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0章 丛林狙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90章 丛林狙击

    密林边缘,狼牙大队的二十多个狙击小组早已经等着了。



    郑炳坤虽然已经参加了好几次战斗,但毕竟还是新队员,所以在分组的时候跟余必灿分到了一个小组,冷铁锋这么分组的用意,就是想让余必灿这些老队员在实战中带着并护着郑炳坤这样的新队员,帮助他们快速成长。



    余必灿回过头,冲郑炳坤打出手势:准备好了吗?



    郑炳坤便立刻冲余必灿回了个手势:我准备好啦!



    回手语的时候,郑炳坤习惯性张嘴,无声的复述,说到最后一个啦字的时候,嘴巴便不可避免的张大,露出两排白森森的牙齿。



    余必灿便立刻回过来一连串的手语,极其严厉的训斥道:“快给我闭嘴!”



    因为郑炳坤一咧嘴露出两排大白牙,跟涂了油彩的脸庞、身上的伪装衣还有幽暗的丛林环境相比,就显得十分醒目,要是遇到一个厉害点的狙击手,这一丁点的疏忽就足以让对方发现你的狙击位,然后招来致命的一击!



    郑炳坤也意识到了这点,赶紧闭嘴。



    就这片刻间,前方密林外便传来了轰轰轰的引擎轰鸣声。



    下一个霎那,一辆边三轮便撞开灌木丛冲进了丛林之中,紧接着是第二轮、第三辆,只片刻功夫,十几辆边三轮便已经闯进来,不过,在深入密林大约一百多米之后,这几十辆边三轮摩托车便纷纷停了下来。



    然后,三轮车上的百来个鬼子便跳下车来,抄着加装了瞄准镜的三八大盖,两人一组交替掩护着,快速的向前穿插。



    余必灿透过瞄准镜视野监视着鬼子的前进,看到百多个鬼子以两人为一个战斗小组,交替掩护着,娴熟的向前逼进,嘴角不由绽起一抹冰冷的杀机,有点意思,别的姑且不说,单从这技战术动作,看上去的确还挺像那么回事。



    很遗憾的是,也就看上去像那么回事而已。



    跟狼牙相比,这些小鬼子还是差了一大截!



    无声无息的,余必灿的右手食指便已经搭上了步枪扳机。



    下一个霎那,余必灿和郑炳坤几乎是同一时间扣下扳机,只听噗噗两声闷响,两发子弹便已经高速旋转着从销声器的出口喷射了出去,一百米距离,对于飞行速度超过八百米每秒的子弹来说,可谓转瞬即至。



    下一刻,两个鬼子便应声倒地,一枪爆头!



    这么近距离,不要说余必灿这样的老狼牙,就是郑炳坤这样的新狼个,也是闭着眼睛都能轻松命中!



    “八嘎,有狼牙狙击手,六点、九点方位!”



    得承认,特战师团的这些鬼子特种兵的确要比普通的鬼子兵强悍得多,如果换成是普通的鬼子步兵,这个时候绝对不可能发现余必灿、郑炳坤两个人的藏身方位,但是他们使用的是加装了销声器的狙击步枪。



    销声器可以很大程度消减枪声,还能很好的削弱枪口焰,但是子弹高速旋转着喷射出销声器出口时,仍会形成空气的紊流,这股紊流非常短非常弱,且转瞬即逝,普通的鬼子步兵很难注意到,但是对于受过特训的特种兵来说,却十分醒目!兵王重生



    霎那间,带队的鬼子军官便发现了余必灿、郑炳坤的藏身方位。



    下一刻,十几个鬼子狙击手便同时举起枪,瞄准了余必灿、郑炳坤两人的藏身方位,不过没等鬼子狙击手开枪射击,余必灿和郑炳坤就已经抢先一步转移,两人敏捷如兔子般从狙击位跳起身,借着树木掩护,向林中快速转移。



    那十几个鬼子狙击手便立刻跟着掉转枪口,追逐射击。



    不过让人十分恼火的是,两个狼牙的走位十分的刁钻,始终都有一颗或者多颗树挡在鬼子狙击手的射界之前,所以,十几个鬼子狙击手连续开火,将林中的松树打得树皮飞溅,却连前方狼牙的毛都没能打着。



    “八嘎!”带队的鬼子军官自然不肯放弃,下令追杀。



    霎那间,一百多个鬼子特种兵便四散开来,快速突进。



    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从鬼子特种兵的突进,就可以看得出来,德国教官马科斯上校并没有藏私,还是教会了鬼子特种兵不少特战技能,比如突进时单兵之间的距离,互相之间的交替掩护,全都十分娴熟。



    不过这里终究是珲春岭,是在狼牙大队的主场!



