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2章 大举进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92章 大举进攻

板石镇外,鬼子前沿阵地。

  山下奉文正透过炮队镜的视野在观察前方的动静,不过遗憾的是,视野中除了林海雪原再也没有别的,就在不久之前,林海雪原中时不时还会绽放起一团团的红光,可是现在却已经完全消失了,甚至连枪声都已经好长时间没听到了。

  山下奉文的脸色便立刻变得严峻起来,皱眉问道:“三浦君,怎么听不到枪声了?”

  三浦贵之却并不怎么担心,淡然说道:“不出意外,应该是出击的三个特战中队已经基本清理完了林海雪原中的陷阱,狼牙部队意识到已经没便宜可占,所以缩回了五家山,司令官阁下,三大主力师团很快就可以进军了。”

  “是吗。”山下奉文说道,“那我可就拭目以待喽。”

  “哈依!”三浦贵之哈依一声,刚要再说点什么时,站在他身边一直举着望远镜的小林浅三郎却忽然间轻咦了一声,然后放下望远镜对着山下奉文还有三浦贵之说道,“司令官阁下,还有三浦君,你们快看,前方十一点钟方向有什么?”

  山下奉文闻言便立刻转动炮队镜视野,看向十一点钟的方向。

  三浦贵之皱了一下眉头,也下意识的举起手中望远镜往前看。

  只看了一眼,三浦贵之便立刻愣在那,因为透过望远镜视野可以清楚看到,三个日军特种兵正踉踉跄跄的从珲春岭的林海雪原中逃出来,而且看上去显得十分的狼狈,其中两个特种兵甚至连身上的白色披风都掉落不见了。

  山下奉文调整好了焦距,皱着眉头说:“三浦君,好像是特战师团的特种兵?”

  “哈依!”三浦贵之微微顿首,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烧,他刚刚还在说出击的三个特战中队已经扫清了林海雪原中的陷阱,并且将狼牙部队逼回到了五家山要塞,结果话音还没有落呢,出击的三个特战中队就让狼牙部队从珲春岭的林海雪原中赶了出来!

  从前方三个日军特种兵的惨样,就是白痴都能够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三浦贵之却明显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心里也仍存了一丝侥幸,这三个特种兵或许只是回来报信的呢?

  然而,残酷的事实很快就给了三浦贵之沉重一击!

  就在那三个日军特种兵逃出林海雪原还不到百米,其中一个特种兵的面门之上便毫无征兆的爆开了一团血雾,却是狼牙狙击手追到密林边缘,并对着落在最后面的那个鬼子特种兵开了一枪,这一枪准确的从鬼子特种兵的后脑勺射入,又从面门部位透出。

  透过炮队镜还有望远镜的视野,山下奉文、小林浅三郎还有三浦贵之都看到了这血腥而又残酷的一幕,尤其三浦贵之,一张脸顷刻之间就涨成了猪肝色,他刚刚还希冀着,这三个特种兵是回来报信的,结果却立刻被残酷的事实狠狠扇了一耳光!

  唯一让三浦贵之庆幸的是,留在密林外警戒的特战师团主力立刻出手,密集的火力立刻向着前方的狼牙狙击手泼过去,终于压制住追杀到密林边缘的狼牙狙击手,把最后剩下的那两个特种兵从狼嘴里救了下来。

  确定两个特种兵已经获救,观察哨里的三个老鬼子都稍稍的松了口气。

  小林浅三郎将望远镜放下,回头不阴不阳的对三浦贵之说道:“三浦君,事实好像跟你之前所说的有着不小的出入呢?”

  “这个……”三浦贵之无言以对。

  山下奉文的脸色也是一片的阴沉,凭心而论,对于特种师团,他是寄予了厚望的,但是特战师团在珲春岭下的初战中的表现,却似乎很不理想!只不过,老鬼子并不会因为这次进攻就对特战师团丧失信心,这毕竟只是一次试探性进攻,不是么?

  当下山下奉文拍拍三浦贵之肩膀,和声说道:“三浦君,不必太过在意,有道是胜败乃兵家常事,不是么?更何况狼牙部队本来就凶残!”顿了顿,又说道,“现在,还是赶紧把那两个幸存者叫过来,问问刚才在林海雪原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三浦贵之又是羞愧又是感动,当即哈依一声转身走出前沿观察哨。

  目送三浦贵之的身影远去,小林浅三郎不阴不阳的说道:“司令官阁下,如果说特战师团只有这样的表现,那就太让人失望了!帝国花费了这么多人力物力,尤其是司令官阁下您克服了那么大困难,最后就只得到这样一支中看不中用的所谓的特种部队?”

