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3章 神一样的狙击压制-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93章 神一样的狙击压制

同一时间,徐锐和冷铁锋正站在水流峰顶的瞭望哨上观察敌情,而在徐锐身后不到两米处的阴影之中,则静静的站着井上千代子,这女人看上去一脸落寞,眉头也轻蹙着,也不知道此刻心里正在想些什么?

  或许,井上千代子是在内心纠结,要不要出手?

  天空之中,不时有机翼下涂着膏药图案的鬼子侦察机飞掠而过,不过对于隐藏在水流峰顶的瞭望哨却是毫无察觉,这不是鬼子飞行员眼瞎,而是因为狼牙大队对瞭望哨做了十分逼真的伪装,从空中往下看,这就是一块大石头而已。

  而且,正值隆冬季节,大石头上还覆盖了积雪。

  郑炳坤从半山腰就看到了鬼子大举出击的情形,处在水流峰顶上的徐锐和冷铁锋自然是看得更加真切。

  冷铁锋说:“老徐,鬼子的特战师团大举出击了!”

  “看到了。”徐锐从炮队镜后面直起身,狞笑道,“命令各个战斗小组,千万不要跟鬼子特战师团硬顶,有机会就多杀几个,没有机会就千万不要勉强,只需要尽量延阻他们的推进速度就可以了,一切等天黑了再说!”

  正好这个时候鬼子侦察机已经飞过去。

  冷铁锋便立刻走出山顶瞭望哨,走到山体棱线上打出旗语。

  ……

  半山腰上,郑炳坤放下望远镜,对趴在身边的余必灿说道:“鱼哥,队长下了新的命令了,让我们别跟鬼子特战师团硬顶,尽量延阻推进速度就行了。”

  “知道了。”余必灿轻哼了一声,又道,“现在专心当好你的观察手!”

  郑炳坤轻哦一声,然后撅着嘴巴举起了望远镜,对准了前方林海雪原。

  余必灿没有抬头,却仿佛长了后眼似的,说道:“你小子是不是不服?”

  “没有。”郑炳坤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心里却在大声咆哮,我服你?我服你个鬼哟,你的枪法也就比老子强了那么一丁点,是吧?

  “你是不是觉得,我的枪法只比你强那么一丁点?”余必灿嘿然一笑,竟仿佛能听到郑炳坤心中的咆哮似的,紧接着又说道,“小子,睁大你的双眼仔细瞧着吧,平时跟你们比武那就是玩玩,你们还真以为我们老队员就只这点水准?”

  郑炳坤闻言顿时精神一振,因为在狼牙大队内部,一直流传一种说法。

  说是狼牙大队有一王四将五大狙击手,这五个人,分别是枪王冷铁锋,先锋将韩锋、殿后将皱超、左卫将钻山豹及右骁将余必灿,除了枪王冷铁锋高出一个级别,剩下四人的排名不分先后,因为据说韩锋他们四个的枪法也不分伯仲。

  当然了,除了一王四将之外,其实还有一个枪神!

  这个传说中的枪神不是别人,就是新一团长徐锐!

  只不过,徐锐并非狼牙大队的人,所以没有排名。

  作为一王四将中的传说级狙击手,余必灿在预备队员心目中绝对是大山一样的存在,不过让预备队员感到十分失望的是,在之前的演习之中,除了冷铁锋这个枪王没有出手外,其余四个枪将全都纷纷出手了,但是表现也就那么回事。

  但是听了余必灿刚才说的话,郑炳坤才知道原来其中还有内幕。

  当下郑炳坤便压低声音问道:“鱼哥,这么说在在之前的演习中你们并没有玩真的?”

  “老兵不让我们玩真的。”余必灿撇了撇嘴,又道,“说是怕打击你们的训练积极性。”

  “什么?怕打击到我们的训练积极性?”郑炳坤的眸子里霎时掠过一抹异样的精芒,心下咬牙暗忖,我就不相信了,你们的枪法能厉害到哪去?同样一个脑袋两只眼睛,同样是加装了瞄准镜和销声器的狙击步枪,你们还能够打出花来?

  余必灿的声音再次响起,说:“注意观察前面的山坳,鬼子就要过来了。”

  郑炳坤便不再东想西想,调整好了手中望远镜的焦距,对准了前方山坳。

  片刻后,郑炳坤望远镜视野中便出现了一个白色身影,当下精神一振说:“鱼哥,十一点方向靠右,小鬼子尖兵!”

  余必灿闻言立刻稍稍调整了一下手中狙击步枪的角度,便立刻从瞄准镜的视野之中找到了鬼子尖兵,看着瞄准镜视野中正以娴熟的技战术动作往前突进的鬼子尖兵,余必灿的嘴角瞬间勾起了一抹狰狞的杀意。

  顿了顿,余必灿狞笑道:“小子,瞪大眼睛仔细瞧着吧,今天老子就给你上一堂真正的狙击教学课,用事实告诉你,什么才是真真正正的狙击压制!”

