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7章 形势险恶-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87章 形势险恶

截止十二月中旬,威廉?里特尔?冯?勒布元帅指挥的北方集团军群已经包围列宁格勒,费多尔?冯?博克元帅指挥的中央集团军群也从左右两翼向着莫斯科逼近,形成了钳形攻势,伦德施泰特元帅指挥的南方集团军群进展稍慢,但也已经完成了对苏联西南方面军的合围,西南方面军百万大军被全歼已经只是时间问题。

  再加德军提前准备好了充足的越冬物资,所以,在现在这个时空,德军最终能否完成元首战前制定的三个战术目标,真的不好说了!

  而如果德军实现了元首三个战术目标中的一个,就极有可能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最终导致、苏联输掉卫国战争!

  比如说列宁格勒,如果德国北方集团军群攻克了列宁格勒,那么,苏联的整个卫国战争的形势就会急剧恶化,因为德国北方集团军群在攻占了列宁格勒之后,既可以长驱直入、攻入苏联腹地摧毁苏联的工业,也可以打出一记钩拳,协同中央集团军群威胁莫斯科侧翼。

  在历史上,莫斯科的苏军光是应付德军中央集团军群就已经十分吃力,如果德军的北方集团军群再从侧翼碾压过来,那么莫斯科方向的苏军是无论如何顶不住的,那么莫斯科的失守就不可避免,莫斯科失守,这个政治层面的影响就太大了!

  开战之前,斯大林通过一系列的清洗巩固了自己的权威,但必须说明,苏共内部也绝对不是铁板一块,如果莫斯科没有失守,苏共还能够团结一致,但如果莫斯科失守,苏联就极有可能会分裂,出现一个傀儡政府并非不可能。

  就算列宁格勒和莫斯科都顶住了,南线失败的后果也绝对是灾难性的。

  如果德军的南方集团军群实现了战术目标,不仅意味着苏联将彻底丧失乌克兰这个大粮仓,更意味着苏联将会彻底失去高加索的油田!然后反过来,德军将会从乌克兰、高加索源源不断的获得粮食、原油等战略物资。

  整个二战期间,困扰德军最严重的战略短板,就是原油!

  由于缺乏稳定而且充足的原油供应,致使德军没能力像苏军运用坦克海战术,而是将主要精力放在了尽可能的提高坦克性能上,但最后,德军数量有限的高性能的坦克,却被苏军大量的性能一般的坦克给彻底的淹没了。

  我们假设一下,假如德军获得了高加索油田,有了稳定并且充足的原油供应,德军不必再像历史上那样追求最极致的坦克性能,假如德军也有苏军那样阔气,每年生产出数以上万计的简化版的豹式、虎式然后平推过去……这画面实在让人不寒而栗!

  所以说,现在苏联的形势真不是一般的险恶!简直是险恶到极点!

  看到徐锐一言不发,切列夫便忍不住先问道:“徐锐同志,就卫国战争目前形势,你有什么想要说的没有?”

  老实说,切列夫不太明白斯大林同志为什么非要他每隔三天向徐锐通报一次战况,以切列夫私下里的揣摩,斯大林同志应该是希望徐锐能够就苏联的卫国战争提出一些建议,帮助苏联红军扭转不利局势,但切列夫觉得,斯大林同志的这个想法未免有些一厢情愿了。浑天大圣

  是,在苏芬战争中,徐锐的确是发近了重要作用,也展现出了极高超的指挥造诣,但是苏芬战争的规模跟苏德战争完全就没有办法相提并论,苏兰军队虽给苏军制造了杀伤,但是跟德军造成的杀伤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所以,苏芬战争的经验很难套用到苏德战争中来。

  而更重要的是,徐锐此刻还在中国,对于苏德战场的情况并不十分了解,虽然他每隔三天会向徐锐通报卫国战争的战况,但这终究只是战报,跟前线的实际情况肯定有差别,所以切列夫并不认为徐锐能就卫国战争提出建议性的建议。

  但是,既然斯大林下了命令,切列夫就只能执行。

  迎着切列夫满是希冀的眼神,徐锐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我没有什么想要说的。”

  徐锐确实没什么想说的,因为说了也没什么卵用,这时候,就算他取代斯大林成为苏联红军的最高统帅也没有卵用,因为苏联红军跟德军之间的差距,可以说是全面方位的,套用现在的一句术语来形容,那就是两军之间存在着代差!

  不是武器之间存在代差,而是战术指导思想之间存在代差!

