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6章 代价太大-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96章 代价太大

板石镇,小鬼子第七军的前线指挥部。

  山下奉文已经从前沿观察哨回到他的司令部。

  为了就近指挥第七军对珲春岭根据地的扫荡,山下奉文已经把他的第七军指挥部从珲春县城前移到板石镇。

  让人意外的是,三浦贵之也在前线指挥部里。

  随着时间推移,各个主力师团的战报陆续报到了司令部,司令部的作战参谋们根据各个子主力师团的报告,将一面面三角小红旗插到了摸拟沙盘上,这的每一面三角小红旗代表的就是一个步兵大队,沙盘上面总共已经插了二十多面小红旗。

  从沙盘上来看,目前第七军所属的三个主力师团基本上已经推进到第一次扫荡时曾经驻扎过的那条封锁线,这个也是山下奉文在战前所制定的目标,老鬼子还是非常务实的,并没有奢望一次就推进到五家山,只要能推进到封锁线就满足了。

  当然了,推进到第一次扫荡时曾经驻防过的封锁线,仅仅只是第一阶面的小目标,实现这个小目标并不难,因为在三个多月前的第一次扫荡中,既便是没有特战师团的参战,第七军也曾经做到这点!同样的,这次就算没特战师团参战,第七军几个主力师团还是有能力把战线推进到封锁线!

  真正的挑战是,在几个主力师团推进到封锁线之后,如何站住脚?

  第一次扫荡中,几个主力师团就是因为无法在封锁线前站稳脚跟,在狼牙大队夜以继日的特种作战中遭受惨重伤亡,最后不得已只能撤出山外!可是这一次,他们第七军却终于有了特战师团的参战,这一次,第七军总可以在封锁线前站稳脚跟了吧?

  第七军能否在封锁线前站稳脚跟,特战师团的表现可说至关重要!

  当下山下奉文扭头对三浦贵之说:“三浦君,你们特战师团没能在与狼牙部队的交锋中占到上风,这其实早在我的预料之中,我说一句不怕你生气的丧气话,其实我从来就没有指望过你们特战师团能够击败狼牙部队!”

  “哈依!”三浦贵之重重顿首,满脸的臊红。

  “三浦君,你其实大可不必为此感到难堪!”山下奉文摆了摆手,又说道,“狼牙部队曾经在芬兰战场打败过德国的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而你们仅仅只是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一个二流教官训练的特种部队而已,打不过狼牙部队非常正常。”

  “哈依!”三浦贵之顿首,虽然有心想要替马科斯辩解几句,说他其实是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精英,绝不是什么二流!不过话到嘴边却又硬生生咽回去,因为马科斯在之前的跟狼牙狙击手的较量中确实吃了亏。

  顿了顿,山下奉文又说道:“不过,接下来就是对珲春岭的长期围困以及封锁了,这就需要你们特战师团全力出击了,如果没有你们特战师团牵制住狼牙部队,主力师团是不可能在珲春岭中站稳脚跟的,明白?”

  “哈依!”三浦贵之顿首道,“卑职明白。”

  “哟西!”山下奉文欣然道,“你的去吧。”

  “哈依!”三浦贵之再顿首,然后转身扬长去了。

  目送三浦贵之的身影远去,小林浅三郎上前一步对山下奉文说道:“司令官阁下,从今天上午的这次交手的结果来看,特战师团完全就不是狼牙部队的对手,所以卑职并不认为特战师团就能够牵制住狼牙部队。”

  “这一点我又何尝不知道?”山下奉文的眼睛微微眯了下,又道,“不过没关系,我们并不需要特战师团牵制住狼牙部队太长时间,只要牵制住十天半个月左右就差不多了,只要半个月之内不让狼牙部队出来作怪就可以了!”

  “哈依!”小林浅三郎重重一顿首,又说道,“司令官阁下,按照您的吩咐,卑职已经将林机关的宪兵队及图们、延吉、汪清三县的满洲国军尽数派出,正大规模的征发民夫,若不出意外的话,三天之内,第一批民夫就该到了。”

  “哟西。”山下奉文欣然点头,又接着说道,“不过小林君,有一个度你要把握好,征来的民夫不能让他们偷懒,但也不能太过于虐待,以免重蹈奉天会战的覆辙!你的明白?我可不想成为石原莞尔第二!明白吗?”

  “哈依!”小林浅三郎再顿首。

  ……

  入夜后,喧嚣了一整天的深山老林终于沉寂下来。

  夜间的珲春岭上气温非常之低,甚至低到了零下二十多度,但既便面对如此严寒,坚守在阵地上的小鬼子也不敢生火取暖!