  说完了,余必灿便轻轻扣下扳机,两人藏身的地堡里便立刻响起噗的一声闷响。

  郑炳坤急定睛看时,只见望远镜的视野中,那个正向突进的鬼子尖兵应声倒下,不过并未当场毙命,因为余必灿并没有打爆对方脑袋,而是打在对方大腿上,但既便如此,那个鬼子尖兵也已经完全的丧失了行动能力,只能够躺在雪地里啊啊的惨叫。

  只片刻,那个鬼子尖兵身上的白雪便已经被血水给染红了一大片。

  “鱼哥,你赶吗打腿,赶吗不直接爆头啊?”郑炳坤不解的问道。

  “闭嘴!”余必灿便立刻低喝道,“别分心,注意观察对面的山坳!”

  余必灿的用意是引诱小鬼子来救,只不过他的这个意图明显落空了。

  郑炳坤神情猛然一凝,当下不再多说什么,而是握紧望远镜锁定了前方的山坳。

  片刻后,山坳右侧的雪线似乎轻轻动了下,郑炳坤便立刻低喝道:“两点钟方向有一个雪堆,刚才好像晃了一下。”

  余必灿立刻掉转枪口,几乎是瞄准镜的视野才刚刚销定疑似目标,余必灿便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扳机,下一个霎那,郑炳坤便透过望远镜的视野看到,那堆积雪后面猛然飙起了一滩醒目的血花,显然刚才真有一个鬼子狙击手躲在雪堆的后面。

  片刻后,郑炳坤再一次低叫起来:“十一点方向,白桦树!”

  余必灿跟着掉转枪口,噗的一枪,便在那颗白桦树的树干正面打出了一个窟窿,紧接着又开了一枪,子弹便准确的从第一颗子弹打出的窟窿中射进去,打穿了白桦树之后,接着又打穿了躲在白桦树后面的鬼子狙击手。

  下一刻,鬼子狙击手的尸体便从白桦木后面慢慢的倒下来。

  “干得不错!”连续发现并且击毙了两个小鬼子的狙击手,余必灿终于表扬了郑炳坤一句,“继续保持!”

  郑炳坤撇了撇嘴,并没有说什么。

  不过下一刻,郑炳坤的眼睛瞬间就瞪大了。

  “鱼哥!”郑炳坤的眼睛瞬间瞪大,吃声道,“鬼子要强突!”

  其实不用郑炳坤提醒,余必灿也已经通过瞄准镜的狭窄视野发现了,至少十几个鬼子特种兵同时从山坳后跳起来,踩着及膝深的积雪快速的向前突进,这家伙,鬼子明显是要仗着人多势众的优势欺负人了。

  很显然,鬼子指挥官也已经意识到,对面的狼牙狙击手和观察手都十分的厉害,所以非常干脆的放弃了狙击对狙击的正规战术,你们枪法不是很准吗?没关系,老子人多,拼着牺牲掉几个人,也要替己方的狙击手赢得一个机会!

  看到这,余必灿的嘴角便再次勾起一抹狞笑。

  “阿坤,不用管过来的这些杂鱼,他们构不成威胁!”余必灿狞笑道,“你只管锁定对面的那个山坳,一旦发现疑似狙击手的目标立刻向我报告!”

  话说完,余必灿便更换了另一把填好子弹的狙击步枪。

  紧接着,余必灿便连续扣下扳机,正踩着积雪向前突进的十几个鬼子特种兵中,便立刻倒下了两个,看到这一幕之后,缩在山坳后面的鬼子狙击手便立刻动了,三个鬼子狙击手几乎同时从藏身的方位直起身来。

  郑炳坤便立刻低叫了起来:“九点方位、十一点方位还有两点方位!”

  “噗噗,噗!”伴随着郑炳坤的低叫声,余必灿迅速掉转枪口并连续扣下扳机,速度快到甚至看不清楚中间拉拴退壳再推弹进膛的动作!再然后,郑炳坤便很吃惊的看到,视野中冒出来的三个鬼子狙击手已经全部倒在了雪地上。

  看到这,郑炳坤都看呆了,这速度也太快了,这个简直就是神一样的狙击压制!除非对面有一个枪法比余必灿更精准并且出枪速度更快的狙击手,否则不管来多少狙击手,都休想跨过这个小小的山坳!这就是道不可逾越的天堑!

  鬼子的唯一指望或许就是正向前突进的那十几个特种兵。

  因为这个时候,踩着积雪向前突进的鬼子特种兵已经迫近到两百米内,下一霎那,十几个鬼子特种兵便同时举起冲锋枪,对着余必灿和郑炳坤藏身地堡猛烈开火,地堡表面的白桦木外墙顿时之间被打得木屑纷飞。

  可遗憾的是,这真的能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