    行进中,一个鬼子特种兵一脚踏出,耳畔忽然听到喀的一声轻响。



    “别动!”后面跟进的鬼子军官敏锐的听出,这声响有别于枯枝折断的声响,所以肯定不是枯树枝,而应该是踩到压发地雷了!



    那个鬼子特种兵便立刻僵在了原地。



    鬼子军官再一挥手,周围的鬼子特种兵立刻四散开来,原地警戒。



    确定暂时没有危险,鬼子军官才小心翼翼的走到踩中地雷的鬼子特种兵身边,再扒开脚边的枯叶堆,然后一只地雷便显露出来,看清楚那只地雷的形状之后,鬼子军官的眼睛瞬间就瞪得老大,八嘎牙鲁,竟是反坦克雷!



    这只反坦克雷足足有脸盘大小,一旦炸开来,绝对能将他们两个炸得连一节完整的指节骨都找不到!反坦克雷是专门用来炸装甲坦克的,百公斤以下的人踩到反坦克雷,基本上不会有什么事,但眼前的这只反坦克雷显然改装过。



    霎那间,鬼子军官额头上便沁出了豆大冷汗。



    “八嘎!”鬼子军官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对踩雷的鬼子特种兵说,“河野君,你的运气可真是不错,居然踩到了反坦克雷!”



    踩雷的鬼子特种兵立刻被吓得面无血色。



    “队长,要不然……”踩雷的鬼子特种兵刚要说话时,眼角余光却忽然发现了一道淡淡的空气紊流,当下便尖声高叫起来,“九……”



    踩雷的鬼子特种兵原本想要喊九点方向,但是第二个点字都没来得及叫出口,一发高速旋转的92mm口径的尖头毛瑟弹,便已经准确的从他的面门处钻进去,下一刻,鬼子特种兵的脑袋便立刻像西瓜般爆裂开来。魔装



    “八嘎!”蹲在地上准备排雷的鬼子军官看到这一幕,伸手想扶时已经晚了。



    中弹的那个鬼子特种兵几乎是瞬间就丧失了全部意识,然后直挺挺向后倒下,原本踩住地雷的整个右脚一松,脸盆大小的反坦克雷立刻爆炸开来,一团巨大的红色光团,瞬间就从密林中猛的绽放开来,紧接着就一股巨大的气浪无中生有、然后猛烈的扩散开来,瞬间就将爆炸点周围二十米内的树木给摧毁,然后才是巨大的炸响!



    至于那个近在咫尺的鬼子军官,瞬间就被炸成了渣渣!



    ……



    板石镇,小鬼子的前沿观察哨。



    数以百计的鬼子步兵荷枪实弹,控制了周围上千米的区域,而且几乎每个可以藏身的角落都遭到了反复搜查,确保方圆千米之内没有任何狙击手埋伏!险此之外,还有十几辆装甲车以及坦克严阵以待,可随时出击。



    狼牙大队的威名,实在是太大,小鬼子绝对不敢掉以轻心。



    既便处在这样的严密保护之下,小林浅三郎也还是不放心,小声劝道:“司令官阁下,留在这里也看不到林中的交战情形,要不然,还是回司令部吧?”



    山下奉文却摆了摆手,淡然说:“这里有三浦君的特战师团在,没事的。”



    说完了,山下奉文又扭头对三浦贵之说:“三浦君,我说的应该没错吧?”



    “哈依!”三浦贵之重重一顿首,肃然道,“这里的安全当然是有保障的,不过外面的气温实在太低,再加司令官阁下又是大病初愈,所以卑职以为,小林君说的对,您还是先回司令部休息吧,这边一有消息,卑职就立刻会派人向您报告的。”



    “无妨。”山下奉文紧了紧身上的大衣,又道,“这点冷,我还能受得了。”



    三浦贵之和小林浅三郎便只能作罢,因为他们知道,再劝也不会有什么用。



    这时候,前方密林中忽然腾起一团巨大的红光,紧接着便是巨大的爆炸声响,山下奉文的眉头便立刻蹙紧了,扭头问三浦贵之:“三浦君,怎么回事?”



    “应该是踩到地雷了吧。”三浦贵之神色镇定,淡然说道,“司令官阁下不必担心,其实我们特战师团早就知道,这段时间狼牙部队一直在珲春岭西麓的密林中布置机关陷阱,还有埋设地雷什么的,不过,这一切终究是徒劳!”



    停顿了一下,三浦贵之接着说道:“因为,这还仅仅只是我们特战师团的第一波进攻而已,第一波攻势,我们特战师团仅仅只投入了三个特战中队,却已经逼得狼牙部队提前发动密林中地雷陷阱,这就足以证明他们已经没什么更多的办法。”



    “哟西。”山下奉文闻言欣然点头,这么说来局面还不错。



    小林浅三郎虽然跟三浦贵之关系一般,却也恭维了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