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4章 死亡天堑-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94章 死亡天堑

对面山坳的鬼子狙击手遭到碾压式的压制,再不敢从山体棱线轻易冒头,鬼子特战师团中的机枪手就更加没机会,因为机枪的目标要比狙击步枪更显现,而且更慢,刚才有两个鬼子机枪小组试图架设机枪,但不等他们把机枪架起来,就遭到余必灿的狙杀!

  在没有重武器参战的战场上,优秀狙击手的压制就是决定性、碾压式的!

  打得对面山坳的鬼子狙击手、机枪手再不敢冒头,余必灿这才掉转枪口,慢慢收拾已经突入到两百米内的十几个鬼子兵。

  这十几个鬼子特种兵瞬即就意识到了危险,当即做出各种战术规避动作,有几个鬼子特种兵更翻身卧倒在雪地上,试图寻找藏身掩体,然而,遗憾的是,在光秃秃的雪地上根本找不到藏身的掩体,甚至连一个散兵坑都找不到。

  战术规避动作也没用,因为深没及膝的积雪严重影响了行动,使得动作敏捷的鬼子特种兵显得格外笨拙,在余必灿的枪口下,就跟笨拙的企鹅一般无二,噗的一声,一个鬼子特种兵的后脑勺上便猛的绽放出一团血雾。

  紧接着又是噗的一声,又一个鬼子特种兵的脑后绽放出血雾。

  趁余必灿猎杀鬼子突击队的机会,对面山劫的鬼子狙击手再次蠢蠢欲动,又有两个鬼子狙击手悄悄的从雪线后面探出了枪口,很遗憾,郑炳坤一直就在盯着这边呢,几乎是这两个鬼子狙击手才刚把狙击步枪探出来就被发现了。

  “九点方向有块岩石,三点方向的灌木丛!”郑炳坤立刻示警。

  “收到!”余必灿狞笑一声,立刻掉转枪口,锁定九点钟方向,几乎是瞄准镜的视野才刚刚转过来,余必灿就在第一时间发现了从岩石后面探出来的枪口,只不过,暂时还看不见鬼子狙击手,但是这并不是问题。

  作为一名真正优秀的狙击手,战场预判是一项非常重要的能力!

  下一刻,余必灿便扣下扳机,只听嗒的一声轻响,撞针撞上子弹底火,瞬间引燃了弹壳中的发射药,超过10克的发射药瞬间发生爆燃,产生了三千多焦耳能量,瞬间将重达十克的铅质弹头猛烈的推出去,达到了八百多米每秒的恐怖的飞行速度,因为速度太快,在空中高速飞行时,甚至于拉出了一道肉眼可见的紊流!

  7.92mm口径的铅质弹头瞬间就飞越两百米虚空,飞临对面山坳。

  这时候,九点钟方向的鬼子狙击手刚好从岩石后面探头准备瞄准,然后,瞬间跟高速飞行的铅质弹头来了一个亲密接触,弹头从鬼子狙击手的顶门处射进去,穿透整个颅腔以及颈部之后又射入了鬼子狙击手胸腔,瞬间就将他的大脑以及神经中枢摧毁殆尽。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只在转瞬之间,对于余必灿来说就只是半个呼吸。

  开完枪,余必灿便迅速拉拴退壳再一推枪栓,将又一发子弹推进入枪膛,然后掉转枪口对准了三点钟方向的那簇灌木丛,这时候,三点钟方向的鬼子狙击手已经架好了三八式狙击步枪,甚至于就快要完成瞄准了。万剑帝君

  然而很不幸的是,还是没有什么卵用!

  几乎是枪口才刚刚掉转过来,余必灿便扣下了扳机。

  瞄准镜中流光一闪,对面的鬼子狙击手几乎是同时开枪,余必灿下意识的一歪头,然后感到左侧脸颊火辣辣疼,伸手一摸,只见硝烟,却没有见血,不过对面的鬼子狙击手,却被余必灿直接给一枪爆头,当场毙命!

  轻哼了一声,余必灿拉开枪栓,从挎包里边掏出一个五发的子弹桥夹装填进枪膛,然后合上枪栓,再次对准了前方雪地上、仍在做出各种战术规避动作的十几个鬼子特种兵,只听噗的一声,一个鬼子特种兵的脖子上便立刻绽开了一朵血花。

  不到半分钟,踩着厚厚积雪向前突进的十几个鬼子特种兵便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中间又有两个鬼子狙击手试图发起反击,结果毫无例外的被郑炳坤发现,再被余必灿干掉!余必灿一个人、一杆狙击枪,硬生生压制住了上百个鬼子特种兵!

  当然,这也跟余必灿占据了有利地形有关,余必灿占据的狙击位置不仅视野开阔,而且还有地堡的保护,不过最关键的是,在余必灿跟鬼子之间存在超过三百米的开阔地带,这三百米的开阔地带,成了鬼子跨不过的死亡天堑!