  因为参与封锁的三个鬼子师团,有一半多鬼子老兵参加过三个多月前第一次扫荡,在这些鬼子老兵的记忆中,仍旧还残留着狼牙部队的阴影!正因此,不仅是自己不敢生火,还不允许新兵们生火取暖!

  为什么不敢生火?因为担心会成为狼牙狙击手的狙击目标!

  不能够生火取暖,之前的第一次扫荡中所构筑的工事又基本上被新一团摧毁殆尽,甚至连个散兵坑都没留下,所以深入珲春岭上的三个师团的鬼子兵,就只能窝在白天挖出的浅浅的雪窝子里簌簌发抖,因为时间紧,就只来得及挖一个雪窝子。

  但好在,鬼子远东方面军的后勤部准备了大量毛毯及烧酒。

  借助毛毯及烧酒,夜间珲春岭上的严寒并不是无法克服的,真正让三个主力师团的鬼子老兵们感到恐惧的是,是狼牙部队的夜袭!虽然这次他们并不是孤军作战,而是多了个所谓的特战师团,但是说真的,他们对特战师团真的没有什么信心。

  所以在入夜之后,三个主力师团的鬼子老兵们便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既便前方一片漆黑什么东西都看不见,但他们依然还是穷尽目力拼命的往前看,看的同时,双手也死死的攥紧三八大盖,一旦前方有任何的风吹草动,他们就会果断开火!

  面对凶残的狼牙,鬼子老兵的唯一宗旨就是宁杀错不放过!

  一句话,相比第一次扫荡珲春岭之时,参战的三个主力师团的鬼子兵要警晚多了,同时也苦逼多了!

  只不过,更加苦逼的还是特战师团的三千多个鬼子特种兵!

  主力师团的鬼子兵至少可以裹着毛毯,缩在雪窝子里取暖,冷了还可以喝口烧酒,但是特战师团的三千多个鬼子特种兵却要冒着夜间的严寒静静潜伏,因为担心会弄出动静、暴露目标给狼牙,甚至于就连动弹一下都不敢!

  但是要说明的是,特战师团的鬼子特种兵的苦并没有白吃。

  正是因为有三千多个鬼子特种兵潜伏在封锁线前的密林中,充当第一道防御屏障,使得狼牙大队再想趁夜间袭击鬼子的主力师团,变得几乎没有可能!论战斗力,特战师团的鬼子特种兵当然是不够瞧,但是用来充当前沿警戒哨却是绰绰有余。

  于是乎,前方密林中的枪声响了一夜,守在封锁线上的三个主力师团的鬼子老兵,提心吊胆了整整一个晚上,但是直到天色大亮,都没有一个狼牙渗透进来向他们发动袭击,特战师团编织的这道屏障,居然真的挡住了狼牙的渗透。

  只不过,特战师团做到这一切,并非没有代价。

  天亮后,在主力师团的重火力的支援下,特战师团成功摆脱了狼牙的纠缠,得以收治伤员撤出密林,于是乎,三个主力师团的鬼子老兵们,便看到了一队队神情疲惫、装束古怪的特种兵从密林中出来,还有不少受了重伤的特种兵,是被战友用担架抬出来的。

  三浦贵之和参谋长角田旭,站在特战师团的营地门口,迎接归来的特种兵,看到一队队特种兵没精打彩回来,尤其是看到那一个个躺在担架之上、不知道生死的特种兵之后,两个老鬼子立刻变了脸色,才一晚,就伤亡了这么多人?这个代价未免也太大了吧?

  “师团长!”角田旭倒吸了一口冷气,扭头对三浦贵之说,“卑职刚才精略数了下,至少有五百人负伤,其中至少有三百多人玉碎!”

  三浦贵之的脸肌便立刻开始剧烈的抽搐。

  一个晚上,就伤亡了五百,其中三百多人阵亡!

  如果按照这样的损失频率,最多十天后,他们特战师团就基本上可以撤销编制了!

  “八嘎牙鲁!”三浦贵之咬着后牙槽骂道,“该死的狼牙部队,竟然在一个晚上时间给我们特战师团造成这么大的损失,简直太过分!”

  “哈依!”角田旭重重顿首,又接着说道,“我们特战师团的损失确实太大了,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狼牙部队也在昨天晚上遭受重大伤亡,不然的话,我们特战师团根本就坚持不了太长时间,最多十天时间就已经是极限了!”

  三浦贵之目光一闪,问道:“角田君,你觉得有这个可能吗?”

  “这个……”角田旭闻言顿时间语塞,好半晌后才闷闷的道,“虽然卑职很不愿意长他人志气而灭自家的威风,但如果不出意外,狼牙在昨晚上遭受重大伤亡的可能性,恐怕是微乎其微,甚至可以说绝无可能。”