军的一个步兵小队,还有满洲国军的一个步兵营!而且,从现在开始每隔半小时,我就会跟复兴镇通一次电话!”

  小林浅三郎的言下之意,徐锐根本就没办法在复兴镇设计什么陷阱,更不可能设计一个足以一口吞掉林机关宪兵队以及特战师团的陷阱!

  山下奉文明显被说服了,因为他必须得承认,小林浅三郎说的在理,无论如何复兴镇现在都是日军的地盘,徐锐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在复兴镇设下个巨型陷阱,要想把林机关的宪兵联队及特战师团一口吞了,可能性确实非常小!甚至可以说绝无可能!

  当下山下奉文点点头说:“这么说,此事是徐锐诡计的可能性确实不大。”

  “哈依,卑职以为这种可能性极小。”小林浅三郎重重一顿首,又说道,“可是,现在的麻烦问题是,井上小姐不愿意配合我们!如果她不愿配合行动,不愿意前往复兴镇,那么就有可能导致徐锐也改变行程,不再亲自主持狼牙预备队的考核。”

  顿了顿,小林浅三郎又紧接着说道:“这一来,我们的整个计划就会完全落空,因为如果只是消灭几十个预备队员,意义不大,甚至还可能有导致毒刺暴露身份。”

  山下奉文轻轻嗯了一声,沉声说道:“那你就想个办法说服井上小姐!”

  “哈依!”小林浅三郎再次顿首说道,“卑职这就回去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