  同样的场景,也在珲春岭的各个山头上演。

  狼牙大队的四十多名狙击高手,凭借有利地形,轻松挡住了鬼子特战师团的突进。

  说起来也真是讽刺,珲春岭中这几百米的开阔地带还是鬼子第一次扫荡时留下的,现在却成了狼牙的防御工事!

  ……

  珲春岭下,特战师团出击阵地。

  向特战师团所属的三十多个特战中队下达出击命令之后,三浦贵之就和参谋长角田旭以及德国教官马科斯上校,开始踌躇满志的等待前方传回捷报。

  然而,时间才仅仅过去半小时,便不断有坏消息传回来。

  “师团长,特战第112中队在老虎口方位遭到狼牙狙击手压制!”

  “师团长,特战第244中队在野猪林遭到了狼牙狙击手的阻击!”

  “师团长,特战第143中队在鹿鸣坳的突击遭遇了挫败,二十名官兵玉碎!”

  坏消息一个接一个从前方传回,三浦贵之的脸色就变得越来越阴沉,他原本还以为,在特战师团大举出击之后,整个战局立刻就会像滚水浇上冰雪般迅速破局,却万万没想到,非但没能够破局,反而遭到重大挫败!

  难道特战师团的战斗力跟狼牙部队的差距真的有这么大?

  面对这残酷的现实,三浦贵之不由得开始怀疑起特战师团的战斗力。

  “师团长!”角田旭皱着眉头说,“还是赶紧如实报告给司令官阁下,请求各主力师团进山配合扫荡吧!”角田旭的言下之意,就是单凭我们特战师团一家之力,已经不可能打败徐锐的狼牙部队,必须得有主力师团的配合才行。宫道

  三浦贵之有些犹豫,因为刚才他在山下奉文的跟前把话说得太满了。

  角田旭还要再劝时,旁边的马科斯却忍不住了,沉声说:“我去看看!”

  三浦贵之便立刻将希望寄托在马科斯和随行的十几个德军特种兵身上,向着马科斯他们深深的一鞠躬,肃然说:“马科斯上校,一切拜托了!”

  马科斯摆了一下手,带着十几个德军狙击手走了。

  ……

  水流峰上,瞭望哨。

  由于山体以及密林的遮挡,徐锐和冷铁锋只能看到很小一部分的战场,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对整个战场有个清楚的了解,因为新一团早就在密林中建了大量观察哨,每个局部战场都可以通过观察哨向水流峰报讯。

  冷铁锋走回到瞭望哨正面,笑着对徐锐说:“老徐,一直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一个鬼子特战队跨过狼牙大队的防线!鬼子几个月前在珲春岭中清出的开阔地带,现在却成了他们无法跨越的死亡天堑,山下奉文那个老鬼子要是知道了,估计会气到吐血。”

  “别高兴得太早。”徐锐轻哼一声,又道,“如果鬼子的主力师团参战,越过这条开阔地带也就是分分钟的事!”

  “那是自然。”冷铁锋嘿嘿的一笑,又道,“不过依我看,三浦贵之这老鬼子恐怕不会这么快就认怂,他一定还会垂死挣扎一下。”稍稍停顿了一下,又道,“不然,他这个特战师团真就成了一个笑话了,呵呵。”

  冷铁锋的话音还没有落,地瓜就匆匆进来。

  “团长,队长,出事了!”地瓜沉着脸说道,“老鹰嘴那边突然出现了十几个极其厉害的鬼子狙击手,连锋子哥都被他们打伤了,好在还有虎子哥他们的火力小组!不过,火力小组坚持不了太长时间,我们得赶紧赶过去!”

  “走!”徐锐二话不说,转身就往外哨所外走。

  冷铁锋一边跟着往外走,一边说道:“老徐,我去就行了,你就别去了。”

  “反正在这呆着也无聊。”徐锐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跟上来的井上千代子,又道,“正好去看看是什么样的鬼子狙击手,竟然能够打伤锋子!”

  要知道,韩锋可是狼牙大队五大王牌狙击手之一,一王四将中的先锋将!

  自从韩锋加入狼牙大队、并成为一名狙击手之后,死在他手下的鬼子不知凡几,还从来没有一个鬼子狙击手、能够真正对他的枪法构成挑战!

  老鹰嘴距离水流峰不远,再加上山中还有滑雪道,所以徐锐、冷铁锋、地瓜还有井上千代子四个人,只花了不到五分钟就来到了老鹰嘴阵地,这个时候,东北虎的火力小组已经快打完子弹了,眼看就要压制不住对面的鬼子狙击手了。

  但好在,徐锐和冷铁锋他们两个终于及时赶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