  “小林君!”山下奉文有些不满的瞪了小林浅三郎一眼,哼声说,“这只是特战师团的初战而已,而且,特战师团仅仅只派了三个特战中队!所以,现在就给特战师团下中看不中用的定论,是不是有些早子?唵?”

  “哈依!”小林浅三郎一顿首不再多说什么了。

  片刻后,三浦贵之便带着那两个死里逃生的特种兵来到了前沿观察哨。

  很巧合,这两个死里逃生的特种兵中的一个,便是尾观擎光,山下奉文和小林浅三郎三个月前在复兴镇见过尾观擎光一次,所以一眼就把他给认了出来。

  “尾观君?”山下奉文沉声道,“刚才在密林之中发生了什么?”

  “哈依!”尾观擎光重重一顿首,然后满脸苦涩的答道,“司令官阁下,我们在密林中遭到了狼牙狙击手的伏击,追杀途中,又踩到了大量的陷阱!这些陷阱除了有地雷,甚至还有伏弩、滚木这种冷兵器,而且设计十分隐蔽巧妙,让人防不胜防!”

  小林浅三郎插话道:“出击的三个特战中队,就只逃回来你们两个人?”

  “哈依!”尾观擎光再次顿首,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更加的苦涩,又道,“出击的三个特战中队就只逃回来我们俩,其余的人都已经玉碎了!”

  “八嘎!”小林浅三郎刚想要训斥时,却让山下奉文给制止了。

  山下奉文制止了小林浅三郎,又鼓励尾观擎光道:“尾观君,不要因为一时的失败而心灰气馁,这世上就没有常胜将军!只要认真经验教训、革新战法,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们特战师团能够将狼牙部队一举歼灭!”

  “哈依!”尾观擎光再次顿首,越发的羞愧不已了。

  作为特战师团的师团长,三浦贵之也是满脸通红,当下上前两步走到山下奉文面前,然后猛然收脚立正,再顿首说:“司令官阁下,再接下来,卑职将率领特战师团全部主力,向珲春岭下的狼牙部队发起大举进攻!”

  “哟西。”山下奉文欣然点头,又说道,“三浦君,一时的失败不算什么,可耻的是,因为一时失败而彻底丧失信心,但是我坚信,你们特战师团绝不是这样的部队,我更坚信,你们特战师团定能知耻而后勇,在接下来的战斗之中战胜狼牙部队!”

  “哈依!”三浦贵之再次顿首,然后挎着军刀,转身扬长去了。

  ……

  这会儿,郑炳坤正爬在半山腰一颗足有水桶粗细的白桦木上,举着望远镜向下张望,白桦木的树叶虽然已经掉光了,但是白色的树干以及枝枝仍旧给了身披白色披风的郑炳坤最为完美的掩护,他的整个身影几乎与整颗树融为一体。

  从远处,鬼子的观察手根本就没有办法从白桦林找出郑炳坤。

  郑炳坤举着望远镜,一遍遍的扫视着珲春岭下的空旷的雪原。

  某一刻,原本空空荡荡的一片空旷的雪原上忽然之间站就起了一个个“雪人”,而且这些个雪人便踩着厚厚的积雪,向着珲春岭猛扑过来,郑炳坤粗略的数了一下,光是视野中可以看到的雪人就有百人之众!视野之外的只能更多!

  “哇哦,哇哦哦,鱼哥,你猜猜我看到了什么?”郑炳坤立刻低叫起来。

  正靠在白桦树下抽烟的余必灿便立刻将抽剩下的半截烟蒂往雪地里一插,再将搁在腿上的狙击步枪搁在肩上,然后手脚并用、敏捷如猿猴般爬到了白桦树的树梢上,以右臂挂住一根横着长出来的树枝,然后从郑炳坤的手中夺过望远镜往山下看。

  只一眼,余必灿的嘴角便立刻绽起了一抹狞笑,又接着说道:“狗曰的小鬼子,看这样子是急眼了,要大举进攻了,嘿嘿!”

  “鬼子要大举进攻?求之不得!先干他娘一枪!”郑炳坤说完,以双腿稳稳的盘住了白桦树的树干,然后腾出双手举起了手中的狙击步枪,不过还没有等到他开枪,一只大手便伸过来摁把他的狙击步枪给摁了下去。

  “你小子想找死啊,枪声一响,你立刻就会成为至少五十个鬼子狙击手的目标,在这无遮无掩的树梢上,你确信自己能够躲过五十个狙击手的锁定?”余必灿制止了郑炳坤,又道,“你想死就死,千万别捎带上老子!”说完,余必灿便噗溜的滑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