  苏联红军的高级将领的战术指导思想还停留在传统的大纵深作战层面,这其实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指导战术,说白了就是在广阔泛围内可劲挖战壕,梯次防御,你突破我的第一道防线,还有第二道防线等着你,突破第二道防线还有第三道,无穷无尽,那么作为进攻一方,作战指导思想就是一路平推,突破防线之后向着两翼撕扯,稳住之后,继续向前突击敌军的第二道防线,然后是第三道,直到敌军彻底崩溃。

  但是德军高级将领的战术指导思想已经进化到了坦克集群的快速闪击战的层面,德军的战术指导思想就是绝不跟你纠缠,集结起一个庞大的坦克集群、辅以步兵,选中对手的一个薄弱点重新出击,突破防线之后,仍不跟你过多纠缠,而是大踏步的向着纵深挺进,直接切断敌军的退路以及后勤通道,然后静等敌军陷入巨大混乱,进而最终崩溃!

  好吧,德军的闪电战法,其实就是朝鲜战场上的中国人志愿军的步兵集群迂回战法的装甲强化版!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装备那么差,都能通过步兵集群的迂回战法,打得刚刚打完二战的美军溃不成军,所以你完全可以想象,以装甲强化版的步兵集群迂回战术作为指导思想的德军有多么恐怖?苏军可以说毫无胜算,至少在阵地战中绝对没有胜算。

  所以,徐锐是真的没有什么可以说的,因为让他指挥也改变不了结果。

  但是切列夫对徐锐的回答显然不满意,皱着眉头说道:“哪怕一丁点的建议都没有?”
重生天才鬼医
  稍稍停顿了下,切列夫又指着地图说:“比如基辅战场,西南方面军超过七十个师的精锐部队已经被德军完成合围,眼下统帅部正在想方设法调集兵力增援西南方面军,同时命令西南方面军尽可能设法自救,徐锐同志你的指挥造诣是连铁木辛哥同志也佩服的,我就不信你没有一丁点建议,你有的,你一定能够帮上西南方面军的,我说的对不对?”

  “切列夫同志,很遗憾,我恐怕真的帮不上西南方面军!”徐锐摇摇头说,“基辅会战的局面已经很明朗了,德军的中央、南方两大集团军群已经对西南方面军形成合围,而你们苏联的预备役部队却仍在组建之中,远水已然是救不了近渴了!”

  切列夫听了后,脸色立刻变得很难堪,问道:“徐锐同志,你的意思是说,西南方面军的战败已经是不可避免了,是吗?”

  “不,你错了。”徐锐摇头说,“切列夫同志,不是战败,而是被德军全歼!被围困在基辅附近的西南方面军的七十个师,将不可避免的被德军全歼!”

  听到这,切列夫便再也按奈不住胸中的怒火,厉声说道:“告辞!”

  说完了,切列夫转过身就走,走到门口之时,正好遇到王沪生从工地回来。

  王沪生便讶然的说道:“切列夫同志,你这是要回去吗?吃了中饭再走吧?”

  切列夫却理都没有理,自顾自的走了,王沪生被搞了个满头雾水,走进作战室询问徐锐道:“老徐,切列夫同志这是咋了?难道吃枪药了?”

  徐锐叹息一声,说道:“苏联卫国战争的形势非常严峻,急眼了。”

  王沪生闻言神情一凝,注意力也立刻转移到了大地图上,又问道:“苏联卫国战争的形势很严峻吗?严峻到了什么程度了?”

  徐锐指了下地图,说:“苏联的西南方面军已经在基辅被德军合围,不出意外,这七十多个师近百万的部队,将会被全歼!”停顿了下,接着说道,“在失去了西南方面军这个最庞大的战略军集群之后,苏联红军的兵力已经下降到一个极其危险的程度!”

  王沪生瞠目结舌的道:“老徐,苏军的西南方面军真的会被德军全歼?”

  “恐怕是不可避免了。”徐锐点了点头,又说道,“随着西南方面军的被全歼,部署在苏德边境五百公里纵深的五百多个师、五百多万苏军,就已经基本上被德军打垮了,如果苏联统帅部不能在短时间内征召足够的预备役、组建起足够数量的预备役军团,列宁格勒以及莫斯科的失守也将不可避免,莫斯科若失守,苏联就基本可以被宣判死刑了!”

  “什么?这不能够吧。”王沪生悚然道,“法俄战争中,法军也曾占领莫斯科,可是俄罗斯最终不还是挺过来了么?所以就算莫斯科最终失守,苏联也未必会亡国,是吧?”

  “时代已经不一样了。”徐锐摇了摇头,又叹息道,“今时不同往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